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十章
    ,[猎人]暗恋者!

    那天的早饭终究还是没有吃成。我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小媳妇似的回来时,库洛洛已经不见了,被窝尚未凉透。

    我看着买回来的一堆面包、三明治、奶茶、泡芙啥的耸肩:没办法了,这些只好由我自己解决了。

    回到教室后我又开始了日常行程:补眠。醒来时发现那件学校制服又披在了自己身上。我活动着快睡僵的颈部关节,突然发现旁边还躺着一个黑色脑袋。

    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同桌了囧?等等,好像是有这回事,昨天转来那个?

    黑脑袋的家伙只穿着一件白衬衣,在这样的冬天里,他的躯体微微发着颤,呼吸也有点急促,估计是感冒了。

    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他有点眼熟。

    “库洛洛?”

    “唔,”黑色的脑袋像小鸡似的一点一点的,慢慢抬起来看向我,“现在几点了?已经放学了吗?”

    “嗯,估计是的,”我看看窗外昏黄的天色才发现自己说了废话,有些不自然地把一直披着的制服递给库洛洛,“这件制服是你的吧?”

    “哈欠,”库洛洛老实地把制服穿上,还好他没说什么‘你是女生,还是让给你穿吧’这样的话,打肿脸充胖子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按照常理我应该背起书包直接走人的,但想想我好像又不该这么做,我犹豫了一下,“你准备怎么回去?”

    “打车或者走回去吧,不确定。”

    “哦。”觉得自己把应尽的责任尽到了,我心安理得地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身后传来库洛洛略显无奈的声音,“喂,你难道不打算邀我一起走吗?”

    “为什么要邀你一起走?”无奈但又带着笑意,真是奇怪的家伙。

    “你想想,凌晨时你蹦到了我的肚子上、差点把我弄出内伤;而且你这两天都是披着我的校服睡着的、不然很容易感冒吧?啊,虽说这是我自愿的,但你好歹也该说声谢谢吧。”

    没有任何理由的,我有一种感觉,库洛洛这家伙平时应该很擅长语言游戏的,更别说约女孩一道走这种小事了。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在找理由约我一起走吗?噗,不是我说,要不要这么笨拙啊!

    “谢谢。”

    库洛洛烦躁地耙了耙脑袋,“啧,你明明知道我想——!”

    “你想干啥?”我逗弄的口吻已经遮不住了。

    “……算了不用谢。”

    “这样啊,那我走了哦?”

    “快点走!!”

    我无聊的猎高生涯终于有了调剂。

    调剂的名字叫库洛洛·鲁西鲁。

    虽然这家伙啰嗦得像个娘们,每天上课时都侧着身子对我絮叨,——好吧、其实并不全是这样。库洛洛只是在看书,看到有趣的地方会念给我听。

    比如章鱼有三个心脏,所以厨师想烹饪它的话,宰了章鱼先森这道工序真的有点困难。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耳朵动了动,我并不讨厌章鱼这类海鲜,特别是夏天,烤熟到嗞嗞冒油,再撒点孜然和香葱……(ˉ﹃ˉ)。

    再比如动物的智慧,根据生物进化论可知哺乳动物都比非胎生哺乳动物(两栖类、爬行类、鱼类)高级,但田鼠是哺乳动物,蛇却是爬行动物。众所周知,蛇吃田鼠,从这一点看来蛇君似乎要比田鼠君高级?难道已经在棺材里面的达尔文老头要晚节不保了吗喂?!实则不然,的确,平时田鼠君是蛇君的食物,但一旦到了冬天——田鼠君的报复就来了。你知道冬天田鼠君吃什么吗?要知道田鼠君可不是家鼠杰瑞,玩弄一下汤姆猫就可以轻轻松松弄到食物,冰天雪地的,你叫田鼠君到哪弄食物去?

    答案很简单。

    现成的食物摆在那儿不是吗?毕竟蛇君一到冬天就冬眠,那么一大坨肥肉就窝在树枝上草丛里以及浅地表。再说了,吃了这么久的田鼠,蛇君,你爽够了吧?

    于是乎,为了报复也为了生存,冬季的田鼠君是以蛇君为食的。

    念完后,库洛洛语气幽幽的,带着他独有的冷幽默,“我敢和你打赌,冬季的蛇君绝对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我要诚实地说我差点笑场了,要不是我晚上还要工作,我大概会和库洛洛聊到停不下来吧?我一直有这种感觉,如果我有那个闲情逸致,我和库洛洛一定是非常有话说的那种。

    托库洛洛的福,我的补眠质量大减,晚上工作老是感到精神不振,所幸摸到枪把我总能马上愉♂悦起来,也就没出什么大差错。

    可是相比我之前单调的三点一线的生活,与其说我讨厌库洛洛像个女人一样在我补眠期间不断唠叨,不如说是我不习惯,——只是不习惯,并不讨厌。我要是真的讨厌的话,早直接给他一拳让他闭嘴了。

    我本来以为库洛洛的絮叨顶多会对自己的睡眠质量造成一点的影响,可昨天晚上,我差点把换靶的工作人员的脑袋给崩了(本来是机器执行,但昨天临时出了点小故障)。

    事后诺亚把我拉去办公室喝茶,问我是不是在学校遇到了什么事,我摇头,说学校的那点破事我还是能自己解决的。

    “那是怎么回事?这不像是你会出的差错。”

    “你知道的,本来的机械操作会使靶子自行移动,我只不过把那个倒霉的家伙看成了移动的靶子。”

    “哈,我本来觉得你比机器还一丝不苟,现在看来,你还是冷冰冰地不出差错比较可爱。”

    “可怜没人爱?”

    “……!天,你刚才是在说笑话吗?!虽然是冷笑话,但你刚才是在说笑话吗??”

    “够了诺亚,当我什么都没说。听着,这次失误只不过是我的眼睛视力变差了,我会尽快找时间去配副眼镜的。你给我一天假,就明天好了,我会去配的。”

    “你掩饰羞窘的方式还是一如既往的生硬啊,得得得,别炸毛,我准了。”

    (╰_╯)#!

    我本来就因为诺亚的调侃而十分不爽,所以当身体受到猛烈的摇晃时,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想我满眼血丝瞪着人的模样一定很阴森,不然库洛洛不至于偏移他的目光到把他整个脑袋都别了过去,“中午了,我们去吃饭吧。”

    “就为这个?次奥!你一定是想死了对不对?!”

    “我觉得你眯眼的频率变多了,吃完饭去买眼镜。当然,都是我买单。”

    “不去,钱多没处花就找个坟都烧了。现在,我要睡觉,懂?喂……喂!你犯神经了是吧,别拉我啊,我要摔倒了!”

    库洛洛没理会我的抱怨,只是用连我也觉得很快的速度奔跑起来。一开始我差点丢脸地跌了个狗j□j,在清醒过来后也火了,我挣脱了库洛洛的手,意欲揪住丫胖揍一顿,但跑了二十分钟后仍然无果:见鬼,这家伙什么时候跑得这么快了?!随即我觉得好笑,他发疯,怎么连我也跟着疯起来了?当机立断:走人。

    库洛洛这家伙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没听见我近在咫尺的粗重鼻息,就反向又追了上来,反应之迅速令我吃惊。说是追上来,库洛洛却又只保持着一定距离、像只小狗一样绕着我戳戳弄弄,想激我再追上去。我不为所动,结果就是库洛洛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一个没控制好力道,他整个人从背后把我推搡到了地上,——这次我是真的摔了个狗j□j:脸好像被擦破皮了,牙也被磕得有点疼,更恶心的是我嘴里的尘土和泥沙。

    伤口火辣辣的烧着,我本来不想生气也被疼火了,“擦!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

    在我想象中这句话本该嘶哑而又尖锐,包含着所有有机无机生物都能感受得到的怒意。喊出来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貌似……貌似这里面竟然是笑意更加浓厚一点?躯体也像不受控一样,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跑快一点,跑得再快一点,揪住库洛洛后我一定要、一定要……!呃,先追上再说。

    慢慢地,我开始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呼啸而过的风声,不仅四肢如灌了铅一般,左胸腔里那团肉块也跳动得失去了正常的节奏。长跑其实比短跑更讲究节奏,之前我迷迷糊糊中跟着库洛洛跑得过快,自然会导致供氧不足。

    不管了,最后累成狗也罢,不抓到这小兔崽子老娘绝不罢休!绝不!

    结局并不如我自己想得那般完满。

    说是库洛洛‘猛刹车’我俩才撞到一起有点牵强。我真正追上库洛洛时已经讲不出话了,我甚至没办法吼一句“终于抓到你了”。库洛洛也狼狈得不行,他的速度慢到像是在一点点往前磨蹭,待到他终于停下来时,我因为惯性还在往前挪。这一次,两个人应该说是幸福地撞到了一起,不然照这样下去,想回归大地的怀抱都需要外界帮忙。

    追求身体的极限,伴随着过度疲劳而来的是通体舒畅和巅峰的快感,这种体会是体育生独有的浪漫。虽然喘得像只快死的狗的感觉并不美好,但扁桃体、心脏和肺都要被玩坏的感觉却他娘的爽透了有没有!

    于是等我喘匀气后,便和库洛洛一起傻逼兮兮地笑起来了。

    多久了?有多久没这样跑过了?

    不用计算前300米的速度该用100米/9秒跑还是该死的50m/8秒,也不用去管最大的竞争对手离自己有多少距离,跑前不用压腿不用拉韧带不用深呼吸,无任何技巧可言,无任何算计可言,只是跑而已。抬腿,迈开步子,尽情追随骨子里最狂野的东西,直至和风融为一体。

    我下午醒来时天色本就昏黄偏黑,结果再这么一折腾,库洛洛体力怎么样我是不清楚,但要想把我弄到筋疲力尽的程度,不跑个俩小时是不可能的。俩小时,天差不多已经黑透了吧。

    所以当库洛洛欺身上来的第一瞬,我当真以为是天黑了。

    “嘶!”库洛洛捂嘴,一脸怨念,“再怎么着,也用不着咬我吧?”

    “咬你都算轻的。说,这么些天费尽心思勾引老娘,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无比庆幸现在天色将晚,不然如此这般声厉内荏的表情,库洛洛那人精看不出来都有鬼。

    “你声音这么大干什么,心虚了?好啦好啦别炸毛嘛,一定要说有什么目的的话,如你所见,——我,很想对你做各种各样这样那样的事情。”

    嘴角抽搐,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和库洛洛沟通。撑起手肘从地上爬起来,我还是离这疯子远一点比较好。

    50米。

    “我跑累了,起不来了,带我一起走好不好?”

    80米。

    “别这样亲,带我回家呗。”

    100米。

    “我会卖萌会做饭会暖床还会讲笑话,求交往有木有!”

    “木有,去死。”

    “那带我一块走有木有?”

    “木有木有木有!快点去屎吧魂淡 (>皿

    作者有话要说:先说声抱歉好了。

    作者一开始只是去期末考试了而已,但有段时间没更的根本原因其实是——

    最近看了一下章节数字,发现居然快100章了,虽然没什么根据,但我莫名希望正好一百章的时候完结,总赶脚很完满的样子,所以请容忍这个神经质的我吧【掩面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接下来一章4000字以上都是有可能的,只是更新间隙有可能有点大,请大家耐心等待,来qq群鞭打咱问进度也是可以的哦~

    因为是架空,没念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库洛洛会比较像正常人一点,我选择保留了一些我认为库洛洛的比较本质的东西,不喜勿拍。

    就酱,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