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霍司爵温翔翔〕〔镜面管理局〕〔赘婿丹尊〕〔兰言之约〕〔三国从忽悠刘备开〕〔乡村小术士〕〔弃妻似锦〕〔所有人都知道你只〕〔军王龙首(九五之〕〔超级军工科学家〕〔王者战神江南林若〕〔调教玩家:谨慎NP〕〔全球进入大航海时〕〔从仙侠开始的文娱〕〔至尊小刁民〕〔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末世之人族永不言〕〔一人之上清黄庭〕〔重生后我逃婚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22章:身居贼窝
    ps:有书友问疫情期间在干嘛,为什么不加更,呃……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以下正文————

    “虍儿,莫要骄傲自满,为父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

    “虍儿,为娘的好虍儿……”

    晚上,赵虞做梦梦到了鲁阳乡侯与周氏。

    睁开眼睛,他感觉眼角旁干涩难受,伸手一摸,隐隐还有几丝湿润。

    在梦中,他再次重温了在鲁阳乡侯府里生活的过往,直到醒来才意识到那只是一场梦,父亲与母亲都已经不在了。

    前几日在带着静女逃亡的路上,他连悲伤都顾不得,整日想着如何才能找到一个安身之地,直到昨日他跟着陈陌那一群应山贼来到这个贼窝,他的心才稍稍喘了口气。

    或许正因为绷紧的心稍有松懈,晚上他立刻就梦到了鲁阳乡侯与周氏,在无意识间,潸然泪下。

    爹……娘……

    压抑多日的强烈思念袭上心头,赵虞忍不住回想起鲁阳乡侯与周氏,回想起在父母膝下的美好回忆,可理智又告诉他父母已经不在,强烈的反差,让他感觉怅然若失。

    待再细想时,他隐隐感觉心口逐渐揪紧,一种仿佛身体都缺了一块的痛苦席卷心头,他不知觉地张开嘴,仿佛溺死之人般大口呼吸。

    同时,一股焦灼感觉迅速弥漫全身,硬生生憋得他全身都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那是一种几近要窒息般的难受。

    赵虞坐起身来,在昏暗的屋内大口喘着气。

    用双手搓了搓脸,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敢再去回忆鲁阳乡侯与周氏。

    “嘤……”

    在他身旁,静女忽然发出了一些声响。

    因为屋内只点着一盏油灯,光线很是昏暗,赵虞只能凑近去观察静女。

    只见在他的观察下,静女在草铺上辗转反侧,脸上神色很是痛苦,低喃着诸如‘夫人’、‘娘’之类的词。

    她多半也是梦到周氏了。

    娘就算了,可夫人这个词,可不能被外人听到啊。

    赵虞连忙推醒静女,毕竟这屋内,可不是只有他二人。

    静女是属于那种容易被惊醒的人,赵虞轻轻推了两下,她就醒了,就着屋内昏暗的油灯,她茫然地坐起四周,看到了身边的赵虞。

    “少……”

    她下意识地想要称呼,却被赵虞及时伸手捂住嘴。

    只见静女的身体僵了一下,待足足过了数息后才恢复正常,她抬起手,将赵虞捂着她嘴的手移开,小声说道:“兄长。”

    这是一句暗号似的称呼,代表着静女已经清醒,进入了‘周静’的角色。

    “做噩梦了?”

    赵虞用衣袖擦去静女额头的冷汗。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静女的眼眶顿时就留下了眼泪:“我梦到夫……我梦到娘了……”

    她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

    此刻的她,丝毫没有前几日陪赵虞在冰天雪地下风餐露宿的坚强。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屋内有个粗鲁的声音不耐烦地骂道:“大半夜的吵什么?烦老子睡觉。”

    一听这声音,赵虞赶忙捂着静女的嘴,旋即将她搂在怀中,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不多时,那个粗鲁声音的主人再度睡去,发出了呼噜呼噜的鼾声。

    赵虞与静女偎依在屋内的山墙,各有思绪。

    半晌,赵虞小声对静女说道:“再睡会,等天亮了,咱们估计就要干活了。”

    “嗯。”

    静女应了一声,但没有动弹,依旧偎依在赵虞怀中。

    见此,赵虞也就任由她去了,一边轻轻搂着她给予安慰,一边整理着思绪。

    昨日傍晚,他与静女跟着陈陌那群应山贼,来到了这个应山贼的贼窝——当然,这个‘应山贼’的称呼,只是赵虞昨日听许村的村人那样称呼而已,昨日遇到的那群应山贼,并不会那样自称。

    据赵虞所见所闻,这伙应山贼似乎有近百人的规模,整座贼寨里有三名首领,分别称作大寨主、二寨主、三塞主,而昨日那名叫做陈陌的男子,其实并非是这伙应山贼最大的头头,他只是二寨主,他上面与下面,各还有一个贼首。

    说到这个陈陌,赵虞着实有点看不透,从昨日他带领一队应山贼抢掠许村的事迹来看,他的行为与一般的山贼无异,但同时,此人似乎又保留有一定的底线。

    比如说,尽可能地不杀人。

    这个陈陌的武力,昨日赵虞短暂地瞥见过,相当厉害,手持长矛一记横扫,便将三名许村的青壮击飞丈余,幸亏他用的是长矛的木质矛身,倘若用的是矛刃,恐怕那三名许村青壮就早已是尸体了。

    而更怪异的是,当昨日赵虞提出要投奔他们的时候,那陈陌竟出言劝说,还用‘一日是贼、终生是贼’的话来劝退赵虞,总而言之,这陈陌给人的感觉,实在不像是一名山贼,尽管他确实带着一帮应山贼做着打家劫舍的事。

    昨日黄昏,跟着陈陌这群人来到这个贼窝,陈陌便将赵虞与静女安置在这边。

    这边是山寨的厨房,或者说火头房,只有一名山贼,便是方才静女哭泣时那个粗鲁大骂的人,名叫朱旺,不过昨日陈陌身边那几个山贼却叫他‘癞头’或者‘癞头旺’,赵虞猜测可能是这人头上得了黄癣之类的病症。

    毕竟昨日他打量时,发现这个朱旺头发确实稀疏,还跟妇人似的用布包着头。

    当然,他没敢去问,免得平白无故被人教训一顿。

    不知不觉间,屋外的天色逐渐亮了起来,此时那个叫做朱旺的山贼也醒了,只见他从屋内唯一一张石炕上坐起,下炕穿上鞋,然后打开了屋门。

    尽管这会儿天还是蒙蒙亮,但这朱旺却开始催促屋内的小孩子起身干活:“都起来干活了,小崽子们。”

    他这话,并非是专门针对赵虞与静女二人的,因为屋内还有其他的孩童。

    不错,除赵虞与静女以外,这间屋内还有三男一女四个孩童,最年长的男孩大概十四五岁左右,叫做徐奋,其余孩童都管他叫大哥。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男孩,似乎是兄弟,哥哥叫邓柏,弟弟叫邓松,年纪都在十一二岁左右,与赵虞年纪相仿。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女孩,看上去挺可爱的,年纪大概六七岁左右,叫做宁娘。

    不得不说,当昨日赵虞看到这四个小孩的时候,他也有些发懵。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贼窝里就应该是全员恶徒,没想到居然还有小孩子。

    但因为彼此都不熟悉,赵虞也就没有贸然去询问这些小孩子的来历。

    见所有人都起来了,那名叫做朱旺的山贼对几人吩咐道:“柴火不多了,你们几个今日去寨外砍些木柴回来,谁要是敢偷懒,我打断他的腿!”

    说罢,他转身就走了。

    而就在这时,邓柏、邓松俩兄弟忽然一把抓住赵虞,旋即,兄长邓柏压低声音说道:“新来的,听着,在咱们这里,徐大哥说了算,你记住了么?”

    “放开我少……我兄长!”

    静女一下子就被激怒了,然而被赵虞一声‘阿弟’喝止。

    十来岁的小孩也来这套么?

    看着一本正经的兄弟俩,赵虞伸手拦住有些不满的静女,笑着说道:“不是方才出去的那人说了算么?”

    “呃……”邓柏顿时语塞了,耿着脖子辩道:“癞头是正经的山贼了,不能算,咱们这些人,就是徐大哥说了算,你小子想吃苦头么?”

    赵虞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徐奋,见对方一声不吭看着自己,眼眸中露出几许不满之色,他笑了笑,说道:“当然,徐大哥。”

    他才没兴趣跟一群小孩起什么义气之争,他的目标是收服这整座山寨内的山贼,哪有工夫跟一群小孩较劲?

    然而他的回答,让徐奋、邓柏、邓松三人都有些发懵,他们大概是没想到赵虞居然这么‘怂’吧。

    “算你识相。”邓氏兄弟相互看了一眼,放开了赵虞。

    而此时,见赵虞服软了,不远处那徐奋的面色也好看许久,一甩头说道:“走。”

    “太可恶了。”

    看着徐奋、邓柏、邓松三人离开,静女一脸愤慨。

    此时,那个叫做宁娘的小女孩在出屋时犹豫地回头看了一眼赵虞与静女,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看着静女一脸愤怒的样子,她吓得赶紧就跑掉了。

    片刻之后,赵虞与静女背着箩筐,跟着徐奋、邓柏、邓松几人出了山寨,唯独那个叫做宁娘的小女孩例外,蹦蹦跳跳地行走在徐奋三人身边,时不时回头看看赵虞与静女二人。

    而接下来砍柴拾柴也是,徐奋、邓柏、邓松三人有意偏袒着那个叫做宁娘的小女孩,不过那个小女孩也懂事,尽管三个‘兄长’都关照着她,但她也没有贪玩,而是一起帮着拾柴。

    关于这件事,徐奋也跟赵虞打过招呼:“咱们五个人,把宁娘的那份分担了,新来的,你有什么意见么?”

    赵虞笑了一下,说道:“最近我弟跟着我在荒郊野外挨了几日冻,身体虚弱,让他少背点,我就没有意见。”

    徐奋看了一眼静女,见静女看上去确实很消瘦,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行。”

    赵虞看看徐奋,徐奋也看看赵虞。

    二人不约而同地心生一个念头。

    这人……不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