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八十八章
    ,[猎人]暗恋者!

    “嗒。”什么东西在砸到我脑壳之后重又掉落在桌面。

    唔……桌面,

    哦,我差点忘记了,现在还在上课,是生物地理还是英语数学来着,

    见鬼的,这该死的冬天还上毛线课,就应该让学生回家睡觉才对,

    这么在心里抱怨着,我抬起头直视老师那张模糊的面孔,随后打了个哈欠坐直,冷空气也藉此争先恐后涌入从我脖颈处露出的缝,冻得我整个人虎躯一震。

    妈的,真冷,尤其是在睡着后猛地醒来更冷。

    我藐视师威的举措自然引来老头怒不可遏的训斥:“程柳,你怎么回事,这个时候睡觉,你还想不想好了?!”

    接下来无非又是一顿长篇大论,啰嗦完这家伙继续上课,却发现没粉笔了,我差不多也回过味来了,便笑嘻嘻地捡起刚刚丫用来砸我的粉笔,轻轻松松抛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老师,没粉笔啦?喏,还你。”

    话音落,粉笔也回到了那家伙的手里,只不过……途中粉笔不小心经过了他略显稀疏的脑门,也是“嗒”一下。

    班级“轰”一下笑开,其中不乏和我一样刚刚从梦中回到现实世界的仁兄。

    这个班级大多数人是作为体育特长生被招进来的,不怎么爱听课是我们这些人唯一的共同特征。我平时面上也不像那些男同学那么刺头,属于比较闷的那一类,高兴就也配合着这些急于找回师威的老头老太太玩玩,不高兴就反过来玩玩他们。

    不是我说,你们没本事,跑来我们班拽屁拽啊(被分配到来教我们这个班,可见也是教师中的败类),拽也就算了,刺头不敢说,转过头来捏我这个软柿子?次奥,告诉你,门都没有!

    老头继续讲课,面色灰败了不少,我本准备继续睡,突然有张纸条传来,我展开一看,“你这渣滓居然用这种口气对大长老说话!!”

    几个惊叹号还是用红笔写的,嘴角抽搐,我往旁边一看,写这玩意的果然是蓝晓那个家伙。每次一有学生挑衅他的大长老(老头的绰号),蓝晓就会传张小纸条啥的以示愤怒之情,但从来没约过人去单挑,和他崇拜的人一样孬种。

    说起来,蓝晓以前是在好班吧?听说是为了他的大长老才跑来这个班的,啧啧,脑残到一定程度于是开始玩真的了吗?麻麻地球好可怕啊我要回家!

    撕掉纸条我趴下继续开始睡,朦朦胧胧中听见老头说下午有转学生要来,大家要热烈欢迎blablabla。

    下午我还是在睡,跟老头说的一样,好像的确是有个家伙来了,还坐在我旁边,拉开座椅的声音不怎么刺耳。很好,是个识相的。

    等到睡无可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我懒腰伸到一半,就有什么东西悉悉索索从身上滑落,是布料摩擦的声音。我没停下伸懒腰的动作,照这个速度掉也掉了,捡它做甚。而且——伸懒腰伸到一半被打断是世界上最憋屈的事情!没有之一!

    人舒坦了,捡起衣服一看,是我们学校的男士校服,其它的信息我啥也不知道。不过多亏它,今天下午一点没觉得冷。如果衣服的主人不是个令人恶心的家伙,试着交个朋友好了。走出教室之前我把衣服团成一团塞进抽屉肚里,准备明天早上再还。

    因为是冬天,夜幕早已降临,我家那条小巷的路灯又坏了,完全是一抹黑。这条路走了这么多年我早熟透了,跌倒肯定是不会,怕就怕踩到垃圾和排泄物什么的。

    上了筒子楼,找钥匙又费了我好大劲,终于躺倒在冷硬的床板上才眯了没一会儿,就离工作时间很近了。

    叹口气,我换上工作制服开始往瓦诺运动爱好者俱乐部狂奔,进门后第一个迎接我的是前台兼老板诺亚大叔的大拇指,“哟,阿程,时间拿捏得一如既往的精确啊。”

    “是啊,一如你那愚蠢的店名般丝毫不变。”我劝诺亚改店名已经是老生常谈了。瓦诺,反过来是诺瓦,和诺亚一样音译出来都是nah,诺亚方舟——通往天国运动爱好者俱乐部。很简单的障眼法,有心人看出端倪来了躲都躲不掉。

    来说说我吧。

    我叫程柳,性别女,今年17岁。目前在猎人高校上高二(高校期间已经拿到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证明),特长是射击、抛铅球和长跑。因为老妈跟人跑了,现在位于红灯区的家只有我一个人住,生计问题嘛大家都懂的,所以凭着一技之长在瓦诺运动爱好者俱乐部工作,主要负责教授射击,收费是一个小时500元。

    除了射击,瓦诺俱乐部还教授高空跳伞和海底600米潜水等等危险系数a+至s级的高危运动,附带还卖点小型枪械、特殊潜水器具和几张黑市拳击比赛的门票啥的。

    在我看来,除了射击,痴迷其他运动的客人都是来作死的,跑车和枪械是每个男人的浪漫,被它们吸引是很正常的。甚至很多客人都是在懵懵懂懂中怀抱着纯洁的对枪械的痴迷才误打误撞进入这个俱乐部的。凭良心讲,我要说这类客人非常好宰,因为他们对专业知识一概不知,而且多是富二代。可是!可是——!

    你他娘的能不能不要连ak47和格洛克都分不清谁贵就跑来这里啊靠!你他娘的那是手枪,肯定会有后座力、你虎口一个茧没有肯定会流血的好吗?能不能不要抱着流血的手狼哭鬼嚎啊靠!

    人憋久了,总是会爆发的。

    在一个蠢货(其实他做得并不算太糟糕)彻底突破我忍耐极限的那天,我自己夺过枪对着靶子射了十发。虽然没戴眼镜看不清楚,听着那脑残富二代的惊呼,我知道成绩差不到哪去。随即我把还冒着硝烟的枪口对着这脑残的太阳穴,冷笑说。

    “骚年,要来一发吗?”

    为此我被罚了五万元,诺亚一边当着客人的面责骂我(重要的是他将唾沫星子都喷在我脸上了 =皿=)一边笑得跟狐狸似的暗地里提高了我学生的门槛。看在诺亚那个正确举措的份上,被罚五万就被罚五万吧,珍爱生命,远离脑残。

    至于我的射击……虽然听起来很欠揍,但这实在是天赋上的差距。诺亚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不去考国家一级运动员,我像看白痴一样斜他,“一级运动员一定要国家级教练来带,不然没人鸟你的,训练费一年一百万,你来帮我付?”

    诺亚讪讪笑了笑,我反应过来,说:“对不起。”

    我的口气真不应该这么糟糕,诺亚是我的恩人。在我妈跑了后我没钱,已经被逼到要去偷要去抢的程度了,是诺亚出现了——虽然他是来找我妈的。

    我妈有个副职,帮助男人解决生理需要,听起来很神圣不是吗?嘛,总之我妈的职业是我对诺亚感觉好不起来的唯一原因,尤其当诺亚说‘我*’时。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个狡猾的成年人了,但我童年的阴影与时俱进。

    诺亚邀我来俱乐部工作时我问为什么,他猛地一下总结出四点:1我脸长得不像小孩子,虽然营养不良,但个子一直在抽高,装成年人很容易;2我自小生活在红灯区,比素人懂规矩得多;3我的身世他了解得一清二楚,他喜欢背景‘干净’的员工;4我的射击技术无可挑剔。

    哈,听起来这份工作真是非我不可,我又问,条件呢。

    我给你找专业的老师,在你成年前所有赚的工资给我60%。

    很公平,我点头同意。

    到了上学的年纪,我本来不想去理会的,每天累得像条狗一样还要去学校陪小孩玩尿和泥巴,我傻逼了吗。

    但诺亚说不去上学会有很多麻烦,我红灯区的出身已经很惹人眼球了,再不去上学,以后的工作又不黑不白的,标准的黑户口。一样,我去考国家二级运动员也是这个缘故。

    我目前的计划很简单,存够棺材本——呃,好吧这个还很遥远。我最近准备配副眼镜,我的视力越来越差了,在俱乐部因为太熟所以可以凭着感觉就击中目标,可以后呢?唔、还有就是要再租栋房子、离俱乐部近一点的那种。我也是时候搬出红灯区了,离开令人不快的地方是人类的本能,我抵抗不能。猎人高校也是,高中上完就够了,大学我想都没想过,那种地方不适合我:女孩不会像我一样轻易爆粗口,男孩是阳光帅气心思单纯、顶多只会意淫一下自家女朋友*的好男人。他们是真正的天使,他们内心没有黑暗进驻。即使有会说脏话的人,但他们永远不会体会到这些粗言秽语背后的真正恶意。

    我心猛地一惊,等等,这种满含不甘+隐隐期待+嫉妒得要死了的赶脚是闹哪样啊?!

    我应该承认的。

    我一直期待着正常人的生活。我想像一个正常女孩那样,相信美好事物相信真爱相信该死的正义,这辈子受的最大伤害是情伤,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被骂白眼狼也好,我想这样活一次。

    可这不是我能改变的,自我出生、被动接受红灯区的一切思想时我就知道了,最本质的东西无法动摇。

    即使我天生娇小可爱一脸萌妹相,扒了皮我里面还是黑的。如此之萌,臣妾做不到啊!

    天啊,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知足吧,至少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相信明天会更好。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这里的架空不是女主的现实生活,如上一章作者有话说里一样,这只是女主的一个梦而已。至于为什么会做梦,架空写完了会倒叙交代。

    还有,喜欢架空par的亲冒个泡吧,表示你喜欢(看你们的喜恶来决定架空的长短),因为是作者第一次写架空,求表扬 ╭(╯3╰)╮

    对了,下章库洛洛出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