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前夫想要生二胎〕〔重生过去从四合院〕〔人在遮天,开局献〕〔首富从挖矿开始〕〔重生就得支棱起来〕〔诸天游戏登录器〕〔从武当开始的诸天〕〔斗罗之拥有八奇技〕〔开局一个系统,扮〕〔NBA:开局一张三分〕〔重生之神级投资林〕〔我在六朝传道〕〔这个明星很妖孽〕〔大秦:开局抢了盖〕〔横推诸天从风云开〕〔逍遥小捕快〕〔别人打职业,你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七十九章:十一月
    赵虞所说的正事,当然并非推脱之词,毕竟他想要创建的鲁叶共济会,暂时只拉拢了一批叶县的商贾,鲁阳的商贾们至今还不知情呢,虽然鲁阳总共也没多少商贾,论人数、论财力,都远不如叶县的商贾,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将自己家乡的人拉下呀。

    更何况,鲁阳境内的那些商贾、世家,与鲁阳乡侯的关系一向不错,无论是鲁阳乡侯当初年幼时设计对付贪婪的县令孔俭,亦或是如今县内凑钱开掘那条璟公渠,鲁阳的这些商贾与世家也有出力。

    无奈之下,赵虞只能在那位外祖到来鲁阳之前,抓紧时间办成这件事。

    于是次日,他便带着大管事曹举,带着静女、张季、马成几人,前往县城。

    正所谓照方抓药,抵达县城后,赵虞率先就去拜见县令刘緈,请他出面召集县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

    此时鲁阳境内的几处工点已陆续进入正轨,作为县令的刘緈也无需来回跑,亲自查看,他又回到了县衙内履行他的本职,当得知赵虞单独前来拜访时,刘緈很是惊讶。

    要知道,赵虞拜访他的次数其实并不少,但每回都是跟着他父亲鲁阳乡侯一道来,单独前来拜会他,这还真是头一回。

    于是当见到赵虞时,刘緈忍不住问道:“乡侯没来?”

    赵虞闻言笑了笑。

    其实这次前来县城,他昨日就跟他爹鲁阳乡侯提起过,但鲁阳乡侯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在明知自己儿子已经安排好一切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厚着脸皮来抢儿子的功劳,更何况这个儿子近期所做的事他也看在眼里,他也放心让赵虞单独前来。

    他朝着刘緈拱拱手说道:“今日前来,乃是有件事欲与刘公商量。”

    说着,他便将宛城军市与鲁叶共济会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緈,只听得刘緈多次面露惊色与喜色。

    “二公子实在是……”

    目视着眼前这位尚不满十一岁的孩童,刘緈心中感慨万千。

    尽管赵虞说得很客气,说是前来与他商量,但事实上,这小子已经将最困难的几个环节都打通了,比如与王尚德交涉,比如拉拢叶县的商贾们,倘若说整件事算十分,那么赵虞已经做成了八分。

    而最最让刘緈动容的是,眼前这位二公子竟愿意将用他聪明才智换来的那一成的抽成,全部献给他鲁阳县的官府。

    那可是鲁阳、叶县两地绝大多数商贾与宛城军市交易所得利润的一成抽成,不难想象那将是如何庞大的一笔财富,毫不夸张地说,鲁阳乡侯府那‘食两千户’的爵俸,都远不及这一成抽成。

    然而,鲁阳乡侯父子却毅然献给县衙,刘緈年轻时为了求官走南闯北,从未见过如此慷慨而仁厚的贵族。

    想到这里,刘緈不顾赵虞年幼,拱手正色拜道:“辛苦二公子这几日为了我鲁阳而奔走。”

    他这般重礼,也是赵虞没有想到的。

    只见赵虞连忙扶住了刘緈的双手,笑着说道:“刘公这话就太见外了,我赵氏亦是鲁阳一员,更何况,那条河渠还以我爹的名命名呢,小子自然要竭尽所能。”

    “哈哈。”刘緈听得哈哈大笑,旋即承诺道:“好,好,倘若乡侯不嫌刘某字丑,介时刘某亲自为他琢刻河碑,好让我鲁阳人能世世代代牢记乡侯的恩情……”

    “那就……到时候拜托刘公了。”

    “哈哈,好说好说。”

    片刻寒暄过后,刘緈便派人前来了鲁阳县有头有脸的商贾与世家家主。

    不得不说,鲁阳确实很难与叶县相提并论,在刨除了鲁阳乡侯府后,整个鲁阳家财殷富的,竟不出十家,想想叶县,当时可是站满了整个县衙的院子。

    当这些人到齐之后,赵虞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旋即向这些人讲述了宛城军市与鲁阳共济会的事宜,包括前几日已成功宛城的第一批交易,听得在座诸人颇为心动。

    说起来这些人也识相,当赵虞代表鲁叶共济会邀请他们时,他们毫不犹豫地决定加入,并且对他‘一成的条款’毫无不满。

    显然他们都清楚,既这位乡侯府的二公子已说动了叶县的众多商贾们,那么能否拉拢他们,对于人家来说其实已经无所谓了,说得直白点,这位二公子纯粹就是带他们一起发财而已。

    想想也是,比市价溢价两成的、潜力巨大的军市,没有这位二公子,他们上哪找去?

    倘若这样还有所不满,那他们真是不适合吃这行饭了。

    在彼此达成约定后,赵虞同样将后续移交给了大管事曹举,而他自己,则与刘緈到偏堂又聊了片刻。

    聊的话题,自然还是汝水诸县。

    当时赵虞问刘緈道:“刘公,自那日之后,汝水诸县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刘緈当然走到赵虞口中所说的‘那日’,指的便是鲁阳乡侯父子受辱于汝阳侯府的那日,他捋着胡须说道:“那日之后,汝阳、轮县、新城这几县,皆陆续派人与刘某交涉,一边通告停止对我鲁阳的钱粮资助,一边撤走了当初派来相助的人。因人手不足,我只能命工点的难民自治,提拔那些屯长看管其余人,好在这几处工点都已逐渐安定下来,那些人撤走,并未引起什么乱子。”

    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了,唯独阳人县派来的人手还在我鲁阳的工点内,且阳人县的县令郑子象,也并未派人通知断绝对于我鲁阳的资助。”

    “咦?”赵虞听得一愣,惊讶问道:“郑州、郑子象?”

    “正是。”刘緈点了点头。

    得到刘緈的肯定回覆,赵虞心中颇感意外。

    要知道,倘若他没有记错的话,阳人县县令郑州、郑子象,那可是汝阳侯郑钟的侄子,其世子郑潜的堂兄。

    “莫非郑氏那两房关系不和?”刘緈也觉得很奇怪。

    听到这话,赵虞摇了摇头说道:“恐怕不见得。……当日那郑潜到我家府邸问罪时,我曾问他与阳人县县令郑子象的关系,他回答是其堂兄,神色中带着几分骄傲,更别说那日汝阳侯父子宴请我父子二人时,那郑子象也在受邀之中,怎么看都不像是关系不睦……”

    刘緈想了想,笑着说道:“倘若果真如此,那恐怕就是乡侯与二公子当日在汝阳侯府的表态,震慑住了那个郑子象,那郑子象生怕这件事到时候无法收场,是故卖个人情给我乡侯与二公子,万一到时候真发生了什么变故,他也好出面替汝阳郑氏与二公子讲和……”

    赵虞觉得刘緈说得很有道理,微微点了点头。

    而此时,刘緈好似是想到了什么,笑着问赵虞道:“对了,这几日,我鲁阳境内盛传一则谣言,称汝水诸县背信弃义,弃当日与我鲁阳的约定不顾,断绝钱粮资助,不顾我鲁阳境内众多难民的死活,刘某派人追查,却发现……”

    “让刘公见笑了。”赵虞拱了拱手,很坦率地就承认了:“确实是小子派家仆去传的消息,小子总觉得这口气咽不下。”

    显然刘緈早就猜到是赵虞授意,见他承认也不惊讶,皱着眉头点头说道:“二公子心中有怨,刘某可以理解,但刘某担心此事闹大……”

    听到这话,赵虞笑着说道:“刘公请放心,对于汝水诸县的那几位县令,小子当然不敢有报复之心,事实上也无需报复,比如那汝阳县令王丹、王奉忠,那不是王太师的同族与门徒,驻军宛城的王尚德将军还是王太师的族侄呢,咱们鲁叶两县现如今与那些王将军开始交易,也算是跟王氏一族沾点关系吧?那王丹看在王将军的面子上,是不是要网开一面?”

    刘緈听得摇头苦笑不已:“王氏一族的名声……我劝二公子还是莫要与他们沾亲带故,不过二公子说的不错,倘若得知二公子现如今正在做的事,那王丹应该不会再为难我鲁阳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明白了赵虞的用意:赵虞‘宽恕’了汝水诸县的县令,这不就意味着要对付汝阳侯么?

    想到这里,他委婉地劝道:“郑氏一族在河南势力庞大,二公子千万不可……轻视。”

    一听这话,赵虞立刻便意识到这位刘公猜到了他的想法,闻言拱手笑道:“多谢刘公劝告,小子也知道郑氏势大,以我家目前的能力想要令对方改变主意,恐怕只是痴人说梦,但小子相信,滴水可以穿石,而千里之堤,亦可毁于蚁穴……时候也不早了,小子就不打搅刘公了,暂且告辞。”

    “……”

    看着仿佛胸有成竹的赵虞,刘緈微微点了点头。

    他始终觉得,这个鲁阳乡侯的二子赵虞,绝对称得上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唯二的奇才。

    倘若有朝一日,此子与那杨定撞见,不知是怎样一副景象……

    刘緈暗暗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