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西游:授徒万倍返〕〔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黜龙〕〔开局修道十五年,〕〔全民求生之超凡领〕〔某霍格沃茨的论文〕〔港综:开局拒绝卧〕〔我能给御兽加载扮〕〔重返84:从收破烂〕〔在真假嫡女世界签〕〔电竞大神小甜猫〕〔重生开始当首富〕〔铠甲世代〕〔长生在英伦〕〔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我在七零当恶媳〕〔弱鸡穿越者的互助〕〔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83章:转年
    转眼又到岁除,这是赵虞在黑虎寨度过的第二个岁除。

    早晨,趁着静女打扫屋内时,赵虞枕着双手躺在卧榻上反思这一年来的收获。

    在地位方面,他从原本黑虎寨伙房里连正式山贼都算不上的打杂小童,成为了山寨里的众头目之一——虽然他迄今为止手中无权,身边也没有听命与他的手下,但考虑到寻常山贼都不敢招惹他,姑且也算是一个头目吧。

    而在人脉方面,因为某些原因,他暂时只与两个人关系亲近,一个是郭达,一个便是牛横。

    郭达不必多说,他非但是赵虞‘内定’的班底,而且还是他取代杨通的关键人物,因为只有郭达默许,赵虞到时候才能让‘旧派’杨通一伙听命于他。

    因此,赵虞十分注意与郭达的关系,前一阵子为了恢复与郭达的交情,还冒险抗拒了刘黑目的示好,好在刘黑目这个人也知道利害,并未因此而仇视他。

    倘若说郭达是赵虞刻意笼络的对象,那么牛横,此人几乎可以说是自己凑上来的,没有让赵虞花费什么力气。

    当日,在赵虞抗拒了刘黑目的示好后,非但郭达十分感动,当晚就带着酒菜来拜访赵虞,与赵虞称兄道弟地喝了一晚,等到次日,就连牛横也跑了过来,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赵虞够兄弟、够仗义。

    毕竟牛横深恨刘黑目,在这个黑虎寨内,如今牛横最厌恶的,恐怕就是那个刘黑目了。

    从那之后,郭达、牛横就会时不时地聚到赵虞的屋内,或者到郭达的屋内,三人聚在一起喝点小酒,有一句每一句地闲扯几句。

    最开始,就属牛横的抱怨最多,且他最开始的抱怨对象也涉及刘黑目。

    但渐渐地,牛横就开始抱怨杨通的偏袒。

    起初郭达还会打断牛横、提醒牛横,但随着他负责的寨内事物逐渐被刘黑目、张奉、褚角等人分担,他在牛横抱怨杨通的话中逐渐保持沉默。

    如此明显的一个风向标,赵虞自然不会错过,他信誓旦旦地对郭达道:“郭达大哥在哪,我周虎就在哪!”

    这番表明心迹的话,让郭达颇为感动,也让牛横对赵虞更有好感。

    毕竟最近郭达与牛横二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在杨通的默许下,以刘黑目、张奉、褚角等人为首的‘投奔派’,逐步开始挤占以郭达、牛横二人为首的‘旧派’的地位。

    那些投奔派的山寨并不敢招惹陈陌与王庆二人,毕竟王庆当日在那间聚义堂内已经放下了狠话,谁敢伸到他们碗里争食,伸手剁手、伸手剁头,那气焰简直堪称嚣张,然而,由于这二人拿马盖那件事作为要挟,杨通也不敢动他们。

    而在杨通都不敢支持的情况下,投奔派的寨主们又岂敢对陈陌、王庆二人动手呢?

    正是在这个前提下,以郭达、牛横为首的旧派就成为了权力争夺的牺牲,变成了整个山寨内最弱势的群体。

    其原因,无非就在于作为领军人物的郭达,逐渐被杨通削减了所负责的事项——这等于变相地削弱了郭达的权柄。

    郭达的权柄原本就来自于杨通,如今杨通逐步收回,郭达毫无办法。

    不,确切地说,郭达也并非毫无办法,因为他还可以用最后一招,那就是像陈陌、王庆那样威胁杨通,毕竟郭达所知道的秘密,那可远远要比陈陌、王庆二人多得多。

    但这样做了,郭达就等同与杨通彻底撕破了脸皮,十几年的兄弟之情顷刻间荡然无存。

    因此,郭达并没有这样做,他选择默默忍受,寄希望于杨通终有一日能想办法。

    但默默忍受,并不代表心里就平静,看郭达最近逐渐不再制止牛横对杨通的抱怨,就知道他对杨通也渐渐心生不满,曾经杨通、郭达、牛横三人构成的‘铁三角’,恐怕早已悄然瓦解。

    而赵虞所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一个机会,进一步加深郭达、牛横二人对杨通的不满,直到二人率领部下从杨通一伙中脱离,自立门户。

    巳时前后,静女将屋子打扫地差不多了,于是赵虞便带着她前往伙房。

    因为投奔派的到来,伙房里也出现了一些变化,原本伙房是由‘癞头’朱旺做主的,而如今,伙房里又多了几个负责人,朱旺渐渐地就失去了话语权,连带着邓柏、邓松、宁娘的日子也难过了——事实本该是这样,但幸亏有赵虞,伙房里那几个投奔派的山贼,也都认得赵虞,见赵虞与朱旺、邓柏、邓松、宁娘等人关系极好,倒也不敢为难他们。

    也难怪,毕竟赵虞在黑虎寨的地位确实是挺特殊的,乍看手中无权,但基本上每件事杨通都要询问赵虞的看法,哪怕现如今杨通逐渐开始膨胀,已渐渐不再对赵虞言听计从,他也会先询问赵虞的见解。

    中午时分,山寨里亦设办了庆贺岁除的酒宴。

    或许有人会觉得奇怪,这群山贼蓬头垢面的山贼,难道也看重岁除?

    当然不是,事实上那只是一个名目而已。

    五日一小宴,十日一大宴,这本来就是这群山贼的真实写照。

    当日,在摆设酒宴的另一间大屋内,黑虎寨大大小小的头目们汇聚一处。

    乍一看其乐融融,但仔细看就不难发现,屋内的众人明显可以分为四个团体,以刘黑目、褚角的个人为首的投奔派一拨,陈陌、王庆一拨,以郭达、牛横、赵虞三人为首的小股旧派一拨。

    至于最后剩下的一拨,那就是杨通的手下,比如当初严格监视赵虞的朱成、孙言二人。

    因为杨通与郭达二人的逐渐疏远,他俩手底下的山贼也逐渐疏远了,杨通派的开始跟着投奔派一起喝酒,而郭达、牛横手下的心腹,则自成一派,自己喝自己的,不跟圈子外的任何一股势力接触。

    而这,便正是当前黑虎寨内各股势力的最佳写照,看似平衡的形势下,实则暗流涌动。

    转过年来便是开春,寨内继续对旧寨的恢复。

    这件事是由刘黑目负责的,郭达与赵虞都没有参与,而刘黑目大概也是觉得那座旧寨不利于防守,也就没太花精力,随便弄了弄,可能他觉得,等到四月之后,昆阳官兵一来,搞不好这座旧寨还要再被烧一次。

    反正还是要被烧毁,多花精力做什么?

    也不晓得是不是这家伙修的旧寨实在太破了,以至于原本打算跟他抢分寨主的王庆,看了一圈后皱着眉头就离开了,后来也没向杨通提想搬到旧寨作为分寨主的要求。

    甚至于,就连刘黑目本人也不怎么满意。

    于是最终,旧寨成为了一个临时落脚点,专门供负责下山抢掠商队的山贼暂住。

    而在这段时间内,赵虞与郭达则在负责修缮山路。

    修缮山路,是为了给日后建造分寨做准备,这一点无论是杨通还是其余寨主都是知道的,但考虑到修缮山路又累且又无利可图,其他人躲都还来不及,倒也没人来跟郭达抢。

    从这一点也不难看出,郭达在山寨里的地位,以及在杨通心中的地位,都已远不如当初了,不过在表面上,杨通依旧与郭达称兄道弟,甚至还好几次找郭达谈话,希望郭达体谅他一二云云。

    每次郭达被杨通叫去私下谈话,事后赵虞总会询问郭达。

    最开始郭达对杨通还是很感欣慰的,好几次笑着回答赵虞,但一阵子之后等赵虞再问时,郭达却只剩下淡淡一笑。

    恐怕这份笑容,还是看在赵虞的面子上。

    其中有一次,郭达回来时怒气冲冲,当赵虞询问他原因时,他一脸愤慨地道出了原因:“也不知是谁在他面前污蔑,我一过去,他便问我是否打算投奔陈陌、王庆,接着就……算了,不提也罢!”

    当时赵虞就知道,杨通与郭达之间十几年的兄弟感情,恐怕已经是薄弱到一张纸的程度了。

    只要一个契机,伸手一戳,噗,这层纸一般的感情恐怕就被捅破了。

    不过即便如此,杨通、郭达二人依旧维系这这层堪比薄纸般的关系。

    也不奇怪,毕竟郭达在山寨内的地位确实需要仰仗杨通,而杨通,显然也是打算再用郭达——更何况郭达这边还有赵虞呢。

    一下子失去两个助力,而且还是给他出谋划策的,想来杨通还不至于膨胀到这种地步。

    二月下旬,陈祖派了几个人来到黑虎寨。

    无需多问,这几个人肯定是来催那两分利的。

    在杨通的授意下,刘黑目出面接待那几个人,一番述苦说得那几个人不好意思再催,晕晕乎乎地就被刘黑目打发了。

    两日后,陈祖又派人过来,刘黑目再次设法打发。

    截止三月中旬,陈祖前前后后派人来了六次,六次皆被刘黑目敷衍打发,且黑虎寨却并未给予陈祖明确的答复。

    三月十九日,陈祖一怒之下率寨内的弟兄下山,抢掠一支商队。

    这一下子就打破了迄今为止应山贼与过往商队的默契。

    不得不说,那支被抢掠的商队,他的主人胆子也大,跑到黑虎寨山下,又惧又怒地质问究竟。

    黑虎寨底下的山贼哪知道什么内情,连忙上报杨通。

    而杨通在得知此事后,简直心花怒放,他苦等几个月,就是为了等陈祖率先打破既定的规矩。

    他立刻于聚义堂内召集山寨内的诸头目,声讨陈祖的恶行,以‘陈祖破坏规矩、损害黑虎寨利益’为由,商议率众讨伐陈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