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轻狂小毒妃〕〔长白山异闻录之天〕〔我只是个平平无奇〕〔全球进入大洪水时〕〔她真的是白骨精〕〔洪荒:真地仙之祖〕〔全职法师之从亡灵〕〔重生之矿业巨头〕〔超凡数据化:无限〕〔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恐怖复苏〕〔修仙!我的增益状〕〔传奇再现〕〔科学家闯汉末〕〔神秘复苏〕〔苍茫之樗公传〕〔重返之2004〕〔我打造了神话模板〕〔重生年代之手里有〕〔快穿:宿主她危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四十八章:不经意的震惊
    从父亲鲁阳乡侯身边溜到屋内后,赵虞便坐到了刘緈身边,而静女与曹安二人,则跪坐在赵虞身后约一丈的位置,下意识地屏着呼吸,不敢打搅到众人的商议。

    旋即,鲁阳乡侯与张纯也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待张纯坐下后,曹举笑着问道:“张季、马成也在么?你没叫他们进来?”

    『你侄子曹安机灵归机灵,有阿季能打么?阿季一个打你侄子十个!』

    张纯瞥了一眼曹举,懒得理睬这个家伙。

    而此时,刘緈正笑着对赵虞说话:“二公子,在屋外偷听,这可不是我辈应该做的呀。”

    赵虞一脸受教的模样:“刘公说得是,只是小子也想为父亲分忧,但父亲却总觉得我年幼……其实他当年算计那孔俭时,比我也大不了几岁。”

    “我听说过。”刘緈笑着点点头。

    看着这二人如此亲近,鲁阳乡侯心中有些小小的不舒服,咳嗽一声说道:“虍儿,既然你想听,就安静些。”

    说着,他转头对刘緈说道:“刘公,关于那个王尚德……”

    刘緈会意,点点头说道:“王尚德此人,确实是我等当前需警惕的。……倘若说就最近而言,那孔俭能做什么,那无非就是如乡侯所担忧的那般,挑唆王尚德向我鲁阳县征收钱粮……说起来,我对这个王尚德并不是很了解,不知乡侯这边,可有什么头绪?”

    见此,鲁阳乡侯转头看向张纯,说道:“张纯,你来说说吧。”

    在刘緈惊讶的目光下,张纯向前者抱了抱拳,说道:“或许刘公不知,张某原本是樊城的驻军,在军中担任伯长,当时在下的职责,便是提防江南的叛军……”

    刘緈闻言脸上露出几许惊讶,拱手道:“失敬失敬。”

    赵虞亦惊讶地看着张纯,看着这位脸上有着一道渗人疤痕的卫长,虽然他此前猜测过张纯可能是出身军伍,但也没想到后者曾经居然是一名伯长。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惊讶地插嘴道:“等等,张卫长到府上不是有七八年了么?难道那会儿,江南就已经叛乱了?”

    “是的。”张纯点了点头,解释道:“不过那会儿叛军的实力尚不算强大,在其进犯我南阳时,当时的南阳郡守邓裴召集宛南诸县,组织军队,于樊水、蔡阳一带布防,抵挡叛军,我便是在当时与叛军作战时受了伤……”

    从旁,刘緈亦忍不住问道:“据说当时的战况很不利?”

    “嗯。”张纯点点头说道:“叛军人多势众,当时宛南无法抵挡,尤其是当时诸县的县尉陆续战死后,整个宛南皆被叛军占领,邓郡守只能带着我等残兵退守宛城,然当时叛军攻势极猛,几次攻破城墙,邓郡守带着众人拼死抵挡,但仍无法避免被攻破……随后,王尚德便带着援军赶到了宛城。”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王尚德此人,我不曾见过他,但他很自负,看不起我南阳的军队,也颇不近人情,他到了宛城后下的第一道命令,便是重新整顿我南阳的军队,将军中伤卒剔除,当时我仍在养伤,三五个月不能动弹,结果就被告知剔除了编制,无奈之下,我只好与张应等人返回故乡,也就是鲁阳,恰逢乡侯当时招募卫士,于是我与张应等人便投奔了乡侯……”

    赵虞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前一阵子有难民作乱时,张纯为何能毫不手软带人杀了一些试图对乡侯府不利的暴民,原来张纯、张应等人都是军伍出身,而且还是与叛军打过交道的老卒,怪不得杀起暴民来毫不含糊。

    而此刻,张纯仍在讲述他对王尚德的印象:“投奔乡侯后,我在经过乡侯的允许后,召集了一批被剔除军队老弟兄,期间我等谈到过那个王尚德,平心而论,王尚德对军卒确实不错,军饷按时发放从不克扣,因此军卒都愿意为他卖命,但对于南阳的百姓,这位王将军就谈不上友善了,在前线战事吃紧时,他毫不犹豫强行征募当地的青壮,命令他们带上武器与叛军作战,甚至于在军中缺粮时,这位王将军亦毫不犹豫强行在当地征集粮草,听说有个当时乡不愿顺从,当地的年轻人赶跑了传递命令的粮官,没过两日,那位王将军便派了五百名嫡系军卒,将那整个乡都屠了……这些我以往闲时与乡侯说起过,原以为我等与王尚德不会产生什么交集,没想到……”

    “原来如此。我原本虽听说过王尚德脾气暴躁、性格暴虐,却不知他还做过这种事。”刘緈一脸感慨地摇摇头,皱着眉头说道:“此人纵容军卒屠杀乡里,然而却未受到朝廷的怪罪,显然是朝中有人替他开脱……”

    说罢,他转头对鲁阳乡侯说道:“怪不得乡侯会担忧,听了张卫长这番话,刘某此刻亦不免开始担忧了。倘若那王尚德听了那孔俭挑唆,向我鲁阳县征集钱粮,那……”

    听了这话,在场几人皆沉默了。

    鲁阳县如今确实有一笔钱粮,但这是用于以工代赈的,倘若这笔钱粮被强行征收,鲁阳县拿什么来赈济境内的难民?眼下暂时已趋于稳定的鲁阳县,肯定会再次引发动荡。

    此时,沉默了许久的鲁阳乡侯开口道:“明日,我去拜访一下叶城的毛公。”

    “叶城的县令毛珏、毛大人么?”刘緈好奇问道。

    “唔。”鲁阳乡侯点点头解释道:“毛公据说与一位王都的大人物相识,这些年毛公的身体状况愈发不佳了,但前些年他邀我喝酒时,尝在我面前说他相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与对方互为酒友……”

    “谁?”刘緈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鲁阳乡侯摇摇头说道:“我只知毛公称呼其为‘陈公’,大抵应该是姓陈的……”

    “陈?”刘緈思索了片刻,他摇摇头说道:“王都的大人物,且姓陈的,比比皆是,但没有几个人能让王尚德为之忌惮,我劝乡侯莫要期待太大,凡事,还是做最坏打算。”

    鲁阳乡侯沉默了片刻,说道:“最坏打算,无非就是我鲁阳顺从交出钱粮了吧?”

    “……”刘緈捋着胡须,亦愁眉不展。

    见此,赵虞在旁开口道:“父亲,刘公,孩儿有个建议,不知可行不可行。……倘若那位王将军当真听信了孔俭的挑唆,派人来我鲁阳县征收钱粮,我等虽不能正面抗拒,但未尝不能想些办法叫其投鼠忌器。”

    “怎么说?”鲁阳乡侯问道。

    “将这件事泄露出去、传扬出去。”赵虞正色说道:“我鲁阳包括投奔而来的难民在内,现如今有数万人,旁边的叶城,怕不是有七八万,倘若王尚德派人向我等征收钱粮,我等可以提前将消息放出去,如此一来,鲁阳、叶县两地的民户必然愤怒……”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脸惊愕的刘緈打断,而这,也是刘緈首次打断赵虞:“不可不可,二公子千万不可,此乃取祸之道!……二公子可能不知,挑唆民心、制造民怨,罪同谋反作乱啊!”

    谋反?!

    作乱?!

    听到这两个词,鲁阳乡侯心中咯噔一下,突然加快了心跳。

    有关于自己两个的面相,他一直抱有疑问:他小小一个乡侯,何以两个儿子却都是人王之相?

    难道……

    鲁阳乡侯仔细看着幼子赵虞,只见后者脸上毫无顾虑,反过来劝说刘緈道:“否则还有什么办法?事急从权,倘若那王尚德一意孤行,唯有如此才能令他投鼠忌器。他现如今不是在宛南、南郡一带跟叛军作战么?倘若背后民怨沸腾,甚至于引发动乱,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刘緈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位二公子,居然是个无法无天之人?

    半晌后,他摇摇头苦笑道:“二公子,你所说的计略,听上去似乎可行,但隐患太大,我不说其他,只问一句,万一王尚德不受威胁呢?再者,万一鲁阳、叶县这边的民怨收不住呢?”他指了指鲁阳乡侯,又指了指自己,玩笑道:“倘若民怨受不住,那就糟糕了,说不定鲁阳县数万人会绑了乡侯与刘某,强迫我二人带领他们反抗王尚德,这就是等同于谋反作乱了,到时候咱们怎么办?投奔叛军么?”

    “那也没什么嘛。”赵虞笑着说道:“荆楚叛乱近十年,然而朝廷非但不能将其剿灭,反而叛军的声势越来越浩大,可见江南有大批百姓支持叛军,实在不行,咱们就帮助叛军击败王尚德算了,说不定父亲与刘公还能当个将军、郡守……”

    “二公子,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啊。”

    在张纯与曹举忍着笑的同时,刘緈苦笑着说道。

    当然,他们谁也没有在意,毕竟他们也知道赵虞是在说笑。

    唯独鲁阳乡侯笑不出来。

    『难道我二子的人王之相,对应的竟是叛军那边?人王……』

    咽了咽唾沫,鲁阳乡侯的面色突然变得极差,当即喝止道:“住口!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哪怕是说笑都不允许!我等乃大晋的子民,岂可与叛军同流合污?!”

    “乡侯?”

    刘緈不解地看着鲁阳乡侯:“二公子只是说句玩笑话,刘某不会当真,何必如此惊怒?”

    赵虞亦不解地说道:“爹,我只是随口一说……”

    在刘緈、赵虞、曹举、张纯几人不解的注视下,鲁阳乡侯徐徐吐了口气,放缓了语气,正色说道:“总之,日后不许再开这种玩笑,刘公知你是在说笑,但若是被有心人听闻,那就自取其祸。……明日,我先去叶城拜访毛公,与毛公说说孔俭的事,至于其他,先等宛城那边的消息,静观其变。”

    “目前也只有这样了。”

    刘緈捋着胡须微微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