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轻狂小毒妃〕〔长白山异闻录之天〕〔我只是个平平无奇〕〔全球进入大洪水时〕〔她真的是白骨精〕〔洪荒:真地仙之祖〕〔全职法师之从亡灵〕〔重生之矿业巨头〕〔超凡数据化:无限〕〔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恐怖复苏〕〔修仙!我的增益状〕〔传奇再现〕〔科学家闯汉末〕〔神秘复苏〕〔苍茫之樗公传〕〔重返之2004〕〔我打造了神话模板〕〔重生年代之手里有〕〔快穿:宿主她危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六十六章:另思对策
    ps:上一章点了保存,忘记点发布了……两章码完才发现,实在抱歉。

    ————以下正文————

    失望!

    鲁阳乡侯满心失望。

    其实在赴宴之前,儿子赵虞便提醒过他,只是他心中仍未放弃与汝阳侯和解,而事实证明,儿子的判断是正确的。

    跟儿子得不得罪汝阳侯毫无关系,因为在他父子二人赴宴之前,对方就已经邀请了在座的这些汝水诸县的县令,由此可见,对方早就想好了一系列针对他父子二人的伎俩。

    长长吐了口气,鲁阳乡侯站起身来,目视着汝阳侯郑钟沉声说道:“今日种种,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在座列位故作不知罢了。赵某本无意揭破,只因我仍希望能与贵府和解,能得到汝阳侯以及世子的谅解,却没想到……”

    摇了摇头,他继续说道:“今日汝阳侯教唆诸县县令断绝给予我鲁阳的资助,其实赵某并不意外,因为在前几日时,世子便用这话威胁过我父子二人……”

    郑潜闻言面色微变,沉着脸说道:“赵公瑜,你莫要信口开河!”

    “哼。”

    见对方抵赖,鲁阳乡侯轻蔑地轻哼一声,也不与对方争论,淡淡说道:“说没说,世子自己心中清楚。”

    说着,他抬头看向在座的诸县县令,拱手说道:“诸位县令,如诸位所言,我鲁阳借诸县的财力开掘河渠,诚乃利鲁阳而损诸县之举,但诸县并非全无收获,诸县收获的,是我鲁阳上上下下的感激之情,我鲁阳由此欠下诸县一个天大的人情。……更何况待等河渠竣工之后,这条连通汝水与沙河的河渠,必将反哺汝水诸县,绝非弊大于利,诸位皆是饱学之士,相信定能明白。倘若诸位不能明白,那……多说无益。赵某不胜酒力,先且告辞,不打搅诸位寻欢。”

    听到鲁阳乡侯这一番诚恳的话,在座诸汝水诸县的县令们纷纷对视,甚至有几人露出沉思之色。

    正如赵虞所猜测的那样,对于资助鲁阳县一事,汝水诸县的这几位县令心中早有不满,只是碍于当初刘緈与鲁阳乡侯的‘威胁’,不敢贸然断了资助,免得刘緈与鲁阳乡侯怀恨在心,故意鼓动难民涌入他们治下的县域,直到今日汝阳侯召集诸县令,当众说起此事,这些人才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

    鲁阳乡侯说得没错,今日的种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场诸位县令自然也看得出是有人故意针对鲁阳乡侯父子——不是汝阳侯郑钟,便是世子郑潜。

    其实这些位县令不想参合汝阳侯府与鲁阳乡侯府的矛盾,他们之所以声援汝阳侯,一方面是为了报复当日刘緈与鲁阳乡侯威胁他们的行为,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己县的利益——他们无法接受拿己县的财富去资助鲁阳县,资助鲁阳县赈济难民、开挖河渠,更过分的是,到最后连名声都是鲁阳县县令刘緈与鲁阳乡侯二人的。

    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鲁阳乡侯的话,却让这些县令又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当然,也有人不这么看,比如汝阳县的县令王丹,他当即就冷哼道:“哼,天大的人情?值得上我县运过去那些钱粮么?”

    此时,赵虞见父亲起身准备离开,他亦站起身来,正巧听到王丹面露不屑之色,他笑着说道:“王县令,话莫要说得那么满。眼下是我南阳郡遭难,大批难民涌入我鲁阳县,可天晓得日后河南是否会出现类似的灾难?说不定到时候,贵县还要反过来仰仗我鲁阳。”

    “啊?”

    王丹闻言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小小一个鲁阳……”

    “不小了。”赵虞摇摇头说道:“在接纳了那些难民后,我鲁阳县的人口已直逼汝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解决了县人的粮食问题,日后我鲁阳必将蒸蒸日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天知道日后便变得如何?留着这份人情吧,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上。”

    说罢,他环视了一眼宴堂内,别有深意地说道:“下次,或许会在我鲁阳的乡侯府,宴请诸位大人,告辞了。”

    转身离去前,他瞥了一眼汝阳侯郑钟与汝阳侯世子郑潜,只见汝阳侯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睁着布满褶皱的眼皮,瞅着他父子二人;而汝阳侯世子郑潜,脸上却带着几许莫名的冷笑。

    难道这一切都是郑潜所为?

    赵虞当然不会这么想,汝阳侯脸上看不出端倪,不过就是善于掩饰情绪而已,他才不相信汝阳侯会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邀请汝水诸县的县令,并挑唆这些县令断绝对他鲁阳县的资助。

    真是傲慢的一对父子,表面恪守礼数,实则蛮横无理,自以为家族势大,就可以仗着权势迫使他人屈服?哼,看着吧。

    心中冷笑一声,赵虞转身离去,跟上父亲的脚步。

    “这小儿……故弄玄虚。”

    王丹等几名县令摇头失笑。

    但也有没笑的,比如阳人县县令郑州、郑子象。

    确切地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笑,也没有附和汝阳侯的话,只是静静地观察着鲁阳乡侯父子。

    倘若说鲁阳乡侯荣辱不惊,耐心而诚恳向众人解释的风度让郑州颇为欣赏,那么,鲁阳乡侯那个叫做赵虞的次子,此子临走前那别有深意的目光,愈发让郑州感到在意。

    伯父与堂弟,这次怕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看了一眼汝阳侯与汝阳侯世子郑潜,郑州心下暗暗想道。

    此时,汝阳侯世子郑潜起身笑道:“诸位,不管他父子,我等继续喝酒。”

    说着,他拍了拍手,唤上舞女献舞。

    而与此同时,鲁阳乡侯已领着赵虞、静女、曹安,领着张纯等一干卫士,满怀愤慨地离开了汝阳侯府,坐上来时的马车,也不回汝阳县城,就此返回鲁阳。

    途中,众卫士们皆忍不住骂骂咧咧,声讨汝阳侯父子的无礼。

    鲁阳乡侯也很气愤,在长达一刻时的时间内,坐在马车内一言不发,唬地与父子二人同乘一辆马车的静女、曹安二人都下意识秉着呼吸,不敢说话。

    唯独赵虞丝毫没有气恼的意思,单手托腮,侧躺在车厢内。

    甚至于,他还笑嘻嘻地与父亲打趣:“孩儿首次见父亲如此气愤。”

    “并非气愤,而是失望。”

    鲁阳乡侯摇摇头,沉声说道:“我始终以为,当日那郑潜放下的狠话不过是气话,却不曾想,他竟当真鼓动其父……而更让我失望的是汝阳侯,我原本还敬他三分。”

    “可能就是强势惯了吧。”赵虞轻笑着说道:“汝阳郑氏,不是河南的豪族么?家族子弟众多,想来以往无人敢得罪他们,久而久之,就惯出了今日的傲慢……爹,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鲁阳乡侯长吐一口气,沉声说道:“姑且先做好最坏打算。……倘若汝水诸县当真断了资助我鲁阳的钱粮,那么在明年开春之前,我等必须另外想出对策。”

    “那……爹你有对策了么?”

    “……”

    鲁阳乡侯沉默了半晌,脸上闪过几许复杂之色,旋即,他沉思道:“实在不行,便找你外祖想想办法……”

    “外祖?”赵虞愣了愣,当即坐起身来,好奇问道:“爹,你说的是我娘的……”

    “唔。”鲁阳乡侯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你娘出身郾城周氏,郾城周氏亦是当地望族,虽无名爵,但世代经营粮米,家中……颇为殷富。”

    “颇为殷富?”

    赵虞眨眨眼,试探道:“与咱乡侯府比呢?”

    “……”鲁阳乡侯摇了摇头,神色有些不自然。

    比乡侯府还有钱?

    赵虞心中惊诧,但让他颇为纳闷的是,他来到这个家许久,但父亲与母亲却从未提及过郾城周氏,再者,当初他鲁阳县为了施行以工代赈却缺少钱粮时,他父亲也不曾提过。

    难道……

    好似想到了什么,赵虞忍着笑问道:“爹,我外祖他……不会是不喜欢你吧?”

    当即,鲁阳乡侯的面色就变了,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喝斥,但最终只是瞪了赵虞一眼。

    得!

    一看父亲这样子,赵虞便猜到翁婿二人可能远不止关系不好,可能关系极差。

    在狠狠瞪了一眼儿子后,鲁阳乡侯定了定神,正色说道:“就明日吧,我带你娘,还有你兄弟二人前往郾城……你外祖虽不喜为父,但对你兄弟二人颇为喜欢,你到时候机灵点。”

    “……”

    赵虞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父亲,旋即笑着说道:“别了,爹,孩儿另有安排呢。”

    “唔?”鲁阳乡侯听得一愣:“什么安排?”

    只见赵虞轻笑一声,说道:“孩儿准备再赴宛城,去见那位王尚德王将军。”

    “见他做什么?”鲁阳乡侯不解问道。

    “当然是为了他的军市咯。”赵虞笑笑说道:“就像爹你所说的,凡事做最坏打算,既然不能指望汝水诸县,那就只能另想办法。……孩儿的策略,便是从王尚德王将军的军市里弄一笔钱,顺便……总之,爹你放心吧,孩儿已有对策。”

    鲁阳乡侯将信将疑地点点头,问道:“你需多少本钱?”

    听到这话,赵虞轻笑着摇了摇头。

    “顺利的话,一个铜钱也无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