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十四章
    ,[猎人]暗恋者!

    “你知道吗?在你还没认识我之前,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别闹,是伤员就乖乖休养,不然现在就把你撵出去。”我刚把洗好的碟子放在架子上,就听见客厅传来的嘀咕。隐隐约约听见‘认识’‘一见钟情’等字眼,我心知肚明:库洛洛又开始犯病了,啧啧好无奈。

    “我说的是真的。不过那个时候你只把我当作客人之一吧。”

    “啥?‘客人’?!次奥,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是瓦诺俱乐部那个时候的事,你忘了吗?当时我刚接触射击,经人介绍来到瓦诺俱乐部,我本来就手忙脚乱、一不小心还因为虎口没老茧而弄得一手血,后来你终于不耐烦了,连射十枪都直中靶心……啊啊,我记得我当时还像个傻子一样惊呼起来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令人怀念啊~”

    “……”我去我记得好像是有这回事,主要是五万元的教训太深刻也太肉痛!

    “后来你特帅气地把枪口对着我的太阳穴,说,‘骚年,要来一发吗’。从那个时候起,我的心跳就不受控了。”

    “囧,你是变态吗?那虽然是假枪,但也是仿真枪好吗,被它抵着会是一见钟情的不可抗因素吗?别扯淡了。”

    “这种东西见仁见智,反正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肿么可以比男人还帅气’,好想……好想得到她。”

    “所以就为了这个,你是转来猎高的,也是特意转进我们班的?”

    “差不多。”

    “但你现在也该发现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帅气、也没有那么坚强。我只想做个普通人,到年龄了嫁个我不一定爱但一定要爱我的男人——至于要不要孩子嘛,哦、你之前不还一直问吗,那个从我家里走出去的男人是谁?那是我儿子,库克,怎么样,长得帅气不?”

    “和哪个男人生的?”库洛洛脱口而出,又猛地反应过来,“不对,那个人至少有十来岁,十年前你才刚升猎高,他不可能是你儿子才对,总之肯定没血缘关系……我怎么感觉我一碰上你思维能力就成负值了?这是一见钟情的附带技能?”

    “我管你。总而言之,你喜欢我也好,一见钟情也好,我都不想和你继续纠缠下去了。”

    “原因。”

    “我对你没感觉。”

    “你大可以找个更好的借口。”

    “你这是哪来的自信,我都不知道我对你什么感觉好吗?!养好伤就给我滚蛋吧自恋狂!”

    “咋咋呼呼的你不怎么可爱啊,不过谁让我喜欢你,以后慢慢来好了。”

    我深呼吸三口气才忍下毙了眼前这混蛋的冲动,仍然不死心地尝试着和外星人交流,同时也下着最后通牒,“你现在混黑对吧,我已经受够那种生活了,我花了20年和一连串人命才勉强脱离,还天天惴惴不安地生怕有人查出来些什么杀上门。我不会再傻逼到因为一个渣男的一句‘我爱你’再干蠢事,库洛洛,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清醒点吧,比我冷血比我狠比我强硬的女人多的是,以你的魅力想再钓一个上钩是很轻而易举的事吧?我只不过偶尔会心血来潮装装逼,至于你说的那个一见钟情的契机,不好意思,您老的眼睛一定被眼屎糊上了,那时要是我手上的是把真枪,别说对着你太阳穴了,我保准拿都拿不稳了,所以说……”

    “程柳,你没必要这么丑化自己。”

    “我说过了。”

    “我只要你。”

    “阿程!醒醒、醒醒!”强烈的摇晃让我清醒过来,是丁一一焦急的脸。

    不知道怎么搞的,自从库洛洛和侠客走了之后,我就连带着这几天上班都没精神,一直梦见我和他这段短暂的对话,那个时候正值我抛尸失败、库洛洛醒来——那时候的我,尚未弄清自己对库洛洛的情感。

    算了,弄清楚我对库洛洛的情感又如何,现在很多事情已经不是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能喜大普奔的节奏了。就如我说的那样:我不会再傻逼到因为一个渣男的一句‘我爱你’再干蠢事。

    “喂、喂喂!”丁一一缩在办公桌下喊我——我这才注意到她那奇怪的姿势。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还是有点迷糊,周围传来熟悉的枪响,让我恍惚以为我这是在瓦诺俱乐部。

    “发生枪击案了,大家都躲桌下避枪子呢,就你个傻逼还在睡觉!快,先躲起来,拿枪的那个可是两年前杀了三十来人和五个警察的悍匪呢,这可是刑事案件啊!!”

    “知道了。”我不急不慢地扫了眼那个拿着枪、状态极不稳定的男人,很眼熟的面孔啊,好像在哪见过,话说这个怂样也叫悍匪?也太惊慌失措了吧?看来这倒霉孩纸今天要栽。

    正当我抱头缓缓往桌下移动时——

    “喂,那个高个女人!就是你,正在动的那个,他妈的给老子停下!!过来!”

    妈蛋,个子高有错吗?!不带这么躺枪的!!

    无奈,却也只能不情不愿走过去,我一边慢慢前行一边观察形势:大概是警察要来了,这家伙慌了、要找个人质来挡枪子,可丫见鬼的刚好看到我在动,于是就找上我来了。

    悍匪先森情绪很是糟糕,手一直在抖,离他不远的地上躺了一个男人,地上一滩血,被打中的地方是额头,脑浆都有点流出来了。

    悍匪先森一边骂脏话一边催促我走快点,想在我脚边射几个洞以起到威胁作用,可他太过紧张,反而快射到我了,我微微变换了几个步伐,轻松躲过。

    悍匪先森,很挫逼。

    如果我攻他下盘,如扫堂腿啥的,即使他开枪也只会打偏,接下来一个擒拿,哦不、还是把他的手废了吧——作为吵醒我的代价。

    ↑可惜这些只能是脑补。

    我只是一个良好市民,只要乖乖被威胁直到警察叔叔来救我就好,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悍匪先森很过分地等我一走近就粗鲁地把我拽过去、好像这样才能有什么安全感一样,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打了我一巴掌。

    “啪!”很好,很响亮。

    “贱人!婊|子!走那么慢是故意的吧,你妈逼的,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脸上火辣辣的,别说,这悍匪先森好像还有那么点力气。

    悍匪先森一手制住我,一手抖抖索索地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喂,那个、是鲁西鲁先生吗?欸对对,我是那个阿彪,今天的交易怎么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呢,啊您先别生气!我知道一定是小的哪里出了错,但是请您一定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

    “元一死了吗。”清润而悦耳如大提琴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我僵硬了。

    悍匪先森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好笑,他努力弯起嘴角做出讨好的样子,眉毛却是皱起来的,极尽其媚相,“真是不好意思,元一兄他确实死了,但绝对不是我杀的!鲁西鲁先生,请您相信我,我一定……”

    “呵,”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男人轻笑出声,“那就没有谈的必要了,总不可能是我们杀的元一吧,元一是4号骨干,既然杀了就要勇于承担啊,阿彪……先生。”

    “可他真的不是我杀的!!您再……”

    “嘟嘟嘟。”

    悍匪先森对着挂线的电话彻底疯了,他先是回拨了不下十次,面对无人接听、最后直接关机的情况,他陷入了狂暴状态,接着他把手机摔了个粉碎,发疯一样对着我发出无意义的吼叫,唾沫星子也喷出了很多,在悍匪先森拿着枪对我扫射之前,我扼住了他的咽喉。

    ——因为我已经没有了继续忍耐的理由。

    “喂,傻逼,这件事和库洛洛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乖乖回答。”

    “操,你这□竟然敢直呼那位大人的名字——”

    “啪啪啪!”我一下连抽了丫三个大耳刮子,“再讲脏话我就在你身上开洞。”

    “那、那位先森说要在下午四点准时在这里交易。”

    “是他定的地点?说了是这家公司?”

    悍匪先森唯唯诺诺道:“是。”

    阴谋,虽然不知道具体计划是什么,但绝对和我有关!

    我恍惚了一下,悍匪先森立刻抓准机会扭转形势,不仅夺回了枪,而且枪口还离我很近,10厘米,这个距离的话,即使是挫逼悍匪先森也不会打偏。

    “妈了个逼,一不留神竟然给个□唬住了,传出去我还怎么混!妈的,看你还神?神啊!”

    枪口不断往我头上顶撞,我听见丁一一担忧的喊叫,以及姗姗来迟的警笛声。

    “等等,这□的脸有点眼熟啊——靠!被算计了!!你不是诺亚店里那个小丫头吗?!”

    “妈的!我晓得了,老子被耍了!是你杀的元一对不对?!当年元一干诺亚那票你就记恨在心,算好了今天老子会来,你明明知道鲁西鲁先生的忌讳是吧?”

    悍匪先森的嘴一开一合,他在说什么。

    什么杀元一的是我。

    什么元一干的诺亚那票。

    什么鲁西鲁先生的忌讳。

    我不知道。

    我全都不知道啊!!

    好像漏了什么?是什么来着……对了!把交易地点定在我们公司的是库洛洛,派元一过来交易的也是库洛洛,这个傻逼悍匪会认出我也绝不是巧合!全都是有预谋的!

    “傻逼,你被算计了,整个事件里里你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库洛洛·鲁西鲁那个人渣!”我试图和这个傻逼谈判,因为这家伙似乎把我当成了罪魁祸首,并且想要和我……同归于尽。

    “别再想蒙我了,想害死老子是吧?行,我承认,你这贱人是够高明,我认栽,可我他妈的要拉你一起下地狱!你以为你可以躲在角落里装成公司职员偷偷看好戏吗?想得美!我要和你一起死!操!!”

    “你等等,先平静一下!”冷汗下来了,我看见保险栓已经按下。

    “你个贱人!你以为我还会听你的吗?!”

    “你好好想一想!”

    悍匪开始颤抖着扣动扳机,一边动作一边绝望地嘶喊:“啊!!狗娘养的!臭□!杂种!我*!!”

    完蛋,他听不进去了!怎么办?杀了他?

    “我要杀了你——!!”

    想活命只有趁现在了!

    我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平静而从容地杀了一个人。

    将和挫逼悍匪一样抖得不成样子的枪口一推,不出意外射偏了,趁着这个空隙我将这把枪夺了过来。

    检查弹匣,再次上膛,拉下保险栓,以及,扣动扳机。

    “呯!”

    就像假的射击训练一样。

    行云流水的预备工作,干脆利落的开枪,毫不犹豫的眼神。

    只不多击中的不再是靶心,而是活人。

    悍匪先森死了。

    警察叔叔很惶恐,他们围着呆滞的我问这问那。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我眼眶滚落,我颤抖着声音,“他、他拿枪抵着我呜,接着打了一个电话,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拿稳枪,掉地上了。他说要杀我,我很怕!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看到那把枪,我就、我就……”

    尽管面上哭得不成人形,我心里却在回想。

    傻逼悍匪和库洛洛的通话解释通了√

    我在枪上的指纹解释通了√

    我开枪是正当防范√

    一切都挑不出错。

    警察先森好心地安慰我:“我们知道,这位女士,别哭了,你放松,已经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啊,我知道的,我清楚地知道的——

    已经没事了。

    库洛洛没说错,我从头到尾都在自欺欺人。

    被人打一巴掌就筹划着毙了你的会是普通人吗?

    如果遭到不公平对待、首先想到的就是用武力来解决,这是普通人的思维模式吗?

    把杀人看成和平常练习无二,杀了人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消灭证据,并结合现场开始欺骗执法人员,你他娘的见过这样的普通人?!

    什么金盆洗手,什么脱离,我还是那个从里到外都是黑的的那个程柳。妄想成为普通人什么的,从一开始就是我的天真在作祟。

    但也不用采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让我认清现实吧?库洛洛,这招也太狠了。

    我认栽。

    录完笔录,在警察先森关怀目光的扫射下,我泪眼婆娑、凄凄惨惨戚戚地捧着自己受尽折磨的小心灵走人了。

    家里的灯是亮着的。

    打开门,库洛洛兴高采烈的声音窜入耳膜,“程柳,我干得很棒吧,这样你就没有任何阻碍,可以放心的和我在一起了。话说杀人的感觉如何?我买了香槟和蛋糕……啊!!”

    “打得好。”玛琪微微向上扯起唇角。

    “我还有点意犹未尽呢,”我回忆着那天胖揍了库洛洛一顿的事,犹觉不解气,“那人渣居然敢用这种方式逼我认清现实,就该有被我揍的心理准备。”

    “那么,你又为什么要答应嫁给他?”玛琪话题一转。

    “哎呀哎呀,这个嘛,玛琪酱你看,我都已经25了,已经不小了,而且我这身高也很难嫁出去,正好碰上库洛洛向我求婚,一不小心就答应了啊哈哈。”

    “哦,库洛洛怎么求婚的?”

    “玛琪酱你重点错有木有?!”

    “别管那个,他到底怎么说的。”

    “‘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情愿死在你手上’——他是这么说的。”

    “……就这个??”

    我老脸一红:“我也不清楚怎么搞的,头脑一热就答应了。吐艳,玛琪酱你早晚也会遇到那样的人啦!”

    “咳,”玛琪被奶茶呛了一下,“如果没理解错的话,大概有吧,那种家伙。”

    “骗人!”我把这两句话反复嚼了两遍,震精了,“玛琪你的意思是、是有了喜欢了的人吗?真的是那种喜欢?”

    “嗯,喜欢。”玛琪依旧面瘫着脸,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我狐疑地盯着她。

    三秒过后,玛琪俏脸“嘭”的红透,像是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似的。

    这反应也太萌了吧?!我的玛琪不能这么萌啊口胡!掀桌(╯‵□′)╯︵┻━┻!

    “那还是祝福你啊,玛琪酱也碰到自己喜欢的人了,真好。”我决定了,婚礼那天一定要把花束抛给玛琪【握拳!

    “嗯,”玛琪的视线飘向窗外,“库洛洛来了,我们走吧。”

    “终于把婚纱挑好了,也太慢了吧喂。”

    “……那你就别笑得像个傻子一样啊真是的。”

    婚纱都挑好了,婚礼也很快到来。

    “我,库洛洛·鲁西鲁请你,程柳做我的妻子,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我将珍惜我们的友谊,爱你,不论是现在,将来,还是永远。我会信任你,尊敬你,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我会忠诚的爱着你,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所以请帮助我,我的主。”

    “我,程柳请你,库洛洛·鲁西鲁做我的丈夫,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我……”

    我望着那个黑发黑眼、此时正笑眯眯的腹黑家伙,我们相遇、相识、相知的一幕幕在脑海闪现。还好,现在也算是相爱了吧。

    好想和他相许。

    能相守就更好了。

    誓词念不下去了,我喃喃,“我爱你。库洛洛,我爱你。”

    这句话在此时似乎毫无意义,但我还是不断喃喃着,直到——直到听见自己心底有什么东西开始萌芽的声音。

    库洛洛有点惊讶地睁大了眼,随即笑了起来,“啊,我也爱你。”

    喂嘴角扬太高了,好傻逼,快停下来啊魂淡!

    “那么,程柳小姐,请嫁给我,好吗?”

    ——“好。”

    梦境戛然而止。

    我呼哧带喘的望着乌漆抹黑的天花板,才发现自己整个后背都汗湿了。

    床头柜上摆着一张请柬,是结婚请柬。

    打开一看,新郎的名字很眼熟,我刚刚在梦里还见到过。

    和梦里不一样的,新娘不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也许有点赶,因为大家不喜欢架空,所以节奏有点快。娘的,架空终于完了,说实在的我也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要回猎人了,我会尽快完结的。

    这章有很多的倒叙和转换,看不懂可以留言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