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河传记〕〔吾妻上将军〕〔请叫我顶流巨星〕〔天命的我是神级反〕〔小祖宗教你们做人〕〔炼狱艺术家〕〔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盖世龙婿〕〔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快穿之反派大佬是〕〔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头号战尊〕〔凰不归〕〔天龙:武侠世界的〕〔至尊龙卫楚天露露〕〔猛兽出笼〕〔农家福宝有空间〕〔快穿之男配真甜〕〔万相之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95章:相互推算
    偷袭黑虎寨事败,马盖、黄贲、高纯三人携败兵退回营寨,却不想在入营后就见到了章靖。

    见到章靖后,他们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黄贲、高纯二人的不知所措,主要是出于尴尬,一方面是自己偷袭黑虎寨失败而尴尬,另一方面则是为章靖感到尴尬,怕说错什么话让这位当朝将军下不来台。

    毕竟归根到底,今夜偷袭黑虎寨一事乃是章靖提出的建议,如今失败了,反被黑虎寨的山贼埋伏了一拨,理所当然是作为当朝将军的章靖最为尴尬。

    而相比较黄贲与高纯二人,马盖心中则多了几分心虚。

    因为方才在偷袭黑虎寨时,他鬼使神差地产生了想要提醒这群山贼的想法,只是没想到他的想法还未实施,他们就遭到了黑虎寨的伏击。

    看着各怀心思的马盖、黄贲、高纯三人,章靖严肃而不失礼貌地询问道:“三位,今晚的损失情况如何?”

    见章靖率先询问打破了僵局,高纯松了口气,抱拳回道:“不算严重。虽然被那群贼子突然杀出,抢占了先机,但卑职立刻就下令撤退,伤亡情况应该不重。”

    章靖点点头,转头看向黄贲与马盖二人。

    黄贲会意,立刻说道:“我与高县尉一样,在贼子伏击我等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群贼子有所防备,便与两位县尉手下的人相互掩护撤退了。”

    从旁,马盖亦点点头:“我也是。”

    听到伤亡情况并不算严重,章靖绷紧的面色稍稍缓解了几分,他沉声说道:“三位,我等到马县尉的帐内再细说吧。”

    “是。”

    在章靖的示意下,几人来到马盖的兵帐内。

    章靖依旧没有坐主位的意思,他对马盖、黄贲、高纯三人说道:“今夜失利,是章某失算了,过错在我……”

    听章靖自责,黄贲连忙说道:“章将军言重了,谁能想到贼子竟有所防备呢?”

    高纯亦劝道:“不怪章将军,只怪贼子过于狡猾……”

    见三位县尉皆为他开脱,章靖微笑不语。

    怪贼子过于狡猾?

    不,那只是借口,倘若他敢坦然接受这种借口,他义父日后得知肯定会狠狠训斥他。

    今夜的失利,就是他章靖的过错,是他太小瞧了对面那群山贼。

    章靖猜测,黑虎寨的山贼必然是今日白昼里在山顶看到了他官兵的任务分配,见一半官兵并未帮忙去建造营寨,而是在营内养精蓄锐,是故猜到了官兵今晚的夜袭……

    倘若是他章靖的话,他就一眼能看出端倪。

    而他的过错就在于,他太轻视对面的山贼,认为对方只不过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小毛贼,因此他甚至没有任何遮掩——倘若对面换做他曾经负责镇压的叛将,他最起码会让那一半士卒到远处的林中歇息,不至于毫无掩饰地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

    话说回来,对面的黑虎寨能看出这一点,这也说明对方确实有聪明人。

    想到这里,章靖转头对马盖说道:“马县尉,这里就数你对黑虎寨最为了解,能否向张某讲述一下马县尉以往与黑虎寨交锋的战例?我想了解一下黑虎寨的山贼,究竟实力如何。”

    马盖不敢拒绝,简单将他曾经与黑虎寨的交锋经过告诉了章靖等人。

    在马盖讲述的过程中,章靖越听眉头皱着越深,因为他从马盖的讲述中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先说黑虎寨,这绝对不是一伙寻常的小毛贼。

    什么是寻常的小毛贼?

    寻常的小毛贼是不敢跟官兵对着干的,官兵来围剿,这群人就逃入深山,等到官兵撤走了,他们又大摇大摆地出来,继续打家劫舍,这就叫寻常的小毛贼,威胁性不算大,但一般很难彻底剿灭,除非动用大量的人手,花费巨大人力物力。

    但黑虎寨那群山贼却是什么?

    首先他们敢正面抗击官兵,光这一点他们就不是寻常的小毛贼了,而是称作寇,甚至于,他们还敢主动出击,攻击官兵的营寨,可见这些人非但是寇,而且是悍寇,彻头彻尾的亡命之徒,攻击性极高,威胁性极大。

    再来说黑虎寨里的‘谋者’,也就是出谋划策的人。

    暂时章靖还不清楚黑虎寨的‘谋者’是谁,但他能确定有这么一个人,应该正是这个人今日看穿了他们试图夜袭的打算,是故嘱咐黑虎寨的群寇埋伏在山中,打了官兵一个措手不及。

    而通过马盖的讲述,章靖越发肯定黑虎寨里有这么一个‘谋者’。

    说到马盖的讲述中哪件事最让章靖感到惊诧,那么就是黑虎寨凭着一些山中路障重创了昆阳官兵的那一战。

    仅仅只是凭着一些竹条、蔓藤所制的障碍,对面那群山贼巧妙地分割攻山的官兵,将其个个击破,章靖听得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种在他看来都值得赞赏的出色战术,居然会在一群山贼中看到?

    惊叹之余,章靖愈发肯定自己的判断。

    虽然他暂时还不知是谁,但他肯定黑虎寨内肯定有至少一名‘谋者’,且这至少一名谋者,还懂得兵法。

    想到这里,章靖产生了几分兴趣。

    懂兵法的对手,那才够资格作为对手嘛。

    当晚一番合计后,几人各自回帐歇息。

    离开前,章靖提醒马盖、黄贲、高纯三人道:“黑虎寨群寇曾经偷袭过马县尉的营寨,可见他们并不畏惧官兵,是名副其实的悍寇,有一次就第二次,眼下我等营寨尚未建成,那就愈发要谨慎。”

    马盖、黄贲、高纯三人抱了抱拳,表示他们会谨慎防备,组织人手彻夜巡逻。

    听到这,章靖这才带着李负等人离开。

    而与此同时,成功伏击了官兵的黑虎寨群寇,除必要的岗哨与驻守在半山腰那座旧寨的人以外,其余人陆续回到黑虎寨,喝酒的喝酒、睡觉的睡觉,不一而足。

    唯独赵虞站在主寨前的空地上,眺望山下的官兵营寨。

    对于此次成功算到了官兵的夜袭,杨通很高兴地又称赞了他,其余像刘黑目、王庆、张奉、褚角几人,也对他愈发重视,但赵虞心底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

    他隐隐感觉,事情似乎有些脱离了他的掌控。

    今夜他成功算到对方的夜袭,原来仅在于山下有一半的官兵今日白昼举止反常,因此他心中有所防范。

    然而没想到的是,官兵还真的来夜袭了。

    这说明什么?

    如若不是马盖背叛他们,那就表示山下的官兵当中,有一个比马盖地位更高的人,马盖的意见无法影响到那个人。

    『……吕匡可以排除。吕匡名下的鲁叶共济会虽然在这几个县势力不小,但在剿贼这种事上,就算是曾经的马盖,也不会任由吕匡胡来。那又是谁?马盖是县尉,这昆阳境内比县尉职位高的,那就只有县令……总不至于昆阳县令刘毗亲自跑来剿贼吧?不可能,去年马盖打了胜仗,刘毗应该十分信任马盖,不可能亲自出面……难道是颍川郡里的人?也不对啊,倘若是颍川郡里来人,肯定会有援助的郡军,可我并未看到旗号……』

    赵虞想来想去也想不通。

    不过这也不奇怪,赵虞再聪明,也不可能想到有一位叫做章靖的将军为了他鲁阳赵氏那一案,微服私访来到叶县,随后恰巧被吕匡请来围剿黑虎寨。

    “唔?”

    忽然赵虞眼眉一挑。

    因为他看到山下那尚未建成的官兵营寨外,忽然出现了许多点点火光。

    从那点点火光的排列、数量以及移动轨迹来看,那些应该是巡逻值夜的官兵。

    “防守森严啊……是防我方夜袭营寨?”

    赵虞皱着眉头看了半天,也没从巡逻值夜的官兵其移动路线上看出什么可以利用的破绽。

    此后二三日,赵虞每日登高眺望山下的官兵营寨,看着山下的官兵营寨从无到有,逐渐建成。

    而在此期间,山下的官兵并未再对黑虎寨发动任何攻势,一看就知道是准备等营寨建成后再有所行动。

    『先夜袭一把赌一赌运气,不成则立刻加强己方防守,先使己方立于不败之地……』

    看着山下的官兵营寨,赵虞的面色亦变得有些凝重。

    因为他忽然,不知怎么,山下的官兵忽然就变得很会打仗了,正、奇相结合,风格与过去大不相同。

    “营寨既已建成,应该尝试用兵了吧?”

    赵虞喃喃自语。

    正如他所料,五月初十,即官兵建成营寨的次日,章靖与马盖、黄贲、高纯三位县尉相聚于马盖的帐内,商拟尝试性对黑虎寨采取攻势。

    黑虎寨的主寨,位于应山群山当中其中一座山丘的山顶,主寨下方的半山腰,有黑虎寨今年开春时修缮的旧寨,想要攻陷主寨,那就必须先拿下那座旧寨。

    当日早晨,马盖、黄贲、高纯三人点了一千名官兵,准备拿下那座旧寨。

    得力于去年马盖在山下放了一把火,将旧寨下方的山林通通烧了个精光,以至于眼下黑虎寨旧寨一侧的山坡看上去仍光秃秃的,虽然时隔一年,山坡上已长满了不知名的花草,但倒也不妨碍官兵登山。

    “列队!”

    不远处,捕头石原沉声喝道:“诸位辛苦训练,就为今日就铲除这伙恶寇,牢记石某教导诸位的一切……”

    此时,章靖带着李负等侍卫经过,恰巧看到了石原,也看到了他手下的那三百名昆阳县兵。

    “唔?”

    看了看汝南、叶县两地的县兵,又看了看那石原手下的县兵,章靖忽然发现一个不同之处。

    那就是石原手底下的昆阳县兵,个个都带有木盾。

    “去问问,那是何人?”

    章靖转头对李负说道。

    “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