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26章:徐奋送讯【二合一】
    /!无广告!

    ps我现在啥也不想,先把欠的章节补起来,然后再咸鱼一阵子。

    ————以下正文————

    十二月中旬,差不多是年最寒冷的时候,陈陌、王庆、褚燕三人领着寨内寨众在附近的山林中冒雪操练,而赵虞则与郭达、褚角、牛横三人在屋内商议对日后山寨的规划。

    当然了,确切地说,是赵虞、郭达、褚角三人在那商议,而牛横只是坐在一旁与静女剥干栗吃。

    听着耳畔咔嚓咔嚓的声音,郭达实在是忍不住了,在赵虞与褚角的笑声下回头骂牛横道“你这蛮牛,你就不能到别处吃去?影响咱们商议大事。”

    牛横听罢很是不满“我又不说话,剥几个栗子就打搅了?寨里人大多都被陈陌他们拉到山里去了,难道让我一个人呆着啊?”

    不得不说,寨内众人这段时间都闲,陈陌等人好歹还能拉着一概寨众到山林中操练,借天寒地冻磨砺一下这帮懒散的山贼,牛横这个没职位的,那真的是闲得蛋疼。

    哦,不对,牛横也并非没有职位,前一阵子,在刘黑目试探陈陌之前,牛横也从赵虞这边讨了个职位,号曰‘监官’,专门配合郭达、褚角二人,惩治那些违反寨规的寨众,可以说是一个既有权又相当清闲的职位,非常适合牛横。

    不过鉴于最近这段时间有陈陌拿刘黑目立威,寨内众人都老实地很,因此牛横也没事做,每日跑来听赵虞、郭达、褚角三人商议对山寨日后的规划,毕竟赵虞他们三人谈论的事物还是蛮新奇的,比如说赵虞主张的‘掌握主动’。

    掌握主动,这是赵虞鉴于原本黑虎寨的运作模式所提出的主张。

    原本黑虎寨的运作模式,那跟天底下任何一伙山贼都差不多,平日大多数情况下靠抢掠、敲诈勒索为生,当官兵去围剿的时候,那就只能被动防御,甚至落荒而逃。

    比如黑虎寨,先前就有三次抵挡官兵的经历,一次比一次严峻,这在赵虞看来,是非常不利于山寨的,因此他提出了‘掌握主动’的主张,采取渗透、收买、笼络等手段,逐步影响一整个县,从最根本上去破坏‘官府剿贼’的事,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这就叫掌握主动。

    对比黑虎寨在昆阳、鲁阳两个县的境遇就不难看出,一伙山贼想要在一个县立足,就必须与当地的官府取得默契。

    看看昆阳与鲁阳两个县,对比一下,那肯定是鲁阳县更加对贼寇不利,因为县内到处都是动辄千人以上规模的乡村,寻常的山贼根本无法威胁到这种村子,几乎无法在鲁阳境内立足,但近段时间黑虎寨众人在鲁阳,却反而远比在昆阳安地多。

    或许有人会说,这完赵虞的面子,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这也可以理解为,是黑虎寨通过赵虞的面子,影响到了鲁阳的县衙,与鲁阳县衙产生了良好的默契。

    这套模式,赵虞认为完可以套用到昆阳县。

    或许又有人会说,鲁阳县的县令刘緈与县尉丁武当年就与赵虞相识,因为种种愧疚,又顾念旧情,这才给赵虞几分面子,对黑虎寨一伙藏匿在县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昆阳县的县令刘毗早些年又不认得赵虞,又岂会纵容黑虎寨的众人呢?

    然而这并不是问题。

    以前不认识,如今可以结交,当初赵虞、郭达等人也不认识昆阳的县尉马盖,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与马盖相识。

    倘若说牛横只是听一个新鲜,那郭达、褚角二人那就是被赵虞说得蠢蠢欲动了。

    以山贼的身份去影响县衙,甚至胁迫县衙的官员,像这种胆大包天的主意,这天底下的山贼们谁敢去想象?

    眼下他们就等冬去春来,然后携众返回昆阳,开始实施赵虞的种种谋划。

    然而这一日,正当赵虞与郭达、褚角几人商议具体的njhsdk.章程时,忽然有一人迈步闯进了屋内。

    牛横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见来人是褚燕,这才放下戒备。

    “阿燕?”

    注意到义子走入屋内,褚角不解问道“你不跟着大统领在山中操练寨众,跑回村里做什么?”

    褚燕抱拳解释道“孩儿有要事禀告大寨主。”

    说着,他转头抱拳对赵虞说道“大寨主,弟兄们在山林中操练时,发现有一人冻僵于山中,大统领认出此人便是徐奋,故叫我立刻将他带来。”

    “什么?徐奋?”

    赵虞面色微变,正色问道“人呢?”

    听到这话,褚燕回头朝着屋外示意道“抬进来。”

    话音刚落,便有两名山贼抬着一人来到屋内,赵虞与静女赶紧上前一瞧,震惊发现果然是徐奋。

    与静女对视一眼后,赵虞立刻下令道“抬到榻上去。”

    此时,郭达、褚角、牛横三人也站起身围了过来,当褚角坐在榻边皱着眉头检查徐奋的情况时,牛横挠挠头不解说道“这小子……不是与其余人昆阳么?”

    郭达压压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旋即走到皱着眉头的赵虞身边,低声说道“阿虎,莫非昆阳有变?”

    赵虞点点头,又摇摇头,显然他此刻也不知具体情况。

    此时,褚角已经为徐奋简单诊断过了,站起身对赵虞说道“他身上有些伤,从伤痕判断,应该是野兽所为,幸运的是伤势并不严重,相比较皮肉伤,他……”

    刚说到这,就见在昏迷中的徐奋剧烈地咳嗽起来,连咳了好几声,咳地满脸涨红,旋即这才逐渐平复下来。

    此时褚角接着说道“……相比较皮肉伤,反而是风寒比较严重,手脚上有多处冻伤,应该是冒雪跋涉所致。风寒之疾,向来可大可小,当及早诊治。”

    赵虞点点头,转头吩咐褚燕道“褚燕,麻烦你带人跑一趟郑乡,让丁鲁帮忙请一名医师来。”

    “是!”褚燕立刻抱拳而去。

    旋即,赵虞吩咐静女去烧了些水,又让牛横往屋内取暖用的火堆里填了些柴火。

    期间,赵虞坐在床旁,皱着眉头看着躺在榻上的徐奋。

    此番徐奋因为寒冷而倒在山中,恰巧被在山中操练的黑虎寨寨众看到,这可以说是徐奋命不该绝,但徐奋为何要冒着严寒横穿应山?他不是应该与邓柏、邓松兄弟以及宁娘呆在昆阳么?其他人呢?

    「二虎哥,那咱们约好了哦。」

    耳畔回想起宁娘糯糯的声音,赵虞交叉握着的双手逐渐捏紧,心中也越发地忐忑。

    从旁,郭达看到赵虞的面色,宽慰道“不会有事的,阿虎。”

    但这宽慰,也仅仅只是宽慰而已,倘若真的没什么事,徐奋吃饱了撑着冒雪横穿应山来找他们?

    不知等了多久,才见榻上的徐奋发出虚弱的声音。

    “水?是说水么?”

    静女赶忙把提前温好的水端了过来,由于她个子矮,牛横接过了她手里的碗,一手将徐奋扶起,给他喂了几口温水。

    几口温水下肚,徐奋似乎有了些力气,只见他缓缓睁开眼睛,茫然地看向众人。

    此时,赵虞阻止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坐在榻旁与徐奋说话“徐奋大哥?徐奋大哥?徐奋?”

    渐渐地,徐奋迷茫的目光总算是逐渐有了焦点,只见他看了看四周的人,旋即虚弱而欣喜地说道“阿虎,郭老大、牛大哥、褚寨主,真的是你们么?”

    说着,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几许困惑,似乎是回忆是如何找到眼前这些人的。

    赵虞猜到了徐奋的困惑,解释道“你在山中昏倒了,正巧有在山中操练的弟兄看到了你,把你带了回来。”

    “原来是这样……”徐奋这才恍然大悟。

    见此,赵虞又问道“徐奋大哥,弟兄们只看到了你一人,不曾看到其他人,大邓、二邓呢?宁娘呢?”

    “大邓、二邓、宁娘……”

    徐奋回想了一下,说道“他们还在昆阳,我是一个人出来的。”

    听到这话,赵虞心下稍稍放松了些,但旋即便又问道“徐奋大哥为何独自横穿应山,你是来找寻我等么?”

    此时,徐奋已渐渐清醒过来,也想起了他此番前来的目的,急声说道“快,阿虎,昆阳县有意要将其余人发配,虽然马盖拖着此事,但他拖不了多久……”

    见他一脸急色,赵虞连忙宽慰道“别急,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在赵虞的宽慰下,徐奋这才冷静下来,一五一十地道出了真相“大概是……我也不记得过了几日,大概是在十二月初的时候,马盖来告诉我,说县令有意在年后将众人发配……”

    说到这里,他戛然而止,转头看了一眼褚角,旋即又看向赵虞。

    “没事,说吧。”

    赵虞自然猜得到徐奋在顾忌什么,不过他觉得,如今褚角已进入了核心决策层,倒也无需刻意隐瞒什么。

    在赵虞的示意下,徐奋这才继续说道“当时马盖告诉我,说昆阳的县令已认定咱们黑虎寨的人都已冻死在山中,决定将我等……除了几个在附近各县登senlinffm.记在册的妇人以外,其余皆在年后押往郡里。当时我就问他,郡里会如何发落,马盖他就说,像我跟大邓、二邓、宁娘这样父辈当做贼的,一般是发配充军,近的可能发配到江夏一带,远的可能发配到西垂,甚至更远的地方。就跟天下其余罪犯的家眷一样,男的作为军囚,为军队修路、修城,而女的沦为军娼……我问他能否替我等求情,马盖却说很难,我当时急了,就威胁他,威胁他倘若不帮,我便将他的秘密公布于众,他被我激怒,一开始想要杀我,但后来克制住了,他对我说,他提前将这个消息告诉我,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无法影响县令的决定,他建议我来找你们,是故……”

    “……”

    听罢徐奋断断续续的解释,赵虞闭着眼睛思索了一番,旋即宽慰徐奋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好好歇息。”

    “阿虎……”徐奋欲言又止。

    仿佛是猜到了他的想法,赵虞点点头宽慰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一人被官府强行发配的。”

    听到了赵虞的承诺,徐奋这才放下心来,重新躺回榻上,大口喘气,显然方才说了那么多,让他变得愈发虚弱了。

    为了让徐奋好好歇息,不至于吵到他,赵虞留下牛横与静女二人照顾徐奋,他则带着郭达与褚角二人,来到了郭达的屋内。

    此时,郭达冷笑说道“好个昆阳县令,咱们还没死绝呢,就迫不及待准备对咱们的人下手了?还有那个马盖……”他转头对赵虞说道“阿虎,这个马盖,我看也的好好教训他一下。”

    大概是见赵虞方才并未拦着徐奋说出马盖的名字,郭达也猜到了几分端倪,因此这会儿倒也不顾忌褚角在场。

    其实褚角也注意到了马盖,但方才一直找不到时机询问,如今见郭达再次提起,他顺势便开口问道“郭寨丞,你所说的马盖,莫非就是昆阳县的县尉马盖?”

    不等郭达回答,赵虞点头说道“没错。……当初杨通与我还有郭达大哥合谋,设法迫使马盖作为咱们的内应。”

    褚角闻言心中一惊,试探道“何时?”

    仿佛是猜到了褚角的猜忌,赵虞稍微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如实相告“当初八寨支援我黑虎寨的时候……那时,咱们不是对山下官兵来了一次黎明前的偷袭么?正是那一次,陈陌与王庆趁机挟持了马盖,逼他就范。”

    那会儿?

    等等,那在此之后马盖偷袭其他八家山寨……

    褚角隐约察觉到自己似乎无意间揭破了一桩惊天的秘密。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赵虞与郭达二人,却见二人带着相似的笑容看着他。

    褚角识趣地选择将这件事埋在心底,捋着胡须干笑道“那么早?哈哈,两位可真是深谋远虑啊,褚某竟丝毫瞧不出破绽……”

    这褚角还是识时务的。

    郭达很满意褚角的态度,代赵虞向褚角道歉道“阿虎与我并非有意隐瞒,不过,总归也是隐瞒了褚角大哥,这样,我代为向褚大哥道一声歉……”

    说罢,他不等褚角回答,便朝着褚角抱拳行了一礼。

    ……就是让我莫要追究了呗?

    褚角当然明白郭达的意思,连忙说道“郭寨丞这是做什么?褚某可不起啊。”

    也是,作为既得利益者,褚角自然不会去追究什么。

    反正当初马盖派人攻袭八家山寨,他褚家寨的损失又不重。

    不过话说回来,赵虞与郭达这次主动揭露了马盖乃是内应的秘密,这也让褚角彻底明白了这二人为何执意要返回昆阳的原因——有那样的内应,傻子才会放弃,另投他处。

    &nb178gou.sp;在一番彼此心照不宣的谈笑后,三人终于说起了正事。

    此时赵虞正色说道“原本咱们就决定在年后返回昆阳,但既然现如今昆阳县要动咱们的人,咱们提前返回,也不影响大局……就像我这几日所说的,掌握主动,咱们索性就跟那位县令打打交道。”

    “通过马盖么?”郭达皱着眉头说道“方才听徐奋所说,那马盖居然还敢要杀他……”

    “这不奇怪。”

    赵虞淡淡说道“咱们这几个月藏身在鲁阳,汝南、昆阳、叶县都找不到咱们,误以为咱们已冻死在山里,那马盖会产生一些别的想法,这并不奇怪。……所幸他还有几分理智,倘若他果真杀了徐奋,那我决计不会放过他。不过就眼下来说嘛,这马盖倒也没有什么过错,他甚至还提前给徐奋送了消息,虽然不肯尽心相帮,不过问题不大,稍微敲打敲打就得了,没必要逼得太紧。……反正只要咱们还在,他就不敢怎么样。”

    郭达微微点了点头,旋即问赵虞道“阿虎,具体你有什么打算?”

    赵虞想了想,说道“马盖想杀人灭口又不敢,显然是吃不准我等是否还活着,我先去见见他,逼他助咱们挟持昆阳县的县令刘毗,其他人,年后徐徐返回昆阳即可。”

    “我跟你去吧。”郭达当即说道。

    赵虞摆了摆手说道“郭达大哥与褚叔留在这里,我带上牛横大哥就足以……”

    说着,他想了想又说道“……还有陈祖,他是咱们当中唯一一个已被撤掉通缉令的,或许咱们可以把他安插在昆阳的县城,甚至是县衙里。”

    “这也太冒险了吧?”

    褚角心感于赵虞的胆大,失笑说道“虽说陈祖确实是唯一一个被撤掉通缉令的,但昆阳县衙的人,未必认不出他吧?”

    赵虞笑着说道“这只是我一个想法。……慢慢来。”

    当晚,郑乡的丁鲁亲自带来了一名医师,来到于常山村替徐奋诊断了一番,又开了药方。

    大概是觉得这山村内的人过于‘面相凶恶’,那位老医师多次私下询问丁鲁“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究竟是什么?”

    丁鲁笑着回答道“只是山中之民,虽面相凶恶但其实并非恶人。”

    这一番话,说得那名老医师将信将疑。

    在这名老医师替徐奋诊断期间,赵虞单独与丁鲁谈了片刻,告诉后者,他将返回昆阳。

    “这么快?”

    丁鲁惊讶地说道“据我派人打听,昆阳、叶县两地还贴着寨里几位头目的通缉令呢?”

    赵虞将昆阳县令刘毗的决定解释了一番,对丁鲁说道“那些人也是我黑虎寨的人,当初我被章靖所逼,不敢争胜,只能选择撤离,才让他们投奔官兵,如今章靖已离开昆阳,我又有何惧?”说着,他面朝丁鲁,又说道“回头你替我向刘公与丁尉告辞吧,感谢他们这段时间的照顾。”

    丁鲁点点头,旋即,他在犹豫了一下后,对赵虞说道“若非我如今有三个娃儿要养活,我肯定投奔公子而去。”

    “你已经帮了我不少了。”赵虞拍了拍丁鲁的臂膀,笑着说道“我当初万万不曾想过,日后竟有一日会得你照顾。”

    “哈哈。”丁鲁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旋即,他正色说道“二公子,在下不是咒你,倘若日后公子在昆阳县不顺,不妨回到鲁阳,至少我郑乡,会力保公子。”

    赵虞笑着拍了拍丁鲁的臂膀。

    次日,就当赵虞准备启程前往昆阳时,就连他也没有想到,他鲁阳县的县令刘緈与县尉丁武,会二次乔装打扮前来见他。

    此时徐奋早已移到其他屋内修养,赵虞将二人请到自己屋内,向二人感谢了这段时间的照顾。

    当听到赵虞这番感谢时,刘緈与丁武不禁有些尴尬与惭愧,毕竟他们放纵了一伙凶恶的山贼,这可是严重违背他们肩负公职的丑闻。

    因为已从丁鲁口中得知了情况,刘緈猜到赵虞这次返回昆阳必然会有什么行动,因此他忍不住试探道“此次公子前往昆阳,将如何对付昆阳的县令?”

    “刘公要抓我么?”赵虞笑着打趣道。

    刘緈顿时哑然,看着赵虞打趣不知该说什么。

    见此,赵虞点点头,正色说道“刘公与丁尉可以放心,即便日后我有些手段或许会令两位感到不快,但我一定会恪守初心,尽量不伤害无辜。……那位刘毗、刘县令,亦是如此。”

    赵虞的亲口承诺,在刘緈与丁武看来还是蛮有分量的。

    别的不说,就说这段时间黑虎寨众人躲藏在他鲁阳县,那可真的是老老实实是躲在于常山村,除了王庆那次,就没有再次下山袭村的事发生,虽然有一方面原因是他鲁阳的乡村规模吓到了黑虎寨的众人,唬地众人不敢步王庆的后尘,但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赵虞对手下的管束。

    点点头,刘緈感慨地说道“二公子能恪守初心,那自是最好……”

    说着,他犹豫了一下,看着赵虞正色说道“虽然有些话从在下口中说出并不合适……倘若公子日后有何不顺,不妨回到鲁阳,鲁阳上上下下……都欠赵氏的。”

    “刘公言重了。”

    赵虞笑着摇了摇头。

    十二月十八日,在一个天降小雪的日子里,赵虞带着静女、牛横、陈祖三人,并陈才等十名郭达精挑细选的山贼,驾驭驴车踏上了前往昆阳的旅程。

    而这也意味着,黑虎寨将卷土重来,开启赵虞所谋划的第二篇。

    控制昆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