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大梦万古,我的修〕〔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第一龙王〕〔从地球被入侵开始〕〔百炼飞升录〕〔NBA:开局抽中篮板〕〔美漫里的无限奖励〕〔奋斗在瓦罗兰〕〔我给反派当爸爸[娱〕〔我能给御兽加载扮〕〔最强钓鱼佬〕〔奶爸:开局女儿堵〕〔我的博浪人生〕〔从四合院开始的人〕〔我可以进入游戏〕〔我在末世当暴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85章:夜乱
    陈祖被擒,他的手下亦纷纷投降,杨通率领众人凯旋而归,就此返回黑虎寨。

    回到黑虎寨后,杨通命人将陈祖关押在寨内的地牢里。

    黑虎寨的主寨本没有地牢,但为了关押陈祖,杨通特地命人将一处存放粮食的地窖改成了地牢,于是黑虎寨也就有了地牢。

    安排妥当这一切后,杨通再次下令寨内设宴,大概是为了庆贺击败陈祖吧。

    别看这一仗无惊无险,但在杨通看来,这一仗却极为关键,毕竟这意味着他离真正的‘应山之虎’更近了一步,彻底一统的应山东部。

    而相比较杨通的兴奋,赵虞其实更加兴奋。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如今杨通已经吞掉了应山东部所有的山寨,而赵虞这边也基本上做好了夺位的准备,在隐忍了一年多之后,他终于可以实施他上山前的计划,取代杨通成为应山贼的首领,在为父母报仇的路程上,迈出最关键且最艰难的第一步。

    大概是出于兴奋,当日赵虞也不顾酒酸,在杨通设办的庆贺之筵中,与郭达、牛横二人多喝了几碗,看得郭达一头雾水,毕竟以往他可从来未曾见赵虞喝过那么多的酒。

    甚至于,待赵虞回到自己的屋子后,他还抱着静女的脸亲了一口,惊得静女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虽说二人的关系是在鲁阳乡侯与周氏在世时就认可的,但迄今为止赵虞从未亲过她,以至于此刻被赵虞亲了一口,静女整个人都僵住了。

    赵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讪讪说道:“高兴地有点忘乎所以了,别在意啊。”

    “……”

    静女俏眼瞥了一眼赵虞,带着羞涩之情笑了笑。

    晚上睡下后,赵虞兴奋的心情依旧难以平复,见毫无睡意,他索性就思考起接下来啊的事,即如何取代杨通。

    以杨通如今在黑虎寨的威望,赵虞想要取代他,那就只能将其除掉——这也正是当初赵虞没有投奔陈陌或王庆的原因。

    但如何除掉杨通呢?

    以赵虞目前的岁数与武力来说,借刀杀人那是肯定的,区别仅在于借哪把刀。

    比如此刻被关押在黑虎寨地牢里的陈祖,赵虞就未必不能将他做成一把刀。

    就这样想着想着,赵虞搂着静女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虞忽然感觉有人在用力地推自己,耳畔亦传来了静女惊急的声音:“兄长,兄长,快醒醒!”

    “怎么了?”

    赵虞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旋即他便听到屋外传来了兵器撞击的声响,期间还伴随着一声声惨叫。

    那一瞬间,相似的记忆如泉水般涌入,让赵虞下意识地想起了他鲁阳乡侯府被袭的那一晚,心情顿时为之一沉。

    『是谁在攻击黑虎寨?!』

    惊急之间,赵虞猛地翻身下榻,跑到窗口将窗户开了一线,仔细观望屋外。

    此刻的他,心情异常焦躁,他第一反应就是官兵夜袭山寨。

    这个猜想,着实让他急地脑门冒汗,毕竟他花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才做好了一切准备,怎能坐视昆阳官兵坏了他的大事?

    此时,赵虞忽然注意到斜对过那间屋子似乎有些光亮,隐约可见似乎屋内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

    就在他暗自时,那屋子里突然跑出来几个手持火把的人。

    就着火把的光亮,赵虞隐约从这些人脸上看到了凶狠与狰狞。

    怕对方注意到他,他立刻将身体紧贴墙壁,警惕地打量着屋外那几个人。

    此时就见屋外为首那人沉着脸下令道:“每一间屋子都莫要放过,通通杀了,然后放火。我去助吴进营救老大!”

    “是!”

    听到这话,赵虞立刻就意识到,这些人必然是陈祖的手下。

    他猜测,这些陈祖的手下肯定是见他黑虎寨今日犒赏全寨,寨众都喝得酩酊大醉,是故决定叛乱,想趁机救走陈祖,顺便重创黑虎寨。

    不得不说,在陈祖已经失败的情况下,他手下的山贼仍然要救他,这是赵虞没有想到的,毕竟天下山贼大多都跟随胜者,就像当初许和、俞荣、袁许那三位山寨被郭达杀死后,这三人的手下转头就被黑虎寨吞并了,也没见有谁要杀杨通或郭达,为许和三人报仇。

    这就是弱肉强食,也是山贼奉行的准则。

    可没想到,陈祖的手下对他们老大竟是这般忠心……

    “兄长?”

    此时,静女已穿戴好衣物,面色惶恐不安地站到赵虞身边,小声询问赵虞外面发生了何事。

    “是陈祖原来的那些手下叛乱。”

    赵虞简单解释了几句,旋即就瞥见有一名山贼提着火把朝他俩的屋子快步走来。

    『坏了!』

    惊急之下,赵虞脑门冒汗。

    “砰!”

    屋外有人狠狠踹门。

    那动静,让赵虞与静女二人不约而同地战栗了一下。

    好在静女见最近郭达、牛横会在早上时不时地闯入寻找赵虞,怕自己女儿身的秘密暴露,每晚睡觉前都用门栓将屋子栓好,使得这扇门不至于被立刻踹开。

    “砰!”

    “砰!”

    屋外又是两脚。

    静女吓地死死捂着嘴,因为她紧挨着赵虞,赵虞明显能感觉到静女在发抖。

    显然,她在害怕……废话!

    别说静女,就连赵虞此刻心中也是莫名恐慌,他忍不住暗自祈祷:去别处,去别处,拜托了,拜托了。

    然而,屋外那山贼似乎是个死脑筋,打定主意要闯进来。

    见横竖躲不过去了,赵虞咬了咬牙,示意静女莫要声张,旋即,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床榻旁,从床底下摸出两柄利剑。

    那是他与静女每日早晨练武时所用的。

    将其中一柄剑递给静女,让她以此防身,赵虞悄悄抽出另一把,埋伏在门后头。

    而此时,屋外那名山贼还在奋力踹门。

    突然,只听砰地一声,整个门框都给踹地松动,屋外那山贼再复一脚,便将整扇门踹到了屋内。

    瞬间,屋内就被屋外那山贼手持的火把照亮了。

    『来了!』

    赵虞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同时手握利剑平举在腰处,就等着屋外那山贼闯入,一剑将对方的身躯刺穿。

    就在他暗想时,那名山贼已迈步走了进来。

    眼见对方的身体就在自己面前,赵虞也顾不得其他,奋力就刺了出去。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山贼也不知是猜到了什么,一晃身立刻后退,以至于赵虞收力不及,手中的利剑扑了个空,刺入了对面的木墙。

    『怎么……』

    赵虞骇然地转头看去,旋即便看到屋外陌生的山贼,脸上露出了狰狞而狡猾的笑容。

    此时赵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屋外那山贼那样奋力踹门,屋内的人哪有可能不被惊动?倘若屋内毫无动静,那肯定是有所埋伏啊!

    亏他自诩聪明,临危竟失了方寸,竟犯下了如此浅显的错误。

    果然,那山贼他得意地笑道:“想暗算老子?老子早猜到门后有人了……只是没想到是一个小崽子。”

    他手握利刃走向赵虞,口中说道:“小子,碰到我算你命不好,谁让你是黑虎寨的人呢?”

    说着,他挥剑劈向赵虞。

    看着朝自己头上劈下的利刃,赵虞此刻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明明在徐奋的教导下练了大半年的剑,但此刻却好似通通忘光了,他只是下意识地用剑鞘去挡,结果却被那山贼一脚踹中了腹部。

    砰地一声闷响,赵虞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剧烈一震,旋即有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将他踹飞,等他反应过来时,这才感觉到腹内仿佛翻江倒海般剧痛。

    “砰!”

    赵虞整个人被踹到了墙上。

    亲眼目睹这一幕,被吓呆的静女终于反应过来了,她仿佛被激怒的雌虎,抽出手中的剑斩向那名山贼。

    然而,那名山贼十分警觉,听到身后传来动静,立刻转身,举剑挡下。

    只听叮地一声,静女挥出的剑就被他挡下了。

    “哟,原来还有一个小崽子?”

    那山贼嘿嘿怪笑着:“小子,没吃饭么?就这点力气?”

    静女惶恐而不安地攥着剑,在那名山贼的逼迫下一步步地后退,没几步就退到了墙壁。

    忽然,她看了一眼赵虞所在的方向,好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定,大叫着,奋不顾身地刺向那名山贼。

    然而那名山贼终归是刀口舔血的人,又岂会轻易就被伤到,只见他侧身躲开的静女的刺击,旋即左手放开火把,一把就抓住了静女握剑的手。

    『不好!』

    看到这一幕,赵虞眦目欲裂,强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挣扎站起身,紧走几步,朝着那山贼扑了过去。

    而此时,那山贼正准备举剑刺向静女,口中狞笑道:“那就先拿你开刀……”

    话音刚落,他忽然意识到身背后有风。

    但为时已晚,赵虞已扑到了他身上,骑在他后背,一口咬住了那山贼的脖子一侧。

    “死小鬼!”

    那山贼因吃痛而大怒,举剑欲刺向赵虞,静女一见,亦慌忙抓住他持剑的右手,旋即低下头一口咬在他手上。

    “死小鬼!”

    那山贼发狂了,奋力甩动身躯,试图将赵虞甩下来,同时,他亦奋力甩动右手,试图将静女甩下来。

    赵虞倒还好,可怜静女,整个人都被那山贼举了起来,砰砰地撞在墙壁。

    可即便如此,她亦咬死不松口。

    赵虞看得眦目欲裂,右手扣住那山贼的眼眶,直接刺入了他的眼睛。

    “啊——”

    一声惨叫,那山贼下意识放松了手中的剑,使静女终于如愿以偿夺下了他的剑,顺便他咬下他一块皮肉。

    然而此时赵虞却遭了秧,只见那山贼左手反手抓住他的头发,试图将他扯下来。

    『我好不容易谋划好这一切,岂能死在你这种人手中?!』

    赵虞也发了狠,左手反拽自己的头发,同时一口牙齿死死咬住那山贼的脖子,右手愈发用力抠对方的眼珠。

    而就在这时,只听噗地一声,静女举剑刺穿了那名山贼的身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