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15章:煎熬的三日【加更?加更!】
    ps:感谢大佬一万币打赏!~感谢大佬一万币打赏!~感谢大佬一万币打赏!~感谢大佬一万币打赏!~感谢大佬两万币打赏!~非常欣慰于在订阅如此惨淡的情况,还有大佬们打赏,大家觉得现在的剧情如何呢,请在本章说留句话吧。

    ————以下正文————

    次日,赵虞与静女二人安安静静地,在鲁阳东北侧的应山半山腰等了一天。

    他们不敢离开这片山林,因为赵虞猜测,他鲁阳境内此刻肯定到处都是搜捕他们的梁城军军卒,因此他决定在山中躲藏几日,顺便等等张季、马成、曹安他们,看他们三人是否……是否还能活着与他们汇合。

    临近十月下旬的天气,纵使白昼间也颇为寒冷,更何况是晚上。

    为了避免被夜里的寒风冻死,赵虞认为必须在短暂的白昼里做好准备,他带着静女找了个一棵自然倾斜的树,从附近拾来枯枝与落叶,以这棵倾倒的树为基,搭建了一个简单的窝棚。

    然后,二人开始尝试生火。

    火折子是个好东西,发明此物的古人将竹丝缠着棉絮放入一截竹管中,盖上竹盖,借竹丝的星星炭火来保存火星,一般能保存好几日,使用时也非常方便,只需打开盖子轻轻吹拂,里面竹丝中潜藏的火星,便会逐渐再次点燃竹丝与棉絮。

    不需要时,只要将竹盖盖上即可。

    但可惜的是,赵虞与静女随身并没有携带如此便利的工具,也没有打火石,赵虞只能用最笨、最原始的办法,钻木取火。

    从午后一直持续到黄昏,赵虞与静女轮流用树枝钻着一截剥去了外皮的树干,钻得二人手都磨破了皮,鲜血隐隐渗出,也瞧不见那该死的火苗,唯有一丝白色的烟。

    感受着双臂的酸痛难耐,赵虞一度都想放弃了。

    但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又咬牙坚持了下来。

    是的,他已经没有家了,疼爱他的父亲与母亲,忠心的卫士与家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他身边就只有静女——那个柔弱的小女孩尚在咬着牙坚持,他又怎能轻言放弃?

    强忍着双臂的酸痛,赵虞与静女又足足坚持了一个时常,终于,二人终于看到了那该死的火苗。

    “少主、少主……”

    那一刻,静女激动地都哭了,手忙脚乱地就准备往火苗中放枯枝。

    “别急,这个时候愈发要冷静。”

    赵虞连忙喊住静女,小心翼翼地在火苗上放上几根树枝,旋即俯下身,轻轻吹拂火苗,轻了毫无助益,猛了又怕吹灭了好不容易出现的火苗,因此他异常关注,额头都渗出了一层汗水。

    直到火苗舔燃的那几根树枝,赵虞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一头倒在窝棚里,看着磨损了皮肤、鲜血直流的双手在那莫名的颤抖。

    那一刻,他就隐隐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发生了变化。

    不过,也确实应该有所变化,因为他已再没有可以依靠的……

    黄昏过后,天色迅速暗淡下来,张季、马成、曹安,他们三人谁也没有来与他们汇合。

    愈等愈发失望,静女坐在赵虞怀中,不知不觉间,她倚着赵虞的胸膛睡着了。

    她似乎感觉到了冷,缩着身体无意识地往赵虞怀中钻,仿佛要将整个身体都缩到赵虞怀中。

    赵虞看了一眼那一小捧火。

    那当真只是一小捧火,可能只有他或静女的两个手掌大,因为他不敢生起太大的篝火,生怕火光在夜里会变得格外惹眼,引来那些梁城军的军卒——他觉得对方肯定还在他鲁阳境内,四处搜查。

    想了想,赵虞搂紧了静女,同时解开了外衣,将静女包裹在其中。

    尽管外衣谈不上厚,但好歹也能挡些寒风。

    仿佛睡梦中的静女也感受到了那份温暖,因寒冷而皱着眉头,逐渐放松,脸颊贴在赵虞的胸膛上,发出小小的鼾声。

    她,太累了。

    事实上,昨晚就没怎么睡,今日又忙碌了一整个白昼,赵虞也是精疲力尽,但他睡不着。

    因为昨晚家中的突变,至今仍冲击着他。

    他无法忘怀,当他被张季背着逃亡时,那个站在后门处目送他离去并默默为他祈祷的母亲。

    昨晚,他乡侯府真的死了太多太多的人了……

    那个看似很成熟,但在妻子面前却会跟儿子吃醋的傲娇父亲,死了。

    出身有钱人家、平日里一副大家闺秀做派,但私底下总爱拿丈夫逗闷子的母亲,死了。

    还有巨细无遗管着府里诸多事务的大管事曹举……

    除了看府门啥也不管还总喜欢偷懒的张应……

    以往代静女替他清洗衣物的郑婶……

    烧地一手好菜的厨头老许……

    许多许多。

    还有……卫长张纯。

    为了给其余人断后,那位张卫长也死了。

    赵虞最后看到的一幕,便是那位张卫长怒吼着冲向一队梁城军的军卒,凭着那份勇猛、那份凶狠,那位张卫长在众敌之中展现出了丝毫不亚于其当年在樊城与叛军厮杀时的悍勇,就连那些梁城军的军卒都为之震撼,但敌众我寡,那位张卫长终究还是陷入了重重包围。

    还有牛继、石觉……

    乡侯府里的卫士,赵虞并不是个个熟络,有的能叫出名字,有的则不能,但不可否认,这些都是忠肝义胆的卫士,为了掩护他们俩兄弟逃亡,一个个甘愿留下断后,吸引追兵。

    马成……

    赵虞闭上了双目。

    “马成,你做什么?那些追兵快追上来了!”

    “是啊,因此才要有人留下断后啊……我方才就受了箭伤,实在是逃不动了,对不住啊,二公子,在下只能护送你到这了,希望你逃出生天,他日为乡侯、为夫人,为今夜我乡侯府死去的所有人,报这血海深仇!!……似这般,在下纵使死也能瞑目了!……张季,走!”

    “你……保重,马成。……曹安,走。”

    赵虞对马成最后的记忆,是张季依然抛下独自断后的马成。

    “嘤……”

    怀中的静女有些不适地换了个睡姿,将头仰着倚在赵虞的肩上。

    可能是觉得冷,她自己也抓紧了赵虞的那件外衣。

    不知静女醒了会不会生气……

    看着静女毫无所知地抓着那件外衣,赵虞苦中作乐地想道。

    因为他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他的,而是曹安的。

    是的,是曹安的……

    在马成留下断后不久,追兵再次追了上来。

    从那些梁城军军卒的喊声就不难猜测,他们是来抓捕赵虞的——不知什么缘故,这些梁城军军卒害死了鲁阳乡侯与夫人周氏还不够,还要将赵寅、赵虞两兄弟,甚至包括鲁阳乡侯府上上下下,全部赶尽杀绝。

    在危机时刻,曹安不顾赵虞的阻拦,拔下了赵虞身上的外衣,代替赵虞引走了那些梁城军军卒。

    “曹安,你做什么?!”

    “这些人要抓少主,抓不到少主你,他们是不会罢休的,既然如此,我来引开他们!”

    “你……”

    “少主,我曾向叔父发誓,世世代代效忠赵氏,今日便是我曹安尽忠之日!……嘿嘿,其实未必会有什么凶险,少主,我机灵着呢,我跑得也快……”

    “曹安……”

    同行的,还有张季……

    “我对你改观了,曹安。……既然是乡侯府的‘二公子’,独自逃生不觉得寒酸么?”

    “张季,连你也……”

    “虽然我一向讨厌这小子,但这次,曹安说得没错,那些梁城军军卒肯定是接了命令要追杀两位公子,不抓到大公子与二公子,他们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对不住了,二公子,但我觉得此刻由曹安与我引开追兵,你与静女才更加容易逃脱。”

    “张季……”

    “若侥幸我与曹安逃过一劫,两日之内,我等在东北侧的应山汇合。快走,二公子……不,少主!”

    ……

    “啪!”

    面前那一小堆篝火忽然炸了一下,惊得赵虞被打断了思绪。

    要来汇合啊,曹安、张季,还有……马成。

    不自觉地搂紧了怀中的静女,赵虞暗暗想道。

    随后,不知不觉间,赵虞也渐渐睡着了。

    等到他醒来再次睁开眼睛时,四周空无一人。

    “静女……”

    他猛地站起身来,眺望四周。

    难道……

    他莫名地有些心慌,身体亦变得焦灼起来。

    “静女?静女?”

    此刻的赵虞顾不得声音是否会引来麻烦,下意识地便喊了起来。

    “少主?”

    而就在这时,静女捧着一捧山果从远处快步走来。

    赵虞这才如释重负,待静女走近后,他故作玩笑地说道:“你去哪了?我以为你自己跑掉了……”

    “少主为何会那样觉得?”

    静女歪着头看着赵虞,似乎是注意到了后者脸上的惊慌,她不顾自己好不容易捡来了山果,一把抱住了赵虞,柔声说道:“奴答应过夫人,会好好照顾少主的……”

    “……”

    赵虞一言不发,只是抱紧了静女。

    又过一日,两日的期限到了,曹安、张季、马成,谁也没有来这边汇合。

    不死心的赵虞,又苦等了一日,但那三人,还是没有来。

    依旧在那个窝棚里,依旧在那堆篝火前,赵虞搂着静女,一脸苦涩地叹息道:“看来,曹安、张季、马成他们来不成了……”

    静女搂紧了赵虞,柔声说道:“少主还有静女,静女会一生一世跟随少主的……”

    “对,我还有你。”

    揉了揉静女的头发,赵虞点点头,旋即轻声叮嘱道:“我决定了,今晚好好歇息,明日……咱们下山!”

    “下山?去哪?”

    “去哪……去复仇!”

    对于接下来投奔何处,赵虞亦有些迷茫,但唯有一件事他毫不迷茫,那就是复仇。

    他鲁阳赵氏一门二百余口人的血海深仇,必须有人得为此负起责任!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