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十六章
    ,[猎人]暗恋者!

    我开始往东行,目标是『greedisland』(贪婪之岛)。

    这个猎人世界有很多不合理之处,只是我一直没有去细想:就像当年我从长老团逃出来那一次,那个(我现在身体)容器未免也太奇怪了,虽然我后来也曾问过库洛洛,他给出的解释说这就是是库哔的能力,这根本说不过去;还有小滴,她的入团时间本该是1996年7月至1997年间,但在我失忆的那段时间她就出现了,也提早了好些年。

    这些细微的不对劲的地方,看似是没什么,只是我穿越所带来的一些蝴蝶效应啥的,但仔细想想,却不由得让我不心惊。

    是库哔让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的。

    事实上,问过库洛洛后我也询问过库哔——

    我友好地半蹲,与库哔的视线齐平,自我介绍说:“库哔,你好,我叫幂维娅,是当年你做出的那个身体容器。”

    长发掩去三分之二的面孔的小个子瞪大眼看向我,活见鬼一般。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库哔点头。

    “你的能力『神的左手恶魔的右手』,抱歉,这是我私自调查的,但就我所知,这个能力是左手触摸物体,右手即可复制出完全相同的东西,却无法复制生命体,但可以复制出固定不动的生物外型,复制物无论大小,经过24小时后就会消失,并且所复制过的东西有圆的作用。对吗?”有点急,我不等库哔回应就一股脑说完了,“但我如果是这容器的话就说不过去了。首先,我是生命体,我能跑能跳能呼气能哭能笑我还有影子,反正我肯定是活的!而且这个能力只能复制出固定不动的生物外型,我也能够动。最重要的是,复制物无论什么大小,经过24小时后就会消失,但我却用了这幅躯壳四年不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库哔仰着头定定看着激动的、已经站起来的我,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摇了摇头。

    我完全平静不下来。乍一看库哔的能力也没多大变化,但若只是随随便便造个容器,就能让我的灵魂入住,从而让该容器变成我的身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造人。正是因为发现了这里面有猫腻我才开始紧张的,库哔的能力实在是太逆天,根本不可能作为普通技能而来使用,要不然《钢之炼金术师》里的爱德华兄弟也不用付出那般惨痛的代价来使他们的母亲起死回生,人不可能起死回生,借尸还魂更是天方夜谭。而库洛洛既然不明白库哔的能力限度,又为什么这般随便的(库洛洛是那种要么不做、做了就要做到最好的人)安排我的身体容器?我又为什么偏偏穿到了派克诺坦的身上?八号的袭击又为什么致使没有加入战斗的我陷入昏迷?而且是那么巧的直至真正的派克按照剧情死亡才让我醒来?我没用错词。‘让我醒来’,是的,让。所有的所有都是在人的安排下变成这样的。

    试问能干造人这活儿的是谁?

    ——神。唯有神。

    或者我该说这是在神的安排下变成这样的?

    我害怕,我在逃避这些问题。

    但人都有累了的时候,我在被长老团抓住的时候累了,我在爱上库洛洛时也累了,现在亦是。所以我决定去贪婪之岛见蜘蛛们,也许从他们那里我可以得到答案。

    不过不太巧,我先见到的不是可爱的玛琪、暴躁傲娇的飞坦小哥或者健气狐狸侠客君,而是从真正意义上、从异世界来到猎人世界的我该观赏的猪脚三人。

    “奇犽,贪婪之岛太刺激了,我们下次再来好不好?”小杰刚从贪婪之岛出来,还有点意犹未尽,激动的直跟小伙伴奇犽絮叨。

    “笨蛋,你这样倒着走,会撞到人的!”

    “啊!”小杰撞上身边的路人,差点一个屁股蹲摔地上,还好路人我好心地扶了他一把,“真是对不起,还麻烦你扶我起来,谢谢……啊!!”这傻孩纸一看见我的脸又给摔地上了。

    “小杰,怎么了?!”奇犽听到小杰的惊叫,忙追上来。

    “她、她她她她她他!那个幻影旅团的!她活过来了!!”

    “什么她啊,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奇犽不愧是小杰的好基友,将他扶起来才正眼瞧我,接着小家伙和小杰一样瞠目结舌了,不过奇犽安静许多,只是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哟,小奇犽,我们有十年不见了吧,我好想你呀~”我哈皮地捏捏奇犽嫩嫩的小脸蛋,看着其傻逼的表情心情大好。

    好歹也是被西索j□j过的,两只很快恢复如常。

    “你是派克诺坦?”奇犽戒备地问,在这之前他先瞄了瞄我有没有影子,我想如果我没有影子他一定会问我“你是不是鬼”吧噗。

    “你看我像吗?行了,不管有什么,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说。”

    “你难道是那个家伙吗?”

    “哪个?”

    “幂维娅,那个我接受家族训练前加入我们家族的情报师。”

    “发现得还不算太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滴了我一声口水,啊啊真是怀念~”

    “奇犽,她,”小杰坐在旁边听我和奇犽聊天,不知道该称呼我幂维娅还是派克诺坦,“她是你的长辈?那为什么在幻影旅团的时候她一副不认识你的样子,难怪当时你还叫了她好几声幂维娅呢。”

    “啊呀啊呀,原来三公子干过这么丢脸的事啊,我还是第一天知道呢~”

    奇犽不看我调侃的眼神,“她不是派克诺坦,只是和派克诺坦有一样的样貌。她的名字叫做幂维娅,是我们家族的情报师,我四弟的情报课就是由她教授的。”

    这话可不是对小伙伴的解释,而是冲着我来的,“四弟?不是你二哥吗,小奇犽,没想到十年不见,你都开始试探我了,真让人伤感啊。”

    “得了,28岁的老太婆还——”

    “你是谁?!是人?是鬼!你是谁!!”另一个不冷静的男声打断了奇犽对我的吐槽,不过即使他没来阻止奇犽,我也会的=_,=

    早在我听见有人朝我跑过来我就开始防备了,是以在酷拉皮卡冲过来时,我轻轻巧巧地扣住了美丽金发少年纤长的脖颈。

    白皙,柔滑,好像我稍一用力就能……折断。

    奇犽和小杰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到了,发现酷拉皮卡脸涨得通红(被我掐的),感觉不妙才反应过来。

    奇犽很懊恼:“喂,幂维娅,你干嘛,想杀了酷拉皮卡吗?还是说你其实是派克诺坦,我刚才判断错误了?该死,我就不该自己凭空想象来断定你的身份!”

    “这双火红眼真美,应该挖下来收藏才是,”没理会奇犽,我满意地看见那双火红眼更加妖艳,我见酷拉皮卡快撑不住了,便稍稍放松对他的桎梏,“好啦,开个玩笑,听着,如果你保证接下来冷静对话,我就不这么暴力的掐着你的脖子,同意吗?”

    酷拉皮卡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只有掐着他脖子的我察觉到了这个动作吧,“不过我对你不太放心,所以抱歉了——嘎啦。”

    酷拉皮卡的双手软软的垂向两边。不错,我的身手还没生疏。

    “喂,你、你还能接回去吧?”奇犽紧张地看着我,如果他问的是“你对酷拉皮卡做了什么”,我一定要向伊尔谜打小报告,就说他弟被男人掰弯了=w=

    “没事,最简单的脱臼而已,当然接得回去。而且他杀了我一个同伴,让他受点皮肉伤算得了什么。”

    “一个同伴,你指的是窝金吧。所以你还是派克诺坦,对吗?”

    “不能全这么说,你们可以说我是派克诺坦,但也可以说是我不是。不过我更喜欢你们称我为派克诺坦的第二人格——幂维娅女士。”

    “所以你只是一个人格?别骗人了,那个女人的心脏绝对破裂了,她已经被我的审判小指链杀死了,你只是她的卵生姐妹对吧?还是说你只是易容成这幅模样?”酷拉皮卡的眼睛隐隐有红色涌现,但湛蓝还是占据了大部分。我有点失望,我是真的很喜欢红色,刚刚说的想把火红眼挖下来收藏也并不都是假话。

    “我并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我只是不想被一个小鬼脸红脖子粗的拽着领子问东问西才卸了你的双臂,所以你最好闭嘴。”

    一时间气氛有点僵,奇犽还是选择了相信我是那个在揍敌客工作了很多年的情报师,“幂维娅,你来找我们有什么目的?”

    “其实我并不是来找你们的,不过问问你们也没什么差别。q1:当时派克诺坦是不是被你们打伤了?”

    “嗯,真是弱得要死啊。”

    “次奥,死小鬼不要指桑骂槐!”我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也不知道该轻松还是沉重。

    “q2:蜘蛛们还在贪婪之岛里吗?”

    “不知道。”

    “是吗?”我有点犹豫,早知道当时被小杰撞到的时候使用『记忆的探索』就好了,“奇犽,我还是不能相信你们,你们也该知道我的能力吧,过来让我碰一下。”

    “……好吧。”奇犽和小杰有点犹豫,但还是走了过来让我碰了一下。

    我探寻着自己想要的情报,良久才‘看’完:“虽然有点小隐瞒(奇犽和小杰见到西索了),但你并没有说谎。抱歉,三公子,怀疑你了。”

    谁知我说完这句话,三人的神色立刻都古怪得很,更是相互使了好几个眼色。

    “你和派克诺坦有一样的能力,难道你……!”一直静静旁听的酷拉皮卡此时才真正相信我的说辞,不过也是,要是别人跟我说这世界上有两个相同的人,换我我也不相信。

    “不是说了让你闭嘴吗?窝金的仇我还没找你报呢。呵,不过照你现在这个状态的话,离死也不远了。酷拉皮卡,是吧?我给你一个忠告,我承认你的确有实力,但你能杀了窝金和派克诺坦还是占了能力上的优势,如今蜘蛛们已经知道了你的念能力,所以你觉得你还能逍遥多久?对了对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蜘蛛里比我强的怪物可是比比皆是哦。你,有觉悟面对接下来的报复了吧?”

    我本来应该高贵冷艳地讲完这段**炸天的台词,但讲着讲着,不知为何我却想起了库洛洛的脸,于是最后一句竟然有了忍俊不禁的语气。

    “蜘蛛的毒牙会一寸一寸啖噬你的血肉的。”

    “……”

    三只不怎么轻松的表情让我顿觉无趣,我起身,“三公子,作为我怀疑你的赔礼,你交了操蛋朋友的事情我就不向老爷报告了。”

    奇犽闷闷地:“我要是真成为了揍敌客下一代家主,第一个解雇的就是你。”

    “啊,我等着。”

    “欸?”

    “会等你才怪。我果然还是跟席巴老爷知会一声好了,说三公子深夜付费购买成人频道什么的~“果然,能看到别人的记忆的女人最讨厌了!一定没男人敢娶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