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汉第一太子〕〔大秦老祖:开局让〕〔龙骑猎手〕〔真君请息怒〕〔穿到古代,每天都〕〔海贼世界里的格斗〕〔在影视剧修仙加点〕〔重生之投资巨富〕〔神奇宝贝之余山海〕〔超级弃婿〕〔网游之大恒帝国〕〔脑回路清奇的主角〕〔无主空间〕〔观战能使我变强〕〔疯了吧!你管这叫〕〔左道问仙〕〔斗罗之我携核爆而〕〔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之我的沙雕玩〕〔超品渔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19章:冷暖
    ps:稍稍挑战一下感情戏,接下来,幼虎要找窝了。

    ————以下正文————

    等到毛珏毛老县令再次苏醒时,已是当日夜里。

    他睁开眼睛,看到老伴与忠心的老仆守在屋内,见他苏醒,立刻围了上前,嘘寒问暖。

    毛公摆了摆手,虚弱地问道:“什么时辰了?”

    老仆回答道:“亥时了,毛公。”

    “亥时?”毛公闻言面上一惊,连忙问道:“今日来的那人……”

    老仆好似猜到毛公想要询问什么,点点头无奈说道:“如其临走时所言,黄昏前后,他领了一队军卒到县衙,命县衙内的官吏公布那则消息,当时毛公尚未苏醒,县衙里人心惶惶,只能……”

    “是么。”

    听闻此言,毛公长长吐了口气,满脸忧伤:“人都不在了,计较这些其实也没太大必要,我只是愤慨,愤慨这些恶徒行事肆无忌惮,愤慨于公瑜一家无辜惨遭横祸,死后却还要遭到诬陷,这世道……未免太过于恶!”

    说着,他吩咐老伴道:“扶我起来。”

    在老伴的帮助下,毛公在床榻上坐起,旋即,他又吩咐老仆道:“取笔墨来。”

    “是。”

    片刻后,老仆取来笔墨,又将一份空白的竹册平摊在毛公跟前。

    此时,毛公挥笔疾书,在竹册上写下一篇书信,待晾干后小心卷起,托付老伴道:“老婆子,我怕是命不久了,你派人将这份书信交给你儿子,叫他带着这份书信去邯郸拜见‘陈公’,请陈公出面帮公瑜一家洗刷冤屈。……虽公瑜一家惨遭横祸,但我不能坐视他死后仍被一些恶人诬陷。”

    他越说越是难受。

    毕竟鲁阳乡侯年幼丧父,当年在得到他的帮助后,对他格外尊敬,虽二人互为忘年交,但鲁阳乡侯在他面前始终持后辈之礼。

    这样一个看着长大的晚辈忽然惨遭横祸,甚至于死后还要被人诬陷,毛公自然无法接受。

    毛老夫人显然也看出丈夫命不久矣,她因上了年纪而显得凹陷的眼眶中不由得浮现几分晶莹,但终归是早已知天命的老人,她忍着悲伤点了点头,说道:“我记住了,你放心吧。”

    “切记、切记。”

    连声叮嘱了几句,毛公的身体软软倚在身后垫着的被褥上,缓缓闭上双目。

    当晚,叶县县令毛珏老县令过世。

    眼睁睁看着丈夫过世,毛老夫人虽心中悲伤,但也记得丈夫临终前的嘱托,吩咐老仆道:“事不宜迟,你即刻以给老头子报丧的名义出城,去睢阳见我儿,将老头子临终前所书的这份书信交给他,叫他即刻前往邯郸,求见陈公。……切记,莫要被梁城军的军卒得知。”

    老仆忍着悲伤点点头,说道:“老夫人放心,不过,那位陈公究竟何许人?”

    毛老夫人提醒道:“就是那位陈公啊,你忘了?这些年,陈公好几次路过咱们叶县,来找老头子喝酒。”

    老仆苦笑着说道:“老仆虽知有这么一个人,可不知对方究竟何人呀,毛公也从未透露过,倘若公子问起,老仆该如何回答?”

    毛老夫人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好,老身告诉你。那位陈公,即当朝陈太师,陈仲!”

    听到这话,老仆脸上露出了震撼之色,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半晌后,他这才睁大着眼睛惊声问道:“便是那位当今天子最信赖的重臣,我大晋第一名将,数十年几无败绩的‘日下之虎’,陈仲、陈太师?”

    “然。”

    毛老夫人点点头。

    她能理解老仆此刻的震惊,毕竟那位陈公,确实是一位家喻户晓、堪称他晋国顶梁玉柱的朝中重臣,寻常人谁会想到,似这样的大人物竟会与一名普普通通的县令成为莫逆之交呢?

    “明早你便动身,莫要耽误老头子的临终嘱托。”

    “夫人放心,老仆就是散了这身老骨头,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次日天明,叶县县衙传出毛公逝世的消息,再次震撼了叶县的百姓。

    要知道昨晚黄昏前,叶县的百姓就已经被震撼过一回了,那便是当时县衙里传出来的消息。

    县衙宣称,鲁阳县鲁阳乡侯赵璟一家勾结叛军、意图谋反,被梁城军按律剿杀。

    当这个消息传开后,叶县的百姓几乎个个目瞪口呆。

    自当初赵虞在毛公的帮助下,在叶县县衙内召集了城内大大小小的商贾后,谁人不知鲁阳乡侯与毛公其实是相识了十几年的忘年交?

    更别说,鲁阳乡侯为人仁厚,堪称鲁阳县的乡贤,怎么可能做出勾结叛军、试图造反的行为?

    结合这两者,昨晚或还有人开毛公的玩笑:“毛公莫非是老糊涂了?”

    可今日县衙又传出了毛公过世的消息,整个叶县的百姓立刻就察觉到了几处不对劲。

    像魏普、吕匡等城内的大商贾,还有当地世家,纷纷去县衙询问究竟,可惜却没能问出什么结果。

    不得不说,毛公在叶县当了二十几年的县令,虽然也因为过于耿直而遭到有些商贾乃至世家的嫌弃,但论起毛公的品德,谁也无法挑出什么毛病,如今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县令身故,叶县立刻就陷入了混乱,人心浮动。

    见此,驻扎在叶县一带的梁城军立刻进城维持秩序,总算是将骚动的人心安定下来。

    而此时,赵虞正带着静女下了应山,再次来到叶县,在城外等待时机。

    没想到足足等了两日,他也没等到梁城军离开叶县,却反而等到了毛公身故的噩耗。

    不得不说,这个噩耗对赵虞实在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赵虞并不知道毛公在临终前已经写了一封书信,托家人转交他的儿子,叫他儿子立刻直奔王都邯郸求见那位陈公,替鲁阳赵氏洗刷冤屈,他只知道,毛公的身故,等于又断了一条路。

    在得知噩耗的那一日,赵虞又带着静女回到了叶县北侧的应山,回到了这两日晚上落脚的地方。

    静女拾了些枯萎的树枝过来,从怀中取出火折子,点燃了篝火。

    那个火折子,是赵虞这几日砍了一截竹子自己制作的,用那一晚他与张季等人分别时,张季给他防身的那一柄带鞘的短剑。

    这柄短剑此刻就藏在赵虞的怀中,也是二人唯一的防身之物。

    点燃篝火,将火折子收好放回怀中,静女坐到赵虞身旁,忍了许久,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少主,明日还去叶县么?”

    “……”

    赵虞默默地摇了摇头。

    也是,毛公都不在了,他还去叶县做什么?

    “那……去哪?”

    “明日……绕过叶县,去郾城看看吧。”赵虞犹豫说道。

    去郾城,投奔外祖、外婆?

    不,这并非是赵虞的初衷,他之所以选择去郾城,纯粹就是为了看看二老当前的情况,倘若二老还安然无恙,那就带着二老一起逃亡。

    尽管理智告诉他,倘若当真有人要对他赵氏赶尽杀绝,那么对于周家,那些人必然也不会放过。

    斩草除根,这是三岁小儿都知道的道理。

    但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或许有他乡侯府的人侥幸逃出升天,在他之前投奔了郾城,抢在梁城军对周家二老下手之前,带着二老逃离了郾城。

    亦或,二老得知了他赵氏的惨剧,猜到自己也不能幸免,是故提前逃离,留着有用之躯给女儿、女婿、外孙报仇雪恨,也不是没有丝毫可能。

    事到如今,赵虞也只能这样默默祈祷了。

    “咕……”

    赵虞的肚子响了,反应过来的他,这才感觉到难耐的饥饿。

    趁天色还未彻底暗下来,他俩到附近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但遗憾的,临近冬天的山林里,实在没有多少可以果腹的东西,赵虞与静女寻找了将近一个时辰,也仅仅只找到寥寥无几的山果,大多都已经烂了,坏了。

    这些找到的山果,以山栗居多,确切地说应该属于坚果,个头很小,看上去好似有一捧,但实际上剥掉壳没多少肉,根本不够赵虞与静女二人果腹。

    这不,待等到夜里大概酉时前后,静女的肚子就先咕咕叫了起来。

    她害羞地偎依在赵虞怀中假寐,但在篝火的照拂下,她微微颤抖的睫毛,以及羞红的面庞还是出卖了她。

    此时赵虞也无心去逗她,因为他也是又饥又冷,旋即,他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静女从怀中取出一个饼,递给了赵虞:“少主,我这边还有吃的。”

    赵虞愣了愣,出神地看着静女手中的饼,看着那个只被咬去小小一角的饼。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三日前蔡裕送给他们的。

    赵虞的那个他当时早就吃掉了,没想到静女却偷偷将她那个藏了起来,连他都隐瞒着,直到此刻他饿了,静女才将它拿出来。

    你怎么不吃?

    你为何藏着它?

    似这种蠢话根本无需去问,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不饿。”赵虞摇了摇头,尽管肚子饿地咕咕叫,他亦面不改色。

    但即便如此,静女还是将那个饼塞到赵虞手中:“少主,你就吃吧,不用担心我,我吃地少,吃了方才那些山果就已经饱了……”

    她还未说完,她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羞地满脸通红。

    最终,在赵虞的坚持下,静女妥协了,她偎依在赵虞怀中,把赵虞塞到她口中的饼大大地咬了一口,旋即,二人分着把仅有的那个饼吃完,总算是稍微缓解了解饿。

    将最后一口食物塞到连连摆手想要拒绝的静女口中,赵虞搂着她,轻声说道:“娘说得对,再坚强的男儿,身背后也得有一个支持他的……呵。有你在,我就不会迷茫。”

    静女愣了愣,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快速将口中的食物咽下,抱住了赵虞的胳膊。

    “静女,会一直跟随少主的,绝不会抛下少主,就像夫人对乡侯那样……”

    初雪,渐渐飘落。

    赵虞与静女躲在由树枝搭建的简陋窝棚中,相互偎依着,看着从天空飘落的雪。

    雪很冷,但心却很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