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十三章
    ,[猎人]暗恋者!

    “程柳,你的包裹!”前台的丁一一叫住我。

    “哦,我知道了,”我接过包裹,“谢谢你。”

    “没事。说起来,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啊,等等,这个时候送来的包裹的话……呀,祝你生日快乐!”

    这个时候再说‘没关系’似乎会很假,我索性嗔怪小妮子几句,“哼!居然敢给我忘了,正好我想放松个把月,但全勤奖又很诱人你懂。那接下来一个月的签到就拜托你喽。”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丁一一心虚地转移话题,“别说这个了,这次又送的什么呀?”

    我三把两把拆开包装,“是手表。”

    丁一一把头凑过来,看清楚后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模样,“什么叫是手表啊,这可是劳力士!劳力士!!”

    我看到价格标签后也咂舌,“深井冰,表就是用来看时间的,买这么贵的是要闹哪样啊。次奥,不行,我要当了它!”

    “我真想活吞了你,去年送的爱马仕包包,前年普拉达,大前年香奈儿,大大前年法国巴黎时装周金奖获得者的最得意作品、没有之一!你确定你他娘的这是前男友能干出的事?!”

    “咳,丁一一小姐,请注意形象,爆粗口是我的专利谢谢。”

    “碰见你这种情形不爆粗口也说脏话了好吗?!这都第几年了,年年春节你生日情人节、甚至圣诞节都送礼物!我敢说他绝对还对你有意思!”

    “你想多了,只是我和他所处的阶层不一样罢了。你想,如果你有什么不需要又舍不得扔的东西,正好碰见别人想要,你肯定是把这东西送给人家,人家还承你情,不是两全其美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前男友那个既不需要又舍不得扔的东西是钱?我勒个去,丫是个土豪?!”

    “嗯,不过不是没脑子的那种,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吧。”

    “我要和幸村一起愤怒!”

    “人神共愤吗,精市君要被你玩坏了喂!”

    “别插科打诨,既然是这么完美的男人,你们为什么要分手啊?”

    “他哪里完美了啊,我只是说他有钱和脑子好,性格可是超级烂好吗?你从别的角度想想,他给我买这么多我用不上的东西,不是想挤兑我现任男友(如果有的话)就是想测试我是不是还迷恋着他,居心叵测有木有!”

    “哇,不是这么渣吧?”

    “不知道,和他交往时间也算长了,但可怕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也许也是我们分开的原因……之一吧。”

    又闲扯了一会儿,我和丁一一道别后直往家奔,这么冷的天谁不想在家里好好蹲着?毕竟我的生日一到,也就意味着冬天来了。

    一进门,一个抱枕就砸在了我脸上,“老太婆,你也太慢了吧,劳资……咳、我都等饿了。”

    “如果你今天送给我的礼物就是这句话的话,你已经可以滚蛋了。”我没好气地一把扯下靴子:娘的,生日还要伺候这小魂淡,我还混毛线。

    “嘁。”库克闻言乖乖闭嘴,一个月不见,丫傲娇病似乎治好不少啊。

    库克是诺亚的独子,诺亚在出事之前就预见了似的把库克托付给我。先不说诺亚于我有恩,而且诺亚为了不让我卷进那件事里,找了个替死鬼来掩饰我留下的痕迹。

    总而言之,于情于理,我都不能不答应。

    虽说看起来我遵守的那个‘一定要在20岁全身而退’的诺言才是我幸免的关键,但我还是被那件事给吓坏了,诺亚从不会费大干戈做无用事——可见事态已经严重到了一定地步。

    于是为了避嫌也为了省麻烦,我在外面给库克找了栋房子,定期发生活费过去,并每过一月去检查一下:比如房子需不需要大扫除啦、冰箱里的东西新不新鲜啦、还有……还有内裤袜子要不要洗啦这类的(我一度怀疑我的少女心就是这么消磨光的) >//<!总之抢尽了老妈子的活儿,于是对我有想法的男人不是被库克给吓跑就是被我本人的彪悍给吓跑了,更导致我还没和除库洛洛以外的雄j□j往过!这个我绝对不能忍受!弄得所有人(尤其是美奈)都以为我是因为对库洛洛念念不忘才一直单身的!

    我受不了‘即使你变得五大三粗像个汉纸,但你只是有太深的情伤我都知道的我真的知道’的那种表情。

    不过也没办法,谁叫库洛洛当初高中一毕业说消失就消失、连我都一头雾水不明所以,知道这事儿的都认为是我被甩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算是我被甩了还是和平分手。按以往的事实证明,我和库洛洛在我们的相处模式上一向十分有默契。所以我认为如果我和库洛洛分手的话,大概就是找个风轻云淡的日子然后随便哪一个对对方说‘让我们都冷静一段时间吧’。对此美奈还吐槽过,说,不争吵不打架不干蠢事的交往算神马恋爱?你们是外星人吗!

    嘛,虽然库洛洛不算是外星人,但也的确和正常的男孩子差别很大——这一点我从高中就很清楚地了解到了,而那时候的我喜欢的也正是那样的库洛洛。至于现在,我不知道我到底还喜不喜欢库洛洛,但若不是那些个节日收到的礼物,我早就忘掉库洛洛了。他只是个会在某些特定场合浮现在我脑海的片段之一,所以评断标准是‘想起那个ta就会心跳紊乱’的话,我应该已经不喜欢库洛洛了……吧。

    美奈因为在外地工作的缘故赶不回来,所以我和库克一起吃顿饭就算过完生日了。饭后库克难得地主动要求洗碗,弄得我很是感动,可惜的是,这份好心情到了早晨就戛然而止了。

    每年生日库克都会在我家留宿,这次也不例外。到了上学时间,我把他送出门、刚想回去补个回笼觉却又听到库克惊慌失措的喊叫,“程、程柳!这、这里有个人,浑身是血!好像死了,要不要报警?!”

    “不用,你上学去吧。记住,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如果做不到,我会帮你请假。”一听到这熟悉的内容,我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迅速开始了善后工作。

    “知、知道了。”库克毕竟有个混黑的爹,很快也调整好了心情。

    这就是25岁后迎来的第一个早晨吗?这操蛋的人生啊……我回房摸了根烟点上,再慢悠悠地来到‘案发现场’。

    尸体面朝大地,地上的血已经几近黑色,应该躺了有个把小时了。那么该用什么洗干净才好呢?还是干脆说我昨天操刀杀了只鸡?不、有布鲁诺反应就糟了,还是……?

    “那、那个男人,他和你是什么关系?”

    “卧卧卧卧卧槽!!诈尸了?!”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我反射性地将烟头按向这个唬我一跳的发声体,好在,最后一秒我还是及时遏止了自己的虐尸恶行。

    谁叫这家伙是我老熟人,况且这魂淡昨天还送了我一只劳力士。

    虽说没到见死不救的程度,但是,“你要是敢让我卷进麻烦我就敢将你玩个倾家荡产,你懂我意思?”

    “那……呼、那个男人是谁?”库洛洛没回答我,反而又问了一遍库克的身份,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问完就昏了!

    怎么办?救还是不救?有了,包扎好就从哪来丢哪去,仁至义尽了有没有!

    然——

    “那个从你家走出来的人是谁?”

    “你能别一醒来就问这句话吗?我为了帮你包扎可是翘班了。”

    “应该的。”

    “这还差不多——啥?你刚刚说啥!你再说一遍!”

    “别吵,我耳膜疼。”

    库洛洛一脸‘你别闹,我好累’的表情,还把我硬按向他胸口,“陪我睡一会儿。”

    我没戳破库洛洛的j□j乏力,本来他就受了重伤,能把我按向他胸口肯定使了他吃奶的劲儿了。更别说这个姿势了,过了这么些年这家伙还是比我矮一截,可悲可叹啊。

    有力的心跳隔着止血的纱布传来,一下一下的。我忍不住仰头端详库洛洛的面容:这家伙和高中不一样了,虽然脸没怎么变,但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硬要说的话,以前库洛洛还看得出是少年,但现在完全就是那种介于青年和成熟男人的感觉了,那双黑眼睛一定迷死了不少妹纸吧。

    “怎么了,心跳得这么快,是不是爱我爱得不可自拔?”本应该闭着眼睛睡着的家伙口中吐出欠扁的话。

    我没好气地伸了跟小拇指,照库洛洛伤口之一上戳了戳,满意地听到他抽气声才停止。

    “您老歇吧,想太多是种病,得治。”

    其实我是尊想抛尸来着,尊的!可惜中途遇到了点意外。

    “哟,小程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这这这——你男朋友?”

    正行抛尸之事的我一听隔壁大妈声音顿时吓尿,“啊不是,我不认识他,这个陌生人他越晚喝醉了来我家撒酒疯,所以、所以我……”

    大妈一脸狐疑,“不是男女朋友怎么抱在一起?哎哟喂,这小伙子怎么还在流血,好像还蛮严重!”

    一脸血,要不是那是张褶子叠褶子的老脸,我就嗷呜一口咬上去!多管闲事会招祸上身的你懂不懂!

    我面上却只能呵呵直笑,“啊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们闹着玩儿呢,那我就回去了啊,大妈您走好嘞。”

    于是抛尸一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看这样子库洛洛应该是被坑了,还是差点小命就没了的那种程度。照这架势我是招惹不起的,于私,我也不想因为库洛洛而让我之前的所有努力功亏一篑。

    要不下逐客令吧?

    想太多是种病,得治。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

    傍晚,太阳一沉入地平线,就有人来了。我察觉到时(如果我是只猫)毛都炸了,从床底下操了支pps(9毫米)瓦尔特就缩在门边了。

    坐在沙发上看肥皂剧的库洛洛眼斜向我这边嗤笑了声,那种明明什么都没说、却胜似什么都说了的样子让我十分火大。

    来人敲了三下门,见无人应答就无比自然地开始撬锁,悉悉索索的声音让我的每根神经都绷了起来。

    “不许动。”待来人终于踏入屋内,潜伏已久的我立刻将冰冷的枪管抵上这家伙的脑袋,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手心都被冷汗侵湿了。

    娘的,手一滑我就玩完了。

    “哟,程柳,这么多年不见,你的身法还是一样的好啊。”

    “哈??”我这才发现枪管抵着的脑袋是金色的,而且那个声音,“……侠客?!”

    “于是,闹这么大,一句‘虚惊一场’就把我给打发了?”我擦拭着枪管,不满地瞪向两个安之若素坐在我家沙发上的大男人。

    桥豆麻袋,侠客好像比库洛洛高欸,目测侠客180库洛洛177!难道当年的腹黑攻x诱受变成弱攻x腹黑女王受了,该死,玛琪怎么不告诉我,太不够义气了!

    “总之,这次真是麻烦你了。但我想,库洛洛会爬到你这里来也是有他自己的原因吧。库洛洛,你说呢?”

    库洛洛好像在出神,听到侠客问就毫不吝啬地绽放笑容,“嗯,你说的都是对的。”

    妈蛋,这个气氛……!不会吧,猜想成真了??和我交往过的男人变成同性恋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打击女人自尊的吗?次奥!

    “你们快点滚蛋,下次再来找我就送你们这对狗男男一人一个枪子!”面色不善的,我粗鲁地把两只丢出门外。

    然而把他们丢出去后,我还是变扭地走到了窗户旁。

    侠客有说有笑地帮库洛洛开门,为了防止库洛洛因为伤口跌倒,还虚扶了一把。

    该死的般配。

    意识到这来自心中的感慨,我心一沉。

    现在的我早已不会单纯地欣赏男男之间的爱情了,我清楚地知道,我之所以会觉得库洛洛和侠客很配,是因为我觉得比起身为女人的自己,男人的侠客更适合库洛洛。

    原来是这样吗。

    糟糕,我好像还喜欢这个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