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大梦万古,我的修〕〔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第一龙王〕〔从地球被入侵开始〕〔百炼飞升录〕〔NBA:开局抽中篮板〕〔美漫里的无限奖励〕〔奋斗在瓦罗兰〕〔我给反派当爸爸[娱〕〔我能给御兽加载扮〕〔最强钓鱼佬〕〔奶爸:开局女儿堵〕〔我的博浪人生〕〔从四合院开始的人〕〔我可以进入游戏〕〔我在末世当暴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九十章:二月初
    二月初五,一支商队从汝阳而来,进入鲁阳县境内。

    只见这支商队的众马车上,皆竖着‘汝阳侯郑’字样的旗帜,可见是隶属于汝阳侯府的商队。

    而坐在为首那辆马车上的,更不是别人,正是当日与赵虞发生过的冲突的汝阳侯府管事,王直。

    王直是汝阳侯府的老人了,从祖辈时便在侯府效力,到他这一辈时,他与汝阳侯世子郑潜关系亲密,再加上他的妹妹还是郑世子的侍妾,王直因此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汝阳侯府为数不多的管事之一,说不定日后待老汝阳侯郑钟过世,世子郑潜接掌家业后,他还能水涨船高地当上大管事。

    前几日,听说驻军宛城的王尚德王将军开设了军市,广邀各地商贾、世家,王直遂恳求世子郑潜,专门负责此事。

    从汝阳前往宛城,最短的路径势必要经过鲁阳县。

    王直对这个县可没有什么好印象,毕竟上一回,他可是在鲁阳县丢了颜面,被鲁阳乡侯的二子赵虞当众羞辱,虽然最后世子郑潜亲自帮他出面,却也没能帮他出这口气,反而让他汝阳侯府与鲁阳乡侯府结了怨。

    当然了,对于跟鲁阳乡侯府结怨,汝阳侯府上上下下基本上没人在意,要知道他汝阳郑氏在整个河南都称得上是名门望族,鲁阳赵氏算什么东西?

    更别说汝水诸县的县令们都站在他们汝阳侯府这边,尽管鲁阳乡侯父子当日嘴硬,但王直相信过不了多久,对方还是会乖乖顺从,就像曾经那些得罪过他汝阳郑氏的家族那样。

    “砰、砰……”

    逐渐开始消融的冰雪,又湿又滑,再加上路面破,马车一震一震,颠簸地坐在马车内的王直只感觉昨晚喝的那些酒都快要呕出来了。

    “你会不会驾车?”

    撩起马车的门帘,王直冲着车夫骂道:“颠死老子了。”

    驾车的车夫是汝阳侯府的家仆,不敢得罪王直,委屈地解释道:“王管事,非是小人过错,实在是这路面崎岖不平……”

    王直皱着眉头看向这条正在行驶的道路,见积雪初融的路面果真如这车夫所说的那般崎岖不平,口中骂了一句:“什么破道!……这鲁阳有工夫挖渠,怎么不派人修修这条破道?”

    骂骂咧咧地,他回车厢内打盹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马车似乎缓缓停了下来,旋即,车厢外便传来了车夫的唤声:“王管事,王管事,前面的路不能走了。”

    “什么?”

    正在打盹的王直闻言一愣,起身撩起门帘向前观瞧,只见在前方的道路上,不知因何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土堆,每一个土堆大约有一人高的样子,东一堆、西一堆,毫无秩序地出现在道路上,虽然那些土堆当中的空隙仍能可让人同行,但马车却无法通过。

    “这些土……”

    皱皱眉头,王直好似是想到了什么,站在车夫座上四下眺望。

    果不其然,在距离那些土堆约百余丈远的地方,隐约可以看到那积雪下好似有一条凹陷。

    王直知道,那正是鲁阳县正在挖掘的河渠。

    “嘁!这帮家伙……就这样将挖出来的土随意倒在路上,阻碍了道路,那刘緈也不管管?”

    骂了几句,他唤来随行的府上仆从,吩咐他们道:“这一带附近肯定有乡里,去找点人,叫他们把这些土刨开,好让车队过去。”

    “是!”

    几名仆从点点头,四下寻找附近的乡里去了。

    仅片刻工夫,这些人就又回来了,神色难堪地对王直说道:“王管事,附近的乡里不肯帮忙。”

    “不肯帮忙?”王直愣了愣,皱着眉头说道:“你等可告诉他们,会给他们报酬。”

    “说了。”

    一名家仆点点头说道:“但是那些人跟没听到似的,只问咱们从哪里来,我就说从汝阳来,然后那乡里的年轻人就开始冷笑,说让咱们自己想办法。”

    “……”

    王直听罢面色不悦,沉声问道:“你等可报出了咱汝阳侯府的名?”

    听到这话,那几名仆从的表情更古怪了,其中一人弱弱说道:“说了,然后那些人就说……”

    “说什么?”

    “滚!……是那些人说的,他们叫咱们滚,还说什么,迟了小心把咱们几人的腿打断。”

    “什么?”王直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他在汝阳侯府那么多年,还真没遇到过这种事。

    他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问道:“你等可曾询问,他们为何针对我汝阳?针对我汝阳侯府?”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仆从开口道:“问了。他们说,汝阳背信弃义,不顾当初的约定擅自断绝了给予他们鲁阳的钱粮资助,又说咱汝阳侯府挑唆汝水诸县,更不是什么……什么好东西……”

    说着,他偷偷看了一眼王直的神色,低声又说道:“见他们侮辱咱侯府,小的几人原本欲与他们理论,奈何那乡里的年轻人都涌了过来,人数众多,是故小的几人就……就退了回来,请王管事做主。”

    王直听得面色阴沉,怒声骂道:“穷乡僻壤,尽出刁民!”

    可骂归骂,既然那乡里不肯帮忙,他也没办法,毕竟他总不能带着随行的卫士冲到对方乡里去,万一事情闹大了,鲁阳县的县令刘緈肯定不会放过他。

    待等回汝阳后,将此事告知世子,再来教训这些刁民。

    心中暗想着,王直将车队的随行仆从与卫士都唤了过来,吩咐他们搬土。

    而这就苦了那些仆从与卫士,要知道这些土地,怎么看都是去年降雪前堆积在这的,经霜冻冰封,坚硬地跟铁疙瘩似的,而他们手中也无锄头等趁手的农具,只有卫士手中持有刀剑,这怎么搬?

    无奈之下,那些卫士们只能用刀劈,用剑撬,花了近两个时辰,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搬开了几座土堆,勉强可以让马车通过。

    “走!”

    按捺着心中的烦闷与愠怒,王直吩咐商队继续赶路。

    可等他们走出十里,前面又出现了类似的土堆,气得王直破口大骂:“那刘緈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他就不知那帮人将挖出来的土随意倒在道上么?”

    骂了一阵,王直这次亲自带着人去寻找附近的乡里。

    说来也巧,他这次直奔的乡里,恰巧就是他曾经呆过的郑乡。

    远远瞧见那有些熟悉的村落,王直的面色就沉了下来,他不会忘记,他就是在这里,被鲁阳乡侯的二子赵虞当众羞辱。

    平心而论,他不想来这里,但他没有办法,毕竟此时正午已过,倘若单凭他们这些人去搬运路面上的土堆,搞不好天黑之前就无法赶到鲁阳的县城歇脚,那他们就只能夜宿在荒郊野外了,更别提晚饭能有什么酒肉。

    想到这里,王直沉着脸带人走向了远处的郑乡。

    远远地,他就看到有六七个人站在坑渠附近交谈,其中一人时不时地还伸手指一指渠坑的南北两侧,似乎是在商量着什么。

    王直也不管其他,径直就走了上去。

    走近一瞧,他认出其中一人正是郑乡长的儿子郑勇,他远远就喊道:“郑勇。”

    听到声音,那六七人皆转过头来,其中一人,还真是郑乡长的儿子郑勇,方才就是他伸手指着渠坑的南北两侧,向从旁的几人交代着什么。

    看认出是王直后,郑勇脸上浮现几许古怪之色,与一旁的几人互换了一个眼色,旋即迈步迎了上来,抱拳笑道:“这不是……王管事么?王管事行色匆匆,不知有何贵干?”

    听闻此言,王直抬手指指身后方向,不悦说道:“此地往北约两百丈左右,到处都是随意堆放的土,阻塞了道路,那是你们干的吧?叫人把那些土给我搬了。”

    郑勇笑笑说道:“王管事息怒,那些土我等打算今年春后开工时便陆续搬移……”

    “我等不了那么久!”

    “咦?”郑勇不解说道:“在下去看过,那些土应该不妨碍行走呀。”

    王直不满地说道:“但马车却通不过。”

    “马车?”郑勇与从旁的几人互换了一个眼色,旋即摊摊手说道:“那我也没办法了,咱们要等到二月初十才开工……”

    王直愣了愣,旋即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郑勇,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郑勇淡淡说道:“就是说,在下无能为力,王管事自己想办法吧。”

    听到这话,王直面色愈发阴沉,冷冷说道:“郑勇,你是昏了头么?你说这样的话,就不怕得罪王某,得罪汝阳侯府么?!”

    话音刚落,就见郑勇身边有人抚掌嘲讽道:“哇,汝阳侯府啊。”

    “你是何人?”

    王直转头看向那人,感觉对方隐约有点眼熟,但又印象不深。

    就在那时,那人随意地抱抱拳说道:“在下郑罗,鲁阳乡侯府上的卫士,也是郑乡此地的监工。……王管事,别来无恙啊。”

    “鲁阳乡侯府……”

    王直终于明白为何此人对他抱持强烈的敌意,他冷笑着说道:“小小卫士,别给你家乡侯惹祸!”

    “嘿。”郑罗冷哼一声,冷冷说道:“你汝阳侯府当日羞辱我家乡侯与二公子,还指望我对你有何好脸色看?王直,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否则,当日被你当众羞辱的屯民若是得知你在此,我可不会帮你出面。”

    看看郑罗、又看看郑勇,王直想要发作,却见不远处陆续出现不少青壮,似乎都朝着这边徐徐走来,他恨恨地转身离开。

    目视着王直离去的背影,郑罗冷笑着说道:“这厮也真是胆大,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郑乡,也不怕被丁鲁带人找地方埋了……”

    “丁鲁?”郑勇好奇问道:“丁鲁跟王直有怨么?”

    郑罗笑笑说道:“本来没有,不过这段日子,那厮不知用什么法子骗取了马氏的信任,若碰到这王直,必然会设法帮马氏母子出气。”

    “哦哦。”郑勇恍然大悟。

    “不说这个了,族兄,我先回一趟乡侯府,将此事告知二公子,二公子他一直在等这件事……”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