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非著名影帝〕〔成道从封神开始〕〔在超自然的世界里〕〔护花神医〕〔我给反派当爸爸[娱〕〔都市绝品医神〕〔贞观三百年〕〔乐队的盛夏〕〔神话之龙族崛起〕〔殿下别这样〕〔六宝团宠:皇贵妃〕〔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我寄人间〕〔在他心尖上〕〔从走路开始修炼〕〔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拳之霸者〕〔太古龙尊〕〔全民兽化:从柳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197章:威不可挡【二合一】
    “铛。”

    章靖手中的长矛,其矛刃划过一道圆弧,旋即重重甩击在王庆的双刀上,震地试图以双刀抵挡的王庆双手为之一麻。

    说实话,双刀并不是一种非常用来适合御敌并且自保的配置。

    不可否认,手持双刀杀敌确实很利索,就像王庆那样,一把刀负责架住、弹飞敌人的兵器,另一柄刀专注负责杀死对手,这种暴戾到极致的杀敌方式,非常适用于对付一些实力远不如自己的弱者,就像方才的王庆砍翻那些官兵,那几乎都是两刀一个,就跟砍瓜切菜般简单。

    但是真正碰到善于运用长柄兵器的强者,双刀是非常被动的。

    就像眼下的王庆,他几次试图贴身攻击章靖,因为双刀在近身范围内才能杀伤力最大化,而这个距离恰恰正是长矛的薄弱点,然而他几次尝试,都无法靠近章靖。

    每当他试图靠近时,章靖总会抡矛将其逼退。

    借助腰力横论半圈的挥击,放在长矛身上,那威力简直惊人,王庆臂力也算不俗,但每次抵挡,都让他双臂酸麻,整个人不由得要退步两步。

    『这家伙……』

    王庆惊疑不定地盯着对面那个身穿锦服的男人,他意识到自己碰到的劲敌。

    相比较王庆的震惊,章靖亦有稍稍的惊讶,惊讶于面前这个自称王庆的山贼,武艺还真的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的程度而已。

    “刷。”

    一道寒芒如虹,划破空气,在逼地王庆手忙脚乱的同时,章靖回身一矛又逼退几名试图围攻他的山贼,旋即翻身将另一名试图偷袭他的山贼捅穿在长矛上。

    以一敌五,游刃有余。

    确切地说,在他面前除了王庆还有几分自保能力,其余山贼根本不是他一合之敌。

    这不,见王庆还未再次抢攻上来,章靖索性先应付其他试图偷袭他的山贼,只见他步伐或近、或退,手中的长矛或抡、或刺,眨眼工夫便有四五名山贼死在他手中。

    不得不说,这场面着实有些违和。

    因为章靖乍一看就像是一位出身高贵的富家子弟,容貌虽然不算非常英俊,但也超过一般人,再考虑到他身穿锦质长袍,头发还用束带扎着,怎么看都给人一种文绉绉的儒雅感,说起气质,与王庆着实有些相像。

    但就是这样一位看上去文绉绉的年轻人,一脸平静地杀死了一名又一名凶神恶煞的山贼,且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这着实给人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

    “给我去死!”

    眼见章靖杀死一个又一个他的手下,王庆终于暴怒了,一把甩出了手中的一柄刀。

    那柄刀呼啸着飞向章靖,但章靖却不惊不忙,用矛尖轻轻一挑,便将那柄刀挑上了天,等到它落下时,正好被他接在手中。

    『什么?』

    王庆面色大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章靖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击落了他投掷的刀。

    “还给你!”

    但听一声轻笑,章靖反手将那柄刀重新甩向王庆。

    王庆正震惊于他方才看到的一幕,等到他回过神来时,那柄刀已闪着寒芒飞向他原本的主人。

    惊慌之际,王庆赶忙侧身一闪,然而就在这时,章靖突然瞄准他的落脚点发动了突刺。

    眼瞅着王庆的身躯即将被章靖刺穿,在此危机关头,王庆忽然一咬牙,在凌空中硬生生扭转身体,用手中另一把刀在地上撑了一下。

    就是这关键的一下,导致章靖的长矛刺空。

    章靖双眉一挑,轻哼道:“反应很快,不过……”

    话音未落,他立刻转刺为划,变招用锋利的矛刃割向王庆的咽喉,试图一击毙命,好在王庆及时用手臂抵挡,虽惊险地避过了这一击,但也导致他的左臂被矛刃割伤,鲜血如注。

    “老大!”

    四周王庆的手下见此情况大惊失色,转而纷纷围攻章靖。

    见此,王庆惊忙大叫道:“你们这群蠢货,都给我退后!那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他的话还未说完,他的一名手下就被章靖一矛捅穿了咽喉。

    可怜那名山贼致死也想不明白,对面那家伙的矛为何能那么快……

    “退后!”

    眼瞅着一名名手下被章靖无情杀死,王庆眦目欲裂,挥舞左手的刀砍向章靖,迫使章靖放弃对他手下的追杀。

    “铛。”

    如王庆所愿,章靖抽身挡下了他挥来的刀,轻笑问道:“这些人是你的手下?”

    仿佛看穿了章靖心中的不屑,王庆面色阴沉地狞笑道:“啊,虽说确实是一群蠢货,但那也是老子的手下!”

    说罢,他不顾右臂鲜血如注,一把抓住了章靖手中的长矛,同时,再次挥动左手的刀,朝着章靖劈头盖脸地劈了下去。

    只听啪地一声,章靖用右手托住了他持刀的手腕,继而使劲一扭,王庆立刻就骇然地发现,他左手的力量远远不如对方的右手,竟被对方一点一点地反制,以至于那柄刀竟逐渐架到了他自己的脖子上。

    『岂能如你所愿?!』

    心惊之下,王庆飞起一脚踹向章靖,没想到那章靖早有防备,趁机将他整个人一拉一扯,旋即一个背身,将王庆狠狠甩到另一侧的地上。

    王庆毫无防备,背部受到重创,手中的刀立刻就握不住了,章靖趁机抓过他那把刀,俯身朝着王庆的咽喉斩落下来。

    眼瞅着那柄刀斩下,纵然是王庆都有种‘我命休矣’的绝望感,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斜刺出来另一柄长矛,恰巧挡住了章靖挥刀斩下的路径,使章靖啪地一声斩在那柄长矛的木质矛身上。

    “唔?你又是何人?”

    章靖转头看了一眼来人,旋即立刻抽刀,用刀面挡下对方一记踢腿。

    而那人亦趁机将地上的王庆一把抓了过去。

    『是谁?』

    捡回一条命的王庆转头看去,旋即便看到陈陌那张脸。

    『居然被这家伙救了……』

    王庆就跟吞了虫子那般难受。

    “伤势如何?”

    双目死死盯着对面的章靖,陈陌沉声问道。

    “还行。”王庆喘了口气。

    总的来说,他的伤势不算严重,最严重的无非就是右臂的皮外伤而已。

    但即便如此,亦不可否认他方才差点就被章靖取了性命。

    振作精神站直身体,王庆不服输地说道:“只是被这家伙偷袭而已……”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提醒了陈陌:“小心点,这家伙,相当厉害。”

    陈陌当然知道对面那人的厉害,毕竟他方才一边抗击官兵,一边关注着王庆与那章靖的厮杀,在他看来,王庆几乎是从头到尾都被对方所压制。

    确切地说,自王庆最初的攻击被对方打断,便至此被对方所压制。

    纵观整个黑虎寨内,没有人能像章靖那般从头到尾压制王庆,他陈陌也不行,毕竟手持双刀的王庆还是很猛的。

    而与此同时,章靖亦在观察着突然杀出来的陈陌,见对方跟他一样手持长矛,他心生几许兴致,问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陈陌持矛摆出进攻的架势,沉声说道:“问人之前,不自报家门么?”

    “哈。”

    章靖轻笑一声,摇头说道:“何必费力告诉一个死人呢?”

    “说得对!”

    陈陌沉喝一声,双脚一垫,整个人仿佛猛虎跃出,手中长矛自取章靖。

    这种直接的招式,自然无法伤到章靖,后者轻而易举地避开,旋即抡矛朝着陈陌挥斩而来。

    而陈陌似乎也料到了此事,待直刺未果后,整个人原地轻跃,手中长矛抡足一圈,重重撞上了对方的长矛。

    “锵!”

    矛刃对矛刃,只听一声刺耳的金戈声后,章靖手中的长矛立刻折断。

    章靖皱皱眉,脸上露出几分郁闷的神色,仿佛在责难手中的长矛:什么玩意,这就断了?

    不过,断就断吧,谁说断了矛刃的长矛就不能杀人呢?

    于是,章靖毫无惊慌,提着手中那根棍子继续与陈陌交手,二人噼里啪啦打成一团,别说附近的山贼与官兵,就连王庆一时间都找不到机会助陈陌一臂之力。

    待一番交手后,陈陌越打越心惊,他终于体会到了方才王庆的感受,感觉对方的武艺简直就是泼水不入,真不知对方究竟是怎地练就这一身武艺。

    而章靖,此时心中亦是惊疑。

    在他看来,方才的王庆武艺就相当不错了,在他军中当个伯长绰绰有余,而此刻与他交手的这个男人,居然比那王庆还要厉害。

    区区一伙山贼,居然有这等人才?

    趁着一次空档,章靖没有强攻,当面招揽陈陌道:“你叫什么?有兴趣投奔我么?我可以许你一个军侯的职位。”

    『军侯?』

    原本打算强攻的陈陌愣了一下。

    军侯,就相当于千人将,在战场上是军队作战的真正中坚力量,但凡是恶战、苦战,那些军侯的作战态度,能对整个战局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对面那人居然轻易就能许他军侯的职位,难道对方是军队中的人?

    陈陌的心中闪过诸般疑问,但他毫无回覆的兴趣,在一瞬间的愣神后,立刻又对章靖发动攻击。

    他知道,他是这里唯一能牵制住这家伙的人,尽管他自忖无法单凭自己杀掉对方。

    陈陌杀不掉章靖,章靖一时半会也很难击败陈陌,他一边见招拆招,一边策反陈陌道:“你是军伍出身吧?莫要否认,我能看出来你绝对是军伍出身。你是何处的兵?为何落草为寇?”

    “……”陈陌一言不发,继续抢攻章靖。

    此时,王庆亦喘过气来,提着一柄长矛赶来帮助陈陌,他与陈陌一边一个围住章靖,然而章靖以一敌二,却丝毫不落下风。

    在远处注意到这一幕的黄贲、高纯两位县尉,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虽然他们都猜到章靖肯定武艺不凡,毕竟章靖的义父乃是当朝太师陈仲。

    陈仲是什么人?那可是号称‘日下之虎’的猛将,根据传闻说,只要是天上有太阳在,就没有人能击败这位陈太师。

    虽然这个传闻过于离奇,但不可否认,那位已年过七旬的陈太师,至今为止都还未在白昼间被任何一支敌军击败过,简直就是战无不胜的化身。

    而章靖作为陈仲陈太师的义子之一,黄贲、高纯二人毫不怀疑章靖的武艺与智略同样是上上之选——否则又如何担负地起‘陈门五虎’的美誉呢?

    有这样一位将军助阵,哪有败的道理?!

    “杀!将这些该死的贼子,通通杀光!”

    黄贲心中激动,大吼一声激励兵卒,同时杀得刘黑目一伙节节败退。

    叶县县令高纯亦不甘示弱,率领官兵奋力击杀山贼。

    就连章靖的贴身侍卫李负亦是武艺不凡,他一边时刻关注着自家将军的安危,一边与其余几名侍卫奋力杀敌,杀得附近的山贼心惊不已。

    唯独马盖心中忐忑,假借指挥士卒而浑水摸鱼。

    不得不说,原本官兵的人数就是此地山贼的两倍,只不过王庆自认为有他与陈陌在就足以抵挡官兵,他怎么会想到,官兵这边居然有一个他与陈陌联手都不见得能击败的猛人。

    在陈陌与王庆无法发挥应有作用的情况下,山贼一方顿时间兵败如山倒。

    『挡不住了,挡不住了啊!』

    眼瞅着有越来越多的官兵攻入旧寨,刘茂心中大惊失色,呼喊道:“陈陌、王庆、刘黑目,撤了!要撤了!”

    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王庆咬牙切齿的声音:“等我宰了这小子!”

    眼瞅着陈陌与王庆合力竟无法战胜那章靖,刘茂心中着急。

    忽然,他瞥见他手下一名山贼手中的弩,心中一喜,一把将其夺过,仔细地瞄准了章靖,继而扣下扳机。

    远处,章靖的侍卫李负瞧见,惊呼道:“将军,小心冷箭!”

    『将军?!』

    正与章靖厮杀的陈陌与王庆皆为之一愣,脸上露出几许惊愕之色。

    而趁着这个空档,章靖一双虎目迅速扫过四周,立刻就瞥见了正准备朝他放冷箭的刘茂。

    “嗖——”

    一声破空之响,一枚弩矢从刘茂手中的弩具激射而出,朝着章靖飞去。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章靖抽身一躲,竟一把将那支弩矢攥在了手中。

    这当真是人能办到的事么?

    就连陈陌与王庆都看得目瞪口呆。

    “暗箭伤人,卑鄙!……还给你!”

    一声沉喝,章靖将手中的弩矢甩向刘茂,只听一声惨叫,刘茂的右眼登时被那枚弩矢射中,捂着创口倒下。

    “老大。”刘茂的山贼惊呼着扶起自家老大,却见刘茂忍着痛叫道:“撤,撤!”

    而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陈陌与王庆,亦感觉头皮麻烦。

    在他们眼中,这章靖简直就跟怪物一般,别说近战能力简直强地不像人,居然还能徒手抓住几丈外射出的弩矢,虽说那弩也谈不上是什么强弩,但那终归是弩啊。

    “王庆,撤了!”

    陈陌沉着脸喝道。

    这一次,王庆还有再逞强,或者说他也被这章靖展现出来的实力吓到了——那真的是人能办到的么?

    “想逃?”

    章靖脸上露出几分笑意,淡淡说道:“问过我没有?”

    “没必要!”

    陈陌冷哼一声,抡矛逼退章靖,同时催促王庆:“王庆,你先走!”

    王庆虽然气愤于陈陌居然在这个时候照顾他,但他也知道自己留下只会拖累陈陌,咬咬牙骂道:“你可别死了!”

    “想走?”

    章靖冷哼着试图牵制住王庆,但被陈陌拦下。

    “撤!撤!撤!”

    在一阵哄乱声中,此地的山贼如鸟兽散,四下逃逸,而那些被官兵围住无法逃生的,则在大骂声中,在那些官兵的喝斥声中,绝望地丢下了手中兵器,选择投降。

    “杀了他们,不留活口!”

    汝南县尉黄贲毫不客气地准备对这些投降的山贼祭出屠刀,但却被叶县县尉高纯阻止。

    高纯摇头说道:“先留着这些人一条命。……倘若杀光了这些投降之人,山上的余寇就不会再投降了,只会拼死抵抗。”

    黄贲一听也有道理,留下一些官兵看押那些投降的山贼,旋即与高纯、马盖一同协助章靖追击逃离的陈陌、王庆一众。

    在章靖、黄贲、高纯、马盖等人的率众追击下,陈陌、王庆、刘黑目、刘茂四人带着残存的人亡命朝着主寨逃离,尽管半途时不时有陈陌留下断后,将追击的官兵逼退,但官兵依旧死死咬着这群山贼。

    “趁势杀到这伙贼寇的老巢去!”

    黄贲大声激励士气。

    然而就在这时,这条山间小路上方的崖壁顶上,忽然射来许多弩矢,将十几名追在最前面的官兵射翻在地。

    “是褚角、张奉几位寨主!”

    王庆手下有眼尖的,立刻就找到了援助他们的人,大喜地叫唤起来。

    陈陌、王庆等人抬头一瞧,旋即便看到褚角、张奉等人站在前方的悬崖上方。

    “走!”

    陈陌果断催促道。

    在褚角、张奉等人的弩矢掩护下,陈陌、王庆、刘黑目、刘茂等人终于甩开了死死咬着他们的官兵。

    见此,黄贲与高纯几次想要冲上去,但皆被褚角、张奉等人手底下的山贼用箭矢逼退。

    “止步!”

    章靖抬手下令停止追击,皱着眉头打量着前方的路况。

    与黑虎寨旧寨那边的路况不同,旧寨往上的山道,多有几人高的峭壁,山贼们站在悬崖旁,居高临下朝着下方射箭,官兵们几乎只能用盾挡,连头都不敢抬。

    “将军。”

    他的贴身侍卫李负走到他身旁,低声提醒道:“再不追就要追丢了。”

    章靖当然知道再不追,陈陌、王庆那帮山贼就要成功逃走了,可问题是,这里的地形不利于他们啊,一帮前来支援的山贼几乎站在他们头顶朝着他们射箭,这怎么受地了?

    看了一眼四周的官兵们,章靖沉声说道:“靠人命堆砌胜仗的将军,皆是无能之辈……今日就到此为止!”

    听到他这话,附近的官兵们皆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毕竟他们也不想顶着箭雨强攻。

    『不愧是陈太师的义子啊。』

    黄贲、高纯等人听到章靖的话,折服不已,走来与章靖商议道:“在山下看,不觉得如何,此刻凑近了瞧,才知道这边不利于我等攻山,怪不得这伙山贼在山顶建寨……既不能强攻,那该如何是好?”

    章靖四下观望,将附近的地形记在心中,口中说道:“回营再做商议。”

    旋即,章靖、黄贲、高纯等人一把火烧掉了黑虎寨旧寨,带着那些抓获的山贼,徐徐下山。

    而与此同时,陈陌、王庆、刘黑目、刘茂几人,也已带着残存的人逃到了主寨。

    他们在主寨前碰到了郭达与赵虞二人。

    看到陈陌、王庆几人身边所剩寥寥的山贼们,赵虞无奈地叹了口气。

    此前他们在旧寨安置了两百余名山贼,可现如今,居然只有五十来人跟着陈陌、王庆等人逃回主寨,其余不是被官兵所俘,就是被官兵所杀。

    虽说这一仗严格论起来,官兵的损失要比他们更重,但问题是,这些损失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只要王庆那会儿不逞强。

    相比较无奈的赵虞,郭达异常愤怒,怒斥道:“为何不撤?!”

    王庆罕见地没有说话,沉着脸走入主寨。

    然而郭达还是拦住了他,一把抓住王庆的衣襟,怒斥道:“王庆,我说的就是你!”

    王庆啪地一声打落了郭达的手,盯着郭达看了半晌,但最终,他一言不发地带着手下的人走入了主寨。

    见郭达还要追究,赵虞劝阻道:“郭达大哥,算了,事已至此,追究责任毫无意义……”

    他正说着,此时陈陌走到了他俩身边,正色说道:“底下的官兵中,似乎有一个将军,此人武艺极高,我与王庆合力亦不能将其击败。”

    “将军?”

    赵虞微微一惊。

    他本来就猜测山下的官兵当中肯定有一个比马盖职位高的人,但他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位将军。

    他急忙问道:“是军队中的那种将军么?”

    『还能有哪种将军?』

    陈陌奇怪地看了一眼赵虞,点头道:“应该是,此人还试图招揽我,许我军侯的职位,应该是军中的将军……”

    赵虞当然知道军侯是什么样的官职,很惊讶于陈陌居然毫不动心。

    惊讶之余,他皱着眉头开始猜测这位将军的身份。

    待陈陌离开后,赵虞低声对郭达说道:“这次必须联络马盖了,弄清楚那名将军的底细,再者,逼迫他作为咱们的内应……如今想要击败官兵,就必须借助马盖。”

    郭达微微点点头,但旋即便皱着眉头说道:“可眼下马盖身在山下官兵之中,有无数双眼睛看着,咱们如何联络马盖呢?”

    赵虞沉思了片刻。

    “我已有主意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