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功高盖世〕〔直播间的神豪〕〔江宁林雨真〕〔我带着冥界,降临〕〔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陆峰江晓燕〕〔五个孽徒都想争夺〕〔豪门龙崽三岁半〕〔天武僵神〕〔神医大人今天出诊〕〔剑道第一仙〕〔江宁林雨真〕〔秦枫王雄峰〕〔叶少的重生狂妻〕〔神训〕〔顶级快乐制造商〕〔开局登基当皇帝〕〔万骨妖祖〕〔我的天赋是复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0027 嚣张的丫鬟
    !

    傅元蓁实在是看不上紫衣的为人。

    明明她自己也知道,顾云娘和顾元蓁对她有救命之恩。

    可她都是怎么做的?

    身为奴婢,伺候主子不是应该的吗?她伺候顾元蓁,反倒觉得委屈了。

    实在觉得委屈,倒也不是不行,想法子攒了钱给自己赎身,或者豁出脸皮,向顾云娘求份恩典放出去,也就是了。

    顾云娘既然都能救她,可见并未狠心到哪里去。她若是执意想走,顾云娘难道还能强留她不成?

    贴身大丫鬟可不是普通丫鬟,她们离主子最近,很容易知道主子的一些秘密。

    若是想要做些什么对主子不利的事,也最为容易。

    顾云娘若是知道紫衣有异心,定不会让她继续留在顾元蓁身边!

    可她也不至于把紫衣卖到那些脏地方去,或者一碗药直接毒死。顾云娘要是真这么狠心,顾元蓁又怎么可能被人毒死?

    紫衣若是想走,顾云娘看在她伺候多年的份上,多半不会要她的赎身银,反而会给笔银子打发她出去。

    她又不缺这点钱,何必作孽呢?

    可紫衣是怎么做的?

    明明生了异心,却又不肯离开。留下来伺候顾元蓁,她又觉得委屈。

    什么臭毛病!

    说得难听些,她这样的,不就是既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吗?

    后来楚梦恬救了她,她便愉快地投了楚梦恬,为救楚梦恬而死的时候,还觉得是解脱。

    她自己倒是解脱了,却不想想,顾元蓁和顾云娘被她坑得有多惨!

    两人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傅元蓁越看紫衣越觉得嫌弃:“你负责本小姐的吃食,本小姐中了毒,不是你下的,又是谁下的?

    难不成你想说,是有人趁你不注意,在本小姐的吃食里下了毒?即便真是如此,你也难辞其咎!”

    紫衣听到这话,猛地瞪圆了双眼,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或许在她眼里,即便她犯了错,顾元蓁也不会重罚她。

    傅元蓁暗暗在心里摇了摇头,很快又说道:“紫衫,你可还能起身?”

    紫衫似乎也被吓到了,原本因为发烧而潮红的脸色都有些白了。许是意识到现在的“顾元蓁”不好惹,她咬牙站起身:“奴婢可以,不知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傅元蓁冷冷说道:“你和孙婆子走一趟,把卖身契取来。既然有人的翅膀硬了,本小姐也该有所表示。”

    一番话,吓得丫鬟们心跳如鼓,一个个惊恐地看着傅元蓁和孙婆子。

    就连紫衫也觉得心里头没底。

    可她这会儿发着烧,实在没精力多想。又见傅元蓁明显在气头上,她哪里还敢耽搁?

    紫衫顾不上多想,很快便领了命,带着孙婆子去拿卖身契。

    她们这一走,剩下的丫鬟婆子们就更加心慌了,纷纷跪在了地上,哭喊着向傅元蓁求饶。

    唯有紫衣仍旧坐在地上没动,虚弱地靠着柴堆,小脸苍白,娇娇弱弱得如同山间的水晶兰。

    傅元蓁想到这个比喻,不禁嘲讽地弯了弯唇角。水晶兰确实漂亮,却是腐生植物。跟这外表高洁,内里龌龊的紫衣还真挺像。

    要她说,这紫衣明显就是被惯坏了。

    所谓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说的就是她!

    顾云娘救了她,让她留在顾元蓁身边伺候,虽然是个丫鬟,可她平日里的吃穿用度,哪样不比那些小户人家的正经小姐还要好?

    她是贴身大丫鬟,又不需要干重活脏活累活,活得比很多正经小姐都要舒服。

    居然在心里嫌弃顾元蓁这个主子,甚至还觉得伺候顾元蓁委屈她了。

    跟端上碗吃饭,放下碗骂娘有什么区别?

    这种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她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会留在身边祸害自己!

    顾元蓁这次中毒,虽然是楚怀安干的,可他总不至于亲自下这个毒手,多半是让顾元蓁身边伺候的人下的毒。

    等到事成后再找个理由把人灭了口,谁也不会知道他做了什么。

    顾云娘倒是个隐患。

    不过,就凭她醒来时听到的那番话,不难猜出,楚怀安怕是根本没想过留她的命!

    等顾元蓁死了,再把顾云娘给弄死,对外说顾云娘受不了女儿死去的打击,患病而死。

    外人又怎么会知道真相?

    顾云娘和顾元蓁都死了,楚怀安正好可以理直气壮地霸占她的嫁妆。到时候再娶个身份高些的妻子,何愁仕途不兴?

    可惜,因为她的突然到来,彻底毁掉了楚怀安的计划。

    她故意告诉楚怀安说背后有人,以楚怀安的野心,就算只有一丝可能,他也会试上一试。有了更大的诱惑在前,原来的计划自然也就行不通了。

    而这些伺候顾元蓁的人,她是一个也不打算留下!

    所以不管是谁给顾元蓁下的毒,都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她又不会把人留在身边,而以楚怀安的为人,肯定不会放任这人活着,成为把柄。

    傅元蓁嘲讽地笑了笑,目光凉凉地看着紫衣等人。

    紫衣不肯下跪,她却懒得放在心上。

    不想就在这时,竟然有人过来了!

    对方分明还隔着一段距离,傅元蓁就听到了动静。她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竖起了耳朵,听着对方的说话声——

    “小姐,你也太心善了,居然还特地过来看她们。”

    “我就是觉得她们太可怜了,明明没什么错,就因为大姐生了病,就被父亲关进了柴房,连吃的喝的都没有,还不知道多难受呢。”

    “小姐,你也太抬举那人了,那人不过是个野种罢了,哪里配当你的姐姐?要我说,她又不姓楚,凭什么住在这儿?”

    “彩云,你别这么说。不管怎样,她都是母亲的女儿,年纪又比我大,我叫她一声大姐也是应该。”

    “也是,那位的年纪确实大了些,都成老姑娘了,哪像小姐你青春貌美?以她的年纪,想要嫁到正经人家怕是难了,即便嫁给人做续弦,人家还看不上她的出身呢!”

    彩云说到最后嗤笑了一声,对顾元蓁很是不屑。

    傅元蓁就听不下去了。

    这两人,够嚣张的啊?是觉得顾元蓁死定了,所以就肆无忌惮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