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骨妖祖〕〔我的天赋是复活〕〔重生之帝君归来〕〔盛世大明〕〔大奉打更人〕〔青莲之巅〕〔丹宫之主〕〔花都最强老板〕〔斗罗之九极斗罗〕〔都市最强赘婿(叶〕〔大明武装采矿船〕〔道士不好惹(又名:〕〔人仙百年〕〔特工狂妃:残王逆〕〔反派天天想和离〕〔女王的意志〕〔最强穿梭万界系统〕〔网游野蛮与文明〕〔逍遥小闲人〕〔团宠大佬的马甲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0025 暴君傅元朗
    !

    傅元朗冷冷看着那名内侍,眼神锋利得向刮骨的寒刀:“欢喜,你刚刚都听见了什么?”

    欢喜一听他那杀意凛然的语气,吓得当场跪倒在地:“回禀陛下,奴婢奉命守在外头,离得有些远,刚刚听见陛下突然大叫了一声,担心陛下出事,便急忙进来救驾,并未听到别的。”

    “是吗?”傅元朗审视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欢喜,你跟在朕身边多久了?”

    欢喜心里不停打鼓,却没敢表露在脸上,语气也平静如常:“回陛下的话,奴婢跟在陛下身边已经十年了。”

    十年前,昭华长公主被契丹奸细刺杀,惨死在大火中。

    自那以后,泰安帝渐渐变得喜怒无常,脾气也越来越大,动辄打杀宫女内侍和朝中大臣。

    就连伺候了多年的贴身内侍四喜也没能幸免。

    也不知犯了什么错,触怒了泰安帝,竟被泰安帝下令乱棍打死。

    之后他才被提拔到了泰安帝身边,成了泰安帝的贴身大太监。

    欢喜不知道泰安帝为何要这样问,却明白有的事情不是他能提的。

    比如死去的昭华长公主,便是要命的禁忌,绝对不能提!

    他说完后便恭敬地埋着头,等着泰安帝发落。

    傅元朗看着欢喜露出来的后颈,眼神冰冷而嘲弄:人的脖子可真是脆弱,一刀下去,脖子就断了。只要他一声令下,欢喜立刻就会人头落地!

    他淡淡说道:“起来吧,朕没事,刚刚叫的那一声,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进来救驾。现在看来,你还算忠心。不过以后没有朕的命令,不许再闯进来,明白吗?”

    欢喜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他暗暗松了口气,赶紧磕了个头,恭敬地说道:“奴婢谨遵陛下之命!”

    傅元朗又说:“朕要沐浴更衣,传贵妃。”

    欢喜立刻说道:“奴婢这就去安排!”

    他很快退了出去,偌大的寝殿里,又只剩下傅元朗一个人。

    他看着空空荡荡的寝殿,眼前仿佛又烧起了熊熊大火。跳动的火苗不断朝他逼近,明明是大冬天,他却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感觉到了火焰传来的灼热高温。

    傅元朗很快绷紧了身体,双手紧握成拳。

    又是这个噩梦!

    多少年了!

    为什么他还是摆脱不了那场噩梦!

    他该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结束这一切?

    楚家。

    傅元蓁看着外头依旧昏沉的天色,突然觉得肚子有点儿饿。她怀念了一下岛上设备齐全的大厨房,最后还是决定在外面做。

    没办法,岛上又没通天然气,厨房里用的全是电。

    她实在消耗不起。

    等以后弄出柴油再说吧。

    傅元蓁换上一件厚实的冬衣,推开门走出了房间,准备先看看她这院子里有没有厨房。

    她现在的身份是楚家继女顾元蓁,而顾元蓁在里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恶毒女配,作用就是衬托女主楚梦恬,顺便给死去的“傅元蓁”抹黑。

    因为她长得和“傅元蓁”很像,甚至也叫元蓁,别人看见她做出来的那些丑事,难免就会联想到已经死了的“傅元蓁”。

    后来“傅元蓁”从白月光变成人人喊打的黑月光,顾元蓁可是功不可没。

    然而除此之外,顾元蓁在里的着墨并不多。

    像是她住的院子有没有厨房,身边具体有哪些伺候的人,书里都没写。

    只写了一名奶嬷嬷和两名贴身丫鬟。

    这三个人,有两个都跟女主楚梦恬不对付,只有一个丫鬟,因为经常被顾元蓁欺负,投向了楚梦恬,后来为了救楚梦恬而死。

    书里就写了这三个人,其他人就跟背景板似的,没什么存在感。

    可惜她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些伺候的人,也不知道都去了哪里。

    傅元蓁打着灯笼在院子里转了转,有些惊喜地发现,后头还真有个小厨房,锅碗瓢盆都是全的,还有一些食材和酱料什么的。

    后院还有一口水井,方便平时用水。

    不过小厨房里的水缸已经空了,估计是昨晚孙婆子烧水的时候用了,却没往里头添水。

    傅元蓁立刻决定去找孙婆子。

    不过刚走到半路,她就遇到了孙婆子。

    孙婆子还是跟昨晚一样冷着张脸,不过见到傅元蓁后,态度还算恭敬。她先行了一礼,然后才问:“大小姐可是要洗漱,奴婢这就去烧水。”

    傅元蓁看了她一眼,淡淡吩咐道:“再做些吃的,我饿了。对了,院子里以前伺候的人呢?都去哪儿了?”

    孙婆子立刻说道:“大小姐之前昏迷不醒,老爷说她们伺候不利,把人都抓了起来,关进了柴房。”

    傅元蓁并未觉得意外,她心念急转,决定去看看那些人。

    她们是以前伺候顾元蓁的,楚怀安把她们抓起来,明显是想让她们背锅。

    不过现在她醒了,性情却和以前的顾元蓁完全不同。楚怀安昨晚受制于人,一时或许想不到太多。但是等他清醒后,肯定会有所怀疑,审问那些伺候的人。

    现在天色还早,她要是现在赶过去,说不定还能赶在楚怀安之前,把人救下来。

    想到这里,傅元蓁便顾不得许多,直接回到房间,用冷水洗漱了一番,随后让孙婆子带路去拆房找人。

    她昨晚给楚怀安的药里有助眠的成分,而且药效比较猛,楚怀安回去后应该没精力审问那些人。

    她现在过去,应该赶得及。

    有孙婆子带路,傅元蓁很快到了柴房。

    柴房外倒是没人看守,不过门上挂了一把大锁。

    傅元蓁冷着脸走过去,却没直接暴力拆锁,而是取下了一根簪子,用来开锁。

    她做这个不是很熟练,试了好几下才把锁打开。

    打开门后,柴房里果然关着好几个下人。

    傅元蓁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这里一共关了八个人,其中婆子两个,丫鬟六个。

    里面的人看起来处境不太好,其中一个婆子和两名丫鬟面色潮红,明显是发了高烧,那名婆子还烧得格外厉害。

    里面的人听到动静,纷纷睁开眼睛,朝傅元蓁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