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八章:陌生年代
    次日,也就是赵虞来到这个家中的第三日,他辰时左右便醒来了。

    待醒来后在床榻上坐起,赵虞便看到床榻的外侧靠近榻尾的那里,有一叠折叠地整整齐齐的被褥,以及另外一叠叠整齐的衣物。

    衣物,那是赵虞的,至于被褥……

    微微一愣,旋即他便想到那是静女的被褥。

    是的,昨晚他是跟一个十岁左右的丫头一起睡的,但纯粹就是同榻而眠,没有任何所谓的旖旎。

    “已经起来了么?”

    声嘀咕了一句,赵虞看了看屋内,却见屋内四周都瞧不见静女的踪影。

    当然,这个举动只是出于他的好奇,他还至于堕落到让静女来伺候他穿衣服。

    起床穿好衣服,赵虞打着哈欠走向屋门,旋即他便看到静女站在屋外,微微侧着头自己给自己梳着头发。

    此时,那可爱的双丫髻已经被静女解散,柔顺的长发好似瀑布般垂下。

    “怎么不在屋里梳啊?”

    赵虞打了声招呼。

    然而听到身背后的身影,静女却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般跳了起来,回过头来脸庞上满是惊吓之色,直到待看清楚身背后话的乃是赵虞后,她这才用手拍了拍胸口,带着几丝埋怨释然道:“吓到奴了,少主。”

    “抱歉抱歉。”

    赵虞随和地表示了歉意,但这反而让静女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不在屋里梳呢?”欣赏着静女不梳发髻的模样,赵虞好奇问道。

    “奴怕落下头发,不好打扫。”静女解释道。

    着,她见赵虞看着她未曾梳发髻的模样,脸微红,握着梳子的双手也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她打算待梳顺头发后,跑到北宅去去拜托几个关系较好的姐姐帮她梳个发髻,却没想到眼前这位主人这么早就醒来了。

    “少主,您起身时怎么不唤奴呢?奴就在这里……不,是奴的过错,下次我应该留在屋内的……”

    意识到眼前这位二公子是自己穿好了衣物,静女有些惶恐地道,她觉得自己没有履行好作为贴身侍女的职责。

    见静女满脸自责,赵虞哭笑不得地宽慰道:“多大点事,穿衣我还不会么?”

    着,他指了指静女披在肩上的长发,岔开话题问道:“你能自己给自己梳个发髻么?”

    “奴哪有那本事,本来奴打算趁少主还未起身,到北宅那边找关系好的几个姐姐,拜托她们帮我梳一个发髻……”静女可爱地吐了吐舌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哦。”赵虞恍然大悟,旋即点头道:“那,待会我去问候母亲的时候,你去找人帮你梳个发髻吧。”

    “嗯。”静女甜甜地应了声,旋即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随意地将长发盘了一下,连忙道:“少主,我去给你打水洗漱。”

    “呃……辛苦你了。”

    片刻后,待梳洗完毕,赵虞便领着长发披肩的静女朝北宅走去。

    待等他二人来到北宅时,鲁阳乡侯夫人周氏也早已起身,正坐在正屋的堂上喝着茶,在看到赵虞与静女二人后,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虍儿,静女。”

    “娘(夫人)。”

    简单的问候过后,周氏看到静女那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有些好笑地打趣道:“静女,你怎得连头发都不梳,就跟着虍儿过来?这可是很失仪的。”

    静女闻言有些羞涩地回答道:“今早起来时,才发现头发乱糟糟的……”

    “怎得,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周氏故意逗着静女,直到后者被逗得面红耳赤,她这才满意地转头对侍女竹道:“竹儿,你帮静女去梳个发髻。”

    “是,夫人。”竹颔首答应,领着静女到偏堂去了。

    待二女离开后,赵虞开始施行他此行的目的——他希望能从母亲周氏的口中,打听到一些有关于这个时代的事。

    毕竟迄今为止,他连自己来到了什么国家都不清楚。

    至于为何向周氏这位妇道人家询问,原因只有一个,即目前为止,周氏与他最亲近,对他也最宽容。

    随后在斟酌了一下用词后,赵虞问周氏道:“娘,鲁阳乡侯这个爵位,是谁赐予爹的呢?”

    周氏愣了愣,不解地问道:“我儿为何这么问?”

    赵虞解释道:“昨日那神婆称呼爹为乡侯,我问了府上的人,才知道鲁阳乡侯是爹获取的一个爵位,那是谁赐予爹的呢?”

    “哦。”周氏恍然大悟,搂着儿子笑着解释道:“当然是这个国家的天子呀……”

    “天子?”赵虞故意问道。

    “唔。”周氏点点头解释道:“天子,即上天之子,顺天承命统御凡人……那是这个世上最尊贵的人,世上都要向其效忠,为国家效忠。”

    “爹也是吗?”

    “当然了。”周氏笑着道。

    见话题并没有转到自己想问后,赵虞也不气馁,不动声色地再次转移话题:“娘,天子是神人么?他也有名有姓么?”

    “这个……”

    周氏犹豫了一下,毕竟妄议天子已经算是出格的行为了,但为了满足儿子的求知欲,她还是较为谨慎地回答道:“天子,乃是上天赐予君权,他并非凡人,但却也有名有姓,当今的天子乃嬴姓李氏……”

    着,她又故作严肃地吓唬道:“不过我儿可要谨记,与为娘就算了,但倘若在外边,可莫要随意提及,这可是犯罪的,会有公差将你抓走。”

    “哦。”

    赵虞故作似懂非懂,但心底则在捉摸着周氏所方才透露的讯息。

    天子为嬴姓李氏?

    以嬴作为天子姓氏的国家他知道,秦国嘛;而以李作为天子姓氏的国家他也知道,唐嘛!

    可嬴姓李氏……那是什么?

    从没听过建立了唐国的李渊、李世民父子是出身嬴姓呀。

    怀着诸般不解,赵虞故作懵懂地再次试探母亲道:“娘,我懂了,天子是嬴姓李氏,那么这个国家,就是嬴国或者李国咯?”

    “呵。”

    周氏笑了笑,旋即揉着儿子的头发笑着道:“错了,咱们所在的国家,叫做晋,既非嬴国、又非李国。”

    “晋?”赵虞简直惊呆了。

    虽然他对历史并不是很精通,但他大致也知道历史上有几个晋国。

    一个是周国末年的诸侯国,君主为姬姓晋氏,而后被魏、赵、韩三个臣属势力所瓜分而灭亡;

    一个是东汉末年之后的晋国,君主为司马姓,因内忧外患而分裂对峙,直到随后被隋国再次统一。

    除此之外,历史中还有几个叫做晋的国,但据赵虞所知,其君主也并非嬴姓李氏……

    『我到底来到了哪?』

    赵虞简直有些茫然了,他忍不住猜测:难道我所在的时代,竟并非是我原本所在的那段历史进程么?

    咽了咽唾沫,赵虞缠着母亲道:“娘,你能多给孩儿么?孩儿很好奇。”

    “这……”

    周氏想了想道:“我儿求学好问,想知道这些,为娘肯定会支持你,但为娘对于这一些也并不是很清楚呀……对了,我儿为何不请教公羊先生呢?”

    “公羊先生?”

    赵虞一边在心中惊讶于这个古老的姓氏,一边好奇地问道:“那是谁?”

    “是府上的东席先生,受你爹托付,教导你们兄弟俩学业……”着,周氏抬手用手指在赵虞脑门上轻轻点了一点,责怪道:“在这件事上,你真得听你爹的,好好改改,莫要总是贪玩,学一学你兄长,好好学习。多学些本事,日后长大了,终会用得上的……记住了吗?”

    “孩儿记住了。”

    赵虞故作乖巧地应了一声,心中琢磨着待会如何找那位公羊先生询问一番。

    一个时辰后,待赵虞与静女在周氏这边用过了早饭,便告辞周氏,回到了二人所居住的东院。

    此时,赵虞决定去寻找那位公羊先生。

    那位公羊先生,乃是府上的东席,白了就是鲁阳乡侯赵璟请来教导两个儿子的老师,据母亲周氏所,目前这位先生就住在东院位于池子北面的一间屋子里——在东院靠池子北面的那一排不相接的屋子中,位于赵虞西侧的,那是他兄长赵寅居住的屋子;而位于赵虞东侧最近的那一间,便是那位公羊先生的居所。

    但起来有些尴尬的是,明明住处更靠近那位公羊先生,但赵虞以往别很少去请教那位公羊先生,甚至那位公羊先生授课的时候,曾经的赵虞也是能逃就逃。

    虽然这些行为并非赵虞所为,但一想到这些,即将准备去拜访那位公羊先生的赵虞,亦感觉有些尴尬。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