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华夏不败战龙〕〔重生七零:致富养〕〔玄门不正宗〕〔开局就是防弹怪物〕〔王者之我的秘书小〕〔斗罗:开局十生武〕〔国公凶猛〕〔人在四合院,暴打〕〔人在四合院,开局〕〔有人说你坏话〕〔恶龙:从吻醒公主开〕〔全民转职之我的被〕〔星武耀〕〔四重分裂〕〔逍遥小渔夫〕〔我只想活下去啊啊〕〔放学等我〕〔锦衣〕〔大秦:窃听心声,〕〔都市医流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十八章:途中的游戏
    『ps:新书期间求推荐票,耽误诸书友几秒钟时间给这本书投一下票吧~感谢~~』

    ————以下正文————

    短暂的寒暄过后,两支队伍并作一支,缓缓启程踏上了前往汝阳的旅程。

    受鲁阳乡侯的邀请,鲁阳县令刘緈坐到了前者的马车车厢内,正巧就坐在赵虞与静女二人的斜对过,此时赵虞终于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位鲁阳县的县令。

    据赵虞观察,这位刘县令大概四十来岁的年纪,大抵仅眼角略有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位饱学之士,论气质与鲁阳乡侯府里的东席公羊先生有些像,举手投足间都流露着一股书卷气。

    一般来说,大人对小孩难免会有种惯有的轻视,但这位刘县令,却不知为何挺乐意与赵虞交流,在队伍缓缓启程后,他并不立刻与鲁阳乡侯商议大事,而是向询问赵虞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比如说问赵虞平日里在家中做些什么呀,又读过哪些先贤的书籍呀,非但赵虞被问地一头冷汗,就连他父亲鲁阳乡侯都有点不自然,生怕以往顽劣的儿子兜不住底。

    “咳。”

    找了个并不算突兀的时机,鲁阳乡侯岔开话题道:“刘公,关于小儿的事,不如暂且放放吧。”

    “好。”

    刘县令会意地点了点头,但在看了一眼赵虞后,他又问道:“乡侯可曾将我等此行的目的告知令公子?”

    鲁阳乡侯看了一眼赵虞,微微摇了摇头道:“还未曾,我本打算在途中告诉他。”

    “告诉我什么?”赵虞忍不住问道。

    见此,刘县令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不如由刘某告知二公子吧。”

    说着,他便将此行的目的告知赵虞。

    正如赵虞所猜测的那般,刘緈与鲁阳乡侯此番出门的目的,就是为了前往汝水一带的诸县寻求帮助,而汝阳,则是他们这次出门的第一站。

    原因就在于汝阳是汝水一带诸县中的大县,相当于鲁阳县东边的大县叶县,据说一个叶县的财力就抵得上几个鲁阳县,但很遗憾,眼下叶县的难民问题比鲁阳县还要严重,想来无力帮助鲁阳,这才迫使刘緈与鲁阳乡侯只能往北向汝水一带的诸县寻求帮助。

    刘緈与鲁阳乡侯都认为,只要能说服汝阳县,之后再去说服其余汝水诸县就会轻松许多,所以才有今日之行。

    “刘公觉得,汝阳会答应么?”

    在听完刘緈的讲述后,赵虞好奇问道。

    “唔,难。”

    刘緈捋了捋胡须,凝重说道:“汝阳县的县令王丹,我以往与他并无深厚的交情,充其量就是他家中婚丧嫁娶时,我曾带着礼品去过几回……想要说服他给予我鲁阳县帮助,恐怕不易。”

    说着,他看了一眼鲁阳乡侯,旋即笑着对赵虞说道:“不过不管怎样,我已经想好,此次若不能说服王丹,不能达成目的,我便赖在他府上,绝不回来,我就不信他还能叫人把我赶出去!”

    见堂堂一县县令竟准备做无赖行径,赵虞哭笑不得,然而待等他转头看向父亲,却看到鲁阳乡侯一脸凝重,仿佛在为了什么事而养精蓄锐。

    『怎么感觉这两位是专程去吵架的……』

    赵虞哭笑不得。

    他抬头看看刘县令与鲁阳县令,略一思量,对看上去更加容易交流的刘县令说道:“刘公,小子虽年幼,但在这件事上,小子有些愚见,不知刘公可否听我说几句?”

    刘緈微微一愣,旋即见赵虞有些拘谨,笑着说道:“哈哈,二公子请直言。……方才我说,此番要借助二公子的才智,这可并非客套之词。”说着,为了表达对赵虞的重视,他拱手一礼,正色说道:“请二公子务必将智慧借给在下。”

    这般重视,令赵虞愕然之余有些不知所措,他转头看向鲁阳乡侯,却见后者淡淡说道:“你有什么想法,便说出来,至于对错,刘公与为父自会思量。”

    “呃,好吧。”

    赵虞点点头,在理了理思绪后对刘緈说道:“刘公,为了有利于说服那位汝阳县令王丹,小子认为刘公与父亲大人需纠正一个想法……也就是我等此行前往汝阳的目的。”

    “目的?”

    刘緈捋了捋胡须,不解地问道:“不是去寻求帮助么?在下不明白……”

    “不。”

    赵虞摇头纠正道:“并非寻求帮助,而是去讨债。为何?因为我鲁阳县替汝阳分担了难民的困扰,所以,汝阳县理当给予我县,并非是帮助,而是他欠我们的……”

    说着,他顿了顿,旋即又拱手对刘緈道:“这样说并不直观,刘公,恕小子无力,能否由刘公暂时假装汝阳县县令王丹,而由小子斗胆代替你,演示一番由小子来拜访你,这样能最直接表达小子的想法。”

    “由二公子来假扮在下?”刘緈笑了笑。

    “虍儿,你太无礼了!你何德何能可假扮刘公?”鲁阳乡侯在旁斥责道。

    话音刚落,便见刘緈抬手阻止了鲁阳乡侯,笑着说道:“无妨无妨,反正距汝阳也还有一段时日,咱们在车厢内商量来商议去,倒不如试试二公子提出的办法……”说着,他微吸一口气,抖了抖衣袖,正襟危坐道:“那么,刘公眼下就是那王丹了,二公子,请。”

    赵虞点点头,旋即转头对鲁阳乡侯说道:“父亲的话,依然还是原本的角色,待会请父亲配合。”

    “哼。”

    见刘緈同意了赵虞的胡闹,鲁阳乡侯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轻哼一声道:“为父省得,你管好自己就行。”

    赵虞暗自耸了耸肩,旋即正色对刘緈说道:“刘公,冒犯了。”

    听到这话,刘緈颇有童趣地皱眉道:“那是何人?我乃王丹也。……哈,二公子请。”

    见诸人准备就绪,赵虞微吸一口气,学着刘緈正襟危坐,旋即拱手施礼道:“王公,好久不见。”

    这就开始了?

    刘緈点点头,亦进入自己扮演的角色,只见他斜睨了几眼赵虞,旋即带着几分轻视笑道:“哟,这不是刘县令么,哈哈,刘县令今日造访,着实令敝府蓬荜生辉啊……”

    在旁,静女看到刘緈称呼赵虞为刘县令,尽管她知道三人是在假扮,却也忍不住想笑,只好袖口捂着嘴,不敢出声打扰这三人。

    『看刘公这番作态,他与汝阳县的县令王丹关系何止不亲密,恐怕对方以往没少嘲讽刘公吧?』

    没有注意在旁的静女,赵虞想了想说道:“王公,客套话就免了吧,刘公今日前来,相信王公也能猜到几分。”

    “呵呵。”刘公捋了捋胡须,在故意迟疑了片刻后,这才故作不自信地问道:“刘公在王某饮酒?”

    『这种借口……』

    赵虞压着心中的哭笑不得,面无表情地说道:“再猜!”

    听到这短短两个字,刘緈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但他很快就忍住,忍着笑说道:“在下实在不知,请刘县令直言。”

    “既然如此,刘某便直言了。”振了振衣袖,赵虞盯着刘緈正色说道:“在下此番前来,是希望汝阳县能从县仓拨出一笔钱粮给我鲁阳县,缓解我县的难民问题!”

    “难民?”刘緈愣了愣,旋即故作恍然道:“哦哦,原来如此,在下明白了,原来刘县令此番是求助来了。”说着,他咂咂嘴,愁眉苦脸地说道:“贵县的遭遇,王某倍感遗憾,然我汝阳县近几年亦受旱情困扰,怕是无力援手贵县啊……”

    说完,他怕误导赵虞,又用正常的口吻解释道:“这只是我以王丹的身份所言,事实上汝阳完全有能力提供帮助。”

    赵虞点点头表示明白,旋即指了指身旁的父亲鲁阳乡侯,正色对刘緈说道:“王公,这位乃是我鲁阳县的乡侯,此番刘某与乡侯一并前来,相信王公已看出我县的诚意,王公,敝县万分希望贵县的帮助。”

    注意到鲁阳乡侯斜睨了一眼赵虞,刘緈忍着笑咳嗽一声,摇摇头愁眉不展地说道:“话虽如此,但……恕在下无能为力。”

    话音刚落,就听赵虞忽然沉声喝道:“王丹!刘某已好言好语,何以你却执意见死不救?!”

    『要开始发难了?』

    刘緈双眉一挑,觉得眼前这小子还真有几分气势,只可惜岁数太小,实在没什么威严可言。

    他想了想,按照他对汝阳县县令王丹的了解,板着脸说道:“刘緈,你太无礼了!你乃鲁阳县令,为贵县考虑无可厚非,然王某亦需为我汝阳考虑;再者,你我同为一县之长,你有什么资格对王某大呼小叫!……来人,送客!”

    说到最后时,他有些犹豫地看了眼赵虞,觉得自己有些过于严苛了,虽然他确实是按照王丹的性格来演示的,可眼前这个小家伙……他能接得住么?

    然而就在他犹豫之际,却见赵虞一拂袖,怒声喝道:“无需送客,刘某可以会走!……只不过,请王公莫要后悔!”

    “后悔什么?”

    只见赵虞深深看着刘緈,沉声说道:“待刘某此番回县里后,刘某会下令开放官仓,将官仓内一半库粮发放予境内的难民,随后告知那些难民,我鲁阳县只是小县,无力救济众难民,而我鲁阳县往北,有一大县名汝阳,县内钱粮充盈……王公,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一拂衣袖,表示自己拂袖而去。

    『这小子……有点狠啊。』

    刘緈与鲁阳乡侯对视一眼,心中皆震惊不已。

    换他俩是汝阳县的县令,这会儿也不敢放这个摞下狠话的“刘緈”离开吧?

    “刘县令请留步!”

    刘緈立刻抬手作挽留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