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间剧本杀〕〔大宋一品权臣〕〔我的双手有异能〕〔面具杀手竟是甜美〕〔我只是个平平无奇〕〔修仙,无尽轮回〕〔神医素手之商女天〕〔小奶包寻亲记〕〔轮回乐园:遍地是〕〔我即天命〕〔在霸总怀里撒娇〕〔海贼之祸害〕〔诸天从让子弹飞开〕〔武侠:开局被灭绝〕〔霍格沃茨,星辰闪〕〔我在四合院中的悠〕〔花瓶人设不能崩[机〕〔卧龙赘婿〕〔明末之席卷天下〕〔从笑傲江湖开始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45章:两名督邮【二合一】
    『ps:乡侯府的事别急,后面会讲到的。』

    ————以下正文————

    赵虞当然希望吕匡能再等待一阵子,毕竟按照眼下的趋势,鲁叶共济会名下的商贾,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与黑虎寨交涉。

    一部分商贾选择与黑虎寨合作,而另外一部分商贾则继续对抗黑虎寨,在内部意见不能团结的情况下,鲁叶共济会必然会出现再次分裂。

    到时候,黑虎寨就能通过‘拉拢一部分、打击一部分’的手段,吸收一部分叶县商贾,逐步打垮鲁叶共济会,直到后者再也无力与黑虎寨对抗。

    当然,赵虞不会对鲁叶共济会赶尽杀绝,毕竟那是他当年亲手创建的商会,他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重新拿回对于鲁叶共济会的主导权。

    但很可惜,作为赵虞当年的副手之一,吕匡也不是看不出他鲁叶共济会正面临着即将分裂的巨大危机,又岂会坐以待毙,干等着受黑虎寨暗中操控下的昆阳兄弟会逐步蚕食他的商会?

    六月初九,彻底对昆阳县衙失去耐心的吕匡,果然如赵虞所预料的那般,踏上前往郡里的旅途。

    这个‘郡里’,即指的昆阳县所在的颍川郡郡治所在,许县,或者说,许昌。

    六月十二日,在经历过整整三日的旅程后,吕匡带着一干随从与卫士抵达了许昌。

    许昌是鲁叶共济会尚未扩张到的地方,因此吕匡想要面见郡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吕匡花了几日时间上下打点,疏通关节,这才有幸面见颍川郡的郡守,李氏公族出身的李旻、李卜祥。

    见到这位李郡守后,吕匡当面讲述了昆阳县的贼患之事,让李旻李郡守感到颇为纳闷,不解问道:“昆阳的贼患‘黑虎’,不是已被剿灭了么?”

    原来,去年秋天,因为碍于章靖的潜在威胁,赵虞放弃山寨,率领寨众向鲁阳撤离,当时昆阳县县令刘毗以为黑虎贼败局已定,便写了一份捷报派人送到郡里,送到郡守李旻手中。

    那时,迟迟向郡里隐瞒不报的刘毗,才敢在捷报中写他昆阳‘三次剿贼、今终获成功’的事实,并且也在捷报中记录了他昆阳县三次剿贼的战损人数,称‘此次成功着实不易’。

    邀功之意,非常明显。

    鉴于此,李旻下书嘉奖了昆阳县,嘉奖了县令刘毗与县尉马盖,且勉励他们继续为国家效力。

    本以为这件事已告终,没想到今日却有叶县的商贾吕匡前来郡里报官,这着实让李旻感到颇为意外。

    在李旻的疑问下,吕匡解释道:“去年夏秋,昆阳联合汝南、叶县,确实重创了黑虎贼,迫使黑虎贼逃入深山,然三县官兵未能除尽黑虎贼,当时仍有一部分黑虎贼逃入深山,不知所踪。今年年初,黑虎贼重返昆阳,再次把持官道,劫掠商队,在下几次催促昆阳县出兵围剿,然昆阳县却多番敷衍……”

    听着吕匡的话,李旻捋着胡须若有所思。

    他知道昆阳县为何迟迟没有行动,因为他前几日又收到了昆阳县令刘毗送来的公文。

    在那封公文时,刘毗自称他煞费苦心,多番策说商贾在他昆阳兴建工坊,造福于县……说白了,这家伙又是来邀功的。

    不过,邀功就邀功嘛,李旻作为颍川郡的郡守,他当然知道他治下那些县令的品行与能力。

    不夸张地说,那刘毗还算是其中较有能力的。

    但在那一封公文中,刘毗对于黑虎贼卷土重来一事却只字不提,因此李旻倒也不是很在意吕匡讲述的事实,甚至于,他还有点反感吕匡的行为。

    毕竟吕匡的行为不单单只是越级上报,甚至可以说是越过了昆阳县。

    想到这里,李旻捋着胡须正色说道:“李某前几日曾收到昆阳县令送来的公文,刘县令在公文中并未提及黑虎贼的事,可见他对黑虎贼一事有所掌控……我知道昆阳县最近抽不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姑息贼寇,你且安心返回叶县,静等昆阳消息。”

    听他意思,显然他并不打算插手昆阳县的事。

    吕匡听到顿时就急了,急切地说道:“李郡守,黑虎贼一事已迫在眉睫,自黑虎贼今年年初卷土重来之后,短短数月时间,这群贼寇便扩增到了数百人,甚至将手伸到了县城……”

    “……”

    李旻听得眉头紧皱。

    他感觉这吕匡所言未免有点骇人听闻,倘若黑虎贼果真如此人说的那般,那为何昆阳县令刘毗在公文中只字不提?

    堂堂一县县令,总不可能包庇一群贼寇吧?

    排除这个可能,那肯定就是这吕匡信口开河,夸大事实。

    至于原因,那无非就是那些商贾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可即便如此,这些商贾就能越级向郡里报官,甚至污蔑一个县的县衙不作为?

    对此,李郡守心中着实有些不舒服。

    在他看来,昆阳县肯定有他们自己的考量,而前几日昆阳县令刘毗送来的公文,也已表明昆阳县正在大力诱使一些商贾在其县内兴修工坊——对此,李旻可以理解昆阳县为何放缓了对黑虎贼的围剿。

    想到这里,李旻忍着几许不快对吕匡说道:“此事本官知晓了,你且回去静候消息。”

    见这位郡守依旧是这个态度,吕匡心中愈发着急,只是见李旻此时已有些不耐烦了,不敢造次,只能暂时退去。

    但暂时退去,不意味着吕匡就此告辞,此后几日,他每日请见李旻,这让李旻颇感心烦。

    心烦之余,李旻对吕匡所说的黑虎贼,也产生了几许困惑。

    起初他并不认为昆阳县的黑虎贼会成为大患,因为昆阳县令刘毗对此只字不提,既然是只字不提,那显然就表示那位刘县令对此胜券在握咯?

    但那个吕匡天天跑到他郡府诉告黑虎贼一事,这让李旻多少也起了一些担忧。

    想来想去,李旻决定派人到昆阳县看看究竟。

    关于代郡守督察乡县,传达政令,郡里设有专门的官员,叫做督邮曹掾,简称督邮。

    一般每个郡都会设有若干个部,每个部设一名督邮,比如西部督邮、南部督邮等等。

    而今日李旻招来的这名督邮,便是西部督邮,吴孚。

    他吩咐吴孚道:“你立刻前往昆阳县,看看当地是否有贼患为祸。”

    “是。”吴孚欣然领命。

    次日,西部督邮吴孚便启程前往昆阳,在赶了几日路程后,于六月十七日抵达了昆阳县。

    在抵达昆阳县后,这位吴督邮先找县城内最大的客栈落脚,然后径直找到了县衙,求见县令刘毗。

    当得知郡里派来督邮,刘毗心中大惊,不敢怠慢,立刻就带着县尉马盖、县丞李煦亲自接见。

    平心而论,这督邮也是不入流的官,但他可是郡里的使者,倘若得罪了此人,此人回到郡里,向郡守说一番坏话,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因此,为了防止对方使坏,刘毗给予这名使者最大的礼遇。

    不过待等见到了吴孚后,刘毗暗自松了口气。

    因为他认得这个吴孚,知道这是一个贪财的家伙,只要给足了好处,此人不至于会将他昆阳县的贼患捅到郡里去。

    当日,刘毗、马盖、李煦三人将这位吴督邮请到书房,奉上茶水,礼数周全,让督邮吴孚颇为满意。

    在喝了一口茶水后,吴督邮放下茶盏,和善地对刘毗、马盖、李煦三人说道:“三位,今日下官前来,乃是奉了郡守大人的命令,前来勘查贵县关于黑虎贼的事宜……”

    一听到这话,刘毗、马盖二人还沉得住气,但县丞李煦的面色却是变了。

    这也难怪,毕竟作为昆阳县的县丞,李煦当然知道他县内的黑虎贼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

    甚至于,他都不知该拿县内迅速扩大势力的兄弟会怎么办,毕竟据他所知,兄弟会的背后正是黑虎贼。

    只不过这段时间,兄弟会先是结交叶县商贾,然后又引荐叶县商贾到他昆阳兴办工坊,使许多昆阳人得到了收入稳定的差事,李煦也不敢贸然去动兄弟会,只好私底下与刘毗商量。

    如今,郡里竟然专门派人来追查此事,李煦不禁有些心慌。

    而看到李煦的面色,吴督邮心中顿时大喜,暗道这次好处有着落了,就看眼前这几位会不会做人了。

    想到这里,他故意说道:“李县丞,莫非黑虎贼一事,确有其事?”

    “呃……”

    李煦面色讪讪地看了眼刘毗、马盖二人,捋着胡须不知该如何回话。

    此时,刘毗压低声音说道:“吴督邮,都是自己人,刘某也不瞒你,我昆阳县呢,现如今确实有一股山贼为祸,但这只是暂时的,只要等县衙抽出手来,我等立刻会把这股山贼剿灭,你也知道,去年我等就曾重创这股山贼,只是现如今暂时抽不出手来而已。……这种小事,就无需让郡守大人烦恼了,您看是不是……”

    见刘毗有讨好之意,吴孚端起了架子,皱着眉头故作迟疑:“刘县令所言极是,吴某也相信小小贼寇难不倒贵县,也愿意替贵县在郡守大人面前隐瞒几句,只不过……”

    听到这,刘毗、马盖、李煦三人就都明白了。

    当晚,刘毗、马盖、李煦三人作陪,在城内最好的酒楼宴请吴孚。

    待宴席之后,刘毗将一份礼单塞到吴孚袖中,不动声色地说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吴督邮在郡守大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好说好说。”吴督邮先答应下来。

    随后,待等吴督邮回到自己乘坐的马车上,他果然看到马车内摆放着一口木箱,将近三寸长,一尺高、宽。

    他连忙打开木箱,只见那口木箱内装得都是满满的金银珠宝。

    『唔,昆阳县会做人。』

    心中欢喜的吴孚,十分满意。

    次日,刘毗、马盖、李煦三人又领着吴督邮到城内新建的工坊转了几圈,待饭口时,又以丰盛的酒菜款待吴孚。

    两日后,这位吴督邮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昆阳,就此返回郡里。

    六月二十二日前后,督邮吴孚回到许昌,向郡守李旻回禀。

    待见到吴孚时,李旻问他道:“你此去昆阳,昆阳情况如何?”

    此番吴孚前去昆阳,受到昆阳县的厚待,又收了好处,他自然要替昆阳县说话。

    不得不说这人也聪明,他知道一口咬定昆阳县没有所谓的贼患,这必然会引起郡守李旻的怀疑,因此他故意往小了说:“回禀大人,此番属下前往昆阳,做了全面的调查,据属下调查所知,昆阳县内确实有一股自称‘黑虎’的小毛贼为祸,但这些人并不敢放肆,只敢窝在昆阳县的北侧,以属下之见,只要等昆阳县衙抽出手来,到时就是那些贼子的末日了。”

    说着,他不等李旻发问,便主动说起昆阳县城内的那些工坊,既是替刘毗说了好话,也是变相解释了昆阳县衙最近为何抽不出精力来对付黑虎贼。

    听到这番话,李旻释然地点了点头。

    果然嘛,跟他想的一样,昆阳县只是暂时被别的事拖住了手脚而已,可偏偏却有人不能体谅县衙,越级到郡里告状,污告昆阳县衙,着实是无礼至极!

    想到这里,李旻便放下了昆阳县的事。

    然而,此时吕匡却还在许昌。

    前几日他得知郡里派了一位督邮前往昆阳,吕匡当时还很振奋,可没想到这名督邮今日回到许昌后,郡府却毫无反应。

    他连忙派人打听消息,这才知道了情况。

    『这个吴孚,肯定是收了昆阳的好处,甚至是收了黑虎贼的好处。』

    心中不忿的吕匡,想尽办法打点关系,希望再次请见李旻。

    可能是吕匡花的那些钱起到了作用,也可能是郡守李旻实在心烦吕匡一日又一日地来烦他,因此他终于答应见了吕匡。

    只见在见到吕匡时,李旻冷着一张脸说道:“我前几日已派人去昆阳调查过,与我想得一样,昆阳县只不过是暂时因为别的事绊住了手脚,等到其抽出手来,自会派人围剿黑虎贼,你且回去静心等待即可。”

    想来此时吕匡也豁出去了,正色说道:“郡守大人明见,黑虎贼于昆阳县为祸已久,恐怕是郡守大人派出去的督邮收受了好处,才会那样回禀郡守,请郡守再派一位正直的督邮前往昆阳,到时便知真相。”

    李旻烦不胜烦,当即命人将吕匡轰出。

    待轰出吕匡后,李旻心底也有些怀疑,毕竟他手下的督邮吴孚,他也大致清楚是什么货色。

    说不定,还真是这家伙收受了昆阳县的好处,协助怕被郡里责罚的昆阳县,一同隐瞒了真相。

    想到这里,他立刻招来北部督邮,荀异。

    荀异,人如其名,正直、古怪、而不合群,因此在郡府内遭到排挤,被打发到了北部督邮这个闲职——看许昌坐落的位置就知道,北部督邮所管辖的范围,远不如西部督邮与南部督邮,几乎可以说是一个闲官了。

    待招来荀异后,李旻吩咐道:“你立刻前往昆阳县,看看当地是否有贼患为祸。”

    “是!”荀异应声而去。

    与吴孚差不多,荀异也花了两三日才来到昆阳县,不过他并没有像吴孚那般于昆阳县最好的客栈落脚,而是在城内的驿馆住了下来。

    然后,荀异也立刻前往县衙,请见县令刘毗。

    待得知郡里又派了一名督邮前来后,刘毗也懵了,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即便如此,刘毗还是带着李煦、马盖二人亲自迎接了荀异。

    待将荀异请到刘毗的书房后,荀异当即就道明了来意:“前几日,郡守派西部督邮吴孚前来贵县,吴孚回到郡里后,向郡守禀报了贵县的一些情况,郡守大人怀疑他有所隐瞒,是故派在下前来贵县……”

    大概是有了上次的经历,这回李煦李县丞倒是没露什么破绽,只不过,连他都感觉到了眼前这位督邮不好相与,因此默不作声,看刘毗如何应付。

    跟上回一样,刘毗笑着说道:“荀督邮辛苦来到鄙县,车马劳顿、甚是辛苦,刘某准备了酒菜替荀督邮接风,不如……”

    “不必了。”

    还没等刘毗说完,这位荀督邮便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在驿馆吃住即可,倘若刘县令觉得在下辛苦,请务必配合在下的调查。”

    听到这话,刘毗、马盖、李煦三人面面相觑。

    最终,在刘毗、马盖、李煦三人的盛情邀请下,这位荀督邮最终还是勉为其难赴了宴请。

    在那座前一阵子用来款待吴孚的酒楼,这位荀督邮从头到尾滴酒不沾,反而询问一些令刘毗、马盖等人感到尴尬的问题,比如这顿酒菜要花多少钱等等。

    待吃完这顿酒后,刘毗等人故技重施,也送了这位荀督邮一份厚礼。

    可没想到次日清晨,这位荀督邮却抱着那只木箱来到了县衙,抱到刘毗的书房,就那么放在了刘毗面前的书桌上。

    只见他打开了木箱,指着木箱内琳琅的金银珠宝,沉着脸质问刘毗道:“刘县令,前一阵子,你也是这般贿赂吴孚的么?”

    “不是不是。”

    刘毗连忙解释道:“刘某岂敢贿赂督邮?……只是我昆阳暂时无暇抽手讨伐黑虎贼,又不希望郡守大人因此责问下官,因此下官希望督邮在郡守大人面前美言几句……”

    “这还不算贿赂?”

    荀督邮冷笑着说道:“关于黑虎贼的事,我当亲眼见到,论实向郡守回报。请刘县令委派马县尉配合,莫要再做这……无谓之事!”

    说罢,他伸手将木箱盖上,不失礼仪地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看着这位荀督邮离去的背影,刘毗脸上闪过一阵青白之色。

    他立刻就招来了县尉马盖,将这件事告诉了后者。

    马盖听到后眉头深皱。

    平心而论,他们倒是不怕像吴孚那般的督邮,毕竟就像黑虎贼首周虎所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他们唯独怕荀异这种无法用钱来的收买的督邮。

    “这怎么办?”马盖问刘毗道。

    只见刘毗咂了咂嘴,低声说道:“既不能好言劝服,那就只能……让‘他们’去想办法吧。”

    马盖会意地点了点头。

    当日,马盖秘密会见了黑虎贼的首领赵虞,将这位荀督邮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后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