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逢春花似锦〕〔都市医圣林奇〕〔能穿越世界的武者〕〔末日成道〕〔生命不能承受之破〕〔笔御人间〕〔我的绝美冷艳总裁〕〔星空最强大圣〕〔一世强少(杨林韩〕〔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侯府娇宠〕〔拐个王爷来种田〕〔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龙刺兵王〕〔水浒任侠〕〔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猎人之卡金的玉〕〔疑云迷踪〕〔战神狂婿〕〔麟帝偏爱之月妃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关于我转生在日本的这档事 第五章 深海的鱼能吃吗
    “你问的是午饭还是晚饭?”

    电话里传出这样一本正经的声音让唐泽无话可说,姑娘,我只是想以欢快的话语让我们聊天之间的气氛能够活跃些。

    好久不见的友人都是要以玩笑话来打开话匣子的吧?

    要不然只能是尬聊,最后以惨淡的“再见”收尾。

    既然没有话题那就离开吧!

    这便是与人聊天的技巧之一笑话法。

    只要对方觉得你够沙雕,配和我继续交往下去,那么便成功了。(明明只是尬聊而已)

    算了,早就猜到是这样了。

    “最近怎么样?汉语有进步吗?”

    唐泽扣着小板凳上的木屑,哪一天扎到屁股不知道怪谁?

    这和拿着剪刀总喜欢剪东西是一个道理,耳机线坏了才知道后悔。

    古人早就知道了这个道理,所以才会有“白刃在手,杀心自起”这个成语。

    “额......”

    电话另一边的宫泽呆住了,为什么你能毫不留情的提到别人的痛处,让我怎么回答?

    “从上次考试结束,你有再报名吗?一个月一次,好好复习,说不定运气好就能通过呢!”

    “没有去报名,我觉得应该需要在磨炼一段时间。”

    “听力选择题是关键。”

    “谢谢提醒!”

    宫泽想哭,谁不知道这个道理,我们能不能不要再谈这个话题?很扎心的好不好。

    “我没考过hsk,最后一题是描写题吗?可以押题吗?如果可以押题的话,对于成绩会有很大的帮助的。主要当时时间还是是太紧张了。”

    唐泽,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了,你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才鼓起勇气给你打电话的吗?整整大半个学期!为什么会得到这种结果?

    “hsk考试不着急,你参加社团了吗?”

    宫泽决定掌握话题的主导权,要不然心会变得千疮百孔的。

    “没有,目前找了一份兼职,你呢?”

    “我......”

    宫泽突然愣住了。

    “没参加吗?”

    唐泽停顿了一会儿,在思考某些东西。

    “如果还像以前一样怕生可不行啊!”

    唐泽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这句话,因为他已经判断出宫泽已经交到朋友了。

    内向的人交流的东西,百分之八十一定是他拥有的。

    如果宫泽没有交到朋友而说出上面这句话,只会给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更易伤人。

    读过心理书,擅于揣摩别人心思的唐泽就是这么帅!以后请教我“读心师”,唐大师。

    “哪有,别看我这样,也是鼓起勇气主动去参加社团了。”

    “什么社团,方便透露吗?”

    “汉语朗读社。”

    “那是什么?还有这种社团?”

    “主要读诗歌,绝句,七律之类的东西。”

    “哦,那对hsk考试有很大的帮助啊!”

    宫泽就知道会这样,话题已经绕回了原点。

    “好了,不戳你的伤心事了。”

    “原来你是故意的?”

    宫泽脱口而出。

    “哪有?别把人想得那么坏。”

    唐泽起身将小板凳踢到一边,用完了就扔,可恶的人类。

    来客人了,准备上班了。

    “你明明就是故意的,之前你都说了,不戳你的伤心事了。”

    “少女,观察很敏锐吗!”

    “那是。”

    宫泽洋洋得意道。

    “为了你的部活考虑和我要上班了,只能提前说拜拜了。”

    “啊?”

    宫泽的声音陡然失落下来。

    “你不会晚上继续打过来吗?”

    “好。”

    “不过23点之后就不行了,我要睡觉了。”

    “谁会打这么久啊?21点之后要收费的,我可没有那么多话费。”

    “原来和我聊天还不如一点话费吗?”

    “不如!”

    “那再见了。”

    “拜拜。”

    .......

    “一份三明治!”

    茉莉递过来报告了客人的订单。

    “好!”

    唐泽从食材架上拿出三个西红柿,放在清水下洗干净。

    “尼桑刚刚再和谁打电话?聊了这么久?笑得很开心呢!”

    茉莉将手支在吧台上。

    “这么八卦?”

    唐泽用手将带水滴的西红柿按住,用刀切成片,同时和茉莉交流。

    不愧是剑术大师!拥有这般能力。呼,差点切到手。

    “只是好奇吗?”

    “一个朋友,你也认识,猜一猜。”

    “这是要玩哪门子游戏吗?嗯,姐姐,楠,我都在店里,妈妈可能在上班,诗织在幼稚园,爱衣在社团,可能马上会过来,一定是爱衣。”

    茉莉虽然抱怨了这个游戏,但是还是老老实实推理起来。

    话说,难道是个人类都逃脱不了娇的本质?是个课题,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如果能够证明的话,岂不是对傲娇控是一个天大的福音?

    “变态,八嘎,无路赛!”

    咦,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错了,是美雪,宫泽美雪。”

    唐泽将夹好的三明治放入模具之中压了一下,我的交友数量很广泛的好不好?竟然用排除法!

    “啊?说起来自从暑假过后好久没见了。”

    “那能有什么办法?不是同一个学校,大家每天都要上学,很难碰到一起的。”

    “是啊!”

    茉莉点了点头。

    “三明治好了。”

    唐泽将放着三明治的盘子放到吧台上。

    “好厉害!不知不觉就做完了!”

    “别小看我好不好?”

    “哪有小看的意思,我只是在夸尼桑而已。”

    “端过去吧!别让客人等急了。”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看着茉莉的背影,唐泽拿着抹布清理之前留下来的痕迹。

    每个人或多或少qq,微信,line,陌陌...里面都会有几个沉在通讯录最低端的朋友。

    就像深海的鱼一样没有浮上来的机会,只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群发祝福的时候翻到最后,陡然看到。

    啊,原来是他,然后想起他或她的面容,露出一抹笑容,或是咬牙切齿。

    可是当祝福点上之后,却又摇了摇头又取消了,他们在你的人生中还是深海的鱼。

    已经那么久没有发消息,那就算了吧!然后便一直没有联系。

    所以说感情就是那么回事,她是建立在生活基础上的。

    既然如此一想唐泽竟然是大于生活的,我觉得自己能够掌控雷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