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夜之主〕〔炮灰女配和奸臣HE〕〔我,元芳?〕〔对话古今:我打造〕〔精灵之火箭队开局〕〔旧日之书〕〔我绑定了悦来客栈〕〔这本书和游戏王有〕〔春回大明朝〕〔狩猎好莱坞〕〔超级学霸:从低调〕〔人在斗罗,兼职修〕〔我在八零追糙汉〕〔机甲与刀〕〔神豪从系统宕机开〕〔都市妖孽狂婿〕〔带个地道系统打鬼〕〔逍遥小渔夫〕〔我靠装逼,当隐世〕〔重返1987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44章:六月【二合一】
    尽管以马盖的角度来看,昆阳已经没救了,但他必须承认,在明面上,包括在百姓的口碑中,他昆阳正值蒸蒸日上。

    那些叶县商贾的到来,给昆阳百姓提供了许多收入稳定的差事,整个昆阳县城因此变得生机勃勃,作为昆阳县的县令,刘毗一边担忧黑虎贼究竟有什么巨大的阴谋,一边美滋滋地向郡里汇报政绩。

    但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昆阳上上下下是高兴了,但叶县就不见得了,尤其是鲁叶共济会如今的会长,吕匡。

    六月初五,鲁叶共济会的商贾于吕匡的府邸内召开了一次会议。

    在这次会议中,吕匡将矛头对准了以黄馥、黄绍兄弟为首的一部分叶县商贾。

    倒不是因为以黄氏兄弟为首的一部分叶县商贾在昆阳置办了工坊,而是因为他们私底下与黑虎贼做了交易。

    谁都不是傻子,本来无论是谁,只要经过黑虎寨的山下,就必须拿出一大笔钱来给那支山贼,可忽然间,黄氏等家族的商队挂着自家的旗帜,却居然能在黑虎寨的眼皮底下自由往来,怎么可能是没有私下接触黑虎贼?

    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饶是黄馥亦无法辩解,在众目睽睽之下坦然地承认了:“不错,我确实与黑虎贼做了交易。”

    听到这话,一些不知情的商贾露出了震撼之色,但也有一部分商贾则神色漠然,显然早已知情。

    或者说,他们其实也已与黑虎贼做了交易。

    “你这是背叛!”

    吕匡愤慨地瞪视着黄馥,“你背叛了商会!背叛了在座的诸位!……你可还记得我共济会的宗旨?!”

    在他说这番话时,那些震惊于黄馥居然与黑虎贼交易的商贾们,亦纷纷沉下了脸。

    毕竟吕匡说得确实没错,在他鲁叶共济会本应当联合对付黑虎贼的当下,黄家居然带着一部分人与黑虎贼做了交易,这不是‘损公利己’又是什么?——当然,这里的‘公’,指的是鲁叶共济会整体的利益,也是那些没能及时与黑虎贼做交易的商贾的利益。

    在众目睽睽之下,黄馥失笑地摇摇头,旋即正色说道:“黄某当然记得我共济会的宗旨,‘同舟共济’,这是当年赵二公子定下的……”

    “你还知道?”吕匡冷笑道。

    听到这话,黄馥抬头看向吕匡,沉声说道:“会长,吕会长,在你用我共济会的宗旨压我之前,容我反问一句,你这几年又可曾尽到身为会长的职责?”

    他环视在座的商贾,大声说道:“会长的职责是什么?一,领导众人团结;二,积极与他方交涉,为商会里的人争取更大的利益……”

    顿了顿,他再次将目光转向吕匡,沉声问道:“试问,吕会长做到了么?在赵二公子不幸遭难的几年后,商会仍就采用着二公子生前制定的策略,我等最大的交易对象,依旧是当年二公子谈妥的宛城军市,甚至于,吕会长连二公子当年谈妥的价格都守不住……吕会长最擅长的,就是借助会长的威严打压异己。当年二公子在时,我共济会遍布鲁阳、叶县、汝南、昆阳、襄城、汝上、汝阳等诸县,无一敌手,可现如今呢?我等非但丢了汝水诸县,还要在汝南跟另外一支共济会争夺,好似因分家而反目成仇的同家兄弟,打生打死,徒惹人耻笑!这一切,都归功于你吕、魏二人……”

    “够了!”

    吕匡恼羞成怒地喝止了黄馥。

    但遗憾的是,他无法制止其余商贾的窃窃私语。

    平心而论,吕匡其实倒也没像黄馥说得那般不堪,他也在尽力开拓市场,当年赵虞选择与军市合作的模式让吕匡眼睛一亮,因此这几年,除了守住宛城军市这口锅以外,吕匡也在尝试与江夏的驻军合作。

    江夏的驻军将领,即现如今正在下邳围剿叛军的韩晫,此人乃是当朝太师陈仲的第四义子,名声赫赫的‘陈门五虎’之一,论在朝廷中的地位,与宛城的王尚德不相上下。

    鉴于这些条件,吕匡原以为韩晫会与他合作,效仿宛城在江夏也兴建一座军市,但没想到的是,韩晫却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违禁。

    当时吕匡才知道,军队是不允许掌握军市的,王尚德只是个例,因为他有其族叔、当朝太师王婴替他说项。

    虽说韩晫的义父陈仲、陈太师在朝中的地位还要高过王婴,却陈太师本人却不同意由军队掌握军市,他认为这会让朝廷失去对军队的掌控。

    所以说,吕匡无法说服韩晫开设江夏军市,说到底也不是吕匡的能力问题,可其他人不那么想啊。

    不得不说,无论是人、是物,就怕对比,与鲁叶共济会初代会长赵二公子对比起来,吕匡显然就逊色多了,以至于此刻当黄馥提起此事时,绝大多数人心中都是认同的。

    听到那些窃窃私语,吕匡亦不禁有些心慌,恼羞成怒般喝斥道:“黄元颍,你休要胡搅蛮缠,眼下说的是你私自与黑虎贼交易一事……”

    黄馥点点头,正色说道:“不错,我确实与黑虎贼做了交易,我不否认。但我为何那么做?难道我愿意与黑虎贼交易么?”

    他环视了一眼周遭,摇摇头说道:“如今共济会内的氛围,说句实话并不好。……当年我等的团结,那是真的团结,连汝南县令都被逼得向毛公求助,可现如今,会里团结么?魏普那些人我就不说了,他们既然选择自立门户,那就与咱们再无关系,可咱们会里呢?这几年,也就只剩下相互通通消息了,甚至于,有时还会出于私利而隐瞒商机……说好的同舟共济呢?”

    他再次摇了摇头,目视在场所有人沉声说道:“黑虎贼难道就那么难以铲除么?我不觉得!当年赵二公子说过,有钱能使磨推鬼!……倘若我等真的团结一致,凑出个几千万钱来,不说广邀天下游侠,光用钱砸,就能砸死那群山贼!……我鲁叶共济会是有这个能力的,只是不舍得而已,对吧?”

    “……”吕匡张了张嘴。

    “……”在场诸商贾亦是沉默不语。

    见此,黄馥摊了摊手说道:“那就不怪黑虎贼养成气候……如今黑虎贼已成了气候,就连昆阳县衙亦对他们投鼠忌器,既然会里无法团结,无法助我家减少损失,我与黑虎贼交易,又有什么过错?……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吕会长没有尽到会长的职责,倘若吕会长早早设法铲除了那群山贼,黄某又岂会出此下策?”

    “你简直……岂有此理!”

    见黄馥将过错推卸到自己身上,吕匡心中大怒。

    当日,这场会议不欢而散。

    与黄馥相好的商贾在离开前提醒前者道:“今日你可是得罪吕匡了,你小心点罢。”

    黄馥一笑置之。

    平心而论,黄馥对吕匡倒也没什么敌意,也不妄想去坐那会长的位子,因为他知道,那个位子不好做。

    吕匡倒是贪恋会长的位子,为此与魏普大打出手、反目成仇,可他坐上这个位子后成果如何呢?

    吕匡的能力,并不足以接替赵二公子,因此鲁叶共济会的衰败是必然的,只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因此在外人眼中,鲁叶共济会依旧显得强盛而已,直到这次撞到黑虎贼。

    次日,黄馥的弟弟黄绍得知兄长与吕匡结怨,急急忙忙从昆阳返回叶县,询问究竟。

    黄馥也不急着解释,而是问黄绍道:“在昆阳的工坊如何了?”

    “还行。”

    黄绍解释道:“按照先前的约定,兄弟会已向咱家的工坊推荐了五百人,虽然这些人都是生手,需要一段时间的磨砺,但考虑到昆阳类似的布坊、染坊并不多,且昆阳县衙也希望留住咱们,为此提供了一些便利,总得来说我还是很看好昆阳……”

    “那就好。”黄馥点了点头,说道:“等你那边步入正轨,我会逐步关掉叶县这边的工坊,逐步将工坊与匠人转移到昆阳……”

    “兄长,你……”

    黄绍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兄长竟然有将家业转移到昆阳的打算。

    仿佛是猜到了弟弟的惊愕,黄馥皱着眉头说道:“你也知道,近两年我叶县不稳,赵二公子与毛公都不在了,朝廷也不知为何,不派新任的县令,这就使得吕匡在县里权柄极大,这次我得罪了他,日后难保他不会针对我家,既然如此,索性将家业转移至昆阳,既能结好黑虎贼,又能结好昆阳县衙,何乐而不为?……祖宅就不用动了,吕匡还不至于会做到那种地步。”

    说到这里,他又问弟弟道:“对了,我让你设法结交昆阳县衙与黑虎贼的人,你有进展么?”

    黄绍立刻说道:“县衙那边,我几次拜访过,上下打点了关系,但黑虎贼……黑虎贼的首领周虎十分神秘,我几次向那陈财提出要求,希望与其首领见一面,不过至今还没有音信。”

    顿了顿,黄绍又补充道:“虽然暂时没有见到那周虎,不过我打听到黑虎贼有一个大头目身在昆阳县城,似乎就是那个黑虎义舍背后的金主,陈虎,此人如今在昆阳城内广交宾朋,我正打算去他那里碰碰运气,看看此人是否如某些消息所称,是黑虎贼的一名头目,却不想就听说兄长与吕匡起了争执……”

    黄馥笑了笑,点点头宽慰道:“好,你就按你的想法去做,叶县这边,我继续照看着。”

    “好。”

    当日,黄氏兄弟俩商议了好一阵,随后黄绍回昆阳去了。

    待亲自出城将弟弟送离,黄馥乘坐马车返回城内。

    沿途,他从马车的车窗看到了城内许许多多悬挂着‘鲁叶共济’牌子的店铺。

    看着那些招牌,黄馥唏嘘不已。

    当年创建鲁叶共济会的赵二公子虽然是鲁阳人,但这并不妨碍鲁叶共济会成为他叶县的骄傲。

    甚至于他听说,毛公生前对此也很骄傲,毕竟不是谁谁治下的商贾,都有能力让他县的县令跑来求助。

    只可惜,这个令叶县人骄傲的商会,正在不断衰弱。

    『……倘若赵二公子还在世,他看到今日一幕,不知会作何想法。』

    摇摇头,黄馥一脸唏嘘地回到了自家府邸。

    此时的他,已经做到了被吕匡针对的准备,而对此他也想到了对策,但事实上,吕匡的心胸倒也还未狭隘到这种地步。

    当然,这不是说吕匡就将昨日与黄馥的争执揭过了,对于黄馥,吕匡日后肯定是要设法教训一番的,不过眼下吕匡最在意的,那还是黑虎贼的问题。

    谁让昨日黄馥是那样辩解的呢——因为你吕匡作为会长,迟迟没能解决掉黑虎贼,所以我才被迫与黑虎贼交易。

    这个理由说得通么?

    至少这个解释,鲁叶共济会内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商贾是认可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年赵二公子规定了‘会长’的职责与义务,因此,吕匡在享受会长权柄的同时,也有义务代会内的商贾出面解决各种损害会内成员利益的问题。

    倘若他办不到,那他就不能指责以黄家为首的那些商贾擅自与黑虎贼交易。

    因此,在有人质疑自己能力的情况下,吕匡尽管气愤于黄馥对他不敬,但也不会立刻就设法报复,当务之急是解决掉黑虎贼,重新竖立威信。

    只要重新竖立了威信,黄氏兄弟也只是小问题了。

    可如何解决黑虎贼呢?

    吕匡想来想去,最后觉得还是要落在昆阳县衙的身上,毕竟那是昆阳的地盘。

    六月初七,就在黄绍返回昆阳的次日,吕匡带着若干随从与护卫,乘坐马车前往了昆阳。

    此前他曾多次来过昆阳,对昆阳县城的评价也就一般。

    在他看来,昆阳县充其量也就是鲁阳县的程度而已。

    然而这次来到昆阳县,昆阳县城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内几乎瞧不见几间挂着‘鲁叶共济’牌子的店铺,取而代之的则是挂着‘兄弟会合作店’字样的店铺。

    吕匡知道,那些挂着‘兄弟会合作店’字样招牌的店铺,其实大多都是他们叶县商贾开设的。

    『……叛徒!』

    暗自骂了一句,他放下了车窗的帘布,眼不见为净。

    在城内的街道转了大半圈,吕匡最终选择在城内的驿馆落脚,原因很简单,驿馆是昆阳县衙开设的,不像那些个人经营的客栈,大多都挂着‘兄弟会’字样的招牌,让他看了心中不快。

    哪怕驿馆相比较客栈要简陋些。

    在城内的驿馆住下,随便吃了点东西,歇息了片刻,吕匡立刻乘坐马车直奔县衙,求见县令刘毗。

    此时,刘毗正在书房里与县丞李煦商议用来吸引叶县商贾的优惠政策,想趁着这次机会尽可能吸引叶县的商贾,却没想到半途有县卒进来禀告:“刘公,有叶县的商贾吕匡求见。”

    一听到这话,正与李煦商量的刘毗,顿时心情大坏。

    他怎么可能猜不到吕匡前来的目的嘛。

    “又是这家伙。”

    刘毗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门外方向,摇摇头说道:“他肯定是来催我等剿贼的。”

    县丞李煦点了点头。

    说起来,黑虎贼的黑手暂时还没有摸到这位县丞,但这并不妨碍李煦与刘毗持相同的观点。

    好不容易逮到挖叶县墙角的机会,哪还顾得上黑虎贼?

    更何况卷土重来的黑虎贼老实地几乎不像是一群山贼。

    在李煦好笑的神色下,刘毗嫌弃地吩咐那名县卒道:“你去告诉他,就说本官正与李县丞商议大事……算了,你去见马盖,叫马盖出衙接见。”

    “是!”

    那名县卒应声而退。

    看着那名县卒离去的背影,李煦玩笑般说道:“刘公此举,怕是要遭县尉埋怨啊。”

    “埋怨?”

    刘毗轻哼一声。

    马盖敢埋怨他?

    当初那厮把他刘毗带到一群黑虎贼当中,这笔账他还没忘哩!

    虽然现如今二人是一条绳的蚂蚱,但这并不妨碍他将一些麻烦、头疼的事丢给马盖作为报复。

    看着刘毗面带冷笑,县丞李煦心下暗暗嘀咕。

    『传闻刘公与马县尉因为王氏女而失和,莫非是真的?……却不知谁是横刀夺爱的那人。』

    李煦暗暗琢磨着。

    其实他也心痒难耐,仿佛猫爪挠心,但他终归还是没敢问。

    而此时,那名县卒已来到了马盖的班房,向马盖禀告了此事:“县尉,叶县商贾吕匡衙外求见,刘公正与李县丞商议要事,不便接见,命我转告县尉,请县尉代为接见……”

    “哦,我知道了。”

    马盖笑着点点头,心中暗自问候着刘毗家中的女眷。

    不过暗骂归暗骂,他还是得听从刘毗的吩咐,毕竟刘毗是他昆阳的县令。

    一边问候着刘毗的家眷,马盖一边来到了县衙外。

    果不其然,他在县衙外看到了负背双手等候在外的吕匡。

    “吕老贾。”他笑着拱手相迎。

    听到声音,吕匡立刻转过头去,见马盖亲自出迎,亦立刻拱手回礼:“马县尉。”

    彼此见礼后,马盖笑着解释道:“刘公正与县丞商议要事,命马某接待吕老贾……吕老贾可莫要见怪。”

    “哪里哪里。”吕匡和气地说道:“与马县尉说也是一样。”

    听到这话,马盖眉头不自觉地挑了挑。

    跟他说也是一样?那果然就是黑虎贼的事咯。

    果然,待将吕匡请到自己的班房内后,吕匡立刻就道出了来意:“马县尉,三月时,在下曾前来县衙,言及黑虎贼重返贵县,恳请贵县派兵围剿,当时刘公与县尉皆一口答应,眼下已至六月,然而贵县迟迟未有行动,不知什么缘故?”

    马盖倒了一碗水递给吕匡,旋即搓搓手,带着几分歉意说道:“这个……其中确实有些缘故。”

    舔了舔嘴唇,他带着几分尴尬说道:“其实在春耕之后,也就是四月中旬,县衙就已经张贴出了布告,征募讨伐黑虎贼的义士,但……截止五月底,也仅仅只有百人,甚至于,这两日又跑了十几个……”

    事实上,他不是自己尴尬,而是替吕匡感到尴尬。

    他县衙为何招不到人手讨贼?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黑虎贼着实强悍,他昆阳前三回讨伐黑虎贼死了许多人,这吓退了一部分人,而另一方面,还是因为最近有许多叶县商贾与兄弟会合作,在城内开设了许多工坊。

    既然能得到一份收入稳定的差事,谁愿意豁出性命去与那群悍寇厮杀?

    于是乎,县衙的布告贴了一个多月,却几乎无人问津。

    前些日子,马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召了百余人,前几日还跑了十几个。

    鲁叶共济会想要剿灭黑虎贼,可一部分鲁叶共济会的商贾,却变相帮了黑虎贼的忙,此事连马盖都替吕匡感到尴尬。

    果然,在听罢马盖的解释后,吕匡的面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忍着心中的怒气,他正色对马盖说到:“县尉,您是明事理的人,黑虎贼占山为王,目无王法、目无贵县,杀人越货、无恶不作,这等恶贼万万不能姑息啊!”

    马盖点点头宽慰道:“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敝县眼下真的是无暇抽身啊……据我派人打探,应山黑虎贼现如今至少有五百人,甚至是六百人、七百人,想要一口气剿灭他们,最起码得派出两三千人,可眼下,马某连二三百人都招不到,何谈围剿贼寇?……要不,吕老贾再等待一段日子?等县里抽出人来?”

    “县尉……”

    吕匡再次劝说,但马盖却表示无能为力。

    半个时辰后,吕匡沉着脸离开了县衙,而马盖则趁着巡视街道的便利,立刻就去见了赵虞。

    待见到赵虞后,马盖将吕匡的事一说,又说道:“我不知是否稳住了他……我感觉他急了,甚至失态说出了威胁的话,表示倘若我昆阳不管,他便亲自向郡里求助。”

    听到这话,赵虞神色复杂地点点头,好在他带着虎面面具,马盖看不到他的神色。

    吕匡当然会急,毕竟赵虞正在用拉拢一部分、打击一部分的方式分化、弱化鲁叶共济会。

    倘若在这种情况下马盖都能说服吕匡,让后者耐着性子再观望一阵子,那么赵虞就真要怀疑他当初看人的眼光了。

    “做好郡里来人的准备吧。”赵虞淡淡说道:“我猜刘公肯定迫不及待向郡里邀功了,即便吕匡告知郡里,郡里也不会立刻就派来围剿的人马,而是会先派几名使者来打探一番,到时候咱们想办法跟那几名使者交个朋友即可。……等过了今年,鲁叶共济会就未必是问题了。”

    『……又是‘交个朋友’么?』

    马盖瞥了一眼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顺便,提前同情一下郡里派来的使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奇怪的先生们〕〔秦云萧淑妃〕〔误入歧途苏玥〕〔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恃宠〕〔无限辉煌图卷〕〔她真的不好哄〕〔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