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七十章:游说
    ps:感谢“白糖拌西红柿”大佬的一万币打赏~~

    ————以下正文————

    或许赵虞并不知晓,毛珏在叶县担任县令二十余年,从不收他人之礼、从不赴他人之宴,也从不轻易邀请叶县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到家中吃酒。

    也正是这个原因,当今日叶县城内那些较有钱势的商贾、世家得到邀请后,他们几乎没反应过来。

    毛珏,毛国器,那个固执而正直,既让人恨得牙痒痒却又叫人不由自主给予尊敬的老县令,居然破天荒地请喝酒了?

    这可真是……

    别说喝什么酒,就算是喝碗水,那也得去凑个热闹啊,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次日乎次日清晨,叶县那些受到邀请的有头有脸的商贾与世家家主,纷纷来到县衙,一时间,县衙前那条街巷竟人满为患,汇聚于此的马车,几乎将这条街巷堵得严严实实。

    在县衙内那些差役的指引下,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被邀请至后衙。

    说起这后衙的大小,其实就整个县衙来说,占地大小便远不如乡侯府,更别说毛公认为前衙是办公事的地方,不能办私事,以至于邀请来的这帮人此刻都挤在后衙的小院里,将这个小院挤地满满当当,提前准备的六把长凳,根本不足以容纳那么多的人,以至于有一半以上的人只能站着。

    看到这一幕,赵虞暗暗心惊于这位毛老爷子在叶县的号召力,真不愧是在任二十几年的老县令。

    同时,也有些羡慕于叶县的殷富。

    虽然他也不清楚他鲁阳县究竟有多少有钱人家,但决计比不上叶县。

    见人来得也差不多了,毛珏遂领着赵虞从书房走出,来到那个人满为患的小院里。

    院中的众人看到这位毛公,纷纷与他行礼打招呼,甚至于也有开玩笑的。

    “毛公,今日请吃酒啊?”

    “这院子似乎坐不开呀,不如移坐在下的酒肆如何?”

    “毛公,你家中的藏酒,足够这里这么多人共饮么?”

    面对众人的玩笑,毛珏笑而不语,在走到众人面前后,他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旋即,他拱手说道:“诸位赏脸前来,老夫感激不尽……”

    话音未落,就听人群中有声笑道:“别说毛公请吃酒,就算是请碗水喝,那咱也得来啊!”

    听到这话,院内众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的确,这位老爷子请喝酒,那还是真是非常罕见的一件事。

    毛珏微笑着等人众人再次安静下来,旋即他正色说道:“其实今日老夫请诸位前来,非是公事,而是私事……”

    说罢,他转头面朝赵虞,招招手示意赵虞走到他身边,旋即对众人介绍道:“容老夫向诸位介绍,此子,乃鲁阳乡侯二子,赵虞,是个年轻而聪颖的小娃儿,今日便是他恳请老夫相助,将诸位邀请至此,希望与诸位商议一件商利之事。”

    说罢,他走到一旁的小凳子旁,坐了下来。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赵虞朝着院内众人拱了拱手。

    “鲁阳乡侯的二子?”

    “鲁阳乡侯?赵璟赵公瑜?”

    “嗯,据说赵公瑜与毛公是忘年交……”

    院内众人看着赵虞窃窃私语着。

    鲁阳乡侯与毛公是忘年交,后者出于某些原因将众人请来,一同商议一件商利之事,这事虽然有些违背毛公耿直而不徇私的性格,但也在情理之中,可问题是,再怎么也得是鲁阳乡侯赵公瑜出面呀,他儿子出面算什么?况且还如此年幼。

    此时,毛珏再次站了起来,对众人说道:“诸位,给老夫一个薄面,静心听此子说完。”

    听到这话,院内议论纷纷的众人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赵虞感激地看了一眼再次坐下的毛珏,旋即对在场众人说道:“诸位不必在意我的年纪,只需细心关注我接下来所说的话即可。……或许诸位还不知,驻军在宛城的王尚德王将军,为更好地打击叛军,正准备筹建一座军市,借军市之利赚取钱粮作为军饷、军粮,而我有幸从王将军手中得到了一份通市的凭证,诸位且看。”

    说着,他便从怀中取出那份凭证,将那块绢布抖开,捏着上面两个边角,悬示于众人跟前。

    就跟方才毛珏看到此物的反应差不多,当看到这份凭证后,院内众人大感震惊,一个个睁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这……”

    有一名坐在前排的中年男子惊诧问道:“当真是那位王将军发的通市凭证?”

    赵虞闻言笑道:“当然是真的,这种东西谁敢造假?”

    院内众人闻言暗暗点头,选择相信赵虞的话。

    也是,别说上面有王尚德的署名与将军印,谁敢拿这玩意作假?

    不得不说,这份凭证的威力确实巨大,倘若说方才院内众人只是看在毛公的面子上才安静下来,那么这会儿,他们确确实实地是想从赵虞口中得知更多的事。

    而赵虞也没有令他们失望,颇具引诱意味地讲述道:“军市是什么?或许有人知道,也许也有人不知,简单地说,就是面向军队的一个市集,市集内所有的货物,都是贩售于王将军麾下的军卒,当然,有时也会直接与王将军进行商市交易,这意味着什么?诸位,王将军手底下,那可是有十几二十万军队啊,不是我轻视叶县,叶县才有多少人?县城加上乡里,满打满算我估计也就不到万户,五六万人,照这样算,王将军的军市,就值得上三个叶县……乍一看似乎如此,但事实上,远不止三倍于叶县!就拿酒水来举例,叶县有多少人喝酒?按五六万算,两万人,差不多了吧?毕竟要除去大部分的妇孺,而王将军的军市呢?他麾下那十几二十万的军卒,那可都是年轻力壮的男子,我也不说人人好酒,寒冬将至,总是那些不喜欢饮酒的,也得喝些酒来驱驱寒吧?叶县是两万上下,军市那边是十几、二十万的军卒,这就是十倍的差距了,可想而知,这军市之利究竟有多么巨大。”

    听着赵虞的话,院内愈发安静,也难怪,一个全新的十倍于叶县的巨大市场,着实是勾住了在场这些人的心神,使他们不由自主地仔细听着赵虞的讲述,逐渐忽略了赵虞的年纪。

    面对着逐渐鸦雀无声的人群,赵虞抖了抖手中的凭证,笑着说道:“这十几二十几万的军市,别说我乡侯府无法满足,就算我鲁阳县,也无法满足,在此情况下,我便想到了叶县……说得直白些,今日我来到叶县,便是打算带领叶县的诸位一同去王将军的军市赚钱。”

    院内的众人面面相觑。

    忽然,坐在前排的有人开口道:“二公子……这么称呼应该合适吧?……二公子直言要带领我等去王将军的军市赚钱,这对于我等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我有几个疑问,不知二公子能否给我解惑?”

    赵虞转头看去,发现是一名体态略显臃肿的中年人,他客气问道:“足下怎么称呼?”

    那中年男子拱了拱手说道:“在下魏普,在城中有些不足称道的小买卖……”

    他的话还未说完,人群便有人红笑道:“魏老三,你也太过谦了,咱叶县至少半个城的人,可都喝着你家炒制的茶啊。更别说你家还有酒水买卖吧?”

    “小买卖,小买卖,不足称道。”那魏普笑容可掬地说着,引起从旁许多人的笑声,有善意的,也有不屑的。

    旋即,他转头看向赵虞,又问道:“不知二公子能否为我解惑?”

    赵虞点点头,拱拱手说道:“请讲。”

    见此,那魏普正色说道:“首先我想问,二公子带着咱们这些人一起去军市赚钱,这对贵父子有何好处?”

    见对方问地如此直白,赵虞莞尔地摇摇头,旋即正色说道:“我父与毛公多年之交,因此对诸位爱屋及乌……像这种连三岁小儿都不信的话,我姑且就不提了。是这样的,我可以在此承诺,承诺什么呢?承诺我可以说服王尚德将军以市价收购诸位手中的一些商物,但作为回报,我要抽取一成的所得!”

    听到赵虞这话,院内顿时鸦雀无声。

    片刻后,那魏普这才表情古怪地说道:“二公子的意思是,如果由二公子带着魏某将一坛酒卖至王将军的军市,假如这坛酒卖得一百个铜钱,我得九十个铜钱,而二公子……或者说贵府,白白就可得十枚?是这样么?”

    “是的。”赵虞点了点头。

    “途中的运费……也由魏某承担?”

    “是的。”赵虞再次点了点头。

    顿时间,院内的众人仿佛炸开了锅,纷纷议论起来,甚至有人当即指责赵虞贪婪。

    想想也是,他们出货物、出人力,运至军市,而鲁阳乡侯府什么都不做,白得一成,任谁都无法忍受。

    “恕在下不能认同!”

    “无法认同!”

    “我无法答应!”

    当即,院内众人便此起彼伏地表态,但更多的人则是皱着眉头看着,因为他们发现赵虞的神色十分镇定,镇定地这份从容神态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一名十岁的孩童脸上。

    过了好一会,见院内的声音稍稍平息了些,赵虞摇摇头解释道:“确切地说,我乡侯府并非什么都不做。我方才不是说了么?我可以保证说服王将军最低以市价购入诸位手中的货物,就拿这位魏姓大叔方才举例的酒水来说,假如市价一坛酒一百个铜钱,但谁敢保证王将军那边就不会压价?在商言商,我相信王将军也希望以更低的价格购入更多的酒,倘若这位魏姓大叔被压价至九十个铜钱,就算没有我乡侯府的抽成,他到手的也就是这个数目;更有甚至,倘若他被压价至八十个铜钱,那他到手就只有八十个铜钱;而我乡侯府,可以保证说服王将军以市价平价购入,使这位大叔能始终得到九十个钱。甚至于,未必不能做到溢价,即超过市价,比如让王将军以一百一十枚购入,如此一来,这位大叔的所得,还会高过九十枚。这是其一,至于其二嘛……”

    他抖了抖手中的那份凭证,轻笑着说道:“其二,那便是我手中这份凭证!……我可以保证,我手中这份通市凭证,眼下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别以为轻易就能得到,倘若有人不信邪,不妨私底下与那位王将军接触看看,看看能否得到一份与我一模一样的凭证!……我赌他,不能!”

    看着赵虞从容自负的模样,院内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