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十一章
    ,[猎人]暗恋者!

    一年足以改变很多很多。

    比如我配了一副很有用的眼镜,整个人的气场也变柔和很多(美奈语);啊,说起来美奈那家伙为了考上一所好大学,慎重考虑后转校了、走的那天还拉着我哭了好久;库洛洛个子抽高了不少、虽说还是比我矮,个人魅力却一直upup的,具体表现为越来越多的萌妹纸一下课就在我们班门口聚集;不过我和玛琪(通过库洛洛认识的美腻猫眼菇凉)私底下一直认为库洛洛和侠客才是真爱,这俩货一起算计人时样子老萌了,可惜飞坦小哥性格太糟,不然来个三角激萌罗曼史也不错。

    事实上我正面临人生中的一件大事。

    之前和诺亚约好了的:在我成年前,赚的工资的60%都属于诺亚。

    而今年的12月13号,就是我18岁生日了。虽说诺亚并没有给我多大的压迫感,也没让我有那种‘好累好想快点还债恢复自由身’近似压迫的消极情绪。但终归还是不同的,枷锁再轻再淡,说到底还是存在的。

    等到我成年后,我就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了。首先要把和诺亚的合约解除,这样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本来通宵工作就不是我所愿意的,只是为了从我身上最大程度地获取利益,夜晚工作工资总额才会达到最大值。这之后我就可以选择性地周六周日工作,平时翘课上几天白班,精神好的话就接些10:00-12:00或12:00-2:00的夜班,更晚的班一律不接。我的生物钟太不正常,对内分泌造成很大伤害,特别是经期期间,我可不想因为这种见不得光的工作对身体造成太大的影响。我对未来的规划很简单:赚得差不多了就脱手,老在这里面混,迟早是要出事的。男人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继续留在这个圈子里:金钱,女人,权利,还有的更是已经失去了做正常人的资格。诺亚就是这种人,这种年龄还没走出来,这辈子怕是要都跟这些勾当挂钩了,不死不休。在我看来,继续这样下去,这家伙离死期也不远了。好在我是个女的,无法理解这些无谓的野心和*,也能控制得住自己,赚差不多了就彻底脱手,以后随便找个服务生或者体育老师什么的当当,一旦离开绝不回头。和我以前的日子相比,我的要求就是饿不死就成。所以我相信自己能做到不再回头。

    往更好的方面想的话,我一个月工作48小时是完全应付的过来的,那就是赚两万多,我给自己的期限是20岁就不干了,这么一来就可以存个60万。还有未成年那段时间,一天我至少要工作12个小时,所以即使要给诺亚60%,那剩余的40%也是很可观的,加起来就是几百万的节奏了,够我用了。如果运气不错我还可以找个看得顺眼的男人结婚,我们可以没那么相爱,但一定要很谈得来。至于孩子什么的,可以看看经济条件再决定……

    “你在想什么呢?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咳、有吗?”我瞥瞥目不斜视在翻书的库洛洛,暗自疑惑他是怎么看到我脸上的表情的。

    “嗯,笑得很蠢,差点连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喂,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还把不把姐姐我放在眼里了!”我作势要去揉库洛洛的头,有意识地加重了‘姐姐’两个字的读音。

    木办法,库洛洛这家伙好像陷入了狂霸酷帅拽状态,我总感觉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快压制不住要跑出来了,而且一旦没控制住跑出来的话……后果很严重的样子。

    “呵,”库洛洛轻笑,墨黑的眼眸缓缓锁定在我脸上,“你刚才说什么?”

    糟糕,这幅云淡风轻天朗气清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模样又来了!狂霸酷帅拽max状态x3!

    权衡之下我选择装傻,“我什么都没说,好困,我要睡了。”

    “不许睡,”库洛洛伸过来的手钳住了我的下颔,力度刚好让我躺不下去,却又没到疼痛的地步,“你刚才在我面前自称姐姐对吧?程柳,我可以允许你装傻、也可以逃避,但是试探我对你的心意什么的,唯独这件事,我不会允许。明明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是你一直以来当做不知道罢了。也好,现在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喜——嘶!”

    慌乱只是一刹那的事,想都没想,我下意识地要阻止库洛洛说下去,因而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咬。

    我的目的只是让库洛洛闭嘴而已,因此一开始并没有到咬出血的地步,库洛洛那声‘嘶’里更是惊讶多过疼痛。

    但就是有那么些不知好歹的变态。

    “我。”

    卧槽他怎么还讲?!

    “喜。”

    “闭嘴!”

    “欢。”

    “我继续咬了你信不信?这次不见血不罢休!”

    “你。”

    还存有一丝丝侥幸,我加重了啮咬的力度。

    “程柳,我喜欢你。”

    库洛洛的手很修长,颜色也很白皙,——就和女性尤物那种让人想要咬一口、然后吞下去的感觉差不多,好吧说这么多其实我真正想表达的是:我被诱惑了。

    库洛洛的皮肤终于不堪重负,随着话音落下,我的虎牙嵌进了他的血肉里。鲜红的液体沁出,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血珠顺着修长白皙的手滑落,最后滴落在地上,渐渐分辨不出颜色。

    捻上继续流出的血珠,库洛洛玩一样地一边把它们抹在我脸上,一边笑了,“你就是这样,明明有那个狠劲儿,却在最后关头硬是控制住了自己。明明比起手,咽喉是更好的选择不是吗?这样我应该就发不出声音了。而且那样的话,说不定我一扭头还可以顺势吻你一下?——啊啊啊真是的,不仅你,现在我也后悔了。”

    我很迷恋红色。

    不过至今,我所见过的、最令我心动的红色是,鲜血的颜色。

    请注意,是鲜血,新鲜的血液。

    血液从伤处流淌出来时,那种流动而艳丽的红是可以魅惑人心的,然而一旦停止流动,在空气和血液本身粘稠性等因素的作用下,血液会凝固。颜色也会随之变得晦涩难辨。

    在我眼中我和库洛洛之间也是如此。库洛洛他是那种碰上感兴趣的东西才会费心费神费力去干什么事的人,我不知道库洛洛看上的是我哪里,但我身上肯定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就对了。这样东西就是暴露在空气中的鲜血,流动时它的确是我和库洛洛关系最好的保证,可一旦在时光的作用下不再魅惑人心,变得干涸,变得晦涩,变得面目全非,暗赤色的血痂便毫无价值了。

    “全部的血液都流光的话,我会死的。”

    “有什么关系,在你死之前,我一直都爱着你。除了你,我不会爱上任何人。”

    “……”几度凝噎,最后我忍不住拍案而起,“你凭什么认为我非你不可!死小鬼别太嚣张了,你算什么,只不过是半途j□j来而已,你根本就不了解我,这么自大地凭空冒出来,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小心我毙了你!”

    我的声音已经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了,老头不堪羞辱,弱弱地想训我几句找回点面子,“喂,那边的两个,给我收敛一点啊。”

    老头的开口给了我发泄口,我立马感恩地调转了枪头,“去你的,要说早点说啊死老头!还有那个什么劳什子蓝晓,再传纸条就废了你,懂了没?啧,为了这么无聊的课浪费生命,老娘要走人了!”

    像是把忍了高中三年的抱怨都爆发出来了一般,黄发的高个子女人吼完就背着书包跑路了,只有库洛洛从这‘潇洒’‘叛逆’的背影中看出了点狼狈。

    以此为导火索,全班马上闹翻天了,男生的口哨声快冲破了屋顶,还有不少女同学跳到了桌子上跳起了舞来。他们是体育生,高考的期限本就比正常学生来得早,程柳这么一闹,心里的野草更是疯长。不用想,根本就是集体翘课的节奏。

    因此没人看见,不知为何,‘潇洒’又‘叛逆’的程柳童鞋很怂包的又跑了回来,把一件男式制服丢进班级之后继续逃之夭夭。

    由于翘课的缘故,我提早开始了工作,诺亚也没问什么,到了凌晨一点就放我走了,临了还递给我一杯威士忌。

    我嗅了几下,“没加冰块?”加冰块主要是为了稀释,年头比较少的酒会很烈,喝的时候会比较呛,所以加冰可以稀释且口感更好,是想降低酒精刺激又不想稀释威士忌的另一种选择。而且威士忌加冰块,不但能抑制酒精味还能增加视觉美。

    诺亚摇摇头,“没有。”

    “苏打水呢?”威士忌的浓醇、馥郁配合苏打水据说会使人享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超然快感,不过在我看来还是起一个缓冲作用。

    “也没加,”诺亚神秘地眨眨眼,“嘛嘛,阿程你就喝下去吧,这可是成年礼哟。”

    “也对。那我就喝了,”我闭着眼一口气灌下去才想起来问,“咳、咳咳咳!这也太咳、太他娘的烈了,多少度啊?”

    “唔,快70度了吧。”

    “7、7777770?!咳咳、你这是要谋杀的节奏吗?!”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喝了这杯酒就够你睡个两天了,而且是两夜无梦那种,你都几年没睡个好觉了,肿么样,我贴心吧~”

    “我要是没到家就倒了肿么办!横尸街头了谁来负责咳、咳咳!!”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我昨天就联系了库洛洛骚年了哟,让他送你回家就好。”

    “哈 =口=?!”

    诺亚朝大厅的方向指了指,“喏。在那儿等着你呢。”

    也许是酒劲儿上来了,我也没多想,轻手轻脚走近几步趴在墙角看:库洛洛果真坐在沙发那边,手支着脑袋正在打盹,头还一点一点的,小鸡啄米一般……可爱死了!!!

    “你说,你让库洛洛送我回家,到时候完全是孤男寡女授受不亲好吗?侵犯未成年人该怎么算?”

    “啥?你说太快了我没听清……咦阿程!你怎么流鼻血了?”

    我大手一挥抹去鼻血,“没啥,你回答我的问题。”

    “你想太多了。威士忌的烈性足够你睡得跟头死猪一样了,那种状况怎么上下其手,你当是漫画吗啧。”

    我继续抹鼻血,“我指的是我侵犯他。”

    “你又开始说冷笑话了真是的。快走吧,他还在等着你不是吗?”

    “嗯,”我总觉得应该再对诺亚说些什么,“这些年来,你的照顾我都会铭记于心的。”

    “记住就好,也祝你早日金盆洗手。虽说我至今还没见过谁能真正走出来,但我还是看好你哦骚女~”

    没再说什么,我背转身摆摆手。

    “喂,走了。”

    “唔,你下班了?那我们走吧。”

    “啊痛痛痛!”x2

    “抱歉抱歉,你还疼吗?要不干脆我来背你走吧?”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负全责!”这个傻瓜,直接这样子站起来绝逼是脑门肯定撞在一起的节奏啊!打盹脑子也会变蠢吗!

    决定是我做的,但真趴库洛洛身上我却开始后悔了,毕竟我比他高十几厘米呢,总感觉在奴役初中生一样。

    “我是不是很重?”

    “嗯,的确很重啊。”

    “哦,那你放我下来吧。”

    “你难道不应该嗔怪地凑我一拳然后问为什么吗?”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有这样我才能说‘当然重了,我身上背的可是全世界呢’这句话啊。”

    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籍了这家伙,算了,今天我高兴,就随了他吧。

    “库洛洛你好讨厌,怎么能说人家重呢!为什么啊 qaq?”

    “呵。当然重了,我的身上,背着的可是全世界呢。”

    什么嘛,像笨蛋一样,两个都。

    作者有话要说:我被感冒发烧受凉痛经折腾怂了!大过年的怎么碰上这种事,真晦气啊口胡!

    貌似没人喜欢架空梗的样子,我会尽快结束掉的。

    倒数第九章倾情奉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