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汉第一太子〕〔大秦老祖:开局让〕〔龙骑猎手〕〔真君请息怒〕〔穿到古代,每天都〕〔海贼世界里的格斗〕〔在影视剧修仙加点〕〔重生之投资巨富〕〔神奇宝贝之余山海〕〔超级弃婿〕〔网游之大恒帝国〕〔脑回路清奇的主角〕〔无主空间〕〔观战能使我变强〕〔疯了吧!你管这叫〕〔左道问仙〕〔斗罗之我携核爆而〕〔这个体质便宜卖〕〔斗罗之我的沙雕玩〕〔超品渔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32章:屈从之始【二合一】
    『ps:还是疼的厉害,时不时感觉脊椎骨要反向折断一样,尤其是弯腰的时候。』

    ————以下正文————

    当日,马盖立刻返回县衙,将这件事禀告了县令刘毗。

    在听完马盖的讲述后,刘毗心中亦是一惊,虽说他现如今有把柄在黑虎贼手中,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接受黑虎贼出没于他治下的县城里。

    只见他咬牙切齿地咒骂道:“这群贼子意欲何为?”

    马盖站在窗口注意着窗外,听到刘毗的询问,回头说道:“暂时不得而知,不过据卑职估计,恐怕他们收买人心是为了招收人手……”

    听到这话,刘毗坐在书桌后沉思不语。

    所谓养虎为患,他也知道他不可眼睁睁看着黑虎贼在他县城暗中招揽人手,但不可否认他也确实没什么办法,毕竟还有他与马盖都有至关重要的把柄在对方手中呢。

    思忖半晌后,刘毗沉声问道:“能想办法联络到那周虎么?”

    “刘公的意思是……”

    “当面问问那周虎,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刘毗沉着脸说道:“县城,绝不容许这群贼子胡来!”

    “……”马盖有些惊讶地看向刘毗。

    片刻后,马盖从刘毗的书房走了出去,没走多远,他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刘毗的书房,呸得一声吐了唾沫。

    『……说得那般义正言辞,还以为他要亲自出面去见那周虎,结果却是将这件事丢给了我……』

    轻哼一声,马盖沉着脸离开了。

    黑虎贼贼首,周虎……

    尽管马盖知道那位山贼首领仅仅十五岁上下,但不并不妨碍他对对方的忌惮。

    倒不是说周虎有多么凶狠,相反,周虎是他见过的最宽和、最有胸襟的山贼,比如前一阵子他欲迫使刘毗降服时,刘毗那般当面嘲笑周虎,可周虎却毫无动怒之意,那份城府,就连马盖都暗自心惊。

    当然了,马盖最畏惧的,还是那周虎的手段,‘找十名娼女令****’这样阴损的手段,他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也难怪当时就连刘毗都不得不屈服。

    好在那周虎对待自己人还是蛮宽容的,就算是对他马盖,也几次暗中维护——这一点,马盖还是相信的,毕竟曾几何时他也感觉纳闷,纳闷于他曾经的所作所为居然没有招来杨通那等凶恶山贼的报复,直到前些日子他才知道是周虎在暗中维护他。

    被一个山贼的首领视为自己人,暗中维护……怎么说呢,着实有几分怪异。

    黄昏前后,马盖骑马离开了县衙。

    但他并非立刻回家,而是徐徐驾马来到了黑虎义舍前的那条街道。

    在那条街道勒住缰绳,他远远窥视着黑虎义舍,看着义舍前那依旧排得老长的队伍。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脑海中回忆起刘毗对他的要求,马盖微微吐了口气,缓缓驾马朝着黑虎义舍而去,旋即在那间义舍门前翻身下了马。

    “马县尉……”

    “是马县尉……”

    “马县尉莫非也来这边用饭么?”

    “怎么可能,那可是县尉……”

    正在排队的人群看到马盖,当即窃窃私语起来,甚至有人猜测马盖是不是来这边用饭的。

    这个误会,让马盖很是尴尬——他堂堂一县县尉,再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来义舍这边用饭吧?

    此时,有在义舍门口维持秩序的黑虎贼看到了马盖,立刻跑到舍内禀告陈才。

    后者得知后,立刻走出义舍,抱拳向马盖打招呼:“县尉大人。”

    没有理睬陈才在打招呼时的那几分调侃意味,马盖点点头,在瞥了一眼仍小声议论纷纷的队伍后,咳嗽一声说道:“我顺便过来看看,下午可还有滋事之徒?”

    听到这话,正在排队的人群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县尉大人是来巡视治安的,我就说嘛,堂堂县尉大人怎么可能是来义舍这边用饭的?

    感觉到人群看向自己的目光逐渐趋向正常,马盖暗自松了口气,旋即又对陈才说道:“另外……不知贵舍的主人可在,马某想拜见一下。”

    “不知所为何事?”陈才拱了拱手说道:“倘若是些许小事,我想在下也是能做主的。”

    听罢,马盖指了指‘黑虎义舍’的横匾,语气古怪地说道:“贵家主人乐善好施,在城内开设义舍,赈济城内穷苦,马某自然心敬,但贵舍的牌子,恐怕取得不是那么好。黑……这个词在我昆阳,并不是什么好的寓意。”

    听到马盖的话,人群中亦忍不住窃窃私语。

    鉴于赵虞的授意,今日陈才与他手下的山贼时不时故意在人群面前自称‘我黑虎义舍如何如何’,因此此刻正在排队的人群,哪怕是不识字的,也逐渐明白这间义舍叫做黑虎义舍。

    就跟赵虞、马盖说的差不多,‘黑虎’二字在昆阳确实不是好的寓意,原因就在于近两年县尉出现了一股非常厉害的山贼,几次令前往征讨的官兵伤亡惨重。

    而这支山贼,就以黑虎为名号。

    因此人群中也很纳闷,纳闷这间义舍为何要以‘黑虎’命名。

    “原来是这个……”

    陈才微微点了点头。

    他并不感觉奇怪,毕竟在赵虞将这间义舍命名为黑虎义舍的时候,陈祖与他就曾劝说过——他俩都觉得直接用黑虎二字命名着实有些嚣张了,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了,但不可否认,他们那位大首领的考虑更为周详。

    想到这里,陈才轻笑一声,索性拆穿道:“县尉大人是担心有人将我义舍与曾经在贵县作乱的黑虎贼联系起来吧?”

    “……”

    马盖愣了愣,他万万没有想到陈才竟然会直接说破此事。

    在他目瞪口呆之余,陈才笑着说道:“清者自清,时日一长,众人自然就知道我黑虎义舍与那群黑虎贼是否存在关系了。”

    『……』

    见一个黑虎贼竟然恬不知耻地说出‘清者自清’这番话,马盖简直要气乐了。

    而更让马盖感到好气的是,那些在排队的人群,居然还一个个地附和陈才的话。

    吐了口气,马盖正色说道:“话虽如此,马某还是希望能见一见贵主人。”

    见马盖执意如此,陈才也没有阻拦,抬手请道:“既然如此……请。”

    『唔?那周虎此刻就在这间义舍么?』

    马盖心中惊讶,跟着陈才走到义舍内。

    此时在义舍内,正有形形色色约近百人正在用饭,有看起来木讷老实的农民,有坐姿不雅的地痞无赖,也有夫妇带着自家的儿女,这些人要么是在埋头用饭,要么就是在茶足饭饱后露出满足的笑容。

    忽然,马盖看到有几名男人围在一侧的墙壁处,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旋即他才意识到,在那墙壁一侧摆放着一排好几个木桶,有几只装的是菜,有几只装的是饭,任人自取。

    那几名男人,正是在排队等着添加饭菜。

    看着这一幕,相信不知情的人,大多都觉得这间义舍是在做好事,谁会想到这间义舍是一群凶恶的山贼开的呢?

    “诶?”

    可能是注意到了马盖,屋内的人纷纷转头看向马盖,神色各异。

    那些古怪的视线,饶是马盖都感觉脸上有些尴尬,咳嗽一声说道:“这间义舍的主人,好心办了这间义舍,谁都不得在此滋事,明白么?”

    “呃……”

    “是……”

    堂屋内的众人稀稀拉拉地响起几声附和,脸上依旧带着几分困惑。

    见此,陈才笑着解释道:“马县尉今日来我义舍视察,不过与诸位无关,诸位顾自即可。……对了,用完饭的,麻烦让一让,外头还有等着用桌的。”

    听到这话,几个吃饱喝足的人便起身离开了,而陈才也领着马盖来到了二楼。

    一上二楼,马盖便看到有一名身穿华服的男子正站在窗户附近,从体型判断,并非是黑虎贼的首领周虎。

    他转头看向陈才,却见陈才笑着说道:“县尉大人来得巧,这位便是我家主人,两位慢慢聊,我先下去了。”

    皱着眉头看着陈才下了楼,马盖转头看向那名男子,而此时那名男子也已转过身来,看着马盖笑吟吟地说道:“县尉大人真是让陈某一阵好等啊。……从今早看到县尉时起,陈某就在此恭候着。”

    “你是……”

    马盖皱着眉头打量着面前这个身穿华服的男子,他感觉对方有点面熟,但又想不起来黑虎寨有这号人物。

    忽然,马盖面色微变,压低声音说道:“是你?……陈祖?!”

    那华服男子,不,是陈祖,他闻声笑了起来。

    见此,马盖惊讶问道:“你不是被杨通杀了么?”

    据他所知,陈祖曾经与杨通发生了火拼,最后陈祖不幸战败,手下被杨通吞并,昆阳县尉以为陈祖已死,这才撤销了对陈祖的通缉。

    没想到,陈祖居然还活着。

    惊讶之余,马盖徐徐走近陈祖,低声说道:“你居然会投奔黑虎寨?传闻是黑虎寨将你的山寨吞并……”

    陈祖闻言笑了笑,说道:“我所恨,仅杨通而已,并非黑虎寨。”

    说着,他抬了抬手,又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找别处详谈。”

    马盖微微点了点头。

    跟着陈祖,二人从屋外的楼梯走道了义舍的后头,旋即陈祖领着马盖来到了隔壁一间空屋。

    见马盖进屋后四下打量,陈祖笑着说道:“找什么呢?找这间屋子的主人?埋在后院呢。”

    听到这话,马盖面色顿变。

    正就在他正要说话,却见陈祖又笑着说道:“开个玩笑而已。这间屋子的原主人还活着呢,非但活得好好的,还从我等手中得到了一大笔钱……哼,就这么个破屋,居然敢开价一万钱,他能活着,算是祖上积德了。”

    马盖听得表情古怪,既惊讶于陈祖、陈才这等黑虎贼居然会容忍这间屋子的原主人敲竹杠,也佩服那个不知死活的。

    “请坐。”

    陈祖招呼马盖在桌旁坐下。

    马盖微微点了点头,在桌旁坐下后,一边打量四周一边问道:“周虎呢?我要见他。”

    “所为何事呢?”陈祖慢悠悠地问道:“大首领不在这边,有什么事,县尉只管与陈某说便是。”

    “你?”马盖上下打量了几眼陈祖。

    可能是从马盖的眼神中察觉到轻视,陈祖有些不快地说道:“陈某不才,受大首领之命负责县城的诸事,包括与刘、马两位大人协商……”

    马盖深深看了几眼陈祖,在略一思忖后,点头说道:“好,既然你能做主,那找你也可以。……你等混入县城,笼络民心,意欲何为?”

    听到这话,陈祖微微一笑,摊摊手说道:“意欲何为……这话说的,我等是在做好事啊,为何马县尉却有这般偏见呢?”

    “哼。”马盖冷笑道:“少来这套,你以为我猜不到你们想做什么?无非就是假借善名,趁机诱骗愚昧之徒成为你黑虎寨的寨众罢了……”

    “这也是其中一个目的。”陈祖很坦率地承认了。

    “居然承认了……”马盖冷笑着嘲讽道。

    面对马盖的嘲讽,陈祖不以为意,摊摊手说道:“马县尉又不是外人,论在寨里的级别,马县尉与陈某还是同一级的。”

    “什么?”

    听到这话,马盖又好气又好笑。

    他堂堂昆阳县的县尉,眼前的陈祖居然敢厚颜无耻地表示与他平起平坐?

    不过他倒也没有发怒,而是好气问道:“怎么?马某也算是自己人么?”

    “那是当然。”

    陈祖点点头说道:“曾经大首领就很看好县尉,如今依旧如此,县尉不必担心身份暴露什么的,县尉是自己人,倘若日后果真暴露,山寨会照顾县尉与县尉的家人。……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名寨众。”

    “……”

    马盖很是意外于陈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在沉默一番后,他正色说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假如你们做地太过火,无论是我还是刘毗,都遮盖不了……”

    陈祖笑着宽慰道:“这一点,马县尉可以放心……也请马县尉转告刘县令,让他放心。我黑虎寨已今非昔比,不会在昆阳胡来,令马县尉与刘县令难做。义舍这事嘛,也无需隐瞒两位,就是为了逐步改善我黑虎寨旧日的恶名,顺便招募一些寨众。大首领说了,既然我等在昆阳安家,那么昆阳就是我等的家园,哪能在家园胡来呢?”

    “……”

    马盖看了一眼陈祖,对后者所说的这番话不置褒贬。

    在思忖片刻后,他沉声说道:“招募寨众之余呢?”

    一听这话,陈祖就猜到马盖并不相信他的话,不过他也不在意,笑着说道:“马县尉现在不相信,不要紧,过些时日,马县尉就会明白在下所言不虚。”说着,他又笑道:“县尉留下用饭么?倘若是,我吩咐人准备一些酒菜。”

    “不必了。”

    见对方有送客之意,马盖便不再继续这场谈话。

    次日,马盖将他与陈祖交谈的过程告知了县令刘毗。

    当得知黑虎贼建义舍收买人心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趁机招收寨众,刘毗倒也不是很惊慌。

    他最怕的就是黑虎贼还有别的目的,比如说……造反。

    “这应该……不会吧?”

    在听罢刘毗的猜测后,马盖思忖着说道:“区区一群山贼,不至于会造反吧?刘公太看得起他们了。”

    “不是就最好。”

    刘毗微微点了点头。

    见此,马盖又问道:“那这件事……”

    刘毗沉思了片刻,说道:“先静观其变吧。倘若他们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招收一些人手,没必要为了这点事与他们反目,不过你也要记得盯着他们,不可让他们做得太过火,否则你我无法向郡里交代。”

    说到这里,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是要想办法见一见那周虎,我观此人谈吐,绝非寻常人家出身,其余山贼不知轻重,但我想此人,他还是明白利害的。既然懂得利害,那就可以谈一谈条件……我想,他也不会希望你我的职位受到影响。”

    “唔。”

    马盖点点头,忽然,关注着窗外的他瞥见外头有人走近,立刻就向刘毗做出示意。

    果然,片刻之后,屋外就传来了叩门声。

    “进来。”刘毗沉声说道。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县卒走入屋内,拱手抱拳道:“刘公……诶?县尉也在?呃,小人是不是打搅两位大人了?”

    刘毗摆了摆手说道:“无妨。……说吧,什么事。”

    见此,那名县卒抱拳说道:“启禀刘公,有鲁叶共济会的商贾派人来县衙报官,说是黑虎贼死灰复燃,再次于县域北侧的山口放置障碍,抢掠过往商队。”

    “……”

    刘毗与马盖对视一眼,心中颇有些郁闷。

    “刘公?”那名县卒抬起头来,很是惊讶于这位县令大人居然毫无表示。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刘毗立刻设法补救,只见他故作迷惑地问道:“黑虎贼?黑虎贼不是被剿灭了么?”

    那名县卒这才释然,继续说道:“小的也觉得奇怪,那鲁叶共济会商贾派来的人却坚持说,的的确确正是黑虎贼抢掠了他们……对方要求他们按照原先的约定,缴纳相当于商队所载货物约两成价值的钱物,在我昆阳,只有黑虎贼会这么干。”

    说着,他抬头问道:“刘公要见一见他么?”

    “唔。”

    刘毗微微点了点头。

    随后,刘毗见到了鲁叶共济会派来报官的商贾,装模作样地询问了一番,旋即将那人打发了。

    待打发走那人后,刘毗与马盖私下商议。

    本来嘛,这事没什么可商议的,天下诸县对待山贼的态度就只有一个字:剿!

    可刘毗与马盖都有把柄在黑虎贼手中,他们哪敢轻举妄动?

    只见刘毗带着微怒说道:“还说什么不会在我昆阳胡来……还不是照旧抢掠过往的商队?现如今人家来报官了,这要你我怎么办?”

    马盖亦感觉颇为头疼,想了想说道:“我再去见见那陈祖。”

    “见陈祖有什么用?”

    刘毗皱着眉头说道:“想办法去见那周虎,向他陈说利害!”

    无奈,马盖只能再次前往黑虎义舍,去见陈祖。

    当日,陈祖依旧在义舍隔壁那间空屋接见了马盖。

    当马盖将黑虎寨抢掠过往商队的事一说,陈祖很无辜地摊了摊手:“马县尉,这事你找我没用。我昨日就说了,我只负责县城这块,并确保我手底下的不会在县城内胡来,山寨那边的事由郭达几人做主,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

    『这年头,连山贼都有分工了?』

    马盖一脸嘲弄地冷笑一声,也懒得跟陈祖废话什么,直接了当地说道:“既然如此,我要见周虎。”

    陈祖思忖了一下,点点头说道:“行,我来安排。”

    当即,陈祖便派人联系了赵虞。

    正巧赵虞还在县城,在得到陈祖派人送来的讯息后,便带着静女、牛横二人来到了黑虎义舍的隔壁,与等候在那的陈祖、马盖二人相见。

    在得知马盖的来意后,赵虞毫不意外,压压手宽慰道:“马县尉切莫着急,此事我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山寨要重建、义舍这边也要花钱,若不向过往的商队讨些过路钱,总不能等天上掉钱下来吧?”

    可能是与这些山贼相处久了,也可能是出于刘毗的授意,马盖也不扯别的,沉声说道:“其他话,马某就不多说了,眼下既然有人报了官,那县衙就必须有所反应,否则必然遭人怀疑……”

    赵虞脸上所带的虎面面具后传出几声轻笑,他点点头说道:“这个周某能理解。……这样吧,马县尉与刘公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住了,组织人手前往讨伐也不妨,反正周某会照看着,不至于出事。”

    “……”马盖面色微变。

    不得不说,面对一个几次将他击败,连章靖那等人物都无法取胜的家伙,马盖着实没有什么底气。

    仿佛是猜到了他的想法,赵虞笑着说道:“放心,现如今又没有章靖那等人物在,所谓的讨伐,不过就是你我联手演几场戏而已,甚至不需要正面交战,因此县尉也无需担心你手下县卒的安危……”

    马盖有些意外地看了眼赵虞,低声说道:“就怕剿贼不利,鲁叶共济会的人前往郡里报官,引来郡里的人……”

    赵虞笑着说道:“暂时应该不会,至于日后……那就日后再说吧,再不济,咱们也能跟郡里的人交个朋友,想办法化解干戈。”

    “……”

    仿佛听出了什么弦外之音,马盖脸上流露出几许古怪的神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