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0056 气得诈了尸 //
    !

    西跨院里,大夫还没来。

    楚怀安只是个五品小官儿,官职太低,没法请太医,只能请医馆里有名的大夫来看诊。

    楚长铭的伤看起来十分严重,不过这会儿已经不怎么往外出血了,就是血肉模糊的,瞧着挺吓人。

    王老太太守在床边,看着他那张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脸,就觉得心口痛得厉害。

    她时而哭嚎,时而咒骂顾元蓁和顾云娘,不停地向楚长铭保证,等会儿定要撕烂顾元蓁那张妖精脸,替楚长铭报仇。

    楚长铭生无可恋地躺在炕上,眼睛直愣愣的,早没了往日的神采,仿佛已经失了魂。

    若是平时,他早扑到王老太太怀里撒娇了。

    可他这会儿听着王老太太的话,不仅没觉得安慰,反而一阵阵烦躁。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心中满是嘲讽和不甘:祖母就算真撕了顾元蓁那张脸又能如何?他能恢复吗?更何况,那个疯女人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想到傅元蓁的可怕,楚长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里生出一种诡异的期待来:闹吧,闹吧,闹得越乱才越好呢。反正他都这样了,其他人凭什么还好好的?都跟他一起下地狱好了。

    楚长铭疯狂地想着,忍不住朝楚梦恬看了过去。

    楚梦恬此时就守在一旁,察觉到楚长铭的眼神,她忍不住有些不安。

    于是犹豫了一瞬后,她一脸关切地靠了过去,轻轻按住了楚长铭的手臂,温柔地问:“二哥,你是不是有话想说?你要是……”

    刚说道这里,她突然读到了楚长铭疯狂的内心,吓得心脏狠狠一颤,不由自主地缩回了手。

    楚长铭看着她那犹如被烫到的闪避动作,心中的戾气越来越重:怎么,连你也在嫌弃我?

    楚梦恬这时已经缩回了手,自然没有读出他心里这句话。

    不过她看着楚长铭那疯狂的眼神,倒是猜到了几分。

    楚梦恬忍不住有些心慌,觉得楚长铭疯了。

    她一点也不想跟他这样的疯子打交道,只想赶紧离开这儿。

    可王老婆子还在那儿坐着,她要是赶走,这个狠毒的老女人肯定要针对她。

    身为作者,楚梦恬太清楚王老太太有多狠毒了。毕竟,当初那些剧情可是她绞尽脑汁构思出来的。

    当时写的时候,她就觉得这老婆子太狠毒了。不过反正她是作者,王氏再怎么狠毒,又狠毒不到她身上,她构思那些剧情的时候,还是很爽的。

    谁知道,有朝一日她竟然会穿到自己写的书里!

    要是早知道她会穿进来,当初她就不会写这种女主受尽欺负,然后打脸逆袭的套路,而是写女主一路碾压了。

    可她现在已经穿到了书里,就算后悔也没用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想个法子,收拾掉这个狠毒的老太婆。

    不过,这老东西现在还没下线,她只能忍着。

    楚梦恬郁闷地咬了咬牙,心里很快又算计起来:那冒牌货竟然毁了楚长铭的脸,王老婆子气成这样,肯定不会放过她,要是那冒牌货直接杀了这老女人就好了。

    是说王老婆子一死,她就没法打这老女人的脸。可冒牌货要是杀了这老东西,却能省掉她很多麻烦。

    这么一想,楚梦恬忍不住在心里期待起来。

    她却不知,傅元蓁压根不想抢她这个女主角的戏份。

    很快,楚怀安来了。

    他刚刚先去找了孙铎议事,然后才来了这里。

    结果还没进屋,就听见了王老婆子中气十足的咒骂——

    “那个杀千刀的小贱人,竟敢如此对你,长铭你放心,祖母一定帮你报这个仇,让那小贱人不得好死!”

    楚怀安觉得这话太粗鄙了,忍不住皱起眉头,重重咳了一声:“娘,你先歇会儿吧,喝口茶润润嗓子,别把嗓子喊坏了。”

    王老太太一听见他的声音就来气。

    她猛地扭过头,眯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楚怀安,见他居然蒙着脸,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她质问楚怀安:“你刚刚是不是去找那个小贱人了?人呢?抓来了吗?我这就让人划烂了她那张脸,给长铭报仇!”

    楚怀安听着这话,忍不住也皱起了眉头:“娘,你别冲动,给长铭报仇的事得先放一放。”

    王老太太一听,瞬间激动起来:“放一放?你什么意思?那小贱人把长铭伤成这样,你还要护着她?你还是不是男人!”

    “娘!”楚怀安听得心头火起,忍不住怒喝了一声,“我们才刚来京城,若是在这时候传出家宅不宁,继女刺伤亲子的丑闻,你让外人怎么看我们?”

    他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成功升迁到京城。

    一旦传出丑闻,且不说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甚至今后想要回到之前的位子都不可能!

    顾元蓁伤了长钦和长铭,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可是再生气,他也得先顾全大局!

    长钦和长铭已经受了伤,就算现在杀了顾元蓁那小贱人,也不可能让他们恢复如初。

    既然如此,他又岂能再意气用事?总得把损失降到最小才行!

    不过今天这事他记住了,顾元蓁伤了他两个儿子,这个仇他肯定会找那小贱人讨回来!

    但不是现在。

    楚怀安满腹算计,可惜王老太太只要一看到楚长铭那张毁了容的脸,就没法忍住心头的狂怒。

    她怒吼得比楚怀安还要大声:“不过是个小贱人,收拾了也就收拾了,怎么可能传得出去?”

    因为刚才已经骂了好一阵子,她这一吼就伤了嗓子,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都变得嘶哑起来,难听极了。

    楚怀安听着她的怒吼,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不过他此时蒙着脸,别人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色。

    他直勾勾地看着震怒中的王老太太,冷冷说道:“娘可知道,顾元蓁为何伤了长钦和长铭?她说,长钦和长铭对她意图不轨,还用剑划破了她的衣服!娘,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吧?这话要是传出去,长钦和长铭以后还怎么做人?”

    正在炕上挺尸的楚长铭一听到这话就气得诈了尸。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