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西游:授徒万倍返〕〔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黜龙〕〔开局修道十五年,〕〔全民求生之超凡领〕〔某霍格沃茨的论文〕〔港综:开局拒绝卧〕〔我能给御兽加载扮〕〔重返84:从收破烂〕〔在真假嫡女世界签〕〔电竞大神小甜猫〕〔重生开始当首富〕〔铠甲世代〕〔长生在英伦〕〔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我在七零当恶媳〕〔弱鸡穿越者的互助〕〔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二章:母亲周氏
    “虍儿?虍儿?”

    躺在床榻上用被褥蒙着头,少年便听到身旁出现了一个温柔的女声。

    但他不知该如何回应。

    『假如我装作睡着了,能不能蒙混过关呢?』

    就当少年在思考着是否可行时,只听呼地一声,他盖在身上的被褥被人整个掀开了大半。

    他下意识地瞧了一眼,便看到一位凤目含怒的美妇人正坐在榻旁的凳子上。

    四目交接,少年与这位美妇人相互直视了一眼。

    “咦?”

    可能是感觉出了什么,美妇人眼眸中浮现几许惊讶,旋即,这份惊讶似乎变成了关切、担忧与着急。

    “坐起来。”她用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轻声道。

    “……”迫于对方那莫名的威慑力,少年迟疑着在床榻上坐起。

    期间,他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位美妇人的容貌。

    这位疑似‘他’母亲的美妇人,身穿着靛蓝色的深衣,秀发梳成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根簪子,年纪目测约在二十六七左右,非常年轻。

    美丽而白皙的脸庞上,那一双美目正带着困惑直视着他,看得少年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慌乱与不安。

    在些许寂静过后,妇人皱着眉头喃喃道:“妾身听到禀告,还以为你这崽子又……”到这里,她顿了顿,目视着少年问道:“你知道妾身是谁么?”

    『应该是‘他’的母亲吧?』

    少年心中想着,但鉴于少少错的道理,他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回应。

    此时屋内响起了一个清脆而着急的声音:“夫人,难道少主当真……”

    少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了一眼,他这才注意到,在疑似他母亲的身旁,还站着一名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女,大概是他母亲的侍女什么的。

    『唔,长得挺好看的。』

    在瞧了两眼那名少女的容貌后,少年心中暗暗评价道。

    而此时,美妇人抬手打断了那名少女的话,美眸直视着少年皱着眉头问道:“虍儿,你真的……不认得为娘了?”

    『果然。』

    少年心中暗暗想道,但仍然未敢放松警惕,毕竟他可不知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与眼前这位美妇人的关系——谁亲生母子就必须相亲相爱呢?

    “唔……”

    声而含糊地应着,少年略微别开了头。

    随后,又是片刻的寂静,就当少年心中不安想偷眼看看美妇人的反应时,他眼角余光忽然瞥见美妇人伸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不轻不重。

    少年下意识地捂住脑门,有些错愕地看着身旁的美妇人,却见后者凤目含怒,气愤地道:“死子,为娘当年为了生下你,差点就死了,你今日居然连为娘也能忘了,为娘打死你这个不孝子算了!”

    罢,她作势还要打,却被她身边那名少女阻止,后者连连恳求宽慰道:“夫人息怒、夫人息怒。”

    美妇人余怒未消,怒视着少年喝道:“你现在可认得为娘了?”

    “……”

    少年内心哭笑不得,但脸上却不敢有所表示,迟疑半响后缓缓点了点头。

    他觉得,这位母亲可能觉得自己收了力,但方才敲在他脑门上的那一下,还是怪疼的。

    “当真认得了?”

    美妇人眯着眼睛问道:“那你应该喊妾身什么?”

    少年犹豫了半晌,随后在美妇人作势举起右手时,他最终还是屈服了,讪讪地唤了一声:“母、母亲?”

    “……”美妇人皱皱眉,似乎并不满意的样子。

    但她倒并未再发作,而是移坐到榻旁,伸手搂住了少年,幽幽地叹了口气:“妾身苦命的孩子,你平日里就是太顽劣了,为娘什么你都不听,才会遭来此祸……方才听到噩耗,为娘吓得魂都快丢了,所幸我儿安然无恙……”

    到这里,她顿了顿,显然她也觉得自己儿子现如今的状况,确实不能称作安然无恙。

    “我儿,你当真不记得为娘了么?”她有些揪心地问道。

    看着美妇人尽显于脸庞的关爱之色,少年毫不怀疑她对自己儿子的疼爱,但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能什么?

    难道他能,大婶,其实我不是你儿子,我只是一个莫名其妙、不知怎么来到这里的陌生人?

    亦或是装成对方的儿子?

    得了,还是少点话,保持沉默,免得多错多。

    虽然狗血,但这会儿装成失忆的样子,确实是最适合最稳当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儿子那木讷的神色,美妇人幽幽叹了口气,强打着精神道:“为娘听闻,我儿方才不慎从树上摔下来,可能是那会儿受到了惊吓……虍儿你记住了,你叫赵虞,乃是鲁阳乡侯次子,也是为娘的次子……”

    着,她拉过少年的手,在其手掌中写了赵虞这两个字。

    “赵虞?”

    少年,不,赵虞喃喃念叨着。

    对于这个名字他倒并不陌生,毕竟上辈子他也叫这个名。

    见疑似失忆的儿子毫不排斥地接受了自己的身份,美妇人皱眉的双眉终于稍稍舒展,她搂着儿子温柔地道:“儿啊,你无论忘了谁,可都不能忘却为娘呀,当初生你的时候,为娘可是吃足了苦,险些连命都丧了,你日后长大了若是不好好孝顺为娘,为娘决计不轻饶你……”

    “生我的时候?”赵虞脸上带着困惑。

    他这句困惑,似乎正中了美妇人是心痒之处,她含笑着点点头,解释道:“你有个兄长,叫做赵寅,你俩本该同在寅时降生,但在生下你兄长后,你这死子迟迟不肯降生,为娘的命都差点被你折腾没了……”

    赵虞的脸上露出了尴尬而关切的神色,毕竟他也知道古时女子一旦难产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就像眼前这位母亲所的,险些丧命绝对不是空话。

    “那、那后来呢?”他好奇地问道。

    “后来啊……”搂着自己的儿子,美妇人笑着回忆道:“当时,府里的人都以为我儿还未出生就要夭折了,后来府上来了一位云游的老方士,他对你父亲,你是夕虎之相,时辰未至,故而不能降生……按照他的法,你在落日之后才能出生。”

    “……”赵虞听得满脸古怪表情。

    “听上去很荒诞吧?”似乎是猜到了赵虞的想法,美妇人轻笑着道:“当时很多人都不信,可为娘心疼你啊,为娘怎能让我的虍儿还未出生就不幸夭折呢?纵使只有一线生机,为娘也要试一试。于是按照那位老方士的嘱咐,为娘强打精神,怀着你又忍到黄昏……你猜什么着,夕阳刚下山,你还真的就降生了……”

    罢,她又搂了搂儿子,宠溺而带着几分得意地道:“没有为娘,就没有你,你日后长大了可要好好孝顺为娘呀,知道么?”

    听到美妇人的话,赵虞不知该如何评价。

    不得不,母亲所讲述的故事,尤其是其中那段云游方士的描述,在他听来着实非常荒诞,但当听到眼前这位母亲怀着他从寅时坚持到黄昏时,赵虞不由得肃然起敬。

    女子柔弱、为母则刚,眼前这位美丽而年轻的女子,就是一位可敬而伟大的母亲。

    “嗯,孩儿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娘的。”

    顺着母亲的话,赵虞用认真的表情哄着眼前这位母亲。

    美妇人愣了愣,旋即笑逐颜开地将儿子搂在怀中:“好虍儿,为娘的好虍儿……”

    随后,母子二人又聊了一阵,其实主要就是美妇人向失了忆的可怜儿子讲述曾经的往事,希望可以激起儿子的记忆,但很可惜,她未能如愿。

    而通过与这位母亲的交流,赵虞也逐渐了解了一些事。

    比如,他的母亲姓周,唤作周氏,是他父亲鲁阳乡侯赵璟的正室,迄今为止生下了两个儿子,一个是他的兄长赵寅,还有一个就是他,赵虞。

    再比如周氏唤他的‘虍儿’,赵虞本来还以为有什么玄机,后来才知道,那其实就是‘虎头’比较文雅的称呼。

    大概是他降生时曾发生难产,险些丧了周氏的性命,且当初那位听上去有些玄奇的云游方士对夫妇俩又了什么,以至于周氏给他起了个‘虍儿’的名,希望儿子能茁壮成长。

    当晚,赵虞躺在自己屋内的床榻上整理思绪。

    他并不清楚他为何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时代,取代了原本的‘赵虞’,但母亲周氏对他的疼爱与关切,还是让他感受到了浓浓的、来自家人的关怀。

    总的来,不算最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