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25章:整顿寨众(二)【二合一】
    『ps:听说还是二合一好?到底是分两章还是合一章嘛。』

    ————以下正文————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自赵虞取代杨通成为黑虎寨的大寨主后,寨里众人都猜到这小子肯定会找机会整顿山寨,收拢权力,但这次赵虞整顿山寨的力度,却依旧还是超乎了众人的想象。

    “用官家的官制来管理山寨,这可真是前所未闻。”

    在回到自己的住处后,褚角笑着对义子褚燕说道。

    看得出来,褚角对赵虞提出的一些寨内制度很感兴趣,但不知为何,褚燕却显得有些……尴尬。

    见此,褚角不解问道:“阿燕,你怎么了?”

    在义父的询问下,褚燕这才吞吞吐吐地道出了原因。

    不得不说,褚燕也是敏锐的人,今日听罢赵虞受封的职位,他也猜出了几分端倪。

    比如,大小统领的设立,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整合了寨众,弱化了原先诸位头目的影响力,简单地说,原本分属诸位头目手下的山贼,今后都将集中在陈陌、王庆以及他褚燕三人手中,包括他义父褚角原本的老手下,这让褚燕隐隐感觉有种自己夺了自己老爹位置的惶恐。

    听罢褚燕吞吞吐吐的解释,褚角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

    他笑着问褚燕道:“阿燕,你是怎么想的?……按照你这说法,日后郭达的权利,竟还不如陈陌?”

    “难道不是么?”褚燕不解回答道:“所有的人都集中到咱们三人手中了啊。”

    见此,褚角失笑般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想得太简单了。……陈陌的大统领之位,就好比朝廷里的将军,历来的将军,手底下确实有着许多的兵卒,但你可曾听说朝廷是由哪个将军做主的?”说罢,他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傻小子,真正的大权,在郭达与为父这边哩!”

    “怎么会?”褚燕有些糊涂了。

    见此,褚角考验褚燕道:“我来问你,这次整顿,针对的是谁啊?”

    这件事褚燕还是看得出来的:“是刘黑目。”

    “很好。”褚角点点头,又问道:“那刘黑目为何不反对呢?如今寨里,有四成是他的手下,倘若张奉、马弘二人犯蠢,被刘黑目拉拢过去,那就更不得了了。但为何咱们那位新寨主,却一点都不顾及刘黑目,而刘黑目,也不敢提出反对呢?”

    “不是因为勇悍之辈都集中在咱们这边么?”褚燕不解问道。

    褚角失笑地摇摇头,旋即正色说道:“错!……咱们那位新寨主不惧,因为他有底气。”

    他敲了敲面前的桌案,反问道:“刘黑目敢反么?在这他毫不熟悉的鲁阳县。你想想王庆,前一阵子带着三四十个人下山,想要抢掠一个村庄,结果却被那村子被生擒了,咱们那位新寨主亲自出面,才让对方把王庆释放回来。这还不算,那村子还偷偷咱们送粮食……为父不是套你话,你也不必向我透露咱们那位新寨主的真实身份,为父是要告诉你,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看得出来咱们这位新寨主在鲁阳有着非常大的面子。甚至我怀疑,咱们那位新寨主可能连鲁阳这边的县衙都打过招呼了……”

    他捋了捋胡须,皱着眉头说道:“太安静了。……王庆被抓,他的踪迹已然暴露,郑乡那么多人,肯定有人向当地县衙报官,当地县衙怎么可能得不到丝毫风声?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当地县衙就跟瞎子、聋子似的,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

    看着陷入猜测的义父,褚燕佩服地五体投地,若非他答应了郭达要坚守赵虞的秘密,他此刻恨不得出声附和。

    而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张奉的声音:“褚角,歇了么?没歇的话,我与马弘有事跟你商量商量。”

    褚角一愣,旋即笑着对褚燕说道:“这俩人慌了。”

    褚燕会意地笑了笑,在义父的示意下将屋门打开,将张奉、马弘二人请到屋内。

    看得出来,张奉、马弘二人显得有些拘束与不安。

    当褚角请他俩坐下后,张奉带着几分恳求之色说道:“褚角,当初咱们怎么说也是一道的,如今你要拉兄弟们一把啊。”

    褚角压压手,示意二人稍安勿躁,旋即,他问道:“我先问你俩一句,刘黑目找过你俩了么?”

    张奉与马弘对视一眼,旋即,张奉点点头说道:“他有派人私下请咱们过去吃酒,我俩没敢去。”

    褚角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旋即看着张奉、马弘二人说道:“看来你俩还不糊涂,还看得懂形势。”

    “那又如何?”马弘带着几分不满说道:“我与张奉倒是有心投奔周寨主,奈何他不愿将咱们视为自己人啊。”

    褚角闻言失笑道:“陈祖都不急,你俩急什么?”

    『这关陈祖什么事?』

    张奉与马弘面面相觑,不解地说道:“你这话……我不是很明白。”

    见此,褚角反问二人道:“缺根筋的牛横就不提了,陈祖,他算周寨主的心腹么?”

    这……

    张奉、马弘二人还真吃不准。

    『糊涂。』

    褚角暗暗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陈祖当然是赵虞的心腹,要知道在杨通死的那晚,恰逢赵虞把陈祖从地牢里放出来,据他当时的关注,这件事就连郭达都不知情。

    这就有意思了。

    恰恰就在杨通一行在祥村附近被石原一伙官兵追杀的时候,他们如今的新寨主,把最恨杨通的陈祖从地牢里放了出来……

    再回想到当初官兵挑着杨通的首级出现在黑虎寨外时,陈祖甚至都没为杨通死于他人之手而报一声遗憾……

    但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一点。

    咳嗽一声,褚角正色说道:“陈祖,他当然是周寨主的心腹,凭他的能力,周寨主绝无可能不重用他,但你俩看陈祖今日,他也只捞到一个分寨主的空衔……可你看陈祖着急了么?分寨、分寨,日后陈祖肯定不在寨里,周寨主对他有另外的安排,你俩也是如此。”

    说到这里,他笑着说道:“所以说啊,你俩来找我是找错人了,你们应该去找陈祖,日后你二人跟他是一起的,都是外寨、分寨的。……剩下的,你们去找陈祖吧,他那边就他一人,正缺人手,不会亏待你俩的。至于你俩原先的手下,你们可以跟陈祖去提,他也缺人,会替你们说话的。”

    听到这里,张奉与马弘茅塞顿开,千恩万谢地离开了。

    看着张奉、马弘离开的背影,褚燕好奇问褚角道:“义父,寨主果真准备这般安排陈祖?”

    “你以为是我胡诌的?”

    褚角笑骂了一句,旋即捋着胡须说道:“关于陈祖的任命,具体为父也不清楚,不过我猜测,陈祖应该是咱们那位寨主蛮重要的一招棋……算了,反正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

    说着,他转过身来拍了拍褚燕的肩膀,叮嘱道:“右统领这个位子,也是相当了不得了,眼下没人跟你抢,但日后山寨大了,那就说不定了,趁眼下寨里能人还少,牢牢抓住。”

    褚燕笑着说道:“义父也小瞧孩儿了,纵使日后能人多了,有人与我争夺,我亦不惧。”

    “好,有骨气!”

    褚角笑着点了点头,一脸欣慰。

    次日,褚燕大清早便起了身,按照约定前往的陈陌住屋报到。

    二人等了许久,才见王庆一脸懒散地来到了陈陌的屋内。

    见此,陈陌不快说道:“昨日我不是说了么,今日辰时在我屋内汇合。”

    一听这话,王庆阴阳怪气地说道:“哎哟,大统领,陈大统领,咱们是山贼啊,难不成你想要求一群山贼像军卒那样每日点卯么?”

    “军队里是卯时。”

    陈陌斜睨了一眼王庆,淡淡说道:“像你这种,估计早因为屡教不改被杖毙了。……另外,注意一下你的态度,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么?”

    “……”

    王庆张了张嘴,指着陈陌气得说不出话来。

    从旁,褚燕作为小字辈,也不敢掺和这两位的争吵,瞧准时机打圆场道:“大统领,咱们具体要做什么呀?”

    见褚燕问起正事,陈陌遂也懒得再跟王庆争吵,正色说道:“寨主的意思,是希望咱们三人整合寨里的众人,训练他们……”他斜睨了一眼王庆,刻意又补充了一句:“像军队那样训练他们!”

    “哈……”

    王庆摊摊手,翻了翻白眼。

    “很可笑么?”

    陈陌瞥了一眼王庆,淡淡说道:“倘若你我的手下能像军卒那样强悍,当初那名‘将军’率众杀上山时,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牺牲。”

    听到这话,王庆面色顿变,旋即沉着脸不说话了。

    在王庆不搅和的情况下,事情就加快了许多。

    当即,陈陌便唤来手下刘屠,吩咐道:“刘屠,立刻召集一概寨众,叫众人在村内空地集合。提醒他们,要在辰时二刻之前,逾期不候!”

    在听罢陈陌的要求后,刘屠惊讶问道:“是所有人么?郭达、牛横、刘黑目他们……”

    “一概寨众!”陈陌沉声强调道。

    “是!”

    刘屠连忙点头,派人到于常山村内的各个屋子喊人集合。

    出乎他的意料,郭达、牛横手底下的人异常配合,在听到集合后,立刻就在陈才的带领下集合在山村内的空地上,配合地刘屠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其余,张奉、马弘二人的手下也很配合,再加上陈陌、王庆以及褚角、褚燕父子的手下,黑虎寨五分之三左右的寨众,很快就在山村里的空地上集合了。

    “就剩刘黑目的人了……”

    王庆抱着双臂对陈陌说道:“我猜,他们不会那么听话。”

    “正好。”

    陈陌冷笑一声。

    看到众山贼汇集于村内的空地上,于常山村的村民很是诧异,一个个或站在屋门口,或站在窗口窥视,想看看这群山贼到底搞什么鬼。

    一会儿后,辰时二刻到了,刘黑目手下的山贼这才三三两两地从各自屋内走出来,想要混入空地上的队伍。

    然而陈陌却拒绝他们入队,理由很简单,辰时二刻已过。

    只见他沉声对那一干刘黑目的手下说道:“大寨主昨日任命陈某为大统领,管辖一概寨众训练一事,我命你等辰时二刻集合,然而你等却姗姗来迟,既然违抗,当有惩罚,就罚你等今日一整日不得用饭!”

    听到这话,刘黑目的手下们顿时就急了,纷纷叫骂起来。

    见此,陈陌从刘屠手中接过了长矛,王庆亦一脸幸灾乐祸地操起了双刀,二人就那么在一群刘黑目的手下面前一站。

    “怎么,要造反么?”

    陈陌冷着脸说道。

    从旁,王庆抬手举刀的右手,用刀背敲了敲肩膀,舔舔嘴唇说道:“老子这几日正好气闷地很,活动一下筋骨倒也不坏……”

    『这么悍的?』

    褚燕愣了一下,慢了半拍,赶紧上前与陈陌、王庆二人站在一列,一边按着刀鞘做抽刀状,一边警惕地盯着对面。

    看看陈陌、王庆、褚燕三人的态度,再看看他们三人身后那一干寨众,刘黑目的手下们顿时就心虚了,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

    也难怪,毕竟论起来,赵虞一方人数多、悍将也多,真打起来,刘黑目的手下根本就没有什么胜算。

    说起来,一个山村能有多大呢?

    在陈陌、王庆、褚燕三人与刘黑目的手下对峙时,陈祖与张奉、马弘二人倚在不远处看好戏。

    得力于褚角的提点,张奉与马弘总算是找到了陈祖这个主心骨,而陈祖也像褚角所说的那样,立刻就接纳了张奉、马弘二人,如今他们三人成为了一个小团体。

    看到前方的对峙,陈祖双手环抱倚在一间屋子的墙壁处,笑着打趣道:“嚯,黑虎寨内讧,这要是真打起来,那可就热闹了。”

    听到这话,马弘讪讪说道:“说这话不合适吧?”

    『怎么连玩笑话都听不懂呢?』

    陈祖瞥了一眼马弘,旋即看着远处的对峙轻笑道:“放心,打不起来。……虽说刘黑目那边人也不少,但勇悍的大多都在咱们这边,要是真打起来,光陈陌、王庆、褚燕三个,就能杀掉一半人,你以为刘黑目有个胆子?他充其量就是想试试,试试周虎与陈陌敢不敢动手……”

    说到这里,陈祖微微摇了摇头。

    陈陌敢不敢动手,陈祖不清楚,但赵虞是肯定敢动手的,别忘了,当初赵虞为了除掉杨通,那可是放弃了进攻祥村的三四百名山贼。

    刘黑目、张奉、马弘能带着他们残存的手下逃回山寨,那全是因为运气好。

    当初赵虞为了除掉杨通,不惜放弃三四百名山贼,今日他执掌山寨大权,你说敢不敢对假意顺从的刘黑目下手?

    对此陈祖只能表示,他们那位新寨主的年纪实在太具有迷惑性,倘若刘黑目像他那样知晓其中真相,他敢这样来试探?

    “刘黑目差不多要出面了,再不出面他这个老大就没法当了。……可惜就算他出面,也无济于事。”

    陈祖淡淡说道。

    果不其然,陈祖这边说完,那边刘黑目就出面了,只见他快步走到陈陌、王庆、褚燕三人面前,故作不知情地询问道:“三位,不知发生了何事?”

    看着刘黑目装腔作势,王庆嘿嘿直笑,直白地拆穿道:“刘黑目,咱们能不装蒜么?我就不信你真的不知情。”

    他这番话,说得刘黑目面色很是尴尬。

    相比之下,还是陈陌厚道点,朝着刘黑目抱了抱拳,随后若无其事地解释了一通:“是这样的,刘寨主也知道,昨日陈某有幸被大寨主提拔为大统领,负责操练寨众一事,今早我令寨众于辰时二刻之前聚集于村内空地,其余人都很守时,唯独刘寨主的手下,直到辰时二刻过了之后,才姗姗赶来。……昨日大寨主说过,国有国法,咱们寨里,自然也得有寨规,否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这些人违抗陈某的命令,陈某作为大统领,自然也有权惩罚他们。念在初犯,我罚他们一日不得用饭,这个惩罚,不算重吧?”

    平心而论,陈陌的这个惩罚确实不算重,但问题是他的这个惩罚,本质上就是在削弱刘黑目对其手下约束力,倘若刘黑目承认了陈陌的惩罚,那他的手下就无疑会认清一个现实:即刘黑目的话,顶不上陈陌的话管用。

    换句话说,刘黑目就会慢慢失去威信,而他的手下,也会逐渐投奔陈陌,投奔赵虞这边。

    因此,刘黑目唯有硬着头皮,迫使陈陌收回成命。

    “这个……”他讪笑了几下,说道:“大寨主想要训练寨众,他的用意刘某是明白的,就是希望寨众日后少点牺牲嘛,但是……咱们终归是山贼,像要求军队里的军卒那样要求寨众,是不是有点过了?”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

    陈陌转头看了一眼王庆。

    王庆当然明白陈陌转头看他的含义,顿时就气乐了,黑着脸骂刘黑目道:“什么军卒、山贼,军卒是人,咱们就不是人了?军卒能做到的事,为何咱们就办不到?你这是狡辩!”

    “左统领所言极是!”

    褚燕憋着笑,抱拳称赞。

    陈陌亦感觉颇为好笑,只是碍于时机不合适才憋了下来,他抬手指了指王庆,点点头肯定道:“王庆的话,我觉得很对。刘寨主拿这个辩解,我认为并不合适。……我一直说,一日是贼,终生是贼,虽然咱们如今藏匿在此,但藏匿一时、未必能藏匿一世,咱们日后终归还是会遭遇官兵的围剿,就像刘寨主所说的,今日大寨主命我训练寨众,就是为了日后弟兄们能少做牺牲,在这件事上,刘寨主应该像其余人那样支持陈某才对。”

    『其余人跟你一帮,当然支持你了!』

    心中暗骂几句,刘黑目讪讪说道:“是是,大统领说得对,但……凡事要循序渐进嘛,大统领一下子就拿军队的规章要求众人,或许是不太妥当……”

    “并无不妥。”陈陌心平气和地纠正了刘黑目的话:“今日少偷懒、多流汗,换明日能保住一条性命,这有何不妥?”

    “呃……”

    刘黑目语塞了,一番犹豫后,他求情道:“在下明白了,不过这次……能否看在刘某的面子上,免去众人的惩罚?大统领放心,我回去后肯定会约束他们。”

    在王庆一脸嘲笑之余,陈陌摇头说道:“不能,寨规就是寨规!……为了维护陈某的威信,连郭寨丞也要求他手下的弟兄积极配合,我不能将这份众人为我建立的威信,砸在这里。”顿了顿,他又说道:“另外,也无需刘寨主约束手下,只要他们还是我黑虎寨的人,吃的还是我黑虎寨的粮,那就必须遵守寨规!”

    “……”

    刘黑目面色大变。

    他也没想到陈陌竟然会说得那么直白,直接越过了他刘黑目。

    这要是忍气吞声,他日后可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可问题是,他此刻若不忍气吞声,又能怎么样呢?他可没有赵虞那样的本事,能让郑乡主动送粮过来,只要他敢下山抢掠村子,不说黑虎寨其余人会如何对付他,也不说鲁阳县是否会派官兵追捕他,单单能否在鲁阳地面上的村庄抢到粮食,这就是一个问题。

    没见前一阵子连王庆都栽了?

    “漂亮!”

    此时在远处,陈祖抚掌笑道:“都到这时候了,那刘黑目还想邀买人心,可惜陈陌不给他这个机会。呵呵呵,我这个本家,有点意思……”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张奉、马弘二人,带着几分戏虐说道:“幸亏你们二人这次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倘若你俩与刘黑目一起,那么此刻骑虎难下的,就有你们两个了。”

    张奉、马弘二人心有余悸般点了点头。

    可能是察觉到二人仍有些顾虑,陈祖拍了拍马弘的肩膀,宽慰道:“放心吧,咱们三个,跟那家伙不同。”

    “但愿……”

    张奉与马弘微微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他们也已无法抗拒了,只能听寨里的安排。

    当日,执掌钱粮大权的郭达毫不意外坚定支持陈陌,对刘黑目那一干手下做出了一日不许用饭的惩罚。

    刘黑目的手下愤慨不已,吵闹不休,旋即就被牛横抓到几个刺头教训了一通,又罚了一日口粮。

    在此情况下,刘黑目的那些手下便愤慨地要求刘黑目带他们下山,与其余人分道扬镳,可刘黑目哪有这个胆子分道扬镳?最起码也得等回到昆阳再说啊。

    他只能安慰众手下,让手下们暂时忍耐。

    看到刘黑目如此胆怯,他的手下们又怒又恨,却又无计可施,只能老老实实听从陈陌的命令。

    渐渐地,刘黑目一伙人心涣散,等到十二月前后,刘黑目还能使唤地动的原手下,已寥寥无几。

    而黑虎寨,则在这段时间内一改曾经‘群雄割据’的分裂面貌,逐渐凝聚成一股以赵虞为首,郭达、褚角主内,陈陌、王庆、褚燕主外的整合势力。

    尽管这股势力目前还很弱小,但它效仿官家编制的制度,却无疑是给日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与此同时,在昆阳境内的丰村,徐奋告别宁娘、邓柏、邓松等人,孤身一人横穿应山,冒着冰霜寒雪向西寻找黑虎寨的寨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