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88章:夜乱后续
    『ps:上个月月末还有大佬与大佬的各一万币打赏,因此加更情况目前是【】,让我理一理夺位的剧情,然后就开始还。』

    ————以下正文————

    晌午前后,睡地迷迷糊糊的赵虞与静女,皆被屋外的拍门声惊醒了。

    “谁啊……”

    赵虞问了一声,旋即就痛地倒抽一口冷气。

    睡前他还不觉得,但此刻,他却感觉全身上下剧痛不已,就连牙根与前颈,也因为昨晚奋力咬住那个山贼的脖子而脱力,以至于此刻肌肉酸痛。

    似乎是听到了赵虞的异样,屋外传来了郭达的声音:“阿虎,没事吧?”

    “没事……”

    赵虞忍着剧痛回了句。

    “我去开门。”

    静女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她稍稍动弹,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痛苦之色。

    也难怪,毕竟她比赵虞伤地还要重。

    见此,赵虞心疼地将她轻轻按回在床榻上,不容反驳地说道:“我去,你躺着。”

    说罢,他咬着牙翻身下了床榻,一步一拐地走向屋门,吃力地将门栓取下,将门打开。

    屋外,郭达正背着手站在那,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关切问道:“阿虎,我听陈才说,你俩至今还未吃过任何东西……阿虎,你怎么了?”

    赵虞痛地龇牙咧嘴,回答道:“昨晚与那个陈祖的手下搏杀受了伤……”

    一听这话,郭达面色一紧,连忙伸手检查赵虞的伤势,痛地赵虞赶紧退后一步,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我与阿静昨晚检查过了,不是太严重的伤势……”

    此时郭达已抓住赵虞的手臂,一把撩起衣袖,见赵虞手笔上淤青处处,他皱着眉头说道:“这还不算严重?”

    的确,皮下的淤伤,确实要比一般的皮外伤严重。

    一般的皮外伤最多就是失血,但只要伤口结痂就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但皮下的淤伤若不及时诊治,那才会出大事。

    鉴于此,郭达立刻吩咐陈才道:“陈才,去拿点跌打药过来。”

    “是,老大。”

    此时,郭达带着赵虞回到了屋内,他吩咐赵虞道:“阿虎,把衣服脱了。”

    “郭达大哥……”

    “少废话!快点。”

    在郭达的催促下,赵虞只好脱掉了衣服。

    此时郭达才看到,赵虞身上淤青处处,尤其是腹部、腰际以及后背这三个地方。

    他气恼地说道:“伤地这么重,你昨晚这么不说?”

    赵虞知道郭达是真心关切他,心中有些感动,郭达摇了摇头,看待赵虞的目光仿佛是兄长看到了不懂事的弟弟。

    此时,陈才三两步从屋外奔了进来,瞧见赵虞身上的伤势,他也吓了一跳:“好家伙。”

    打发走陈才,郭达让赵虞坐在屋内的凳子上,旋即,他抓了一把跌打膏药,先抹在赵虞的背部。

    “啊……”赵虞顿时就惨叫出声,整个人险些跳起来。

    “忍着点。”郭达的左手一把按住赵虞的肩膀,用责怪的语气解释道:“倘若你不想成为废人,不想在榻上躺几个月,就给我忍着点……谁叫你昨晚不说?”

    赵虞讪讪说道:“昨晚还没感觉怎么……啊!”

    “那你现在就要遭罪了。”郭达怒其不争般斥责着,同时也尽心地替赵虞涂抹膏药,替他按摩化瘀。

    期间,赵虞惨叫声不断,逗得躺在床榻上的静女亦是抿着嘴暗暗偷笑。

    足足替赵虞按摩化瘀了将近一个时辰,郭达这才长吐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说道:“差不多了,今日就先到这吧。……从明日起,每日再这样敷药化瘀,过个三五天就差不多了。”

    此时赵虞正仿佛一摊烂泥似的瘫坐在凳子上,闻言面色大变:“还要三五天?”

    “谁叫你隐瞒不说?”郭达调侃道:“本来敷个一两回药就差不多了。”

    说着,他起身走向床榻,口中说道:“阿静,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一听这话,静女大惊失色,死死用被子裹着自己。

    见此,郭达皱了皱眉,伸手去抓被子,口中说道:“我方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倘若你的伤势也跟你兄长那般,那就必须得及时化瘀……”

    “不要,我不要。”

    静女面色惊慌地裹着被子,死死不松手。

    从旁,赵虞也是心中一惊,连忙几步奔到郭达面前,将后者拦下。

    他讪讪说道:“郭达大哥,我来吧,我替阿静敷药就行了。”

    看着眼前这对兄弟俩反常的举动,郭达心中顿时起疑,他看看赵虞,又看看静女,忽然间好似明白了什么,嘴巴张地老大。

    一看他这表情,赵虞就知道郭达已经猜到了。

    果然,郭达明显是猜到了,因为他退让了:“那……那行吧,我把膏药留下,你替阿静敷药,切记,不能过于用力,但也不能太轻,否则药力无法进入身体,你就按我方才的力度。”

    “好。”赵虞连连点头。

    见此,郭达便在赵虞的相送下转身走向屋外。

    待走出屋子时,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的静女,旋即朝着赵虞张了张嘴,似乎想问点什么。

    但几番欲言又止后,他什么都没问,只是转头吩咐陈才几人道:“你们几个,日后不许随意闯入阿虎与阿静的屋子。”

    “咱们本来也没随意闯入啊。”陈才等人叫屈道。

    “少废话。”

    看到郭达的话,赵虞就知道郭达已经猜到了静女乃是女儿身的事实。

    好在他如今与郭达关系不浅,是故郭达帮着他隐瞒了。

    回到屋内,将门窗都关好,赵虞从桌上那罐跌打药走向床榻。

    显然,静女也知道自己方才的反应肯定会让郭达起疑,忧心忡忡地问道:“少主,郭达大哥是不是已经猜到了?”

    赵虞微微点头,但旋即便宽慰道:“不过没事,他会替你我隐瞒的。……我觉得他大概以为你是我妹妹,日后他若问起,你别说漏嘴就行。不说这个了,你把衣服脱了,我替你敷药。”

    “嗯。”

    静女点点头。

    在赵虞面前,静女自然不会像方才那般反应激烈,在赵虞的帮助下,她挣扎着坐起身,解开衣服的扣子,继而面红耳赤地脱下了衣服,捂着前胸,羞地不敢抬手。

    反而此时赵虞却没有欣赏的心思,因为他发现仿佛就像郭达所言,静女身上的淤伤似乎也比昨晚更严重了,几乎都发紫了。

    尤其是背部,乌黑发紫。

    “你先趴下。”

    “嗯。”

    待静女趴下后,赵虞心疼地抚了抚静女后背的淤伤,旋即抓了一把膏药,抹了上去。

    “唔……”

    静女痛苦地闷声出声。

    “忍一忍。”赵虞低声说道,同时效仿郭达那般,替静女按摩化瘀。

    然而仅仅只是推拿了一下,静女就疼地小声叫道:“兄长,疼,我疼……”

    “忍一忍……”

    “唔……呜呜……疼……”

    静女痛地泪流满面。

    见此,赵虞心中亦是心疼不已,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候他必须狠下心,毕竟经方才郭达‘狠心’的推拿化瘀后,他确实感觉全身的剧痛减轻了不少。

    看着静女痛苦的模样,赵虞将一块干净的布递给她,让她咬在嘴里,旋即他在静女背上的淤伤处推拿起来,狠下心对静女痛地全身发抖的迹象视而不见。

    与被那山贼踹了一脚的赵虞不同,静女的伤势主要集中在背部与四肢,但伤势要比赵虞严重地多,尤其是被那名山贼抡起来砸向墙壁的右臂、右腿那一侧,几乎到处都是发紫的。

    心疼之余,赵虞亦不禁感慨,感慨于此刻柔弱地与寻常小女孩毫无区别的静女,当时竟能用那样的勇气与他一同跟那名山贼搏斗,甚至于最后,毫不犹豫地拿剑刺死了那名山贼。

    如若不是静女的坚强,说不定他俩昨晚就已经被那名山贼杀死了。

    足足替静女推拿了一个多时辰,赵虞这才停了下来,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

    只有自己经历过,他才知道郭达方才替他推拿时花了多大的精力,怪不得方才连郭达都是满头汗水。

    他虚弱地趴在卧榻上,而静女也几乎是虚弱地躺在榻上。

    此后几日,郭达每日将赵虞叫他屋内,替赵虞推拿化瘀,回来后赵虞却替静女推拿化瘀。

    期间,郭达从未提过有关于静女的事,这让赵虞感到有些感动。

    几日下来,赵虞感觉身体逐渐恢复,但奇怪的是,静女却愈发地严重了,乏力、焦躁,依旧难以动弹。

    忽然有一日,等赵虞回来时,就看到静女躺在床榻上哭泣。

    赵虞连忙上前询问:“怎么了?”

    只见静女埋头在他怀中,泣不成声,等到赵虞再次询问,她这才带着哭腔说道:“静女要死了,日后不能再跟随少主了,呜呜……静女不想死,静女还想跟着少主,呜呜……”

    赵虞越听越奇怪,毕竟他这几日明显感觉身体康复,怎么静女这边却愈发严重了呢?

    就算他推拿的手法不如郭达,因此让静女好得较慢,但这也不至于害得静女伤势更重吧?

    经他反复询问,甚至于用上了命令的口吻,静女这才哭泣着拉起了被子,露出了榻上的一大片血迹。

    血?

    怎么可能?!

    赵虞面色顿变,他明明检查过静女的伤势,静女身上根本就没有外伤,怎么可能……

    『……等会。』

    忽然间想到一个可能,赵虞撩起被子检查了一下静女的身体。

    旋即,他的表情就变得愈发古怪了。

    看着赵虞面色阴晴不定,静女吓地面色惨白,哭泣道:“少主,静女要死了,是么?我不想死,静女不想死,静女想要陪着少主……”

    “别哭别哭。”

    赵虞伸手替静女抹去了眼泪,表情古怪地说道:“你不会死的,你只是……长大了。”

    “诶?”

    静女的哭泣顿时戛然而止。

    等到赵虞附耳对她说了几句后,她更是羞地连耳根都红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