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第七百五十七章 惊弓之鸟
    见身后的人良久没有动静,石青璇猜测身后之人已经被魔音所『惑』,她随即取出一管洞箫。

    绛唇轻启,凑近玉箫,缓缓吹奏起来。石青璇窃以为对方已经着了魔,立即便出手相助。善良的内在心『性』,益发使她的俏脸流『露』出无比的神圣秀丽。

    一丝清音,似在地平的远处缓缓升起,然后保留在那遥不可触的距离,充满生机地跃动,无论鬼啾声变得如何扭曲可怖,刺耳凌厉,扑天盖地,彷似能把任何人淹没窒息的惊涛骇浪。可是石青璇奏出的音符,却像一叶永不会沉没的小扁舟,有时虽被如墙巨浪冲跑,但最后总能安然徜徉。

    他再次完全『迷』醉在石青璇动人的箫音里。

    从她的音韵里,他清楚感到石青璇是一位真正的淑女,似是平凡的音韵,却是无比的动人,没有丝毫做作地温柔挖掘和抚拂每个人内心深藏的痛苦,不受时空和感情的局限。

    每个音符,都像积蓄某种奇诡的感人力量,令你难以抗逆,更难作壁上观。

    吴启哲完全浑忘了她吹奏的技巧,至乎音韵组成的章句而只在意每一个从竹管的震汤发出来的鸣响。

    这是从未有过的出奇感觉。

    箫音愈来愈灵动迅快,彷佛一口气带你狂哈十万八千里音『色』变幻万千,错落有致,音韵更不住增强扩阔,充盈无以名之的持续内聚力、张力和感染力。

    啾啾鬼声却不住消退,直至彻底沉寂下来,只余仍是温柔地充盈于天地令人耳不暇给的箫音。

    箫音忽止。

    风声疾至。

    道观上的老君塑像突然爆开,金环真疾『射』而出,厉爪猛击石青璇。

    石青璇处变不惊,穿花蝴蝶般在狂风暴雨的爪式下闪动回避。

    电光火石间,石青璇已反抢入爪势的核心,玉掌一抬,击中金环真肩膀。

    掌势飘柔,劲力却非同小可,金环真震退丈远。

    石青璇仍面佛而立,美目落在偌大佛殿空间唯一的一点火光上,蒙蒙红光彷佛与她融合为不可分割的整体。

    另一边近门处正是“媚娘子”金环真,此时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偷袭不成,反而在适才交手时吃了暗亏受了伤。

    石青璇柔声道:“适才金宗主已被我箫音所伤,仍要逞强出手,实在太不自量力。走吧!迟恐不及。”

    金环真惊异不定地瞥了静坐一角的吴启哲一眼,厉声道:“这老家伙是谁?”

    石青璇淡淡道:“我怎知道?”

    尤鸟倦那把可令任何人终身难忘,似刀刮瓷盘般听得人浑身不舒服的声音,慢条斯理地在庙外响起道:“还以为你这丫头尽得碧秀心的真传,且聪明绝顶,原来只是个蠢货!”

    石青璇不急不缓道:“青璇如何蠢法,还请前辈指点。”

    “金环真只是我派来『摸』你底细的先头部队,现在你有多少斤两,已尽在本座算计中!”尤鸟倦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石青璇仍是神态闲雅,从容自若道:“想不到二十年前名列邪门八大高手之一的倒行逆施尤鸟倦是如此胆小和浅薄之徒,只徒逞口舌之快,却无胆登堂入室,是否顾忌这位偶然路经的前辈呢?”

    吴启哲糊涂起来,弄不清楚石青璇究竟是为他开脱,抑或要将他卷入漩涡。

    金环真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道:“尤老大,放心吧!这位老前辈绝非天刀宋缺,不过休想我会为你出手试探。”

    尤鸟倦的声音到了庙顶上,厉嘶道:“为什么不肯?”

    金环真耸肩道:“老娘怕了他嘛!若惹得两个人夹攻我一个,你又见死不救,那时我岂非自寻死路,老娘才犯不着为你这么做。”

    庙顶破开一个大洞,随木碎瓦屑,尤鸟倦从天而降,落在金环真和石青璇中间的位置,利如鹰隼的目光直『射』吴启哲。

    就在对方双脚触地的同一刹那,吴启哲猛地起立,与尤鸟倦针锋相对的四目交投,哑声笑道:“尤小鬼终于肯来丢人现眼吗?”

    尤鸟倦显然不认识脸上的面具是谁,聚精会神地瞧他好片晌后,皱起眉头道:“老头子的口气真大,给本人报上名来,看看你是否有资格唤我作小鬼。”

    吴启哲随口答道:“老夫成名之时,你还在吃你娘的。少说废话,老夫今天馋得很,就把你宰了来吃,出手吧!”

    尤鸟倦可能这世人都未听过有人敢如此向他说话,一时愕然以对。当然,若非他眼光高明,感应到吴启哲强大的信心以及莫可匹敌的气势,致令他举棋不定,早痛施杀手。

    阴恻恻的笑声从门外远处传过来道:“好笑啊好笑!尤鸟儿不如易名作惊弓之鸟,因为你的胆儿早在二十年前给宋缺吓破。否则怎会厚颜至此,给人喊打喊杀,仍要把头缩到龟壳内去?”

    赫然是丁九重充满嘲弄的声音。

    金环真『色』变道:“尤老大你今天是怎么搞的,区区一个丁大帝都收拾不了?”

    吴启哲不待尤鸟倦作出反应,冷笑道:“金小妹你不是亦毫无长进吗?”

    接着大喝道:“周老叹!你给老夫滚出来,让大家看看。”

    金环真躯剧震,与尤鸟倦面面相觑,愈发觉得面前之人高深莫测。

    “唉!你这老头儿究竟是何方神圣?现在连我周老叹都很想知道。”

    声音由远而近,周老叹大踏步走进庙来,直抵金环真身旁,全无顾忌的探手搂紧她的小蛮腰,视尤鸟倦如无物,还透过庙顶那破洞,仰观夜空,油然道:“看!令晚的天空就像二十年前那晚的天空般星光灿烂。”

    金环真挨入他怀里,嗲声嗲气道:“比那晚的星空更要美哩!”

    尤鸟倦忽地捧腹大笑道:“好『妇』!竟串谋来骗我,厉害!佩服!”

    石青璇仍是背着众人没有丝毫动静,彷似背后发生的事,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头顶帝冕的丁九重出现大门处,脸无表情地盯着吴启哲,淡淡道:“外敌当前,我们是否应先解决敌人,才轮到算自家人的恩怨?”

    “四个不自量力的小鬼,尽管一起上好了,老夫正好舒舒颈骨。”正所谓演戏演全套,吴启哲一脸不屑道。

    请大家多多支持,希望大家今后都能来起点订阅,起点才是首发正版,作者能分到的收益也最多,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求书评,谢谢大家,最新书友群:影视无限冒险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