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摸宝天师〕〔喜遇良辰〕〔暮虎识香〕〔末世城下之钢铁洪〕〔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剑众生〕〔万夜之主〕〔重生机甲时代,开〕〔全能大佬她人美路〕〔摸宝天师(盛世宝〕〔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海贼开始的奇妙冒〕〔木叶之任务达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NBA:开局一张三分〕〔抗战之铁血东北军〕〔离婚后的我开始转〕〔LOL:这是个运气游〕〔末世之我有丧尸制〕〔侯府有朵小娇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42章:分裂!鲁叶共济会!
    当杨通道出鲁叶共济会分裂的事实后,黄绍就知道麻烦了。

    正如对面的那名山贼所言,他鲁叶共济会的势力,确实已远不如一年前了。

    一年前,赵氏二公子赵虞还在时候,他鲁叶共济会是何等的风光,把堂堂汝阳郑氏从发迹之地赶出,逼得汝南县县令刘仪到叶县恳求毛公出面相助,虽然他们事后被毛公斥责了一顿,但商会里每一名商贾依旧热血澎湃。

    在这个世人普遍轻贱商贾的年代,当他们商贾联合起来后,却能撼动百年家族,甚至连一县县令都因为他们而惶恐。

    许多商贾因此认识到,原来他们这些人,也能够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

    而就当商会里的众多商贾准备在那位赵氏二公子的带领下重拾商贾的尊严,改变商贾的地位时,噩耗传来……

    鲁阳赵氏一门覆灭,鲁阳乡侯赵璟、其夫人周氏,长子赵寅,以及他鲁叶共济会真正的领袖,赵氏二公子赵虞,在一夜之间被梁城的军队覆灭。

    事后,鲁阳、叶县两地前后贴出告示,指认鲁阳赵氏一家勾结叛军,图谋造反,对此,鲁叶共济会里的商贾大多是不信的,至少黄绍就不信。

    鲁阳乡侯赵璟,那可是鲁阳的乡贤啊,一招‘以工代赈’养活了多少从宛南、宛北逃来的难民?

    而这位乡侯与其夫人周氏所生的二公子赵虞,那更是聪慧绝顶,商会里的商贾纷纷将他比作秦国时期十二岁拜相位的甘罗。

    像这样的父子,居然说他们勾结叛军?

    简直可笑!

    要知道鲁阳赵氏遇难之前,可是给宛城的王尚德筹集了十几万石的粮米,而王尚德拿着这批粮草鼓舞军心,讨伐南郡的叛乱。

    既然赵氏父子勾结叛军,为何又要帮助王尚德筹集粮草?

    这不是前后矛盾么?

    再加上叶县县令毛珏的突然病故,黄绍本能地感觉这其中大有蹊跷。

    当他与他兄长黄馥提起此时时,他兄长断定赵氏父子肯定是得罪了国内什么了不得的达官贵人……

    “呋……”

    黄绍微微吐了口气。

    他与他兄长黄馥一样,都十分欣赏那位赵氏二公子,原因就在于那位二公子借助机智与手腕,将他们这些商贾、或以经商为家业的家族拧成了一股,让他们认识到,原来他们商贾团结起来的时候,居然能有那般强大的力量。

    但遗憾的是,那位二公子故去后,鲁叶共济会就分裂了……

    魏普、吕匡二人互相争夺商会会长的位置,为此大打出手,那位二公子不在了,毛公也故去了,谁也无法阻止他们——虽然在此期间,鲁阳的县令刘緈也曾尝试干预过,希望可以化解双方的矛盾,但只可惜,魏普与吕匡谁也没有听从这位刘公的劝告。

    也是,刘緈是鲁阳县的县令,而魏普与吕匡皆是叶县商贾,倘若有谁能压制这二人,也就只有赵氏的二公子赵虞,以及叶县的县令毛珏毛公,但遗憾的是,这两位都不在了。

    短短三四个月后,魏普一批人落败,被吕匡一众排挤出鲁阳、叶县,随后都失去了汝南、郏县等地的地盘,在其余商贾的支持下,吕匡成为鲁叶共济会的会长。

    但显然魏普那些商贾不会甘心失败,他们将家业迁到临汝、汝阳、轮氏几个县,当初他们在那几个县帮助赵氏二公子击败汝阳郑氏,在汝水诸县都有一定的根基,在吕匡一众势力的逼迫下,魏普等人落户于汝阳,以此为基本盘,建立了另外一个鲁叶共济会。

    为了区别于吕匡一众的鲁叶共济会,魏普等人改变了旗帜。

    原本鲁叶共济会的旗帜,以青绿为底色,旗帜上方书写‘鲁叶共济’四个字,下方勾勒有三山,分别代表鲁阳与叶县境内的鲁山、应山与卧牛山。

    而魏普一众搬迁到汝阳后,以将三山的图案改成了汝水,底色也换成青色,唯独旗帜上方的字样,依旧是鲁叶共济。

    不过,也因此会被吕匡一众嘲笑成汝水共济会。

    黄绍与他兄长黄馥一样,对魏普与吕匡二人的争斗并不敢兴趣,但在当时商会内‘非白即黑’的紧张气氛下,他们选择了赢面更大的吕匡一众。

    果然,吕匡不负众望,击败了魏普。

    但黄绍私底下也很魏普那一伙打过交道,他知道,魏普等人的目的非常明确,他们要重新夺回叶县,夺回鲁叶共济会的正统——虽然‘正统’这个词用在这里有点别扭,但不可否认这就是魏普等人的目的。

    毕竟,魏普与吕匡二人谁都一口咬定自己才是那位赵氏二公子的继任者。

    总之,当年风风光光的鲁叶共济会,犹如昙花一现,随着那位赵氏二公子的逝去,迅速从巅峰走向衰弱,尽管当前吕匡与魏普各自掌握着一支共济会,但比起一年前,那已是远远不如。

    最有利的证据是,魏普与吕匡,谁也没能具备那位赵氏二公子的手腕。

    当年那位二公子在的时候,王尚德默许他手下的宛城军市以超过市价两成的价格来收购鲁叶共济会提供的货物,而如今那位二公子不在了,军市收购的价格一下子就跌回市价。

    甚至于就算是这样,魏、吕两支鲁叶共济会还要花费许多心思应付主持军市的那个孔俭,拉拢他、讨好他,请他莫要打压价格。

    卑躬屈膝!

    卑躬屈膝啊!

    当年赵氏二公子还在的时候,这个孔俭敢吭声么?!

    “喂,那黄绍,怎么说?!”

    远处,应山贼郭达的喊声,打断了黄绍的思绪。

    黄绍皱着眉头打量着对面。

    据他而知,其实当初已经有商会里的商贾向赵氏的管家曹举提出了鲁山、应山、卧牛山这三山的贼寇问题,据当时曹举所言,那位二公子原本打算联合众人凑一笔钱用于讨伐这些山贼,甚至于,据说那位二公子还可以请来宛城的军队,只可惜,那位二公子还来得及安排,就遭遇了横祸,再加上后来魏普、吕匡二人的争斗,商会里根本没人去做这件事,以至于这些山贼的隐患遗留至今。

    “唉。”

    黄绍叹了口气,暂时压下心中的思绪,朝着对面喊道:“容黄某再思忖片刻。”

    “再给你一百息的工夫。”远处的郭达大声喊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若不从,我等就杀过来了!”

    “好、好。”

    黄绍安抚罢对面,跳下马车,问身边那名卫士道:“卫充,倘若想击退他们,大概会损失多少人手?给我一个大概的数目。”

    那名叫做卫充的护卫为难地说道:“这个真不好说,天下贼寇,实力良莠不齐,倘若对面只是虚张声势,咱们不伤一人或也可以全胜;但倘若对面确实有实力,那二爷就要有所准备了……”

    听到这话,黄绍眼皮直跳。

    什么准备?准备钱呗!

    安葬死去的卫士,雇佣新的卫士,这些都是要花钱的!

    近两年,随着他鲁叶共济会前后在鲁阳、叶县、汝南、汝阳等县逐步壮大,各县的通商越来越频繁,这直接或间接地带动了各县不少行业,其中就包括护卫这一行。

    原因在于这些年各地都不太平,鲁阳、叶县、汝南、汝阳等地亦是如此,那位赵氏二公子没来得及解决沿途的山贼、流寇问题,这使得鲁叶共济会只能采取老办法,即雇佣卫士保护商队。

    想想鲁叶共济会的规模,大的联合商队动辄几百辆马车,不带上足够的卫士,能放心出行么?

    总之,鲁叶共济会的体量,大大刺激了护卫这一行,无论是懂点拳脚、会点兵器的本地人,亦或是附近各县慕名而来的游侠,只要是会点武艺的,都纷纷改行当了护卫。

    但护卫这一行可不好干,拿的是雇主的买命钱,碰到像眼前这种情况,如果还想在这行混,那就只能硬着头皮跟主人家共同进退,如果主人家要求击退进犯的山贼,那就必须豁出命。

    当然了,反过来说,作为雇主的主人家也不会随随便便让护卫去送死,毕竟买命钱——即买断的卫士一定年限的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倘若死的卫士过多,还得重新花钱雇人,且雇到的人还不一定就忠心。

    想来想去,黄绍终于想出了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卫充,你带两个人去试试对面,倘若对面实力强劲,咱们就交出几车。……切记莫要冲动,你若死了,不但你家中老小失了依仗,我还得另外找人,还不见得能找到合适的。”

    卫充笑了笑,说道:“多谢二爷体恤,卫某有分寸。”

    听到这话,黄绍点点头,重新又跳上马车,朝着对面的山贼喊道:“对面的大王,你们看这样如何?你我各派三人,倘若大王赢下,黄某便按照大王的意思,留下几辆马车;如若我等侥幸胜了,诸位大王便放我等通过。”

    “可以!”

    在与陈陌、王庆二人互换了一个眼色后,杨通哈哈大笑地应了下来。

    堂堂大寨主,自然无需亲自下场。

    最终,杨通这边派出了陈陌、王庆、牛横三人,几乎轻松地就击败了卫充等三名卫士。

    尤其是卫充,更是在几招之内就被陈陌击败,一脸呆懵,简直难以置信。

    见此,那黄绍再也不敢犹豫,老老实实交出五车货物,带着其余二十几辆马车飞也似地逃离。

    虽然杨通有些不舍得其余那二十余辆马车从手中逃走,但为了实现‘应山之虎’的野心,他最终还是听取了赵虞的建议,守信地放任这支商队离开。

    在其余山贼欢呼于兵不血刃就抢到了连带着马跟马车在内的五车货物时,赵虞目送那些飘扬着鲁叶共济旗帜的马车迅速逃离。

    虽然有他一定的责任,但得知因为魏普、吕匡的关系导致鲁叶共济会分裂成两支,他心中还是非常失望。

    不过,这样也有利于他日后重新掌握鲁叶共济会。

    那原本就是他所建立的商会,且他终究也会重新夺回,包括其余那些原本属于他赵氏的家业,到那时……

    『……我将重建鲁阳赵氏!』

    心中想着,赵虞捏了捏手中那只柔嫩的小手。

    静女不解地看了过来,一脸莫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罪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