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娶了伽罗姐〕〔捡漏大师〕〔我的老婆怎么能这〕〔抗日之幽灵〕〔赵浪穿越秦朝〕〔九叔:吾徒有谪仙〕〔全球废土:避难所〕〔开局一群原始人〕〔斗罗之开局签到老〕〔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科技之锤〕〔我就是仙:开局掉〕〔长生可否〕〔白手当家〕〔精灵世界的怪奇训〕〔病娇暴君他有读心〕〔帝师是个坑〕〔都市古墓医仙〕〔他的小同学又撒娇〕〔全球御兽我能看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03章:明里暗里(四)
    此后几日,双方一如既往。

    白昼里,马盖配合黄贲、高纯二人佯攻黑虎寨主寨,而夜里,他则掩护黄贲骚扰山上的山贼,乍一看,简直就是尽心尽力的好县尉,丝毫挑不出毛病来。

    但事实上,马盖却是在等待‘约定’的日期。

    从那块破布所得到的讯息来看,黑虎寨约他在一个月黑之夜相见,时间是亥时。

    为何定得如此宽泛,而不是具体的时间,马盖猜测黑虎寨可能是觉得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所谓月黑之夜,既不见月光、不见星光的夜里,而五月二十九日,正是这样一个月黑之夜。

    当晚,厚厚的乌云遮盖了天空,天空不见丝毫光亮。

    马盖猜测,应该就是这时候了。

    晚上入夜后,大概临近亥时前后,就当马盖琢磨着该以怎么样的借口外出,而不至于引起他手下杨敢等人的怀疑时,忽然他们的驻扎地遭到了山贼的偷袭。

    但很快,这股山贼又迅速被击退。

    当时马盖就意识到,这是黑虎寨给他提供的机会——他在山上一连驻扎了好几日,黑虎寨岂会不知他的位置?

    他当即吩咐手下的捕头杨敢道:“杨敢,守好驻地,我带几人去追击。”

    “县尉要小心。”杨敢毫无怀疑。

    就这样,马盖顺理成章地离开了驻地,带着十来个人朝着那山洞的方向而去。

    等到临近那处山洞时,他打发麾下的十几名官兵四下搜查,而他则趁机走向那处山洞。

    走着走着,忽然迎面出现一人,惊得马盖下意识握住佩剑,旋即用手中的火把朝前一照。

    就着火把的光亮,他这才发现来人正是郭达。

    『黑虎寨的二当家,亲自来与我会面么?』

    大概是怕引起声响,马盖勉强将这句嘲讽咽回了肚子。

    郭达看了一眼马盖,旋即便走入了那处山洞。

    马盖立刻会意,在看了看左右后,将手中的火把丢掉地上踩灭,旋即又等了稍许,待双目逐渐适应夜色后,他这才走入了那处山洞。

    虽然从洞外并不明显,但随着马盖走入山洞深处,里面逐渐传来一些光亮,就着那微弱的光亮,他看到郭达与一个小孩正站在里面——那小孩他认得,正是前两年他在这边见过的那个小孩。

    他迈步走到郭达二人身边,嘲讽道:“只是一次会面,有必要弄得如此谨慎么?你们就这么怕?”

    郭达微笑着说道:“是为了保护县尉,我等才如此谨慎呀。”

    马盖被噎地哑口无言,转头看了几眼四周问道:“杨通呢?他没来么?”

    郭达微微摇头:“大寨主另外有事。”

    今日之事,倒不是郭达与赵虞瞒着杨通,只是杨通自己懒得出面而已。

    这段时间,随着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奔杨通,这位杨寨主早已不像当年那样亲力亲为,像与马盖碰面这种事,他就全权交给了郭达——倘若出了差错,他大概也会直接责问郭达。

    这种明显当手下人使唤的做法,也使得郭达心中愈发不满。

    不过也没办法,毕竟现如今杨通与郭达二人的关系已经非常生硬,若非有些秘密只有郭达知道,不便于再透露给第三者,恐怕杨通都不见得会将这种重要的事交给郭达。

    见杨通没来,马盖哼了一声,显得有些不快:“叫我冒险前来,他自己却不出面。”

    此时,赵虞微笑着打断了马盖的牢骚,说道:“既然县尉是冒险前来,那咱们就莫要浪费时间了……县尉确定来时无人暗中跟随么?”

    “……”

    马盖瞥了一眼相比较去年明显长高许多的赵虞。

    他去年就见过这个小孩,只是不知对方在黑虎寨的具体身份,而如今,他依旧不清楚。

    “来时我有暗中注意,短时间内应该没有问题,但若耽搁久了,我怕我手下的兵卒会来寻我……”

    “好,那咱们就抓紧时间。”赵虞点点头,又问马盖道:“在此之前,请容我询问一下,县尉因何会在山上驻扎?……我不是怀疑县尉,只是为了避免风险而已。”

    马盖看了一眼在旁的郭达,压低声音解释道:“因为你等前一阵子抓了不少官兵,章靖认为应该加强对山上的围堵与巡逻,我趁机接下了此事。”

    “章靖?那是谁?”赵虞好奇问道。

    马盖轻哼一声,压低声音说道:“那正是你等想要打探的那名将军,当朝陈太师陈仲的义子,陈门五虎之一,章靖。”

    “陈、陈门五虎……”

    听到章靖如此显赫的身份,郭达面色骇然,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想想也是,他也不过是一个小毛贼,岂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撞见了那等手误数万兵权的将军。

    而听到这话的赵虞,亦深深皱起了眉头:“这等将军,为何会在讨贼的队伍中?”

    “是鲁叶共济会的吕匡请来的。……当时章靖恰巧就在叶县。”马盖解释道。

    “……”赵虞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他这才意识到,那位将军居然是他招惹来的——他试图利用吕匡的影响力,加强昆阳县的讨贼队伍,以便达到趁机铲除杨通的目的,却没想到吕匡居然请来了这样一位大人物。

    赵虞略带懊恼地皱了皱眉,问道:“那位将军这么巧当时就在叶县?”

    “唔。”

    马盖点点头,解释道:“据章靖自己解释,他此番是奉其义父陈仲陈太师之名,追查当年鲁阳县鲁阳乡侯赵璟一家的事……据说是叶县的县令毛公在临终前给陈太师写了封信,请求陈太师追查此事。”

    『唔?』

    赵虞惊愕地抬起了头,眼眸中闪过几丝不可思议之色。

    章靖?

    陈门五虎?

    陈太师?

    『等等,难道那位陈仲陈太师,便是当年毛公秘而不宣的酒友‘陈公’?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赵虞恍然大悟,心中很是感动,感动于毛公在临终前仍记挂着他鲁阳赵氏。

    他知道的,因为毛公当初曾在他父子二人面前炫耀,炫耀他结识一位官职、身份皆了不得的酒友,但据毛公自己所说,他从未向那位酒友提出任何要求,因此那位身份了不得的酒友也十分敬重他,相互作为知己——对此毛公非常得意。

    然而为了他鲁阳赵氏一家,毛公最终还是向那位酒友,向那位当朝太师陈仲提出了他此生唯一的请求,这才使得陈太师派来他义子章靖来追查此事。

    想到这里,赵虞暗自叹了口气。

    仅凭这点,毛公便对他赵氏不薄,而陈太师、章靖将军,显然对他鲁阳赵氏也是出自好意。

    只是这位章将军,实在是来得太不凑巧了,刚好卡在关键时候,若非前一阵子赵虞见山下官兵举止怪异,存了个心眼,搞不好黑虎寨就已经被那位章将军顺手给灭了……

    “阿虎?”

    见赵虞久久摇头不语,郭达心生几分困惑。

    “没事,只是听到了那位将军的身份,有点被吓到了。”

    微吐一口气,赵虞将心中的杂念通通抛之脑后。

    尽管就目前来看,那章靖似乎是受毛公所托前来帮助他鲁阳赵氏洗刷罪名的,但这并不会动摇赵虞的计划。

    不管章靖那边查地如何,他赵虞都要掌握一支可用的势力。

    他可不会将他与静女的安危,将为他鲁阳赵氏一门上下二百余口的血海深受,完全寄托在一个他所不了解的章靖身上。

    倘若他有这个意愿,他当初就投奔王尚德去了,何必让静女跟着他吃那么多苦?

    “也是。”

    听到赵虞的解释,郭达也不感觉奇怪,毕竟就连他就被吓到了。

    当朝太师的义子,手握数万兵权的将军,这哪里是他们小小黑虎寨能得罪的起的?

    幸亏那位章将军是因为别的事来的,身边也没带着军队,否则其麾下数万兵卒每人朝他们吐一口唾沫,或许就足以将他们这群人给淹死了。

    差距太大了,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见郭达、赵虞二人都被吓到了,马盖心下冷笑一声,口中吓唬二人道:“这下你等总明白了吧?就算我暗中帮你们,你等也对付不了那位将军,我劝你们还是早早考虑好退路,如若继续与那位将军作对,惹恼了他,他调来其麾下军队,到时候才是灭顶之灾!”

    赵虞看了一眼马盖,也不在意,他一眼就看穿马盖只是害怕他们强迫他去做某些事。

    他想了想,问道:“最近,我主寨西侧有官兵出没,其中看到了几个熟面孔,是县尉的手下吧?”

    “唔。”马盖也不隐瞒,点头说道:“章靖为防止你等向西面深山逃窜,便命我手下叫石原的捕头带人驻守在西边,倘若你等弃营而逃,石原便会牵制你等,直到章靖带领其余官兵前来……章靖有意将你等向北驱赶至汝南,抑或向南驱赶至昆阳、叶县,以便他率官兵追杀你等。”

    赵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随后又问了一些问题,郭达与赵虞便让马盖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在山下的官兵营寨内,章靖也得知了有山贼偷袭马盖驻地的消息。

    『……给马盖提供便利么?还真是缜密啊。眼下的你,应该已得知了我的身份,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黑虎寨的谋者……』

    章靖饶有兴致地思忖着。

    在几次交手之后,他对于黑虎寨里那名不知名的谋者,那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见猎心喜的他,也暗暗期待着对方给他更多的惊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都市修罗〕〔在火星造神话的我〕〔我把穿越门上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