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关于我转生在日本的这档事 第五章 一抹多
    听到右边轻柔的少女音,唐泽信诚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

    虽然在之前抱着弄清楚这具身体的身份,搞不好还要陌生的家人居住在一起,心里也算是有所准备。可是当这事情来得如此快,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唐泽信诚转过头来,女孩靠着墙壁双手背在身后俏生生地看着他。

    “茉莉,你怎么还在这?”唐泽信诚稳住心神,露出自认为得体的笑容说道。

    “尼桑,你怎么会称呼我的名字?以前不都称呼天海同学的吗?”天海茉莉一脸惊奇道。

    唐泽信诚瞬间懵圈了,都是一家人竟然还用敬语称呼。他本来还以为茉莉要问他为什么在店中装作不认识她。

    在rb一向不以职业歧视,只要不偷不抢,凭借自己的双手赚钱,那就应该得到尊敬,可是这只是表面的书面语言。

    rb是一个有着大男子主义的国度,女性的地位低下,虽然现在是21世纪,倡导男女平等,可是刻在骨子里的概念不是一时能够扭转过来的。近十年来兴起的男公关职业就处于这样一种尴尬的地位。

    唐泽信诚可以说考虑到一抹多的面子故意装作不认识她。可是他没想到原身和妹妹的关系不是怎么样太好啊!

    天海,唐泽?而且他们之间的姓氏都不一样,难道是重组家庭?

    唐泽信诚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话头,这时候再多说一句都是漏洞百出。

    天海茉莉见唐泽信诚面色僵硬说不出一句话,好像是生气了。

    “尼桑,对不起,我早上不应该着么说你。请您原谅我。”天海茉莉道。

    唐泽信诚思考着该怎么解决现在的问题,没想到天海茉莉先道歉了。

    “唉,你别哭啊!”

    天海茉莉说完话之后,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眶很快开始通红起来,她努力睁大着双眼,不让它们闭上,因为闭上了就会有泪水流出来。

    矛盾重重,唐泽信诚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如今的情况。

    “不论怎么样,先回家吧!”唐泽信诚道。

    现在夜已经深了,这时候再不回家,父母会担心的。

    听见唐泽信诚的话,天海茉莉诧异地看着他。

    被一双兔子眼盯着,唐泽信诚搞得以为自己又说错了什么。

    “尼桑,今天要回家吗?”

    唐泽信诚真的是无语了,原身可以啊!染发,成为男公关,夜不归宿。难道真的是一个不良青年。

    唐泽信诚点了点头,决定在没有得到完整的消息之前,不在开口说一句话。

    落后半步跟在天海茉莉身后,唐泽信诚走在歌舞伎町一条街上。

    红灯绿灯的渲染下,这里显得繁华无比,能够勾起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

    这个点正是男公关营业的高峰时段,唐泽信诚走的这条街上,一些男公关的照片明目张胆的贴在店墙上。

    唐泽信诚体会着不同的风俗文化,充满着好奇。

    天海茉莉则如同见了洪水猛兽一般,步伐再次加快了,尤其是看到街道上的男女搂搂抱抱。

    唐泽信诚没想到天海茉莉时髦的外表和内心不一致,内心意外纯情的很。

    落在半个身子,唐泽信诚仔细观察了一下天海茉莉。

    个子不高,这没什么奇怪的,rb女子个子都不高挑。

    上身穿着时髦的无袖淡青色衬衫,下身穿着白色看看过膝的小裙子,穿着洁白无垢的白色丝袜。腿不是特别的纤细,但配上身材的比例恰恰好。唯一让唐泽信诚不是太满意的就是茉莉的发型。

    披肩的短发染成了淡黄色,从中部就变成了卷发。前额刘海也是蓬松的卷发,差不多快要遮住眼睛了。

    属于个人特殊的癖好,唐泽信诚对于染发带有一种特殊的偏见。总觉得破坏了原本的韵味,若不是这副皮囊适合这头黄发,他绝对把它染回来。

    广义而论,这也属于一种强迫症,就是第一眼看见是什么样子,经过变迁,最后也要恢复本来的样子。比如说书本摞叠的顺序,毛巾摆放的顺序...

    走出歌舞伎町一条街,天海茉莉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看来那里给她的压力蛮大的。

    走在普通的街道上,空气仿佛都没有那么浓稠,唐泽信诚大大吸了一口气。

    突然前方有远光灯打了起来,而天海茉莉还在发呆当中。

    “干什么?”在唐泽信诚拉了她一把时,她皱起眉头恶狠狠道。

    “注意车。”唐泽信诚道,没想到这个一抹多在朋友面前是一个墙头草,没想到在自己面前倒是挺横的。

    “对不起了。”

    唐泽信诚没有理睬她,看着前面那辆打着远光灯的车慢慢停在他们的面前。

    唐泽信诚对于这辆车是没有好感的,远光灯一直打,是很危险的一件的事,特别容易酿成交通事故。

    “要做车吗,先生?”车窗摇下,一位大概五十岁的男子问道。

    唐泽信诚看了一眼天海茉莉,询问她的意见。

    “路程并不远,不需要,谢谢。”天海茉莉貌似很有礼貌的回绝道,看来她对这个出租车司机也是很不满的。

    等出租车开走之后,天海茉莉对旁边的唐泽信诚道:“出租车挺贵的,我们走回去吧!就当锻炼身体了。”

    “好。”唐泽信诚自认为答得没有问题,反而引来了天海茉莉好奇的眼神。

    “你没事吧?”天海茉莉担忧道。

    此时已经走了一会儿,大概也就四里路左右的路程,唐泽信诚扶着墙在大口喘息着。

    唐泽信诚有点讨厌这个绣花枕头一般的身体了,除了好看,别的什么作用也没有,就这样走了几步路就开始喘息起来。他默默摇摇头,示意可以继续。

    “你别硬撑着,要是实在不行,我们就打出租车回去,要不然到家妈妈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唐泽信诚默默摇了摇头,重新站起身体,先一步向前走去。

    “哎呀,不是哪里啦!”天海茉莉笑道,“要拐弯的呀!”

    唐泽信诚讪笑了一下,重新跟在天海茉莉的身后。

    “以后你要自己记住回家的路线,要是你把我家当做你家的话,你不要在麻烦妈妈了,她已经很累了。”天海茉莉低声道,“这是我自己的意思,你不要冲着妈妈发脾气。你要骂就骂我吧!”

    唐泽信诚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所以就没有出声。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走着,车辆开始变少起来,光线开始变暗。

    只有唐泽信诚的喘息声在不断加重。

    “小心一点,前面有条臭水沟。跟着我走。”

    唐泽信诚没想到天海茉莉穿的光鲜亮丽,却住在如此简陋的地方。

    “前方有一个破败的小亭子,在往前就是我家了。”

    “是我家,而不是我们家吗?”唐泽信诚思索着,“去小亭子那边休息一下吧!”他品味了一下话语中的深刻意思,然后提议道。

    “为什么,累了可以到家休息。”天海茉莉疑惑道,“没几步路了。”

    “至少等我恢复一下再回家吧!”唐泽信诚道。

    天海茉莉诧异地望了唐泽信诚一眼,黑夜之中看不清他的脸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吧!”

    小亭子破败不堪,颤颤巍巍的路灯勉强照亮一角残垣。

    唐泽信诚用袖子清出了足够两人坐的位置。

    “你变了。”天海茉莉道。

    “人总会改变的,不是吗?”唐泽信诚反问道。

    “难道是我早上把你骂醒了?”

    唐泽信诚笑笑没说话,任你在怎么聪明,也不会知道这具身体换了一个灵魂,何况你也不怎么聪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