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虎夫〕〔惊!清贫校草是孩〕〔假千金和真公子HE〕〔超能交易所〕〔斗罗渣男榜,开局〕〔星海纪元:我的细〕〔三国:我袁术不做〕〔娱乐第一天王〕〔史上最强太子〕〔星武耀〕〔我真没想当渣男啊〕〔天价片酬,我反手〕〔我七个姐姐国色天〕〔捡个王爷来种田〕〔爹地给力妈咪又怀〕〔星际争霸之崛起的〕〔苟在大明我被朱元〕〔吾妻上将军〕〔玄门第一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58章:致命的错算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ps:四千字章节送上,感谢大佬两万币的打赏!~感谢大佬的一万币打赏!~感谢大佬的一万币打赏!~另外,很快就有大场面了,很大的那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以下正文————

    尽管过程凶险,但最终成功迫使孔俭退让,这让黄绍与其余几名叶县商贾精神振奋。

    在回到魏氏共济会的商行,向商行内的人解释清楚事情的经过,黄绍与几名叶县商贾在他们落脚的屋内开了一次会议。

    在会议中,或有一名商贾问黄绍道:“既然那孔俭明明已经退让,为何不趁机拒绝他那试图让我等让利的不公要求呢?”

    黄绍正色说道:“虽然我等皆并非初次与军市打交道,但以互利会的名义,这却是首次。……倘若能以五分利的退让避免节外生枝,我觉得并无不可。毕竟当务之急,是尽快与军市达成通商的默契,至于那五分利,来日方长,咱们日后找机会再讨回来就是了……”

    听到这话,诸商贾们也是点头附和。

    次日,凭借着那份短期的通商凭证,黄绍等人无惊无险地完成了与军市的交易,期间倒也没有受到什么刁难。

    不过的军市内那些官吏,倒是用古怪的眼神看待他们,显然他们也听说了昨日黄绍等人的举动,见黄绍等人居然敢兵行险招跟孔俭对着干,倒也佩服黄绍等人的胆量。

    待交割完货物,黄绍等人又回到魏氏商行,等着与陈才等人汇合。

    当晚大概黄昏前后,陈才等人偷偷摸摸地回到了魏氏商行。

    当时黄绍将陈才了自己落脚的屋内,向陈才讲述了他与孔俭交涉的过程与结果。

    陈才笑着说道:“这倒是省了我等动手。”

    “动手?”黄绍不解地问道:“动什么手?”

    陈才亦不隐瞒,如实说道:“倘若黄公子无法解决此事,我会日夜盯梢那孔俭,设法将其诱骗掳走,斩下他一根小指作为教训,再出言警告,‘再有下回,斩你狗头’……”

    黄绍听得心惊胆颤,直说眼前的这个黑虎贼未免也太嚣张了,要知道这可是在宛城,可不是在昆阳!

    似乎是注意到了黄绍的惊色,陈才笑着说道:“玩笑玩笑。”

    “呵、呵。”

    黄绍陪着笑,但心中却不相信那仅仅只是一句玩笑。

    毕竟黑虎贼,是他这辈子从未见过的胆大包天的山贼,谁敢保证这群无法无天的山贼就真的不敢在宛城行凶?

    想到这里,他暗自庆幸自己总算是解决了问题,避免了这些黑虎贼亲自动手。

    而此时,吕匡也已得知黄绍从孔俭手中得到了通商凭证,甚至还完成了与军市的交易,大惊失色的他,立刻前去求见孔俭。

    倘若说之前孔俭还在考虑吕匡与黄绍谁能带给他更多的利益,那么这会儿,他已经完全站在吕匡这边了,他对吕匡出主意道:“不是我不想刁难他,想必你也听说了,那黄家二子雇了些亡命之徒,在城内散播对我不利的流言,倘若这些流言传到王将军耳中,王将军势必会责问我,到时候我恐地位不保。……但你放心,这件事不会就此了结,你且忍一忍,待王将军回来后,我会安排你面见王将军,到时候你亲自哀求,揭露黄绍勾结昆阳黑虎贼的事实,看那黄绍怎么办。”

    “好吧。”

    见孔俭这回是真心帮自己出主意,而且给出的主意还不坏,吕匡遂点了点头。

    一晃眼,一个半月过去了,在九月初八这一日,王尚德终于从前线回到了宛城。

    待回到宛城后,王尚德先是召见了副将李贽,旋即便派人命孔俭带着近两个月的军市账簿到他自己府邸见他。

    孔俭不敢怠慢,立刻吩咐随从带上账簿,与他一同前往拜见王尚德。

    对待孔俭,王尚德素来是不假辞色,今日亦是如此,只见他一言不发地翻阅着账簿,孔俭只敢低着头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

    冷不丁,王尚德突然开口问道:“孔俭,今日我见到李贽,他称七月中旬前后,宛城城内忽然有不利于军市的流言传出,怎么回事?”

    孔俭微微一惊,心中转过诸般念头,小心翼翼地说道:“是……是叶县黄家的二子黄绍雇亡命之徒所为……”

    “是么。”王尚德瞥了一眼孔俭,淡淡问道:“那黄绍,为何敢这么做?”

    乍一看,这似乎是趁机诬陷黄绍的机会?

    然而孔俭却不这样认为,王尚德瞥他的那道冰冷视线,已经表明了这位王将军心中的不快。

    想到这里,堆着谄笑吞吞吐吐说道:“是……是因为……”

    “是因为你威胁他,要收他两成利,对么?”王尚德不耐烦孔俭的吞吞吐吐,率先揭破了此事。

    孔俭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卑职……卑职也是为军市着想……”

    “放你娘的狗屁!”

    王尚德骂了一句,冷冷说道:“你以为本将军是贪图蝇头小利的那种人么?别说那区区两成利不足以弥补我军市在声誉的损害,就算是加上你的狗命,也远远不够!”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孔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说道:“卑职也没想到那黄家二子竟然如此……”

    说着,他眼珠一转,趁机诬陷黄绍道:“这种伎俩,肯定是昆阳的黑虎贼教他的,将军可能不知,那黄绍与昆阳的黑虎贼有所勾结。”

    “什么?”王尚德大概是真的不清楚相关的事,听到这话脸上怒色微微一滞。

    见此,孔俭连忙将他所了解的情况的说了一遍,旋即不动声色地陷害黄绍道:“将军,那黄家兄弟卑鄙无耻,勾结黑虎贼,出卖商友,又与黑虎贼暗中操纵的兄弟会一同创立了一个什么昆叶互利会,至此与吕匡、与鲁叶共济会分道扬镳……卑职看不惯,这才有意帮吕匡一把,没想到那黄绍竟然敢出此下策,为保我军市的声誉,卑职最后只能让那奸贼得逞……”

    “看不惯?我看你是收了吕匡的好处吧?”

    王尚德冷笑着说了句,旋即皱着眉头问道:“那黑虎贼什么来历?昆阳县就这么袖手旁观?”

    “呃……”

    孔俭故作犹豫,讪讪说道:“具体……卑职也不清楚,不过吕匡眼下就在城内,不如招他问个清楚?”

    “……”

    王尚德略一思忖,微微点了一下头。

    见此,孔俭心中大喜,立刻吩咐随从前往城内传召吕匡。

    而此时,吕匡就在城内苦苦等候,在收到孔俭派人送来的消息后,他万分惊喜,当即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前来拜见王尚德。

    “吕匡拜见王将军。”

    在见到王尚德时,吕匡恭恭敬敬地施以大礼。

    然而王尚德却对此视而不见,连反应的兴趣也欠奉,只见他瞥了一眼吕匡,旋即一边翻阅着军市的账簿,一边态度冷漠地随口问道:“我听孔俭说,以黄家兄弟为首的商贾退出了共济会,自建了一个昆叶兄弟会,还与昆阳的黑虎贼有所勾结,此事当真?”

    从旁,孔俭暗中给吕匡使着眼色。

    吕匡顿时会意,当即说道:“千真万确!……虽然以黄馥、黄绍兄弟为首的那些人口口声声表示与兄弟会合作,但在昆阳谁不知道兄弟会的幕后正是那群以黑虎为名的山贼?这些黑虎贼占山为王,把持官道,肆意抢掠我共济会的商队,我共济会名下的商队每次打他山下经过,都被迫要支付一大笔钱……”

    听着吕匡数落着黑虎贼的罪行,王尚德皱眉问道:“昆阳县对此无动于衷?”

    “倒也不是。”

    吕匡想了想说道:“昆阳县曾前后三次围剿黑虎贼,最后那次我叶县的高县尉也有参与,虽然一度击溃了这伙山贼,但终究没能根除……”

    王尚德又问道:“那与黄氏兄弟合作的那个兄弟会呢?不是说它就在昆阳县城么?昆阳县衙对此亦无动于衷?”

    吕匡偷眼看着王尚德,讪讪说道:“呃……大概是因为兄弟会在昆阳口碑不坏,故而县衙投鼠忌器……”

    说着,他便将兄弟会在昆阳的境况向王尚德解释了一番。

    没想到王尚德听罢却产生了几许兴趣,饶有兴致地问道:“哦?还有这等山贼?”

    “将军……”

    吕匡张了张嘴,竟不知该说什么。

    见此,孔俭不动声色地说道:“将军,卑职认为这股恶贼万万不能姑息啊。……对于我军市而言,共济会不可或缺,如今共济会受那黑虎贼摆布,日渐衰败,长此以往我军市恐怕也会受到损失……”

    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王尚德冷冷瞥了他一眼,惊得当即就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

    “不可或缺?”

    瞥了一眼孔俭,又瞥了一眼吕匡,王尚德慢条斯理地说道:“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即便没有了共济会,不是还有那个昆叶互利会么?……剿贼是昆阳县的事,既然那兄弟会并未被昆阳县定为贼子,那么昆叶互利会就是合法的,军市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吕匡,讥诮道:“鲁叶共济会落到今日局面,皆因你等自己所致!……滚吧!”

    听到这话,孔俭微微皱了下眉头,再不敢为吕匡说话。

    “将军。”

    吕匡万万没有想到王尚德竟袖手旁观,当即急得叩地乞求道:“将军,如今唯有您能够帮助我共济会,若您袖手旁观,不肯援助,则我共济会必定人心涣散,最后只能眼睁睁被一群叛徒、恶寇所击垮,从此不复存在,将军……”

    “……”

    王尚德正在翻页的动作忽然一顿。

    不复存在……么?

    捻了捻账簿的页角,王尚德瞥了一眼跪倒在地的吕匡。

    一瞥之下,他仿佛在吕匡的身后看到了一个小个的身影,微笑着朝着他拱手施礼。

    在略一思忖后,他忽然沉声喝道:“来人!”

    吕匡吓了一跳,误以为王尚德准备命人将他拖住,再次哀求道:“将军、将军……”

    然而王尚德却不理睬他,吩咐进屋的士卒道:“传李贽来见我。”

    “是!”

    军卒应声而退。

    什么情况?

    原以为自己会被拖住去的吕匡有些发懵,跪在地上不知所措,频频用眼色询问孔俭。

    孔俭偷偷看了一眼王尚德,见王尚德自顾自观阅账簿,他若有所思,朝着吕匡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后者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不多时,王尚德的副将李贽来到屋内,瞧见吕匡跪在地上,既有些好笑,也有些纳闷。

    “将军。”

    他朝着王尚德抱了抱拳。

    “唔。”

    王尚德点点头,旋即抬头目视着李贽吩咐道:“你派一名偏将,率两千军卒立刻前往昆阳,将当地一股名为黑虎的山贼剿灭!……顺便再给我调查清楚,看看昆阳城内的兄弟会,是否与黑虎贼有关,倘若是,一并剿灭!”

    听到这话,孔俭与吕匡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尤其是吕匡,此时更是激动。

    “围剿昆阳的一股山贼?”

    副将李贽脸上露出几许不解之色,犹豫说道:“将军,先不说围剿山贼,那昆阳似乎是颍川郡的……”

    刚说到这,他就注意到王尚德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他立刻咽下后续的话,抱拳应命:“是!末将这就去下令!”

    看着副将李贽大步走出屋外,吕匡偷偷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

    他简直不敢相信。

    他居然……

    居然说动了眼前这位王尚德将军?

    难道这位王将军此前对他吕匡的不假辞色都是假的?

    其实这位王将军一直很看重他?

    惊喜之怒,吕匡感激涕零地说道:“多谢将军、多谢将军!将军的恩情,吕匡毕生难忘,此生唯将军马首……”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就见王尚德瞥了他一眼,用冰冷的一个字打断了他的话:“滚!”

    “……”

    吕匡张了张嘴,硬生生将后续的话咽回肚中。

    不过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也不希望再惹怒这位王将军,当即堆着笑容告辞离开。

    从旁,孔俭看看吕匡离去的背影,又看看继续静下心来观阅账簿的王尚德,脸上露出几许了然的神色。

    数日后,一名叫做纪荣的偏将,率领两千南阳军卒火速跨郡前往昆阳。

    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连赵虞也是难以置信。

    他居然……判断错误?

    凭借他对王尚德的了解,鲁叶共济会在那位王将军眼中应该不过只是一件工具,只要代替的工具也足够趁手,那位王将军根本不会在意是否换上一把。

    可现如今,王尚德却派出了军队,这完全出乎赵虞的预料。

    那位王将军器量不大,估计是散播流言的做法使他不快了……

    赵虞暗自腹诽道。

    腹诽之余,他当前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当日,他回到黑虎主寨,一方面准备抵抗那两千南阳军卒的围剿,一方面命郭达立刻将事先挑选的几十名弟兄分别派往南阳郡诸县,准备随时以叛军的名义于各县散播流言,分散王尚德的注意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