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七十二章:鲁叶共济
    “鲁叶共济会?二公子,那是什么?”

    当即,便有人提出了疑问。

    听到询问,赵虞故作困惑地反问道:“咦?我方才说了么?”

    说着,他笑着点了点头,旋即正色说道:“不错,鲁叶共济会。顾名思义,即鲁阳、叶县同舟共济……诸位,我鲁阳,与贵地叶县,皆属南阳郡,出于某些原因,宛南、宛北一片混乱,境内县乡,十室九空,唯有我二县,是南阳郡目前尚且能维持秩序稳定的县,堪称南阳郡最后的安土。”

    院内众人静静听着,没有人胆大到就此事发表什么看法。

    因为其中涉及到那位王尚德王将军。

    从近期涌入叶县境内的那些难民口中,在场众人都不难得知宛北、宛南究竟发生了什么——倘若说宛南的失序主要是因为荆楚叛军,那么宛北的混乱,就得‘归功’于那位王将军。

    再加上传闻中王尚德曾经为了强行征收钱粮而派军卒屠灭了一条村落,这无疑使得那些王将军的形象与名声变得更加不堪。

    也正因为这,赵虞能从那位传闻中‘暴虐’的王将军手中得到凭证,在场众人才会那般震撼。

    而此时,赵虞的讲述还在继续:“……鲁阳的北面是河南,而叶县的东边则是颍川,鲁叶两县,正好位于南阳与河南、颍川的夹缝中。在南阳郡郡治失序的当下,在无数宛北、宛南难民涌入两县的当下,可曾有其他郡县帮助我二县?叶县我不知,但我鲁阳,原本有,前一阵子,我鲁阳的县令刘公,与家父一同前往汝水诸县,说服诸县县令资助钱粮,助我鲁阳以工代赈,安抚境内那些蜂拥而至的难民,原本双方已经谈妥,但前几日,汝阳侯父子因为与我乡侯府的私自,挑唆汝水诸县断绝给予我鲁阳的钱粮资助……这件事让我父子明白了一个道理,外力始终是外力,我鲁阳最终还是得依靠自己,但我鲁阳力薄,或许无法独力迈过难关,因此,我选择了相同命运的叶县,希望鲁叶两县能同舟共济,携手迈过难关。……我知道在场诸位,仍有人对我乡侯府那一成的抽成耿耿于怀,只是没有提出罢了,我也不瞒诸位,这一成抽成,其实就是为了帮我鲁阳筹措钱粮,是应对汝水诸县断绝给予我鲁阳钱粮资助的对策,事实上,我乡侯府并不需要这笔钱……”

    “原来是这样……”

    “原来如此……”

    在场众人恍然大悟,原本他心中却是有些不舒服,但此刻赵虞说破了原因后,他们非但再无反感的情绪,甚至于,还反过来对鲁阳乡侯父子肃然起敬。

    “诸位想想毛公的为人就走知道了。”

    抬手指了指坐在一旁小凳子上的毛珏,赵虞笑着说道:“毛公在贵县担任县令二十余年,他老人家的为人,诸位还不清楚么?倘若这次我是为了私利,毛公还会帮我请诸位前来么?他老人家不叫人用棍棒将我赶出去就不错了。”

    “哈哈。”

    院内众人闻言哄堂大笑。

    不过他们并不否认,毕竟那位毛珏毛老县令,还真是这样一位耿直得比石头还硬的倔老头,以往他们也并非没把这位毛县令恨地牙痒痒,但就个人品德来说,他们确实佩服这位毛公。

    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赵虞接着说道:“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其实对于一个县来说亦是如此。当初我跟随刘公与家父一同前往汝水诸县时,当地有一位县令就说过一句话使我至今耿耿于怀,他说,你鲁阳遭难与我县有何关系?虽然后来刘公与家父迫于无奈,用难民作为胁迫,强迫那位县令承诺资助我鲁阳,但我知道,那位县令心中是非常不满的。因为他始终觉得,我鲁阳遭难,与他治下的县并无关系。……或许事实也是如此,彼是河南郡治下,我鲁阳是南阳郡治下,尽管挨在一起,但似乎确实没什么关系,这跟叶县是完全不同的。……也正是因为这,当我从王将军手中得到这份凭证后,我选择前来叶县,而不是远赴汝水诸县,拿其中的商机与汝水诸县交涉,因为叶县,才是我鲁阳的‘自己人’,因此,我决定建立‘鲁叶共济会’,以这个名义与王将军的军市交涉、行商,寄希望于我鲁阳、叶县两县能同舟共济……”

    说到这里,他将手中的凭证递给大管事曹举,朝着众人拱手拜道:“诸位,拜托了,请允许我鲁阳借自己人的助力。”

    听闻此言,院内诸人面面相觑,旋即,除了那些原本就站着的,那些坐在长凳上的当地商贾、世家家主,纷纷起身表明态度。

    “二公子言重了!”

    “二公子说得对,鲁阳与叶县同属南阳郡,现如今唯有我二县互帮互助……”

    “二公子请放心,我等愿意与鲁阳、与二公子同甘同苦。”

    不得不说,不管这些人心中是何想法,至少在一刻,他们表现地极其一致。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赵虞那番说辞,于情于理都无法拒绝嘛。

    见此,赵虞再次朝在场诸人拜了拜,笑着说道:“另外,鲁叶共济会,这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噱头,还关乎我的一个设想。我坚信,这个商会能将我鲁阳、叶县两地的诸位拧成一股绳,正所谓聚沙成台,古时,天下分裂,各国签署同盟相互抗争,共进共退,而我鲁叶共济会,亦相当于我等诸人的同盟,当有外力冒犯我等,侵害我等的利益时,我等可以一致还击,确保商会内诸人的利益。除此之外,商会内的成员还可以互通消息、互通有无……当然,这暂时还只是我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来日方长,咱们日后可以慢慢商量,当下我想诸位最关注的,依然还是王将军的军市,其实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只剩下眼见为实,就这几日吧,我等组织一次贸易,有兴趣的诸位可以与我家府的曹举大管事具体谈谈,共同约一个日期,将手中现有的货物运往军市,这次我会亲自前往,诸位也可以跟着一起去,看看我所说的一切是否属实,当然,希望诸位抓紧时间,毕竟眼下已临近十月下旬,过不了多久便将降雪,到时候大雪封路,咱们可能就走不成了。”

    听到赵虞的话,院内众人面面相觑。

    其实他们非常在意赵虞所说的、商会内部互通有无的事,但赵虞忽然又不说了,着实将他们憋地难受。

    但不可否认,赵虞说得也没错,这一切的一切,最终还是要看他们能否从王尚德的军市赚到利润,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想到这里,院内众人对赵虞的安排倒也没什么不满。

    接下来的事,赵虞皆交给了大管事曹举,叫后者将愿意加入鲁叶共济会的商贾、家族登记。

    其实说实话,商会初创,各种规章制度尚未建立,根本不存在什么约束性,签不签名字都不重要,但要的就是这种郑重的仪式感。

    顺便嘛,赵虞也嘱咐曹举将希望参加这次贸易的人登记下来,好到时候做统一的安排。

    于是乎,院内那群人便涌向曹举去了,使得赵虞终于能得闲下来。

    而此时,毛公缓缓走到了赵虞身边,笑眯眯地说道:“小娃儿,老夫只帮你一回,下次你再想聚集这些人商议,就自己找个地方。”

    “小子明白。”赵虞拱拱手感谢道:“多谢毛公。”

    毛珏微微一笑,旋即俯下身,低声对赵虞说道:“小娃儿,你真的很狡猾啊,你父亲年幼的时候,眼界也远不如你。……就这一点,老夫相信汝阳侯父子不会是你的对手,不过你也要有分寸,莫要惹出太大的麻烦,知道吗?”

    “……”

    仿佛是被看穿了什么,赵虞惊愕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位笑眯眯地老人,半晌点了点头:“小子……知道了。”

    “好小子。”拍了拍赵虞的肩膀,毛珏背着双手,像一位寻常老人似的,慢悠悠地走向了书房。

    看着这老头离去的背影,赵虞心中忍不住嘀咕。

    被看出了么?被这位毛公?

    不错,创立一个所谓鲁叶共济会,从鲁阳、叶县的商贾、世家中赚取抽成,这仅仅只是赵虞为鲁阳县令刘緈筹措钱粮的暂定措施,并不是他最根本的目的。

    他最根本的目的,是希望将鲁阳、叶县的商贾、世家拧成一股绳,使之逐渐成为他鲁阳乡侯府的势力。

    汝阳侯在河南势力庞大,欺他鲁阳乡侯府没势力,那他赵虞就拉一支势力去对抗!

    看谁能笑到最后!

    这件事,赵虞谁也没有透露,哪怕是他的父亲鲁阳乡侯。

    没想到,居然被叶县的县令毛老县令看出来了,好在这位老县令是他父亲相识十五年以上的旧识,不至于会揭穿他的目的,最多就是私底下劝他要有分寸……

    要有分寸,就意味着这位老爷子其实并不排斥他教训一下那对狂妄蛮横的汝阳侯父子咯?

    汝阳侯……哼!

    回想起当日他们父子在汝阳侯府受到的待遇,赵虞便忍不住冷哼一声。

    待日后鲁叶共济会成型后,他第一个就要拿汝阳开刀!

    看到时候那汝阳侯,能否守得住他家百年的家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