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带着星际农场重生〕〔穿成年代文里的极〕〔我有两个SSS天赋〕〔斗罗:这一世,谁〕〔重生归来:我喝了〕〔全球进入大航海时〕〔穿书后我被白切黑〕〔论从天才到大能〕〔开局极限斗罗,我〕〔我用闲书成圣人〕〔美食博主穿成宅斗〕〔媚色无双〕〔钓系美人的攻略游〕〔止渴〕〔两对家分化成o后[〕〔咸鱼女主她每天都〕〔不可能恋人[娱乐圈〕〔傻了吧,爷会变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06章:交锋
    求订阅、求支持……

    ————以下正文————

    郑潜猜地没错,赵郑之战这件事,确实是年幼的赵虞在总筹全局,因为他爹鲁阳乡侯在听罢儿子的筹划后,自忖并不能比儿子做地更好。

    但话说回来,总筹这场‘战争’,确实是一件比较无聊且消耗时日的事,毕竟堂堂汝阳郑氏,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被打倒?

    于是乎,以汝阳西街赵氏米铺为‘总据点’的赵虞,便将米铺的二楼改造了,摆上了床榻与桌椅。

    而此时,赵虞便躺坐在榻旁,一边翻着连日来他家于汝阳城内各处店铺的账簿,一边享受着静女替他捏肩、捏腿的服侍,时不时地,他还会从旁边小凳上的碗里拿起一颗梅干,或塞入自己口中、或塞到静女的嘴里,小日子惬意地不得了。

    “噔噔噔。”

    随着一阵脚步声,张季捧着最新的账簿走了上来,见到这副景象,他也识趣,将账簿于桌案上放下,立刻就退出了屋子,不打搅这小两位。

    也不知过了多久,起初还笑眯眯享受着静女服侍的赵虞,忽然皱起了眉头,整个人一下子在床榻旁坐正,吩咐静女道:“静女,把张季、马成二人叫上来。”

    “是。”

    静女不解其意,但还是照做了。

    片刻后,张季、马成二人便来到了二楼,不解地问道:“二公子有何吩咐?”

    只见赵虞将账簿平摊在自己双腿上,招招手对张季、马成二人说道:“这是张季刚刚拿上来的账簿,看出问题了么?”

    张季、马成二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赵虞的意思。

    账簿有问题?

    谁会做什么小动作?

    见二人一脸迷糊,赵虞没好气地说道:“我不是说有人作假账,我让你们看的是当地人购粮的数目,看出问题了么?每隔一两笔,就有人一口气购入三石、五石……”

    张季、马成二人这才恍然,旋即马成耸耸肩说道:“现如今一百钱一石米,五石也不过五百钱,换做以往只能买两石余,这么低的价格,想来汝阳人把压箱底的钱也拿出来了吧?”

    赵虞摇了摇头,说道:“其余几个县就不说了,咱们这间米铺,二月下旬就开了,如今是三月十七日了,跟对面的郑氏斗了将近二十日,按理来说在这汝阳城内,那些平民手中的钱已所剩无几,哪还有能力几石几石的买?再者,哪怕从心理角度考虑,平民也不会将剩下所有的钱砸上来,因为他们觉得,过几日可能还会有更便宜的米……人总是这样。”

    张季似乎有些听懂了,眯着眼睛沉声说道:“二公子的意思是,这些几石几石买米的人,是对面郑家派来的?”

    “那不至于。”赵虞随手将账簿递给马成,从旁边小凳子上的碗里摸了个梅干,一边吮着一边说道:“郑家那般要面子,岂会冒着风险这么做?万一被咱们抓到一个,咱们给他来个大肆宣传,他郑家日后在汝阳就别想再抬头见人了。更何况,斗到迄今为止,他们家才损失多少米?撑死了五千石。堂堂汝阳郑家,因为这五千石米的损失就要兵行险招了?我是不信的。”

    听到这话,张季困惑说道:“二公子的意思是……”

    “是汝阳的商贾与其他家族所为。”

    摸了个梅干,塞到面露羞涩的静女口中,赵虞正色说道:“你们没想过么?汝阳虽然是郑家独大,但汝阳其实也有其他的商贾与家族势力,他们起初观望着我赵氏与郑家的斗争,如今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开始动手沾便宜了……”

    说着这话,赵虞走到窗口,从窗口看着底下的街道。

    此时只见在他赵氏米铺这边,时不时就有人用车拉着满满的粮食离开,反观郑氏米铺那边,却几乎没有这类情况。

    “挺狡猾的啊,郑潜。”他轻笑道。

    “二公子。”张季走上前来,低声说道:“要不要叫人大肆宣扬一下?”

    “宣扬什么?”赵虞随口说道:“你觉得郑家会傻到亲口承认,啊,这些人就是我授意的?他们不会承认,那些被他们授意的当地商贾与家族势力也不会承认,相反,他们会反过来羞辱咱们,认为咱们心虚了。”

    “可是……”张季一脸犹豫。

    “呵,两条大鱼在相互撕咬,结果被从旁一群小鱼被啃死了,那就滑稽了。”轻哼一声,赵虞带着几许不快说道:“不过不必担心,我此前就考虑过这‘第三方’,只不过先前他们毫无异动,我还觉得他们挺识相,考虑日后要不要温柔一点,而就眼下这状况嘛……哼,回头派人查查,看城内谁家囤积了大量的粮食,日后我重点照顾一下。”

    “这个怕是不好查。”

    马成走上前来,为难地说道:“咱们人手不够,光经营城内几家店铺就捉襟见肘了,实在是派不出多少人手……”

    听到这话,还没等赵虞开口,张季在旁献策道:“不如咱们花点钱雇当地人去查吧?查到查不到都无妨,消息放出,至少能让那些商贾与家族收敛一点,倘若他们不希望日后被咱们教训。”

    “这主意不错。……看不出来啊,张季,勇谋兼备!”

    赵虞抬手一指张季,毫不吝啬对张季的称赞。

    “二公子过誉了,愧煞在下了。”张季不好意思地说道。

    屋内响起一阵笑声。

    旋即,赵虞冷眼看着底下街道,正色说道:“就按张季的办法去做,警告一下那些试图沾便宜的商贾与世家,也无需花太多精力,待日后时机成熟,我鲁叶共济会的商贾杀到,这汝南城内的店铺,至少死一半!”

    说着,他抬头瞥向远处的郑氏米铺,继续说道:“至于郑家……张季、马成,你二人附耳过来。”

    “是!”张季、马成二人俯身靠近赵虞,听赵虞在他们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张季听罢由衷赞道:“二公子这主意才叫妙,那郑潜怕是要被二公子气死了。……在下这就去。”

    “唔。”

    片刻之后,赵氏米铺暂停了售粮,引起街道上许多围观人的不解与惊疑。

    “赵家停止售粮了,莫不是撑不住了?”

    “嘁,什么鲁阳赵氏,没什么了不起的。”

    “唉,早知道就再抢点米了,我还等着他们再次降价呢……这下好了,赵氏一败,郑家肯定立刻就恢复原本的米价,或许会比原来的米价还要高,唉……”

    “你们急什么?你们忘了,就近两日,又有赵家的粮船在河津靠岸,一口气就又运来了五千石粮食,其中大半还堆在河津的仓库里呢。……赵家最多就是缺人手搬粮了,不说了,我先去河津那等着,赵家雇人还是很大方的。”

    就在街道上众围观者议论纷纷之际,忽见张季拿着一块颇大的木牌走到店铺外,将这块木牌悬挂在门的另外一侧。

    街上众人连忙挤上去看,却见那块木牌上写着“五千石”三个字。

    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皆心中不解之时,便见张季从店铺内的家仆手中拿过一叠厚厚的账簿。

    只见他左手托着账簿,右手拍了拍挂在右侧的那块木牌,大声喊道:“知道这木牌上的‘五千石’是什么意思么?那就是迄今为止,我赵家已在汝阳售出五千石粮米……”

    “五千石?”

    街道上响起一阵惊呼声。

    “怎么?不信?”张季托着手中的账簿冷笑道:“这事做不了假,除了我账簿为证,相信诸位也都看在眼里。”

    说到这里,他话风一转,用轻蔑的语气说道:“却不知对面那家,至今卖出了多少?一千石?两千石?哈哈哈哈……”

    待一阵堪称嚣张的笑容过后,张季伸出右手指了指‘赵氏米铺’的招牌,用洪亮而近乎大吼的声音喊道:“这汝阳,有我赵氏米铺就足够了!!”

    一声大喝过后,街道上鸦雀无声。

    他们原以为赵氏停止售粮是后继无力了,没想到,对方纯粹就是为了嘲讽郑家。

    而与此同时,在郑氏米铺的二楼,郑潜听到张季那句嚣张至极的话,愤怒地将手中的茶碗砸碎在墙壁上。

    一千石?两千石?哈!这种可笑的话也说得出口?

    愤怒之余,郑潜立刻问王直道:“王直,迄今为止咱们售出多少粮米?”

    “截止一个时辰前从城内其他三处店铺送来的账簿,合计约四千一百石左右。”王直立刻回答道。

    郑潜听得一愣,皱眉问道:“怎么会?咱们不是一直比赵家卖的多么?怎么会被赵家反超了?”

    话刚说完,他自己就明白了:喔,是汝阳城内其他商贾与世家所为……唔,还是他授意的。

    “噔噔噔。”

    有一名仆从从楼底下跑了上来,不识趣地对郑潜说道:“世子,因对面赵家的挑衅,街上很多好事之徒要咱们公布具体的售粮数目,您看……”

    “我看个屁!”

    郑潜反手就是一巴掌。

    公布售粮结果?

    虽然郑潜并不认为迄今为止的售粮数目代表什么,但奈何外面的无知县民不懂啊,那帮人一瞧,哦,赵家卖出了五千石,郑家卖出了四千一百石,说不定就会下意识地觉得赵家赢了……可赵家赢什么了?到最后了么?

    可倘若不公布,那不是更显心虚么?

    就在郑潜犹豫之际,忽听有一名仆从说道:“世子,不如咱们也称售出了五千石……”

    话音未落,就见被郑潜教训过几次王直立刻喝断道:“住口!万一赵氏派人查账,我郑家岂不是颜面丧尽?!”

    这话,说得郑潜心中一愣。

    他倒不是觉得王直说错了什么,相反,王直说得对,但问题是,赵家为何突然弄出这么一手,早不挑衅、晚不挑衅,偏偏就在这一刻?

    郑潜皱眉看着赵氏米铺前停着购粮的几辆拉车,又看看自己郑氏米铺跟前,脸上露出几许恍然之色。

    噢,我懂了……

    忍着心中的憋屈,郑潜咬咬牙说道:“王直,派人去叫朱贵那帮人,叫他们……来咱们处购粮。”

    说罢,他也不理会王直惊愕的神色,死死盯着赵氏米铺二楼那扇窗户。

    “怪不得赵公瑜从未在我汝阳露面……”

    他喃喃自语。

    他终于确认了,他这次的对手是一个十一岁的孩童。

    且这小子,聪明地简直不像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