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汉第一太子〕〔大秦老祖:开局让〕〔龙骑猎手〕〔真君请息怒〕〔穿到古代,每天都〕〔海贼世界里的格斗〕〔在影视剧修仙加点〕〔重生之投资巨富〕〔神奇宝贝之余山海〕〔超级弃婿〕〔网游之大恒帝国〕〔脑回路清奇的主角〕〔无主空间〕〔观战能使我变强〕〔疯了吧!你管这叫〕〔左道问仙〕〔斗罗之我携核爆而〕〔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之我的沙雕玩〕〔超品渔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18章:再往郑乡(二)【二合一】
    『ps:昨晚做了个梦,梦到我当日章节码完了,心安理得的睡熟了……』

    ————以下正文————

    “砰。”

    丁鲁的块头虽然比起牛横还差一线,但也是膀大腰圆的一个,这一、二百斤砰地一声,一屁股瘫坐在地,那动静着实不小。

    屋外他两个义兄弟冯布与祖兴立刻叫喊起来:“大哥?是你么?你没事吧?”

    就连马氏亦在里屋询问出声:“丁哥?你咋的了?”

    “没事,我没事。”丁鲁这才反应过来,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惊疑不定地死死盯着赵虞与静女二人。

    良久,他迟疑地小声问道:“二公子,你……你们是人是鬼?”

    看到丁鲁这五大三粗的汉子脸上却是满脸的惊恐,静女捂着嘴噗嗤乐出了声,而赵虞则是有些无语地看着丁鲁,反问道:“你觉得呢?”

    丁鲁张了张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此时他小声说道:“恕我冒犯。”

    说罢,他竖起右手,用一根手指头慢慢地碰向赵虞,在赵虞的右肩轻轻戳了两下。

    根据自古以来的传说,鬼是人触碰不到的,那么反之,只要人能触碰到,那就可能不是鬼咯?

    丁鲁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朴素的办法,而结果令他大吃一惊:他居然真的碰到了?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二公子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鬼魂咯?

    “呋……”

    意识到这一点的丁鲁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抱怨道:“二公子,你可险些将我给吓死了。”

    听到这话,赵虞亦很是无语,他心说我只是跟你打了个招呼而已。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赵虞沉声说道:“丁鲁,既已知我是活人,不知你可否帮我几个忙呢?”

    听到这话,丁鲁立刻抱了抱拳:“请二公子吩咐。”

    看到丁鲁的反应,赵虞心中还是很满意的,他点点头说道:“你先把外面的人驱散了,不过暂时莫要泄露我的事。”

    “是。”丁鲁点点头,立刻就走到屋门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此时在屋外,郭达、陈陌、牛横、褚燕四人仍挟制着两三名村人与其余上百名村人僵持着,双方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见到丁鲁从屋内走出来,冯布与祖兴二人立刻询问:“大哥,怎么样了?”

    其余乡人亦乱糟糟地询问,询问的什么,丁鲁也没听清。

    他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旋即在深思了片刻后,笑着说道:“呃……这其实是个误会,呃……里面那两位,确实是我的旧识。那两位就喜欢开这种玩笑……咳,总之,大家先散了吧。”

    “……”

    听到这话,屋外那群气愤填膺的村人,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古怪,一时间面面相觑。

    此时,赵虞亦从怀中取出面具遮住脸,出现在丁鲁身边,粗着嗓音笑道:“对不住大家伙,在下只是与丁屯长开个玩笑,差点弄到难以收场,实在抱歉。”说罢,他示意陈陌几人道:“放开那几人吧。”

    “……”

    除并无抓到人质的郭达外,牛横立刻就放开了人质,唯独陈陌与褚燕有所迟疑,不过在稍稍犹豫之后,他们也放开他们挟持的村人,朝着屋子退后两步,但眼神依旧警惕地看着四周。

    被挟持的三名村人立刻就跑远了几步,惊疑不定地回头打量陈陌等人。

    其中一人惊疑地问道:“屯长,他们真的是你的旧识么?这些人鬼鬼祟祟……”

    丁鲁当即喝止道:“休要胡言乱语,这几位只是与我开玩笑而已,难道我的保证还不够么?行了,都散了吧。”

    听到丁鲁这么说,那上百名乡人这才逐渐散去,唯独冯布与祖兴二人依旧站在原地,其中,祖兴瞥眼看着陈陌几人,意有所指地说道:“大哥,我俩陪你一起招待这几位吧?”

    丁鲁当然知道这是冯布、祖兴这两位好兄弟担心自己的安慰,在点点头后,他转头看向赵虞,问道:“您看……”

    赵虞看了几眼冯布与祖兴二人,笑着说道:“冯布,祖兴,呵,也不是外人,咱们屋内说吧。”

    “……”

    见对方居然一口道破自己的姓名,冯布与祖兴满脸惊愕地看向赵虞,只可惜赵虞此刻以那面具遮着面孔,他们当然认不出来。

    在赵虞的示意下,冯布、祖兴,以及郭达、陈陌、牛横、褚燕几人,皆陆续走入了丁鲁的屋子。

    进得屋内,双方看了屋内,见屋内并无任何打斗的痕迹,这才稍稍放松。

    此时,祖兴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赵虞问丁鲁道:“大哥,这位到底是……”

    丁鲁关上了屋门,嘿嘿笑道:“可莫要吓坏了。”

    “吓坏?”冯布与祖兴脸上露出几许不解之色,旋即,他们便看到赵虞徐徐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就跟此前丁鲁的反应差不多,冯布与祖兴先是一愣,旋即面色一下子就发白了,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退后两步,其中,冯布的背几乎完全贴在了墙壁上,整个人一动也不敢动。

    看到这一幕,陈陌与褚燕皆露出了古怪之色,牛横更是被冯布与祖兴二人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忍不住说道:“这俩人咋了?怎么跟见了鬼似的?”

    嘿,还真猜对了!

    在丁鲁暗自偷乐的目光下,冯布骇然问赵虞道:“你……你是人是鬼?”

    相比较满脸骇然的冯布,祖兴更为沉得住气,见丁鲁在旁咧嘴偷笑,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真的是……是二公子?二公子还活着?”

    “唔。”丁鲁点了点头。

    经丁鲁确认,冯布与祖兴脸上的惊骇之色这才逐渐褪去,一脸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赵虞。

    此时,牛横不解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二公子不二公子的?”

    祖兴看了一眼牛横,惊讶问道:“你不是二公子的同伴么,却不知二公子的身份?”

    “什么身份?”牛横不解问道。

    祖兴更感觉奇怪了,转头看向赵虞。

    此时此刻,赵虞亦有些尴尬,此前他还想隐藏身份,没想到发生了王庆这事,使得他藏不下去了。

    见祖兴看向自己,赵虞稍一犹豫,对牛横说道:“他们说的二公子,即指鲁阳乡侯府二子,赵虞。”

    牛横愣了愣,旋即恍然大悟道:“哦,我懂了,你是说他们认错人了……”

    “不。”赵虞摇了摇头:“他们没有认错,我就是。”

    “……”

    听到这话,牛横顿时长大了嘴,惊得半响合不拢嘴。

    此时,赵虞又转头看向陈陌与褚燕二人,歉意说道:“因为某些原因,我赵氏惨遭横祸,一门上下二百余口,唯有我与静女逃过一劫,因唯恐仇人继续追杀,我这才化名为周虎……虽然我并非有意欺瞒,但我的确有所隐瞒了,抱歉。”

    『……鲁阳乡侯府的二公子赵虞?』

    陈陌与褚燕震撼地对视一眼,万万也没想到这位新寨主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不过鉴于赵虞所解释的原因,他俩也不好说什么。

    从旁,郭达暗自恨地咬牙切齿。

    他不怪赵虞将这个先前说好只有他与静女知晓的秘密告诉陈陌、牛横、褚燕三人,他恨的是王庆,要不是这厮擅自下山袭击郑乡被郑乡的人抓了,赵虞何必为了救他而暴露身份?

    此时,牛横终于反应过来了,瞪大眼睛看着赵虞,这让赵虞误以为牛横会生气时,却见后者睁大着问道:“阿虎,原来你姓赵啊?其实你叫赵虎?”

    好吧,高估这莽夫了。

    苦笑着摇摇头,赵虞花了好些工夫才向牛横解释清楚。

    期间,丁鲁插嘴道:“二公子说错了,当日幸存的,并非只有您与静女二人,还有郑罗等一干人呢。”

    “郑罗?”赵虞脸上露出几许惊喜,问道:“当真?”

    “唔。”

    丁鲁点点头说道:“大概是乡侯府遭难的次日,那些军卒便闯到了郑乡,想要抓捕以郑罗为首的那几名乡侯府的卫士,当时郑乡立刻通知郑罗,帮助郑罗那几人跑了。……两日后,郑罗曾回到郑乡,哦,我没有见过他,我是事后听郑勇说的。”

    赵虞点点头,他知道丁鲁所说的郑勇,便是郑乡乡长的儿子。

    “……据郑勇说,当日夜里郑罗回到郑乡,告诉了郑勇乡侯府的现状,当时郑勇才知道乡侯府已在一夜之间变成废墟。次日郑罗便离开郑乡,前往郾城去了……”

    “郾城?”赵虞确认道。

    “嗯。”丁鲁点了点头。

    见此,赵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郑罗前往郾城,很显然是给周家报信去了。

    想到这里,赵虞便有些愧疚,毕竟他至今都还未有机会去打探他外祖、外婆以及两个舅舅的生死状况。

    怀着患得患失的心情,他忍不住问道:“事后,郑罗可曾送来消息?周家……情况如何?”

    丁鲁听了奇怪地问道:“二公子不知周家的状况么?”

    赵虞惆怅的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此前我并未有机会托人打探……”

    看到赵虞的神色,丁鲁也不好多问,点点头表示理解,旋即遗憾地说道:“很遗憾,事后郑罗等人并未再返回郑乡,也不曾送来什么音讯,不过二公子不必过于担忧,周老爷与周老夫人都是好人,他们会安然无恙的。”

    当说到周老爷与周老夫人时,丁鲁的话中带着几分敬意,毕竟当初二老则带着礼物慰问郑乡这边的难民屯,还带来了不少蔬菜、肉食,虽然二老是看在他们孙子赵虞的面上来的,但难民屯的人还是很承这两位老人的情。

    赵虞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在屋内的气氛因谈论的话题而显得有些凝重时,忽听内屋传来了马氏的询问声:“丁哥,我好似听到你们在说话,外面咋样了?我可以出来了没?”

    “哎哟,我给忘了。”

    一拍额头,丁鲁赶紧朝内屋喊道:“没事了,你出来吧。”

    说罢,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提醒道:“马氏,咱家来了两位贵客,你见到可别吓坏了。”

    “贵客?”

    吱嘎一声,门开了,马氏一脸困惑地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了赵虞与静女二人。

    她的面色一下子就惊住了。

    回想起方才冯布、祖兴二人被吓到时,丁鲁哈哈大笑地在旁看笑话,丝毫不提醒两位好兄弟,然而此刻他却连忙安慰马氏道:“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二公子与静女还活着呢。”

    出乎丁鲁的意料,马氏似乎并未被吓到,只见她看着赵虞与静女二人,双手合拢做祈祷状,连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说着说着,她甚至眼眶有些发红。

    见此,从旁丁鲁有些吃味地说道:“在得知乡侯府的遭遇后,她比谁都难过,还拜托人立了灵位……”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表情也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可惜,赵虞还是听到了。

    “灵位?”

    赵虞四下看了看,此时他在注意到,在屋内靠墙壁的壁桌上,确实立着两尊灵牌,其中一尊较大的,上刻‘赵公鲁阳乡侯之灵位’,而另一尊较小,便刻着‘赵公二公子之灵位’字样。

    赵虞一看就知道,这两尊灵位所供奉的,应该就是他们父子,之所以没有名讳,大概是因为马氏并不知晓他父子的名讳。

    自己看自己的灵位是什么感受?

    看此刻赵虞的尴尬表情就不难猜测。

    见此,马氏一脸惊慌地说道:“我、我这就撤去……”

    “供着吧。”

    赵虞抬手阻止了她,旋即看着自己的灵牌,感慨道:“赵二公子赵虞……就让他随赵氏一门去了吧,他未完成的遗愿,会由周虎去完成。”

    马氏显然没怎么听懂,被赵虞拦下后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丁鲁附耳对马氏说了几句,旋即对她说道:“马氏,你去准备些酒菜吧。”

    “好、好。”马氏连连点头。

    见此,静女走了上前:“马氏,我给我打下手吧?”

    马氏一听就急了,连忙拒绝道:“怎能让静女姑娘给我打下手呢?”

    不过在静女的坚持下,她最后还是答应了。

    马氏与静女离开后,屋内就剩下一帮男人了。

    除牛横被郭达打发道到窗户口盯着外面,其余人都围坐在桌旁,虽然丁鲁、冯布、祖兴三人与郭达、陈陌、褚燕并不熟络,但因为有赵虞在,双方倒也逐渐放下了对彼此的戒备。

    期间,丁鲁看了眼郭达、陈陌、褚燕三人,问赵虞道:“二公子今日冒险前来,为的恐怕就是昨晚那个叫王庆的贼……呃,同伴吧?”

    赵虞也不隐瞒,点了点头解释道:“很抱歉惊扰到郑乡,我带着众人来到这边后,已下令让众人稍稍安分点,但还是难免有些不安分的家伙,这个王庆,就擅自下了山。”说罢,他问丁鲁道:“能放了他么?”

    丁鲁笑了笑说道:“二公子的话,在下岂敢不从?”

    说着,他转头对祖兴说道:“阿兴,你去把昨晚那几人带过来,若有人问起,就说是我的意思……”

    “带到这?”祖兴问道:“那小子可是相当狂妄啊,被抓住后依旧叫骂不休……”

    丁鲁看了一眼赵虞,笑着说道:“既然是二公子的人,你就莫跟他计较了,回头等你嫂子做好菜,一起喝点酒……”

    然而此时郭达却打断了他,只见郭达对赵虞说道:“阿虎,我觉得吧,既然这位丁屯长已答应放人,不如等咱们走时再去提人,叫王庆那厮再吃点苦头,叫他长长记性。”

    不得不说,要说此刻谁最恨王庆,那肯定就是郭达了。

    毕竟因为王庆的关系,赵虞不得已只能在丁鲁等人面前暴露身份,这既变相增加了赵虞的危险,同时也让陈陌、褚燕等人得知了其中秘密,原本只有他郭达知晓的秘密。

    一想到这里,郭达都恨得咬牙切齿。

    “这……不太好吧?”赵虞犹豫说道。

    “没什么不好的。”郭达冷笑着说道:“那厮擅自带人下山时,可曾想过后果?咱们能来救他,他就该感恩戴德了!”说着,他转头看向陈陌,问道:“你们说呢?”

    陈陌想了想说道:“让他受点教训,也是好的。”

    从旁,褚燕算‘小字辈’,见陈陌已经开口,索性就不说话了。

    见此,丁鲁遂暂时将王庆的事搁置,转而问赵虞道:“二公子,当日您与静女姑娘是如何突围的?在鲁阳,所有人都以为你们已经……”

    “是张纯长张卫长为我等断后,还有马成、张季、曹安……”赵虞一脸感慨地将当日他与静女逃亡的经过告诉了众人,只听得丁鲁、郭达、陈陌、褚燕对那些忠于主家的卫士与家仆肃然起敬。

    此时,马氏与静女已将菜肴端到屋内,见屋内的男人都看向他们,马氏有些惊慌地问道:“打搅到你们谈话了吗?”

    “没。”丁鲁笑着站起身,顺手接过马氏手中的碗盆,放在桌上。

    看到这一幕,赵虞表情古怪地说道:“丁鲁,今日初见你时,我就觉得奇怪了,当初我见你时,你简直浑身上下都刻着混蛋两字,可今日见你,啧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方才我没来得及问,你与马氏……”

    马氏当即一脸羞涩,而丁鲁则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嘿嘿直笑。

    “少主,我刚问过马氏了。”静女在旁掩着嘴说道:“马氏说,起初丁鲁一直好心帮她,时间久了,马氏就觉得很过意不去,然后丁鲁就趁机对她说,要不咱们一起过日子吧,马氏没办法,就答应了。”

    “嚯?”赵虞闻言看向丁鲁,表情古怪地说道:“可以啊,丁鲁。”

    丁鲁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起初是真没别的意思,后来才慢慢觉得马氏人挺好的,反正凑合着过日子呗……诶唷。”

    大概是气愤于丁鲁最后那句,气地马氏伸手在他背上敲了一下,旋即她这才意识到有客人在,而且还有一位她非常感激且尊敬的二公子,当场羞地面庞通红。

    看到这一幕,赵虞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他的父亲鲁阳乡侯与母亲周氏。

    在一番颇为欢快的小插曲过后,众人围坐着桌案吃起了酒菜,大概是觉得菜肴并不丰盛,配不上赵虞的身份,马氏感觉很过意不去,歉意说道:“粗茶淡饭,二公子千万莫要嫌弃。”

    “怎么会呢?”

    赵虞轻笑着摇了摇头。

    回想曾经他与静女逃亡的最初,他俩挨过饿,连一碗白饭都是奢求,今日又岂会嫌弃马氏的饭菜?

    在众人一同吃酒用饭之余,丁鲁问赵虞道:“二公子接下来有何打算?”

    赵虞也不隐瞒,如实说道:“先站稳脚跟,然后想办法报仇。”

    丁鲁给赵虞斟了一碗酒,问道:“据我所知,仇家是一个叫做童谚的人吧?似乎还是什么梁郡的都尉?”

    “不止。”赵虞摇摇头说道:“梁郡的都尉,按理来说应该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应该是那童谚背后的人,不过究竟如何,我暂时也无从得知。……不管怎样,先想办法找到那个童谚,逼他说出真相,这是我如今唯一的线索。”

    从旁,祖兴有意无意地插嘴道:“梁郡的都尉,也算是非常了不得的官员了吧?抓了他,岂非是与朝廷作对?二公子考虑过这方面么?”

    赵虞微微一笑,也不回答。

    见此,丁鲁猜到了几分,他拍了拍一直暗中推他的马氏的手,看着赵虞正色说道:“二公子,我丁鲁当初就是一个混蛋,还险些犯下大错,幸得二公子不予追究。且我与马氏之所以能有今日,也全靠乡侯府与二公子,倘若日后有能用到我丁鲁的地方,我丁鲁必然鼎力相助。”

    赵虞点点头,正要说话,忽听屋外有人喊道:“屯长、屯长,丁县尉带人来了,就在屯口呢。”

    一听这话,郭达、陈陌、褚燕三人面色大变,警惕地看向丁鲁等人。

    却不曾想,丁鲁、冯布、祖兴、马氏几人也是面色微微一变。

    此时,只见冯布一拍脑门,讪讪说道:“坏了,昨晚抓到那个王庆,我今早就叫人去县衙报官了。这事我给忘了……”

    “你小子不早说?”

    丁鲁瞪了冯布一眼,连忙对赵虞说道:“二公子且稍候,我去打发那丁武。”

    在郭达、陈陌、褚燕三人皆将信将疑的情况下,赵虞倒是沉得住气,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并不怀疑丁鲁的话,毕竟算算时辰,倘若果真是丁鲁等人想要害他们,他鲁阳县的县尉丁武没可能来得那么早。

    唯一让赵虞感到郁闷的,还是因为他们来晚了一步,郑乡这边还是把他们抓到王庆的事报官了。

    这就有点麻烦。

    他鲁阳县的县尉丁武,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