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八十三章
    ,[猎人]暗恋者!

    “这样啊,”得到确切的答案,我反而轻松下来。几乎是没有任何考虑的,我做了一个决定,“侠客,接下来的话你要认真听,一定不要忘记。”

    侠客果断拒绝,“你说什么,这个节奏不对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那交代遗言的表情是肿么回事,现实又不是狗血,你想干啥,再说了,我还没说愿不愿意听不听呢……!”

    “幻影旅团里的这个派克诺坦会死,大约在十年之后。”

    “被谁?”

    “哈,说了也没用,别这么杀气腾腾的。”面上笑着,我把隐隐涌上喉头的腥甜吞下,“窝、窝金也会被同一个人杀掉,阻、阻止他。”

    “那你呢?”

    “我不知道,也许不会和派克诺坦一起死掉,但也也许会变成第二个派克诺坦,慢慢被格式化……格式化自己的记忆,感情,姓名,爱的人,讨厌的人……一切的一切。最好的打算是我一辈子都得待在这该死的动……咳、咳咳咳咳——!!”作为身体的主人,我很清楚地知道‘动漫’这两个字是说不出来了。我才刚刚有这个想法,身体内部的不适就猛地明显起来,连带着视线都有点模糊,这么强烈的变化,实在是让人心惊。

    真是好可惜,我已经看不清侠客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眸了。

    “你吐了好多血,还能讲下去吗。”一开始还说着不要听的侠客,在我真正开始讲述时,却马上进入状态、配合着我,现在还用着尽可能冷静的声线询问我的状况。

    是的,这件事我迟早会说,所以你只要听着就好,不要质疑我的决定也不要阻止我。拜托了,只要尊重我的决定并帮我达成,就好。

    “把我、我说的都记下来,你……噗哈!”憋得实在难受,我干脆把不断往喉头上涌的一口血吐掉,再争取快速一口气讲完,“全都记下来,你明天可能会遗忘这段记忆!四年后灭族的话一定要做全套,不、不要留下一个活口!!一、一个也别!咳、咳咳咳咳咳咳!!!”

    “喂、喂!!你怎么了?”侠客也许被像要把肺都咳出来的我给惊到了,帮忙拍打着我的背,想帮我顺气。但这家伙没控制好力道,反而让我觉得身体更痛了。

    我想说‘少侠你拍得我好痛啊’,但一张口,整个世界都失了声。

    我讲不出来了。

    “你说不了话了?”

    “……”

    不再问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侠客急匆匆给我找热水和毛巾去了,徒留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也许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的缘故,我的思绪反而发散开来。

    一直以来我都致力于怎么避开蜘蛛……好吧,我唯一想避开的其实只有库洛洛,所以我根本没考虑过会出现‘找不到他’这种可能。在我的概念中,只有我躲着不被他找到,没有我找不到他。

    这种想法太过自然,也太过浑然天成,我是那种很少对不是自己掌控中的事物如此笃定的人,于是这种想法显得愈发突兀,它像是在我心中根深蒂固很久,只有我懵懵懂懂、不知所云。

    原来,在我的世界里,这个黑发黑眸连心都是黑的的男人一直都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居然是这样啊。

    当然,这仅限于我个人,但也足够了。

    自从习念以来,我就经常是上身一件格子衬衫,□一条牛仔裤的装扮。但给蜘蛛们发完礼物后,呃、或是更早之前,我因为思绪纷乱忘了用念御寒。等我发现的时候,鼻尖和手指已一片冰凉。而现在嘛,呵,这幅破身体是想运用念都做不到了。

    来势凶猛的低温通过地面朝我涌来,还有往身体更深处侵袭的趋势。

    冷。

    好冷。

    在我被冻僵前,一件黑色毛皮大衣盖上了我。

    啊,好暖和。虽然很丢脸,但真的暖和到我想哭了。

    耳边响起了那把熟悉的嗓音,还微带点喘,“抱歉,有点来晚了。”

    “该死的,我应该假设自己高估了侠客的反侦察能力,也许这样我就会离你近一点的。”

    “去他的远程监听,跑这么远累的不还是我。”

    “你感觉好点了吗,还冷吗?”

    抱着我的这个家伙在抱怨吗?还是这么孩子气的口吻,真是的,半年多过去了,还是一点都不成熟。

    身上盖着的是库洛洛那件装逼大衣,这家伙现在该不会是赤膊吧?我心里痒痒的,摸索着,意图用爪子猥|亵库洛洛那漂亮的胸肌一把。

    啊啊,摸到了~

    因为突然把大衣脱下来的关系,库洛洛还没来得及用念调和出合适的温度,巨大的温差让青年结实而漂亮的身体在空气中微微发颤……我脑中自发脑补起来,如果我的视线没有模糊,现在也许会忍不住上去啃库洛洛一口。

    “你在干什么?”

    我无声地张口,猥亵未成年呀~

    库洛洛也许皱眉了,我希望是的,这样看起来迷人一点,“不要说了,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接着库洛洛这家伙居然把我的脑袋按贴在他的胸膛上,过程一点都不美好一点都不冒粉红泡泡一点都不梦幻!因为我的嘴唇磕到牙齿了,炒鸡痛!

    可是、可是……

    天啊,我应该现在就停止,一边吐血一边笑得这么夸张一定丑死了!但我的嘴角却无法控制地上扬了,没办法,以前好像从学生那儿听过这么一句话来着。

    成熟是给陌生人看的,傻逼是给小伙伴看的,幼稚……是给喜欢的人看的。

    不管如何,能在刚确定自己的心意的当下,这个人就在自己身边。

    这一瞬一定是我今天最高兴的时刻。

    ——不、不对,是这半年来最高兴的时刻才对。

    作者有话要说:库洛洛在侠客身上动了点小手脚,监听了侠客和女主的对话,但听到突发状况,于是赶回来了。

    定制超过30w就要分成两本,两本又贵又麻烦,我还是删掉脑洞减少一点字数好了,这样应该赶得上寒假~

    ↑这是终于找到理由删掉太多脑洞留到下本猎同的作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