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十八章
    ,[猎人]暗恋者!

    玛琪说这句话时平平淡淡,我也不知是该痛哭流涕还是和她一样淡定才好,别人对我太好我总会忍不住很窝心、很感动;但这个别人里不包括库洛洛,如果是库洛洛这么对我说的话,我却会很平静,因为我觉得他这么做太理所当然了。唔,或者说是毋庸置疑?在我的意识里,我死了他葬我再正常不过了。

    ——他不葬我,谁来葬我?

    想了想,我还是变变扭扭地对玛琪说了声“谢了”。

    和玛琪又掰扯了一会儿,不厚的地表土层已经被我挖开,里面的棺木露了出来,我没有一点犹豫,一个用力就揭开了棺盖。

    里面空空如也。

    “又来晚了吗。”我觉得白跑一趟,有点失落又有点庆幸。

    “你的神情好像早就知道这里面什么都没有,”玛琪见棺材里什么都没有也不惊讶,反而举起了她手中的那张红纸金字的结婚请柬,“这个,刚才你想跟我讨论的其实是这个吧?”

    我讷讷地:“你怎么找到这个的,我记得我塞在口袋里了。”

    “刚才你下去挖坟时它从你口袋里掉出来了……重点不是这个!!幂维娅,你也该是时候面对自己的心意了吧?老是像小孩子一样太幼稚了。你知道吗?我在贪婪之岛里发现了一张卡片,叫做「断缘之剪」——用这把剪刀去剪不想再见到的人的照片,就会以后都碰不到这个人。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见到库洛洛,我们还不如回到那个游戏里把那张卡片夺取过来,现在幻影旅团的通缉照片也随处可找到,照着库洛洛的那张照片一剪就一了百了了,这样还干脆一点。”

    “没有,我已经直面了自己的心意。我承认我喜欢他。但这不代表我就要去参加他的婚礼啊?看着他结婚我肯定会不好受的!”

    “哈?”玛琪扭曲了俏脸,“你傻逼吗???!”

    “我肿么了?!玛琪酱你也太过分了,不安慰我反而骂我傻!!”

    “傻的就是你,我什么时候说要你去参观婚礼了?!”

    “那去干什么?”

    “抢婚。我们可是蜘蛛,想要的东西就自己去抢夺,别和我说你想都没想过这个选项!”

    “我真的没想过。”

    “为什么,你不是也说你喜欢库洛洛吗?”

    “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觉得库洛洛是属于我的东西。在我心中,敢去抢婚的姑娘都是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彼此之间的爱才会去这么做的,而我和他,未免……差太多。”

    “那如果他真的娶了这个该死的什么薇薇尼拉尔,”玛琪指着请柬上的那个刺眼的名字,“你觉得你会难过吗?会伤心吗?”

    面对玛琪的质问,我发现我竟没有回答的勇气,“玛琪,现在很多事情已经不是喜欢不喜欢就能决定的了,有太多其他的因素——”

    “都是他妈的放屁!”玛琪暴躁了,“做了总比没做的好,如果你后悔了找哪儿哭去?为了不留遗憾,先抢了再说!至于那变心的渣男,你也别顾忌什么拆散了人家的姻缘不好之类的,反正库洛洛他没念了,弱者无人权,懂?”

    玛琪完全不顾目瞪口呆的我,转过身打电话订机票去了,这可是玛琪第一次爆粗口欸!

    “那个,我倒没担心拆散库洛洛姻缘这个问题,因为据我得到的消息,库洛洛他是被逼婚的。”我后面的话在玛琪的瞪视下越说越没底气,最后干脆没声儿了。

    “我真想抽死你。”

    “为啥?”

    “本来我还以为是库洛洛变心,心下还觉得棘手,他那个人一旦对什么事物没了兴趣,饶是金子也换不回来。但你却和我说他没变心?开什么玩笑!那最大的障碍根本就不存在,那你为什么不去抢婚!”玛琪深呼吸一口气,“听着,我从没见过库洛洛对谁比对你更执着过。而且你有好好观察这张结婚请柬吗?”

    模模糊糊猜到了什么,我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这种感觉就像是即将要揭开那我既害怕又期待的最后一张牌——天堂,还是地狱。

    “这张结婚请柬邀请的人是你,不是揍敌客家的任何人而独独是你!如果库洛洛很抵触这场婚礼,他大可以委托揍敌客出个任务,杀了这个薇薇尼拉尔,但他没有。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我心如鼓擂。的确,西索也在库洛洛身边,如果库洛洛真的很抵触这场婚礼,完全可以让西索帮忙,为什么不呢?

    “傻瓜,答案很明显不是吗?库洛洛他不在乎这场婚礼,在他看来这场结婚没有任何意义,他在乎的是你!”

    “他在乎我?”

    “不然呢?库洛洛他发出请柬时你还在昏迷中,要知道那时候的你完全是个植物人,但他还是给你发出了请柬,他不在乎你的想法还能是谁?天啊,受不了你们了!要是我不点破、难道你们就这么兜兜转转一辈子?!”

    “对不起,我的脑子有点乱!那个、库洛洛难道是希望我去抢婚吗?”

    “鬼知道,离登机还有8分钟,你去不去?”

    “……我去!”

    忐忑不安。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心情。可一下飞机我就被打昏了、还是很粗暴的那种。

    小滴:“呐,富兰克林,这么干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芬克斯:“依我看就得这么干,这两货这样叽歪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飞坦:“活该。”

    玛琪:“那个薇薇尼拉尔先别杀,把幂维娅绑到婚床上去就行了。”

    西索:“嗯哼,小玛琪,你在算计什么◇~”

    玛琪:“离我远点,死变态。”

    西索:“明明小玛琪现在的眼神和我一样呢~居然只说我变态,好过分啊★~”

    侠客:“我想玛琪的计划大概是让婚礼先照常举行,走红地毯、接吻、念誓词、交换戒指这些环节都让薇薇尼拉尔小姐来,最后一个步骤,也就是入洞房再杀了薇薇尼拉尔小姐。不过我也觉得让这个女人先高兴高兴、再让她绝望地死去会更爽快些。”

    富兰克林:“我觉得玛琪更多是在致力于让团长膈应吧。得失的落差会让人更懂得珍惜。”

    玛琪:“你们,都知道的太多了。”

    接着侠客似乎是被玛琪殴了,我越听越累、估计是被这群家伙下了药,后来我实在撑不住了,再度沉睡。等我迷迷糊糊醒来正好听见外面在念结婚誓词,“我,库洛洛·鲁西鲁请你,薇薇尼拉尔做我的妻子,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我将……”

    时间似乎都在库洛洛念到“薇薇尼拉尔”时停止了。冰冷的眼泪顺着我的面颊流了下来,我这才发现自己有多傻,我怎么可以镇定自若,怎么可以心如止水,怎么可以!

    库洛洛念的那个名字应该是派克诺坦!应该是幂维娅!应该是程柳!唯独不该是见鬼的薇薇尼拉尔!!那个男人是我的!!

    “哼,还不赖的表情。”玛琪站在旁边,看见我哭得这么狼狈似乎满意得不得了。我不语,当自己哭混过去了。

    “啊呀,你们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婚房里?你们——啊!!”那个身着白纱的姣美女人刚一进房,还没喊几句就被玛琪杀了,鲜血溅到我脸上我却感到无上的快意,只恨不能自己也上去补几刀。

    “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就先走啦。如果你们两个傻货还没坦白,哼哼哼……你懂的。”

    房间又空寂下来。

    “吱呀。”门开了。

    “哇哦,好大一滩血,薇薇尼拉尔?你死了吗?”

    废话!

    “血还是温的,啧,我就知道,那群家伙来了就没好事。”

    同感。

    “那么,让我来猜猜看,床上躺着的这位是谁呢?”

    ……

    “这个身高,婚床的长度有点不够呀。还有那头黄色的头发,真像我喜欢的那位女士啊,不过这头发这么长了,应该不是她。唔,到底是谁呢?”

    该死,玩我就这么有意思吗!还有,什么叫‘我喜欢的那位女士’啊岂可修 >//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完结章,第一百章放番外。

    有很多话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