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路求生,我有提〕〔我的双手有异能〕〔大唐:开局获得霸〕〔国潮1980〕〔影帝他不想当太监〕〔特种兵之神级辅助〕〔精灵之我挖矿养你〕〔我的靠山好几座〕〔查克拉不是这样用〕〔授徒万倍返还:我〕〔斗罗:开局密室拯〕〔上门龙婿(超级王〕〔仙穹彼岸〕〔强化医生〕〔异界开发见闻录〕〔师弟求你别修炼了〕〔黄荆〕〔武唐仙〕〔傲世狂医〕〔修行万年,发现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86章:夜乱(二)
    “砰——”

    失去生机的山贼,尸体重重倒下。

    想来他万万也不会想到,刀口舔血一生的他,今日居然会栽在两个小毛孩手中。

    “呸呸……”

    赵虞吐了几口唾沫,同时将有些滑腻的右手在自己身上擦了擦,继而转头看向静女。

    “噗——”

    静女瘫坐在地,就着地上那支火把的光亮,她面色发白,双目无神地看着那具尸体,旋即,颤抖着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眶晶莹。

    顾不得全身的痛意,赵虞赶忙上前将静女一把搂住。

    “少主,我……我杀人了……”

    “不。”赵虞搂着静女,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膛,旋即低声宽慰道:“你救了我们俩,你很勇敢,静女。”

    说着,他有些担忧地看了眼被踹开的门,低声说道:“现在不是惊慌的时候,保不准外面还有陈祖的手下,咱们先躲起来。”

    一无既往,静女顺从地点点头,只是面色依旧苍白。

    于是,赵虞与静女二人从靠床榻那侧的窗户翻了出去,小心地躲在屋后的干草堆中。

    此时,山寨的动静愈发响了,赵虞猜测,肯定是他黑虎寨的众人发现了陈祖手下的叛乱,与后者厮杀了起来。

    好在喊杀声都集中了地牢那边,赵虞这边倒不多。

    “应该没事了。”他低声宽慰静女道。

    静女没有反应,半晌后,赵虞便听到怀中传来了“嘤嘤”的轻泣声。

    『……让她哭吧,哭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好。』

    这样想着,赵虞搂紧了静女,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闯入了他们的屋子,惊得静女都停止了哭泣,拉着赵虞的衣袖不敢动弹。

    赵虞也很紧张。

    而就在这时,忽然屋内有人喊道:“阿虎?阿虎?阿静?”

    『是徐奋!』

    赵虞心中一喜。

    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站起身来,从窗口瞄了一眼。

    果不其然,在屋内的正是徐奋,只见他提着一柄带血的剑,面色惊慌地四下环视,似乎在寻找赵虞与静女二人的踪影。

    赵虞立刻就注意到,徐奋身上衣服的左肩处有利刃砍伤的痕迹,鲜血染红了他的肩膀。

    “徐大哥。”

    赵虞在窗外轻声喊道。

    听到声音,徐奋猛然转头看向窗口,见赵虞站在窗外,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走上前来问道:“阿静呢?你俩没事吧。”

    “我俩没事。”赵虞回答道,心中颇有些感动徐奋来救他们,尽管迟了一步。

    听到赵虞的话,徐奋将头伸出窗外,直到确认安然无恙地抱膝坐在地上,他这才彻底放心,放心之余,他小声问道:“阿静怎么了?”

    “只是受到点惊吓,我会安慰他的。”

    徐奋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具尸体,面带歉意说道:“抱歉,阿虎,我来迟了。”

    仅看徐奋左肩的伤势,赵虞就丝毫不会有责怪他的想法,他摇摇头,指着徐奋的左肩说道:“我俩没事,倒是徐奋大哥你,你的伤势看上去很重啊。”

    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肩,徐奋笑着说道:“用它换一条命,值了!”

    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叮嘱赵虞道:“寨子里现下还乱着,你俩先躲起来,我到伙房去看看大邓、二邓,还有宁娘。……虽然有朱旺在,但我还是不放心。”

    赵虞点了点头,旋即看着徐奋转身跑出屋外。

    他必须承认,徐奋确实是一个好兄长,至少在对待他们方面。

    似这般又躲了片刻,赵虞的屋子又来了人,不是别人,正是郭达与他的手下陈才等人,一下来了十几个。

    郭达等人来到,赵虞自然无需再担心什么,于是便带着静女回到了屋内。

    与徐奋的反应相似,瞧见赵虞与静女安然无恙,郭达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旋即向赵虞表示歉意:“阿虎,抱歉,我来迟了。”

    赵虞摆摆手说道:“今日突发情况,郭达大哥事先又不能预料到。……话说,今夜作乱的是陈祖的手下吧?”

    “唔。”郭达沉着脸说道:“应该是陈阻的手下想把陈祖救出去。”

    二人聊了几句,继而便聊到了屋内的那具尸体,郭达笑着调侃赵虞道:“可以啊,阿虎,居然能杀掉一个……”

    赵虞担忧地看了一眼双目依旧有些发愣的静女,苦笑着说道:“郭达大哥就别取笑我俩,我俩差点就丢了性命。”

    “是我大意了。”郭达点点头说道:“明日我安排陈才他们住到你隔壁,好有个照应……”

    正说着,忽然屋外走入一名山贼,抱拳说道:“大哥,大寨主派人叫你跟阿虎过去。”

    杨通派人传唤,郭达与赵虞自然不敢无视。

    郭达点点头说道:“好,我俩立刻过去。”

    说罢,他正要带赵虞去见杨通,忽然瞥见静女直直地看着地上那具尸体。

    想了想,他对赵虞说道:“阿虎,不如你俩搬到我隔壁去住吧,也省得收拾了。”

    赵虞也注意到静女直勾勾地看着地上那具尸体,显然心中还未接受自己杀了人的事实,在这个情况下,换个屋子住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那就麻烦郭达大哥了。”赵虞抱拳谢道。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

    郭达笑了笑,迈步走向屋外,当路过静女身边身边时,他拍了一下静女的臂膀,笑着招呼道:“走,阿静。”

    然而,他这轻轻一拍,却让静女整个人都跳了一下,一脸惊恐地连连退后两步,弄得郭达好不尴尬。

    见此,赵虞立刻走上前搂住静女,回头对郭达说道:“我来说吧。阿静他今日受到惊吓……”

    郭达有些奇怪地看着赵虞与静女,毕竟在他看来,这兄弟俩过于亲昵了。

    不过他也没在意。

    片刻之后,郭达将赵虞与静女带到了他隔壁的屋子,那本是他手底下的人居住的,因此屋内难免脏乱,但终归没死过人,也没有什么血迹。

    反复叮嘱静女在屋内等着自己,赵虞跟着郭达朝杨通的住处走去。

    他倒是不担心静女的安全,毕竟附近都是郭达手底下的人,他担心的是静女自身,毕竟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确实很难接受自己杀了人的事实。

    片刻后,郭达与赵虞来到了杨通的住处。

    此时,寨内的动乱已经被平息,陈祖手下那群以吴进为首的山贼,终归没能救出他们的老大,反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不过,吴进今日今晚的举动,也给黑虎寨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赵虞保守猜测,今晚他们寨里最起码死了几十个人。

    大概正是这个原因,当郭达与赵虞来到杨通的屋内时,正好撞见杨通大发雷霆,咆哮着要将陈祖吊死在寨门处。

    不得不说,当看到赵虞安然无恙时,恐怕杨通也是松了口气,因为他问起了赵虞的状况。

    但随后,杨通便将这件事怪到了赵虞头上,怒斥道:“看你干的好事!……若不是你劝我留下陈祖的性命,岂有今夜的祸事?!”

    说起来,随着赵虞跟郭达、牛横二人组成了一个小团体,杨通就愈发看赵虞不顺眼了,因为整个山寨内,就只有这小子敢给他甩脸色,然而他最恨的是,他偏偏还离不开赵虞的辅佐。

    所谓又爱又恨,大概就是这样吧。

    而对于杨通的喝斥,赵虞内心则毫无波动。

    谁会跟一个将死之人较劲呢?

    赵虞镇定地说道:“大寨主息怒。……陈祖已被关押在地牢内,无法接触他手底下的人,肯定不会是今夜之事的主谋,而是他的手下自作主张。既然是他的手下自作主张,杀与不杀陈祖,又有什么区别呢?”

    杨通深深看了几眼赵虞,沉声说道:“周虎,是你说你有把握劝说陈祖降服,我才留陈祖一命,倘若日后你无法说服陈祖……”

    “大寨主请放心,我一定能说服他。”

    不等杨通将狠话说完,赵虞便自信地说道。

    见此,杨通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反正他召见赵虞就是想看看这小子是否安然无恙,顺便骂他一顿泄泄愤。

    离开杨通的住处后,赵虞与郭达二人来到了关押陈祖的地牢。

    就着地牢内火把的光亮,赵虞看到陈祖坐在监牢内,闭着双目,哪怕他与郭达已走到监牢前,他也不睁开双眼。

    见此,赵虞平静地说道:“吴进死了。”

    “……”陈祖立刻睁开了眼睛。

    赵虞又说道:“他与另外二十几个对你忠心的人,想要趁机救出你,但没救成。”

    “……”

    陈祖浑身一颤,攥紧了拳头,半晌后,他微微吐了口气,全身逐渐放松,脸上亦流露出几许落寞与哀伤。

    显然他也听到了今夜的动乱,猜到了几分真相,只不过从赵虞口中得到了证实。

    他忽然开口道:“郭达,你出去,我有话要问这小子。”

    郭达闻言看了一眼赵虞,见赵虞点头示意,他低声说道:“有什么事就喊我。”

    说罢,他走向了地牢的入口处。

    瞥眼看着郭达走出地牢,陈祖这才将目光放在赵虞身上,问道:“小子,我与你素无交集,你为何要救我?”

    “因为我欣赏你的才能。”赵虞如实说道。

    “……”

    陈祖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

    笑了一阵后,他以嘲讽的语气对赵虞说道:“你想说什么?让我当你的手下?我连杨通都不放在眼里,又何况是你?”

    赵虞也不在意,摇摇头说道:“我救你,只是出自欣赏,并不奢望你当我的手下,你若觉得欠我人情,日后替我做一件事即可。”说着,他看着陈祖又补充道:“当然,这件事你可以拒绝,倘若你拒绝,也算还了我人情。”

    “……”

    陈祖闻言一愣,惊疑不定地看着赵虞。

    “我会再来的。”

    微笑着朝陈祖抱了抱拳,赵虞转身离开了。

    看着赵虞离去的背影,陈祖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这小子笃定我不会拒绝么?我若不会拒绝的事……』

    想到这里,陈祖嘴角微微上扬。

    “有意思……”

    或许赵虞所评价的那样,陈祖确实是山贼中少有的,有头脑的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