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带着星际农场重生〕〔穿成年代文里的极〕〔我有两个SSS天赋〕〔斗罗:这一世,谁〕〔重生归来:我喝了〕〔全球进入大航海时〕〔穿书后我被白切黑〕〔论从天才到大能〕〔开局极限斗罗,我〕〔我用闲书成圣人〕〔美食博主穿成宅斗〕〔媚色无双〕〔钓系美人的攻略游〕〔止渴〕〔两对家分化成o后[〕〔咸鱼女主她每天都〕〔不可能恋人[娱乐圈〕〔傻了吧,爷会变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50章:顺势而为【二合一 】
    『ps:补上昨晚的。昨晚又睡着了,不知怎么,最近总感觉发困,一闭眼没多大工夫就睡着了。』

    ————以下正文————

    “这不可能!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在颍川郡郡治许县城内的某座客栈内,吕匡一脸难以置信。

    原来在他的努力下,前几日颍川郡守李旻再度派出了一位督邮前往昆阳查探黑虎贼的事,这位督邮即是北部督邮荀异。

    据吕匡的打探,这是一位因过于刚正正直而遭到不公平排挤的督邮,因此当时吕匡欣喜地认为,这位督邮必然能够将昆阳的贼患真实地上报给郡守。

    昨日上午,吕匡听说这位督邮回到了郡里,因此他欣喜地等待着郡守府的反应,认为郡守李旻这下子肯定就会重视昆阳县的贼患问题。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截止今日上午,整整过去了一天时间,郡守府却毫无反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惊疑之下,吕匡当即派人四下打探,在花了不少钱打点关系后,他这才得知,原来那位北部督邮并没有像他认为那样的将昆阳县的贼患真实上禀,那位荀督邮对郡守李旻的汇报,与前一名前往昆阳县勘查的西部督邮吴孚简直一致,皆称昆阳县的贼患——即黑虎贼,不过是疥癣之疾,单凭昆阳县足以应付。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吕匡简直目瞪口呆。

    黑虎贼,一伙曾经集昆阳、汝南、叶县三县之力都没能彻底剿灭的山贼,却有吴孚、荀异两名督邮前后断定只是疥癣之疾?

    开什么玩笑!

    吕匡当即认定那荀异、荀督邮肯定也是收受了好处,因此立刻直奔郡守府,第三次求见郡守李旻。

    当得知吕匡这个叶县商贾再次前来求见时,郡守李旻烦不胜烦。

    他第一次接见吕匡,主要是为了表现出自己礼贤下士的品德,同时也是看在叶县前县令毛珏的面子上——毕竟李旻乃公族出身,在朝中人脉不小,他当然知道前叶县毛珏与朝中太师陈仲交好的事。

    但这个吕匡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烦扰他,纵使李旻也感觉烦了。

    倘若说昆阳县的贼患果真如吕匡讲的那般厉害也就算了,可他前后派西部督邮吴孚、北部督邮荀异二人前往昆阳,吴、荀二人回来后皆表示昆阳的贼患不值一提,只不过是当地昆阳县衙暂时抽不出手来而已。

    至于说吴孚、荀异二人的回报是否属实,李旻对此毫不怀疑——一个人说或许有假,可他前后派去的两名督邮都那么说,那还能有假?

    既然只是疥癣之疾,那就交给昆阳县衙去处理呗,真当他堂堂颍川郡守闲着没事?终日围着昆阳县的一股山贼转?

    再者,倘若昆阳的贼患果真闹得那般厉害,危及到了叶县商贾的利益,你吕匡为何不去向南阳郡的郡治求助?

    南阳郡的郡守虽然不在了,但是还有南阳将军王尚德啊,王尚德麾下十几万的军队,难道还解决不掉区区一伙山贼?

    于是,郡守李旻便不再理睬那吕匡。

    吕匡在郡守府外守了足足三日,非但没有得到郡守李旻的再次接见,反而遭到了警告,勒令吕匡不得再骚扰郡府前的秩序,否则严惩不贷。

    得到警告后的吕匡对此毫无办法,只能离开许县返回叶县,另想办法。

    这一幕闹剧,恰恰就被来到许县不久的陈祖、陈大财主看在眼里。

    遵从于赵虞的指示,陈祖在四日前,便带着严宽等一干卫士来到了许县。

    来到许县后,陈祖第一时间便来到郡府登记,因为有昆阳县衙颁发的路引与籍册,陈祖无惊无险地得到了许县的接纳,获允可以在城内购置产业。

    而正是在这期间,陈祖碰到了吕匡。

    大概是觉得颇有意思,陈祖亦暗中关注着吕匡,看着吕匡一次次地在郡守府前吃闭门羹。

    当得知吕匡黯然离开许县时,陈祖有心将这个消息传回昆阳。

    但尴尬的是,作为黑虎贼的几位重要头目之一,陈祖也不大识字,好在他脑子活络,在城内雇了一名境况窘迫的读书人,由后者代笔写了一封书信。

    这封书信,由他的护卫送回昆阳,交给了他的管家,黑虎贼另一位大头目张奉。

    在陈祖前往许县之后,张奉便代替前者负责笼络昆阳当地的家族。

    鉴于陈祖前往许县将严宽等招揽的游侠通通都带走了,此时张奉越发自由——毕竟当初陈祖还在的时候,他还得小心谨慎,防止自己的言行举止被严宽等游侠出身的卫士看出什么破绽。

    可现在严宽等人跟着陈祖去许县了,张奉自然不必再顾虑什么,因此他去了一趟黑虎贼的主寨,与郭达、褚角等人商量了一下,将曾经的老部下又带了回来。

    如今,张奉这些人都以陈祖在昆阳县的府邸作为据点,专门负责对昆阳当地家族的笼络与拉拢。

    在收到这份书信后,张奉立刻就意识到这封信不是送给他了,于是他当即派人送到了赵虞手中。

    不得不说,在收到这份书信时,赵虞十分惊讶。

    不可否认,在他黑虎众的众头目当中,陈祖算是文化水平比较高的,不但会写自己的名字,还懂得一百多常用字,但赵虞还是没想到陈祖居然有写出一封信的能力。

    直到一看字迹,赵虞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找人代笔的。

    『……真丢人呐。』

    微微摇了摇头,暗自感慨着必须尽快加强头目们的文化水平,赵虞一边仔细这封信。

    鉴于这封信是找人代笔的,因此陈祖并没有涉及什么秘密,他仅以一副调侃的口吻,陈述了他在许县见到叶县商贾吕匡的事,通篇下来,仿佛是在笑话吕匡,但倒也让赵虞得知了几个重要的讯息。

    首先,北部督邮荀异并没有向郡里如实禀告他黑虎众的事。

    其次,颍川郡守李旻已对吕匡颇为反感,拒绝再次接见吕匡,甚至派人警告后者,因此后者只能黯然离开许县。

    不得不说,这着实是一个好消息。

    说实话,对于是否能拿捏住那位荀督邮,赵虞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那位荀督邮过于迂腐,说得难听点就是个很难扭转其意志的榆木脑袋,这种人往往都舍得为了大义而豁出性命,很难摆布他们。

    因此,赵虞这次除了威胁,更多的还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荀异面前努力表述他黑虎众只是一群迫于生计的‘非良民’。

    不错,不是山贼,而是非良民,即一群或会做一些小恶但总体却懂得大是大非的非良顺之民,位于黑道与白道之间的灰色地段,借此淡化荀异对他们的恶感与敌意。

    否则仅靠威胁,估计那位正直而迂腐的荀督邮豁出去自己与祖宗的面子不要,也会他们给举报了。

    总而言之在赵虞看来,这位荀督邮是一个颇有趣的人,日后可能少不了还会再打交道。

    至于吕匡……

    在昆阳城内的客栈屋内,赵虞站起身走向窗口,负背双手看向底下的街道,看着那些悬挂有‘兄弟会合作店铺’字样招牌的店铺。

    在他的推动下,鲁叶共济会的影响力正在昆阳县迅速衰退,由昆阳兄弟会取而代之。

    而在这个大趋势下,鲁叶共济会内部意见分裂非常严重。

    以吕匡为首的一部分商贾自然依旧打算不惜代价铲除黑虎众,但以黄馥、黄绍兄弟为首的叶县商贾,则选择与黑虎众合作。

    不得不说,鲁叶共济会内部的意见分裂,可要远比黑虎众使他们承受的损失更加严重。

    思忖片刻后,赵虞招来一名山贼,吩咐道:“你去转告陈才,就说我同意见那黄绍,叫他领着黄绍到这儿来。”

    “是!”那名山贼抱拳而去。

    当日下午,留居于县城内的黄绍,便得到了兄弟会派人传达的消息。

    原本黄绍还以为是陈才找他有事,可等到他来到城南工坊见到陈才,陈才却严肃地对他说道:“大首领想要见黄公子。”

    听到这句话,黄绍又惊又喜。

    受兄长黄馥的嘱咐,近段时间黄绍一直住在昆阳县,虽然平日里大多时候看上去是在忙碌工坊的事,但事实上,他一直在设法求见黑虎贼那位神秘的大首领。

    可惜一直以来,陈才对他的暗示、甚至哪怕是明确的恳求,皆持顾左言他的态度。

    直到今日,事情终于有了改变。

    怀着激动的心情,黄绍跟着陈才坐上了马车,一路来到了城内的‘白记客栈’。

    “到了。”

    当陈才喊停马车时,黄绍着实愣了一下。

    他原以为黑虎贼的大首领,多半是坐镇在县北应山的主寨里,却不曾想,对方居然住在县城里?而且还是住在一间客栈?

    作为黑虎贼的首领,究竟有多大的魄力,才敢住在县城里?而且还是县衙里的县卒随便就能闯入的客栈?

    “这……莫非也是贵方的置业?”

    在下车时,黄绍有意试探道。

    “并不是。”陈才笑了笑,摇摇头说道:“不过这间客栈的主人,那对白氏夫妇人很好,且这家客栈的饭菜也不错。”

    『……两者有什么联系么?』

    黄绍尽管表情古怪,但还是配合地笑了笑。

    跟着陈才,黄绍来到了客栈的二楼,来到了二楼一间房间外。

    在那房间外的走廊里,有两名面色阴沉的男人环抱双手倚立着,他们似乎认得陈才,在看到陈才后立刻站直身体,还低声喊了句‘老大’。

    陈才笑着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臂膀,旋即笑着说道:“首领命我带黄公子前来,你等可知晓?”

    那两人点点头,其中一人抱拳说道:“首领已等候多时了。”

    说罢,他打开了房门。

    见此,陈才转身对黄绍请道:“黄公子,请。”

    “请。”

    黄绍拱了拱手,在陈才的示意下迈步走入了屋内。

    走入屋内,他一看就看到屋内站着两人。

    其中一人负背双手站在窗口附近,而另一人则侍立在一旁,这两人都带着虎面面具,看不清真实容貌。

    不过尽管如此,黄绍还是一眼就看出负背双手的那人,便是黑虎贼的首领,周虎!

    想到这里,黄绍赶紧上前,一边拱手施礼,一边套着近乎道:“在下黄绍,久闻周首领的威名,今日得见,幸甚幸甚。”

    此时在屋内的二人,无疑就是赵虞与静女。

    在黄绍主动行礼之后,赵虞亦是笑着回礼,以故意变得沙哑的嗓音回道:“都是自己人,黄公子何必如此拘束呢?……黄公子请坐。”

    『黑虎贼的首领周虎……竟意外地好说话?』

    黄绍很是惊讶地偷眼观察赵虞。

    他原以为黑虎贼的首领周虎会是一个面色凶悍、气势十足的人,甚至生人勿进,可没想到却意外地和善。

    不过……

    他偷偷瞄了一眼眼前那位黑虎贼首领的身高。

    『……传闻黑虎贼之首周虎是个侏儒,原以为只是道听途说,却不曾想竟然是真的……』

    据他目测,眼前这位黑虎贼的首领,似乎只到他肩膀的样子。

    这样想着,黄绍又瞄了一眼侍立在旁的静女。

    虽然静女从始至终皆低着头侍立在一旁,但她脸上所戴的与赵虞一模一样的虎面面具,就足以令黄绍不敢冒犯,甚至还朝着静女拱了拱手,免得落下了礼数,得罪了对方。

    在请黄绍坐下后,赵虞亦招招手道:“陈才,你也坐。”

    “多谢首领。”陈才很识趣地在赵虞右手旁的位子坐下,空出左边的席位,旋即好奇问道:“牛老大呢?”

    “在隔壁睡大觉呢。”赵虞笑着回了一句,旋即在陈才收敛的笑容下,转头对黄绍说道:“黄公子可莫要嫌弃周某在这里招待公子,莫看这是一家客栈,但这家客栈的菜,却是相当不错,黄公子待会不妨试一试。”

    听到这话,黄绍很配合地露出惊讶而感兴趣的神色,笑着说道:“那黄某可要好好见识一下了。”

    赵虞笑了笑,转身吩咐静女道:“阿静,叫店家可以上菜了。”

    静女颔首,转身走向屋外,关上了屋门。

    在一番寒暄客套之后,赵虞将话题逐渐引向了正事:“近日陈才告诉我,说黄公子有意与我等加深合作……”

    “是。”黄绍点了点头,旋即又纠正道:“确切地说,不仅仅只是我黄家,还有许多我叶县的商贾……”他顿了顿,小心地试探道:“他们觉得,除了与兄弟会合作建立工坊,我等其实还有更多可以合作的方式。”

    “比如说呢?”赵虞似笑非笑地看着黄绍,只可惜面具隔绝了他的神色。

    “比如说,双方可以联手建立一家联合商会……”

    顿了顿,黄绍一边偷眼打量着赵虞,一边解释道:“周首领可能不怎么了解联合商会,所谓‘联合商会’,即是像我鲁叶共济会那样,由几十人甚至更多的人组成,会内互通有无……”

    他侃侃而谈,讲述起了‘联合商会’的种种优势。

    听到他这番讲述,赵虞心中既是感慨,亦是怀念。

    因为这套说辞,正是他当年在叶县的县衙里向叶县商贾们讲述的那一番。

    然而短短几年,物是人非,毛公故去了,他鲁阳赵氏被人陷害了,曾经他一手建立的鲁叶共济会,现如今也正在被他亲手所瓦解……

    “很不错的想法。”

    待黄绍讲述完之后,赵虞压下心中的感慨唏嘘,抚掌称赞了几句。

    忽然,他冷不丁问道:“鲁叶共济会的内部矛盾,已到了无可化解的地步么?”

    “……”

    猛然听到这话,黄绍面色微变。

    不可否认,因为意见的分歧,他鲁叶共济会内部已经出现了无法调和、无法化解的矛盾,这促使他黄氏兄弟与另外一拨叶县商贾想尽办法希望与黑虎贼合作,但黄绍万万没想到这句话竟然会从黑虎贼的首领口中听到。

    看着惊疑不定的黄绍,赵虞平静说道:“黄公子何必惊诧?周某既不聋、也不瞎,当然看得到鲁叶共济会内部的意见不合……当黄公子等人与我等合作,在这昆阳县修建工坊时,贵会的会长吕匡,还亲自前往了许县,向颍川郡的郡守举报我黑虎众的事……”

    “什么?”黄绍再次色变,带着几许惊急问道:“那……”

    仿佛猜到了黄绍心中的想法,赵虞压了压手宽慰道:“黄公子放心,一切尽在掌握。……拜贵会的吕会长所赐,颍川郡里前后派来了两位督邮,不过……不过我黑虎众又不是那种伤天害理的贼寇?我等充其量仅仅不是良顺之民罢了……今日我得到消息,贵会的吕会长在许县被拒,黯然离开了许县,也不知是否返回叶县了。”

    “哦。”

    黄绍释然地点点头,但心中却颇感震惊。

    他这段时间在昆阳,想尽办法求见眼前这位黑虎贼的首领,倒没有工夫关注其他,自然不会知道吕匡跑到许县的这件事。

    然而,眼前这位黑虎贼的首领,却对此清清楚楚,甚至还知道吕匡几时离开的许县……

    『……看来黑虎贼的势力比想象的还要大。』

    黄绍暗自思忖着。

    不得不说,黑虎贼到底有多大的势力,这件事一直是扑朔迷离。

    算算时间,黑虎贼今年年初时才重新返回昆阳,且据说当时就一两百个人,按理来说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力。

    但事实却是,黑虎贼先建立了黑虎义舍,随后又建立了兄弟会,光黑虎贼的主寨那边人数就暴增到了几百人,而作为其下属组织的兄弟会,更是囊括了整个昆阳县城几乎三分之一的平民,粗略一算,至少有一两千人,且这个人数还在持续上涨。

    不过最最让人看不懂的,还是昆阳县衙的态度。

    兄弟会的背后是黑虎贼,这件事算秘密么?其实不算秘密,只要细心打听不难打听到。

    而黑虎义舍就更夸张了,干脆就公之于众了。

    可昆阳县衙对此却视若无睹,因此黄馥、黄绍兄弟曾经私下猜测,这黑虎贼肯定是县衙的高层达成了什么默契。

    正是因为黑虎贼的势力增长太快,且昆阳县衙又‘不作为’,是故黄家等叶县商贾才会选择与黑虎贼合作,作为权益之计。

    至于日后黑虎贼被剿灭了,那就撇清关系呗。

    但尽管如此,黑虎贼的扩大势力的速度,还是超乎了黄绍的预测——对方甚至已经将手伸到了颍川郡里?

    就在黄绍暗自惊疑之际,赵虞将话题又兜了回来:“黄公子方才所说的联合商会,周某很感兴趣,不过我希望那不仅仅只是贵方抛出来一个诱饵……我希望贵方是真心实意地想建一个联合商会,而不是为了……借此逃避什么。”

    赵虞的话,听得黄绍脑门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原来正如赵虞所暗示的那般,诸叶县商贾借黄绍传达的什么‘联手建个商会’,纯粹只是为了逃避黑虎贼主寨那边的‘剥削’而已。

    要知道当前,像黄家等与黑虎贼有合作的家族,黑虎众主寨那边都是通通给予放行的,并不强行‘剥削’两成的买路财,这就导致在吕匡‘剿贼不利’的情况下,诸多叶县商贾削尖脑袋希望与黑虎贼合作,与兄弟会合作。

    但问题是兄弟会这边的根基太浅了,倘若说一百个叶县商贾万全有财力在昆阳县建起一百个工坊,试问兄弟会又到哪去找那么多人手?

    更何况一百个工坊挤在昆阳,那只会造成相互倾轧的局面,又哪来什么收益可言?

    因此,赵虞前一阵子选择了一些叶县商贾合作,而放弃了一部分。

    那些被放弃的叶县商贾就急了,因此想出了这个所谓的‘联合商会’,乍一看拉上兄弟会一起组建商会,但实际上嘛,无非就是为了逃避黑虎众主寨那边的剥削罢了——大概在叶县商贾看来,黑虎贼中哪有什么懂得门道的人,随便糊弄一下就能糊弄过去。

    这些人并不知道,此事恰恰正中赵虞的下怀。

    毕竟相比较鲁叶共济会,兄弟会现如今的根基还是太浅了,只有一些昆阳的平民,若非背后有黑虎众在,否则似像黄馥、黄绍这等叶县商贾,那是根本不屑于与兄弟会合作的。

    因此,想要取代鲁叶共济会,兄弟会就必须吸收叶县的商贾。

    而且这一步骤要加快。

    毕竟吕匡已经在颍川郡里那边碰了壁,赵虞也吃不准他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是否会去向南阳宛城的王尚德求助。

    一旦宛城的军队介入,那就不太好办了。

    因此,趁着鲁叶共济会的商贾主动送上所谓‘联合商会’的诱饵,赵虞决定将计就计,借此吸收一部分叶县商贾,进一步促使鲁叶共济会的分裂。

    鲁叶共济会,终将回到它的缔造者手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