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河传记〕〔吾妻上将军〕〔请叫我顶流巨星〕〔天命的我是神级反〕〔小祖宗教你们做人〕〔炼狱艺术家〕〔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盖世龙婿〕〔次元入侵现实地球〕〔快穿之反派大佬是〕〔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头号战尊〕〔凰不归〕〔天龙:武侠世界的〕〔至尊龙卫楚天露露〕〔猛兽出笼〕〔农家福宝有空间〕〔快穿之男配真甜〕〔万相之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30章:卷土重来(二)【二合一】
    新年后的正月,郭达、王庆、褚燕、张奉、马弘五人率百余名山贼,分批陆续抵达昆阳,在丰村与赵虞汇合。

    看到这些山贼,原本就不敢有任何异动的丰村村人,更是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黑虎贼回来了!

    黑虎贼真的回来了!

    在震惊之余,丰村的村长再次严厉警告村人,叫村人安分守己,莫要与这些山贼发生任何矛盾。

    臣服,在这些强悍的山贼面前,丰村只有臣服,才能保护乡村、保护乡民。

    而让丰村人松口气的是,这些黑虎贼依旧愿意遵行先前‘寨村共存’的相处方式,尽管这些黑虎贼已经换了一位新的首领,一位终日带着虎面面具、个子稍矮的新首领。

    『终于还是变成这样了么?』

    正月初七,即郭达、王庆等人抵达丰村的当日,在其余山贼于村内的大屋里喝酒用饭之际,赵虞带着静女与牛横二人,与郭达一同漫步在村中。

    期间,当看到有个别丰村人对他窃窃私议时,赵虞暗自叹了口气。

    不幸被褚燕言中,为了尽量减少暴露真实面容,在外人面前终日带着虎面面具的他,最终还是逃不过被人误会为身材矮小的侏儒。

    虽然这个误会的确让赵虞感到颇为尴尬,但相比较被人得知黑虎贼的首领竟然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童,侏儒就侏儒吧,但愿这个误会日后不会影响他身体的发育。

    “……与褚角商量之后,我这次带了王庆、褚燕二人……”

    在赵虞暗自叹息之时,郭达则在继续讲述着。

    如今聚集在丰村的黑虎贼,并不是全部寨众,另外还有约一百人仍然留在鲁阳境内,其中包括褚角、陈陌、刘黑目三人,也包括占到接近半数的寨内妇孺。

    按照赵虞的计划,这次黑虎寨卷土重来的步骤,分为两步,第一步即重建黑虎寨,恢复对‘汝昆’、‘襄昆’两条官道交汇处的控制,重新恢复对附近村落与过往商队的控制。

    其中,郭达与褚燕主要负责重建山寨,而王庆则负责抢掠过往的商队,为赵虞接下来的所有计划,赚取第一桶金钱。

    “要抓紧时间。”

    赵虞沉声说道:“再次对鲁叶共济会的商队下手,就势必会再次引起鲁叶共济会对山寨的敌视,虽然刘、马二人可以替我等掩饰,但我认为没有必要为了这点事就暴露他们二人,换而言之,即便日后昆阳参与攻打山寨,除非必要,我也不会让刘、马二人干涉。”

    “我明白。”

    郭达理解地点了点头,他又不是傻子,岂会不知刘毗、马盖二人的关键性?

    此时,赵虞面朝郭达说道:“只是这样一来,山寨的防务压力就会很大,恐怕郭达大哥也会愈发辛劳……辛苦郭达大哥了。”

    “阿虎,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郭达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旋即正色说道:“两个月……不,一个月,我争取在一个月内建成山寨……”

    “那是最好。”赵虞点点头说道:“人手不足的话,可以征用丰村、祥村等附近村子的村民,这些村人与我等怎么说也算是打过几年交道,只要不过分逼迫,他们应该不会反抗,是故……”

    “我明白。”郭达会意地说道:“我会约束底下的兄弟,叫他们恪守寨规,禁止他们对附近村民做出任何挑衅、取笑甚至是伤害的行为。”

    “那就好。”

    赵虞点了点头,又说道:“倘若我的计划顺势施行,日后像丰村、祥村等邻近的村子,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不单单只是替我们蓄养家禽……”

    “我明白的。”

    郭达附和地点了点头,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对赵虞说道:“对了,阿虎,你为何叫我把张奉、马弘二人带来?”

    赵虞也不隐瞒,如实说道:“我有意让陈祖在昆阳县城内建一间义舍,即能作为咱们的据点,也能用作收买人心,陈祖那边并无能独当一面的人,是故我有意让张奉、马弘二人协助他,对了,陈才,再借我一阵子吧,我想先让他协助陈祖,磨砺一番,得到合适时,我将交给他另外的事务。”

    听到这话,郭达笑着说道:“大首领发话,我岂敢不从?哈!……陈才这小子,不算出众,但为人忠义,值得信赖。话虽如此,在重用他之前,你还是得磨砺磨砺,免得这小子坏了大事。”

    赵虞微笑着点了点头。

    当晚在丰村的一间屋内,赵虞先是叫来郭达、王庆、褚燕三人,开了一场会议。

    在会议中,赵虞先是详细向三人分配了各自的任务,同时又嘱咐王庆、褚燕二人听从郭达的命令。

    虽然在会议中,王庆环抱双臂一副倨傲的模样,不过倒也没有提出异议,或许他也逐渐接受了赵虞这位新的首领。

    待嘱咐罢三人后,赵虞又让牛横叫来张奉与马弘二人。

    曾几何时,张奉、马弘二人并不在赵虞的‘班底名单’中,从当初赵虞让二人协助杨通去打祥村就不难看出,对于这二人的死活,赵虞其实是不在意的。

    但不可否认,张奉、马弘二人非常识时务,在褚角的两次劝说下,转投赵虞麾下,哪怕被赵虞架空,手底下的人也被陈陌所接管,二人也没有倒向刘黑目那边,这才让赵虞产生了‘不妨用一用’的想法。

    毕竟黑虎寨的人才实在寥寥无几,像张奉、马弘这等曾经的一寨之主,倘若就此闲置,赵虞觉得倒也蛮可惜的。

    因此他这次特地叫郭达将二人带来,准备让二人协助陈祖。

    当晚,当赵虞向张奉、马弘二人说完意图后,张奉、马弘二人对视一眼,均有些兴奋。

    他们二人曾经都是一寨寨主,可现如今呢,却在山寨里沦为边缘人物,要说心中没有怨恨,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张奉、马弘听取了褚角的劝告,哪怕权力被剥夺,手底下的弟兄也被陈陌接管,也没有表露任何怨言,更没有倒向刘黑目,他们相信褚角的话,认为赵虞这是在测试他们。

    而如今,忍耐终于有了回报,他们这位新的大首领,终于准备重用他们了……

    虽说这是不错的起步,可协助陈祖建一间义舍,这也谈不上什么重用吧?

    话说,义舍是什么玩意?

    在对视一眼后,张奉不解询问赵虞道:“大首领,恕我等愚钝,不知大首领所说的义舍,却是何物?”

    赵虞笑着解释道:“所谓义舍,即无偿向穷苦之人提供吃食与住处的邸舍。”

    这一番解释,听得张奉与马弘二人面面相觑。

    他们倒也听说过,有些宅心仁厚的富人会设类似的义舍,向穷苦之人提供吃食与住处的邸舍,可……可他们是山贼啊!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山贼啊!

    一边杀人越货、干着无本的买卖,一边给穷人提供免费的吃食与住处,这听上去怎么这么奇怪呢?

    不过待仔细一想后,张奉与马弘二人也琢磨出了点东西。

    张奉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大首领是打算用这种方式吸收寨众?”

    既然已决定启用张奉、马弘二人,赵虞自然也不会隐瞒什么,点点头如实说道:“不错,我建义舍的目的,确实有考虑过以这种方式招收新的寨众,至于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笼络民心……这件事,日后陈祖会向你二人解释,我就不多说了,你们二人只要知道一点,即这个义舍,对山寨非常重要,你二人切记不可掉以轻心!”

    “……”

    张奉、马弘二人愣了愣,旋即脸上反而露出了喜色,连忙抱拳答应下来:“大首领请放心,我二人必然竭尽全力协助陈祖。”

    “很好。”

    赵虞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又吩咐道:“考虑到昆阳的县城里还张贴有你们二人的通缉令,你们暂时无需与陈祖汇合,先在丰村、祥村这边住一阵子,协助郭达将山寨建成。在此期间,能吃就吃一点,把胡子刮了,人也打理地精神点,改换一下形象,过些时候,等昆阳县逐渐将你二人淡忘,你们再去与陈祖汇合,到时候,陈祖那边应该也已做好了初步的准备,你们二人到时候就与他一起。”

    “是!”

    张奉、马弘二人兴奋地点了点头。

    吩咐罢一干头目,次日赵虞便带着静女、牛横二人,再次返回昆阳县城。

    尽管此时黑虎寨的人已陆陆续续返回昆阳,但昆阳县城却并未全面戒严,凭着伪造的路引,赵虞一行乘坐着马车毫无阻碍就进了城。

    进城之后,赵虞一行穿过较为繁华、热闹的街道,往城南而去。

    天下城县,大多都是靠近中心的沿街最为繁华,越往边缘就愈发破旧,昆阳亦不例外。

    在穿过一个小巷后,赵虞一行人的马车在一座旧屋前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赵虞看了看四周僻静而破旧的街道与房屋。

    这座旧屋,并非是他前一阵子胁迫刘毗的那座旧宅,那座旧宅更偏僻,四周几乎没有人烟,而这座旧屋,它位于城南的一条次要街道上,从南街主街道的一条小巷处穿过,便可沿着次街找到这座旧屋,不算过于偏僻,但也不至于那么惹眼。

    此时在这座旧屋前,陈才等一干山贼正无所事事地倚立着,远远瞧见赵虞、静女、牛横三人向这边走来,陈才立刻迎上前来,低声尊称道:“大首领……”

    赵虞抬手提醒道:“这是在外面。”

    陈才立刻会意,当即改口道:“公子。”

    “唔。”

    赵虞点点头,旋即问道:“那对老夫妇,搬走了么?”

    他所说的老夫妇,即这座旧屋原本的主人,大概是因为身在外地的儿子多番召唤,夫妇俩希望卖掉这间原本他们用来做生意的旧屋,离开昆阳去投奔他们的儿子。

    恰巧前一阵子赵虞等人在县城内寻找合适用来作为义舍的地方,见位置不错,赵虞便让陈祖、陈才二人出面与老夫妇交涉,在支付了一笔钱后,这座旧屋便成为了他们黑虎寨的所有物。

    “前几日就搬走了,临走前还特地来跟咱们道别呢。”

    面对赵虞的询问,陈才笑着说道:“说起来,有些年不曾拿钱与人买卖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赵虞笑着说道:“那你可要尽快习惯起来,日后我有相关的重要事务交付给你。……为了,我与郭达大哥打过招呼了,日后你就跟着我。”

    一听这话,陈才又惊又喜,连忙抱拳说道:“多谢大……公子。”

    从旁,其余几名山贼纷纷用羡慕的目光看向陈才。

    赵虞笑着将陈才的手按下,示意他不必如此拘束,旋即,他开着玩笑问道:“话说,咱们那位‘陈大财主’呢?”

    听到‘陈大财主’这称呼,陈才与附近的山贼皆忍不住笑了起来。

    旋即,陈才笑着说道:“回禀公子,大财主带着两个兄弟出门去了,公子不如到屋内等他?”

    “好。”

    点点头,赵虞带着静女与牛横走到了旧屋内。

    这座旧物,原本是那对老夫妇用来做生意的店铺,不止堂中,里面的屋子也颇为宽敞。

    不过前几日赵虞来的时候,屋内到处堆满了杂物,但今日,那些杂物都被整理掉了,里里外外显得颇为宽敞。

    此时,陈才则在旁向赵虞介绍:“按照咱们陈大财主的意思,一楼的堂屋,就作为饭堂,虽然眼下还空置着,过几日会购置一些矮桌,让那些人可以坐在这边用饭;里屋则作为厨屋与储放粮米的仓库,楼上则可以用来让那些住宿……”

    “能住多少人?”赵虞随口问道:“有一百人么?”

    陈才摇摇头说道:“撑死四、五十人。”

    “这样啊……”赵虞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旋即吩咐道:“回头叫陈祖与隔壁几间屋子的主人交涉看看,倘若对方愿意出售,只要条件不过分的话,都可以买下来,哪怕先空置也无妨,日后这间义舍迟早是要扩建的。”

    “是。”陈才抱了抱拳,旋即舔舔嘴唇问道:“倘若对方不肯卖呢?或者说提出苛刻的要求呢?”

    看着陈才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赵虞哪里会猜不到他的心思,摇摇头说道:“那就另想办法。……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用钱去解决,陈才,你是郭达大哥的心腹,我对你期待很高,莫要总想着打打杀杀,要学会用各种方式解决问题。”

    “呃……是。”

    带着几分尴尬,陈才受宠若惊般点了点头。

    此时,屋内忽然有人笑道:“陈大财主回来了。”

    赵虞、静女、牛横几人转头看去,旋即便看到陈祖正从屋外走入。

    只见此刻的陈祖,身穿绣着花纹的华服,一看就知价值不菲,且头戴玉冠,最好笑的是他负背双手、昂首挺胸走入屋内,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位富家子弟。

    “哈哈哈哈——”

    牛横当场就笑了出声,指着陈祖哈哈大笑:“陈祖,你这装扮……哈哈哈哈。”

    “笑什么?”

    陈才皱眉看了一眼牛横,旋即对赵虞说道:“大首领,陈某这一身如何?”

    说罢,他又负背双手、昂首挺胸在赵虞面前来回走了两圈。

    “怎么说呢……”

    赵虞咂咂嘴评价道:“我让你扮一个有善心的大财主,但我看到的,却是一个突然暴富的暴发户家的蠢儿子,想学纨绔子弟又学不像。”

    从旁,静女亦捂着嘴直笑。

    “是么?”

    陈祖一脸狐疑,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打扮。

    见此,赵虞摇摇头说道:“陈祖,先不说你这身打扮就不对,没有哪个有脑子的大财主会这么招摇过市……阿静,你到楼上,给陈祖去挑一身,我来教教他。”

    “是。”静女点点头,跑到楼上去了。

    而此时,赵虞则走到陈祖面前,说道:“看着,右手在前,左手在后……”

    说着,他在陈才面前走了几步,低调而不失沉稳。

    陈祖这才恍然大悟。

    学了一阵后,静女便从楼上下来了,口中说道:“挑好的衣物,都摆在榻上了。”

    在赵虞的示意下,陈才上楼换了一身。

    只见此时的陈祖,身穿土色内衬,腰系一条棕色的腰带,外面则罩着一件宽松的棕色外衣,最不符身份的玉冠,则被一条束发用的布带所代替,整个人看起来顺眼了许多。

    “就这?”

    陈祖有些怀疑地看向赵虞与静女二人:“这能显出我很有钱?”

    “至少不会显得你很傻。”

    赵虞笑着回了一句,旋即上下打量着陈祖。

    还别说,静女当初跟着他见过许多叶县与鲁阳的商贾,在选择衣饰方面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不过,赵虞还是感觉哪里格格不入。

    当他把这个困惑告诉静女后,静女想了想,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小腹说道:“应该是体型吧。……有钱的人大多养尊处优,故而脖粗面宽、大腹便便者居多,陈寨主则显得过于消瘦,因此看起来有些奇怪……”

    “唔。”

    赵虞认同地点点头。

    不过不像归不像,也没办法了,毕竟黑虎寨能独当一面的人寥寥无几且都身兼要职,赵虞也就只能期待陈祖日后吃地圆润些,莫要再跟一根瘦竹竿似的——天底下有几个缺心眼的有钱财主会让自己瘦地跟竹竿似的?

    一番玩闹似的点评过后,赵虞与陈祖、陈才坐到角落的一张矮桌旁,开始商议起正事来。

    当赵虞询问起准备地如何时,陈祖正色说道:“大致准备地差不多了,再过一两日就可以开门……”

    赵虞点点头说道:“按照我之前所说的,只需供应米饭与素菜即可,暂时,你就在城内粮食与蔬菜吧,我会让人把钱送来。对了,买米、买菜的事,陈才,你去谈,学学如何交涉。”

    “……”

    陈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陈才,不过没有多问。

    “是。”

    陈才点点头,旋即犹豫说道:“首领,只买蔬菜与粮食么,那咱们……”

    仿佛是猜到了陈才的顾虑,赵虞笑着说道:“我只说免费提供米饭与素菜,至于你们的伙食,你们自己去解决,这种事还要问我么?”

    陈才这才恍然大悟,一脸汗颜地挠了挠头。

    从旁,陈祖似有深意地问道:“那,几时可以向外人提供肉食呢?我觉得吧,招点人手帮着寨里赶紧把山寨建成,也不是什么坏事……”

    “唔……”

    赵虞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说道:“那你就掂量着办,不过切记,主要还是要以收买人心为主,虽然县衙那边,刘、马二人不会轻易动你们,但一般县卒却未必,倘若你们能在城内打出善名,那么无需刘、马二人出面,在这义舍得到好处的人,也不会坐视你们被县卒逮捕。……等做到这一点,你再考虑供应肉食的事吧。”

    “明白了。”

    陈祖点了点头。

    两日后,义舍开张。

    陈才将写着‘免费提供菜饭’、‘每餐限三百人’的木牌摆在门口。

    由于并未大张旗鼓地告知全县,头两日几乎没有人,但陈才等人也不着急,自顾自在屋内喝酒吃肉。

    但很快,昆阳城内渐渐传开一个传闻,说是在城南某个旧屋里,无偿提供素菜与米饭,每顿供应三百人。

    当然,仅仅只是素菜与米饭,没有肉食与酒水。

    许多县里的人原本不信,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思跑到那间旧物,可没想到居然是真的,那间旧屋子真的免费向任何人提供米饭与素菜,不收取一个钱。

    免费提供的米饭与素菜,这谁能不动心?

    仅仅只过了数日,陈祖、陈才二人负责的义舍前,就从门可罗雀变成了人满为患,不管是城内的地痞无赖,亦或是穷苦百姓,皆准时在饭点跑到那间义舍用饭,甚至于几日之后,义舍前便有人开始排队。

    渐渐地,这个消息传到了昆阳的县衙,传到了县尉马盖的耳中。

    有人在城内建了一间免费向任何人提供素菜与米饭的义舍?

    天底下还有这种傻瓜?

    怀着纳闷与不解,马盖带着一队县卒按照指引,来到了那间义舍,果然看到义舍前有许多人排成了长长的队伍。

    忽然,马盖眼中瞳孔猛地一缩。

    因为他骇然看到那间义舍的门户上方,挂着‘黑虎义舍’字样的牌匾。

    『喂喂喂,过于嚣张了啊……』

    暗想之余,马盖突然有种莫名的紧张与不安。

    纵使是黑虎寨的内应,他也万万没有想到那群黑虎贼竟然敢堂而皇之地,将势力伸到他昆阳的县城。

    那帮混蛋……

    到底想做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