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十二章
    ,[猎人]暗恋者!

    那杯威士忌的纯度实在太糟糕,我本来以为循环系统过于活跃的我会在半路途中就吐得不省人事,幸运的是库洛洛头发毛茸茸的触感好舒服,在那之前我先睡死了。

    果然和诺亚说的一样,两夜无梦。但醒来以后的事情开始大条了。

    我生病了。

    这个现象其实蛮普遍的。很多中年人在没退休之前都看着健康得很,该上班上班,该玩乐玩乐,该应酬应酬,喝酒喝到吐第二天一早照旧来上班。然,人一旦退休,脑子里那根紧绷着的弦就松了,一开始人会觉得有哪里不舒服,接着就会被劝诫去医院接受检查。后来嘛,结局昭然若揭,奇奇怪怪的病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什么脑血栓糖尿病中风老年痴呆症,三高人群的标签都随便贴有木有,闹出几个肺癌肝癌晚期也是常有的事。

    我虽没那么严重,但还完债这事在我心中和退休没甚么区别。所以健壮如牛(←_←)、出血量最多一次是流鼻血的我开始了有史以来最轰轰烈烈的第一次感冒。

    眼球发胀,脑仁疼痛到想撞墙,面颊发烧,整个人都是飘忽的。我想昏睡,隔绝对外界的一切感知,但已经因为醉酒而睡了两天两夜的我完全无法真正入睡。至于浅层睡眠的话,亲身实践的我可以很愉♂悦地告诉你:难受那小妖精,它娘的一直都在。

    本来我以为情况不会更糟了,事实却再一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观:我来月经了。

    “你想下床?真是的,先告诉我一声啊,冬天要穿睡衣,不然会感冒的。”听到被褥掀起的声音,趴在床头的库洛洛一下清醒过来,眼袋浮肿眼角还挂有眼翔的他可笑死了,我却没有调笑的心情。

    事实上,我现在难受到一句话都不想讲。

    “你怎么了?想喝水吗?”

    勉强捂住屁股,我迫切希望库洛洛这人精能无师自通……至少别再一个劲问我问题。

    “这么黑你小心摔地上啊,你等等,我去开灯。吓?!程柳,你怎么回事?你咳、你屁股那边都是血!”

    “痛经。”我的嗓子干得吓人,我才不会告诉你这种口腔内部像是被小型沙尘暴侵袭过后的赶脚简直‘妙不可言’!

    “痛经是什么?”

    “死不了。”

    “但是会痛得死去活来对吧?”

    “真机智。现在开始尽量少跟我说话,我不管你知不知道痛经是啥,但据说经期的女生堪比哥斯拉,所以……你懂?”

    “我知道了。从现在起别说话了,一切交给我好了。”

    等等,这什么节奏,这小子难道不是应该撂摊子走人吗?据我长期以来的了解,库洛洛的脾气可不算好、虽说表面一副温文尔雅衣冠禽兽的小样儿,内里却是比谁都骄傲冷酷的一个人,也相处这么长时间了,这点东西我还是可以保证的——咳、谁叫这个家伙天天在我视线范围里晃晃晃,时间长了自然就会了解了。

    而且我现在这个*样我也知道的:爱答不理、要死不活、玩深沉、言语还很刻薄,和我平时从不装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良好形象【喂!这么一对比,换我遇上了这状况,虽不至于绝交,但一大耳刮子上去肯定是少不了的。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

    我想让库洛洛回去、留我一个人待着。我这状态摆这儿,难受也不是说走就走的,就算我不想发火也给疼火了,对库洛洛肯定没好脸色,与其让他耐心磨尽摔门走人,还不如我讲话难听点赶他走呢。

    可是……

    “我刚才去浴室试着拧开水龙头试试水温了,都是凉的,你洗了肯定会更难受的。而且,”说到这里库洛洛有点不好意思地划了划脸颊——他一尴尬就喜欢挠脸,脸上空有红晕没动作的话就是做给人看的,“我刚才打电话去问了下玛琪,我都知道了。那个、我出趟门,买点红糖和生姜啥的,还有卫生棉,这个东西我也不清楚,就拣最大号的买了。还有感冒冲剂,啊,要不要再买一套内衣?带血的话穿着不舒服吧?”

    为什么不走啊,你明明没这么有耐心的,你明明骨子里是超冷漠自私的一个人,别人对你说话难听的话,你即使面上不显出来,其实内心的小账本早算得哗啦啦响了,就等着哪一天报复回去。

    明明超级小心眼。

    明明个性超级差。

    明明应该生气的。

    真是的,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

    我……我会忍不住的。

    “库、库洛洛,”我听见自己的嗓音干哑至变调了,还带点颤抖,“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诶?可是不喝药的话你的感冒会好不了的,别任性啊。”

    “我知道这样感冒会好不了的,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为什么这么任性,可是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拜托了。”

    留下来,答应我,好不好。

    “唉,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库洛洛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

    “不许骗我。”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会跑的,别拽着我啊,”库洛洛有点好笑地看着我一等他靠近、就拽住他衣角的孩子气举措,“这样吧,手臂给你,可以安心了吧。但是等你睡着,我就要去买药了,这样可以吧?”

    “……嗯。”

    别人月经来了会怎样我是不知道啦,反正我是痛一阵歇一阵的那类。在下一波疼痛袭来之时,我很丢脸地有点抵不住了,明明平时会闷着头独自忍耐、一声不吭、安静乖巧得不得了来着。

    好吧,‘生病的女人是最没有心防,也最容易接纳人的’,也许我可以把一切归结于这句话?

    “库洛洛,帮我揉一下肚子好不好。”

    “哈?”

    “我肚子疼。很疼、很疼、很疼——你揉揉嘛,你帮我揉揉我就好了。”

    “也不是不行,但这样不太好吧?话说真的有那么疼吗?果然,我还是去买红糖和姜好了。”

    一大老爷们,你能不能别那么磨叽啊真是的 =皿=!叫你揉就揉嘛!

    我尽量心平气和地解释说,“红、红糖没有用的,那些东西都是事后补血的,止不了痛的。”

    所以快点帮我揉嘛!

    “那、那好吧。”库洛洛手有点抖,这家伙难道是在害羞嘛——噗,好可爱!

    在库洛洛的手掌触上我肌肤时我抖了一下,温度差木办法,库洛洛的手有点凉很正常。库洛洛也捕捉到了我的轻颤,他讷讷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快速地搓手使手掌变热,再次贴上来的时候已经很暖和了。

    专属男性的手掌带有令人安心的热度,按压着我的小腹力度不均地按揉着。其实痛经这种东西无论怎么挣扎都没用的,说是让库洛洛帮我揉,从物理角度上来说是没半点作用的。

    可是,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你知道有个人在担心着你,他不希望你痛,想要安抚你,想要呵护你,想要疼爱你。尤其库洛洛还采用了这种肌肤相贴的方式——如果一开始库洛洛只是迫于无奈才帮我揉肚子的,但后来他完全是很投入地在帮我揉,还老看我的表情、关心我舒服还是不舒服,就像在小心翼翼地雕刻什么工艺品一样,所以也尤其……咳、尤其让我把持不住。

    好想对库洛洛撒娇,好想要得到他更多的温柔对待,还想对他提一点无理的要求,而且要被满足,好想……知道被人无条件包容的滋味。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烧昏了脑袋,到底是谁在我身边照顾我我都会这么做,还是只针对库洛洛。

    但是此刻,我只是迫切地想要尝试这些我从没经历过的事情。

    “库洛洛,我想要吃大餐,很豪华那种,要披萨、意大利面、牛排、火锅、拉面、炸鸡、炒饭……还想吃过桥米线。”

    “别说这种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啊,再说了,你现在这么难受,吃这些味道大而且油腻的东西会吐的。”

    我脑补了一下库洛洛真把这些东西端到我面前的情景,果然很恶心,“那我要喝粥。”

    想了想,即使喝粥也要喝好的,我补充,“海鲜粥。最差也要喝皮蛋瘦肉粥。”

    库洛洛一一应下,起身要走,“这没问题,我出去给你买。也是,你喝醉了、连着睡了两天呢,你不饿才奇怪吧。”

    我急了:“哎哎哎,你别走啊,我可没说让你走、咳咳咳!”

    “啧、我的大小姐嗳,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啊?想吃又不给我走,不给我走又说饿了。”

    半晌,库洛洛才听见从被窝里传出的闷响:“你做给我吃。”

    “别开玩笑了,我一个煮白粥都会煮糊的厨房杀手,你还弄这些有花样的,是想毒死你自己吗?”

    “我不管。”

    “你怎么像小孩子一样,无情无耻无理取闹!虽说没平时那么彪悍、变可爱很多……咳、但也不能这样啊!”

    “我不管我要吃我就是要吃!”

    “我敢打包票,等你清醒后一定想死的心都有了 =_=”

    “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就要吃。”

    后来我和库洛洛都向对方妥协了。

    库洛洛又给玛琪打了一个电话,让玛琪帮忙把需要的东西都带过来,正好玛琪也有点担心我(好感动 >\\

    作者有话要说:不少人感冒发烧受凉痛经时就会变得很不可思议,性格会有180°大转弯,女主就是这样的人,和平常完全不一样,会想要撒娇、会变得无理取闹、会很容易依赖人,同时超蠢的把心交付出去。

    体会过生病滋味的亲都会有同感吧,至少那种想要对照顾自己的人撒娇的心情肯定会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