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我在七侠镇当郎中〕〔我的精灵模拟器〕〔我绝世武帝,被美〕〔诸天从功夫熊猫开〕〔从红楼开始拯救名〕〔一人得道〕〔凌天独尊〕〔离婚后前夫总是想〕〔玉京山上的树〕〔我玩传奇私服〕〔大国将相〕〔我的抽卡游戏成真〕〔凤鸣斗罗〕〔诸天之我是沙悟净〕〔放置型修仙〕〔魄罗的正确养成方〕〔神诡大明〕〔无上神途〕〔无敌从欠钱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67章:二次夜袭(二)【二合一】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ps:我真的没有刻意断章,只是写久了,有些东西就变成被动本能了,问别的作者就知道了。

    ————以下正文————

    “沙沙——”

    在漆黑的夜色下,一队南阳军士卒从远及近地走来,只见队伍中那几名手持火把的军卒时不时地就往左右探照一下。

    忽然,或有一名军卒打了个哈欠,询问道:“队率,还差多久轮值啊?”

    走在队伍前头手持火把的老卒便是队率,闻言笑着说道:“估摸还有一刻时吧,怎么,撑不住了?”

    被问及的士卒抱怨道:“昨日匆匆赶路到了这边,随后就搭建兵帐,入夜根本没怎么睡,就被那群该死的黑虎贼给惊醒了……”

    提到黑虎贼,队伍里其余几名士卒也来了精神,其中一人当即就开口道:“你们说这群山贼,哪里来的胆量敢于偷袭我军?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可不是么。”

    其余士卒纷纷附和,其中有一人讥笑道:“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以为咱们没来得及建造营栅,就觉得可以杀我军一个措手不及?”

    众士卒听罢皆笑,就这火把的光亮,不难看出他们对身为南阳军卒的自豪,以及对黑虎贼的蔑视。

    然而就在他们前进的方向,就在那片火把还暂时不能照拂到的夜色下,确有不知数量的黑影半蹲在地,神色冷峻地看着远处凌空‘漂浮’的光亮。

    为首一人,正是陈陌。

    只见他盯着远处那队巡逻卫士看了半箱,旋即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当看到天空中那轮残月即将摆脱乌云时,他微微皱了皱眉。

    渐渐地,那轮残月摆脱了乌云,走在队伍前头的那名队率,隐约看到前方好似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他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火把,而就在这一刻,只听一声破空之响,一支长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来,洞穿了他的身体。

    “什……”

    那队率惊愕地低下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洞穿自己身躯的长矛,此刻他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队——”

    几名注意到异常的巡逻士卒惊呼出声,然而还没等他们喊完,就见夜色下闪出一个黑影,只见那黑影一把夺回横穿那队率身躯的长矛,狠狠抡了一圈。

    但听几声闷哼,三名措不及防的军卒被那跟长矛甩中,当即捂着痛处跪倒下来,难以发声。

    这一幕,惊住了从旁其余三名军卒,其中一人当即要大喊,没想到“嗖”地一声,一柄砍刀正中其面门。

    剩下的两名军卒愣了下,下一息夜色下就闪出一个身影。

    “敌——”

    唰,在这名军卒试图大声预警时,直奔而来的那黑影闪过他刺出去的长矛,一刀割断了半截脊骨。

    “敌——袭……”

    最后一名军卒亦大声呼喊,但第二个字刚刚喊出口,便见那黑影再复一刀,一刀斩在了他的面门上。

    而另外一边,那三名被长矛甩中的军卒才刚爬起身来,其中两人就被另外一个黑影以游龙般的身法与迅速砍倒在地。

    最后那名军卒吓得面如土色,连滚带爬转身逃命,但听噗地一声,一支长矛打他后颈刺入,一下就刺穿了咽喉。

    “啪、啪……”

    掉落在地的火把,燃烧地啪啪作响。

    在昏暗的火光下,夜色中缓缓走出来一群黑虎贼,一脸畏惧地看着面前自家那三位统领,暗自咽了咽唾沫。

    只是几个眨眼的工夫,七名巡逻军卒这就杀了?

    在一群黑虎贼的注视下,陈陌面无表情地上前拔出了长矛,王庆舔着嘴唇甩了甩双刀上的鲜血,而褚燕则在对倒地的军卒挨个补刀,割断其咽喉。

    这三人,眨眼工夫就杀死了七名南阳军卒。

    只是眨眼工夫!

    然而,即便陈陌、王庆、褚燕三人的动作已经非常利索,但还是难免发出了一些声响,惊动了在这附近的其余的巡逻队。

    这不,远处当即就传来了呼声:“喂——”

    没有理会远处的军卒,陈陌沉声说道:“无需理睬,上!”

    一声令下,不知数量的黑虎贼跟在自家三位统领之后,迅速朝着南阳军营地的方向疾走。

    此时,远处的南阳军巡逻队还在大声询问:“喂,那边的,方才什么动静?”

    陈陌等黑虎众们毫不理会。

    在几声询问未果后,远处的南阳军巡逻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高声喊道:“敌袭!敌袭!”

    但遗憾的是,这声预警还是晚了。

    唔?敌袭?

    此时在南阳军驻地的西侧方向,在一处兵帐的外面,两名值岗的军卒听到呼声,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

    旋即,他们便看到昨夜被他们击退的黑虎贼们,一个个面色凶恶地在夜色的掩护下疾步而来。

    “敌、敌袭!”

    下意识地,两名尽忠值守的军卒喊出了他们有生以来最后一次预警,旋即便被那群黑虎贼砍翻在地。

    抹了一把脸上被溅到的鲜血,王庆神色狰狞地指向附近的兵帐,一双虎目中闪过阵阵凶光。

    “开杀!”

    仿佛是狼王下了号令,众黑虎贼们当即分散,只见他们手持利刃闯入那一顶顶兵帐,待几声惨叫过后,又满身鲜血地快步走出来,再次冲入另外一顶帐篷。

    可怜那些在睡梦中的南阳军卒,有的甚至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突然闯入的黑虎贼乱刀砍死。

    “敌袭!敌袭!”

    在营地附近值守的南阳军卒被惊动了,他们纷纷涌向这边。

    见此,陈陌虎目猛睁,沉声喝道:“刘屠,跟上我!”

    “是,老大!”刘屠立刻带着一干黑虎贼跟上陈陌,跟着他杀入那群直奔而来的南阳军卒。

    此时,陈陌终于展现出了他应有的武力,只见他手持长矛,或劈、或扫、或抡,与他对上的南阳军卒纷纷败退,来不及稳定身形,就被刘屠等人一拥而上,砍翻在地。

    “小小贼子,休得猖狂!”

    一名自负武力的伯长大喝一声,手持长矛直奔陈陌,却被陈陌单手一把抓住矛身,再一拉一带。

    那名伯长竟失去了重心,跌跌向前,胸膛一头撞上了陈陌另一只手的长矛,只听噗地一声,被扎了一个对穿。

    “你……”那伯长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陈陌。

    他一名伯长,居然招架不住面前这个山贼?

    “砰!”

    “伯长!”

    尸体倒地的声音,惊醒了附近那些目瞪口呆的南阳军卒,他们终于反应过来,叫嚷着‘为伯长报仇’,一拥而上围攻陈陌。

    然而面对至少七八名军卒的围攻,陈陌却丝毫不见慌张,从容进退,抡动长矛奋力一挑,竟让那七八名军卒控制不住手中的长矛,被陈陌高高挑起。

    而趁着这个工夫,陈陌一矛刺穿一名军卒的胸腹,旋即迅速抽矛,矛尖仿佛蜻蜓点水般,噗噗两下又刺穿了两名试图偷袭他的南阳军卒。

    “砰——”

    三具尸体,几乎在同时倒下。

    “……”

    看到这一幕的南阳军卒们,脸上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骇色。

    黑虎贼……不是一群山贼么?为何竟然有这样勇猛的猛士?

    这些人看呆了,但刘屠等人却不会闲着,他大吼一声道:“莫给老大丢脸!”

    “噢噢!”

    几十名黑虎贼士气大振,一时间竟压制住了试图击退他们的南阳军卒。

    不得不说,比较双方实力与武器装备,平均算下来黑虎贼要逊色南阳军卒不少,可架不住这群黑虎贼当中有陈陌专门狙杀南阳军的卒官,像伍长、什长、伯长等卒官,只要一露面就被陈陌击毙,剩下一群仿佛散沙般的普通军卒,不说击退进犯的黑虎贼,他们连抵抗都十分吃力。

    相比较陈陌有条不紊地狙击南阳军的卒官,使麾下的黑虎贼们能最大化发挥实力,王庆可不管那么多,手持双刀舔舔嘴唇就带人杀到了敌群中,不管士卒还是卒官,只要被他撞到,通通砍倒在地。

    像他这种莽夫般的厮杀方式,那就难免负伤。

    这不,只听撕拉一声,王庆肋部的皮甲就被一名军卒用长矛割破了,鲜血顺着被割裂的皮甲流了出来。

    “嘿!”怪笑一声,王庆唰地一刀就将偷袭者的脑袋砍掉了半个。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支冷箭朝着王庆射来。

    王庆下意识地闪躲,堪堪避过了那支冷箭,但脸颊却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仿佛是感受到了脸颊上的灼痛,王庆忽然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待看到手上的鲜血时,他的脸上涌起了强烈的愤怒。

    “谁他娘的冲老子放冷箭?!”

    论英俊堪称黑虎贼前三的王庆,顶着俊秀的脸孔,嘴里冒出一连串粗鄙不堪的骂声,怒骂那个在暗中放冷箭的家伙。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十几名从远处奔来的南阳军弩手,饶是王庆,亦下意识将骂声咽回了肚子。

    “嗖嗖嗖——”

    十几支弩箭射出。

    “老大……”

    在一群黑虎贼的疾呼声中,王庆猛然抓起地上一具南阳军卒的尸体挡在身前。

    只听噗噗几声,那具尸体当即被射成刺猬,就连王庆,肩窝处亦中了一箭。

    南阳军……

    中箭的他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创口,躲在那具尸体后,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不愧是正军!跟临时拼凑的官兵大不相同!

    他大概是有这样的感觉。

    一轮齐射过后,那些南阳军弩手立刻装填弩矢,而附近的长矛卒则立刻围攻而来。

    “老大!”

    王庆的旧日手下立刻围聚到前者身旁,与迎面而来的军卒展开了一番混战。

    眼瞅着不远处的军卒们正在迅速集合,王庆大声喊道:“陈陌!褚燕!对面在集合了,助我一把!”

    远处的陈陌与褚燕二人听到,立刻率人赶来支援。

    三人汇合一处,杀得那些试图结阵的南阳军卒节节败退。

    一时间,黑虎众居然还在战况上占据上风。

    但遗憾的是,这终归是一座驻扎有近两千人的营地,而且还都是正军,尽管黑虎众凭着占据先机在短时间内取得了优势,但等到对面伯长、曲侯级别的将官纷纷赶来,黑虎贼的优势便理所当然慢慢消退了。

    比如曲侯朱梁。

    当他带人赶到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群昨晚被他们击退的黑虎贼,居然又他娘地再次前来偷袭,而且这次居然还成了……

    眼瞅着远处那些熊熊燃烧的兵帐,朱梁又惊又怒。

    不用想也知道,那些兵帐内的军卒,估计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然而眼下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朱梁看了一眼前方正在混战的战场,当即就意识到必须在前方混战的军卒被击溃前,构筑一道防线,以打断、遏制黑虎贼的气焰,免得被其一路击破到营内深处。

    想到这里,他立刻制止了从旁试图冲上前去帮助袍泽的军卒们,振臂喊道:“我乃曲侯朱梁,以我为主,布置阵型!”

    听到他的声音,附近的军卒们纷纷朝着朱梁靠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列队布阵。

    远远瞧见这一幕,陈陌顿时皱起了眉头。

    ……该说不愧是前线的正军么?一瞬间就看懂了局势啊……

    暗道一句,陈陌倒是有心带人阻止朱梁,但遗憾的是,此番参与夜袭的黑虎众终归只有二百来人,论人数远远比不上南阳军,能得到目前的战果,就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

    ……那就撤!

    想到这里,陈陌一矛甩飞一名冲上前的军卒,沉声喝道:“弟兄们,今晚我等已大获全胜,没必要与他们死磕,撤了!”

    远处,王庆显然也注意到朱梁等曲侯正在组织反击,连忙招呼黑虎众道:“小的们,撤了!”

    听到陈陌、王庆二人的命令,诸黑虎众们立刻改变了之前的作战方式,且战且退。

    所谓且战且退,说白了就是侧着身后退,同时挥舞兵器将追击的敌军逼退,直到退离战场一段距离,或者与追击的敌军拉开一段距离后,再快速撤离,这样就能避免在全军后撤时,由于背对着追击的敌卒而被白白追杀。

    平心而论,以且战且退的方式脱离战场,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办到的,首先队伍要有纪律,要做到同进同退,否则那就是白白给敌方屠杀。

    山贼……有纪律么?

    山贼不应该是那种顺境如狼似虎,逆境则做鸟兽散的乌合之众么?

    至少朱梁在印象中是这样的,因此当他看到黑虎贼用且战且退的方式试图脱离战场时,他顿时就看愣了。

    这群山贼……怎么回事?

    他隐约已感觉到这群山贼有点不对劲,但此刻他也顾不上细想,见对方想要脱离战场,他立刻就下令道:“列队向前,咬住贼军,不得叫对方逃脱!”

    说罢,他又下令一名伯长道:“曹伏,你率人绕过去,从侧翼围攻贼子!”

    “喏!”

    名为曹伏的伯长应了一声,当即率领几十名军卒回绕,试图绕到黑虎众的侧翼。

    见此,陈陌一边下令麾下黑虎贼加快脱战的速度,同时他亲自与王庆、褚燕、刘屠等人一起断后,试图逼退追击的军卒,但奈何军卒咬得实在太紧,一时间陈陌也不敢下达全速撤离的命令,免得被对面的军卒抓住机会。

    这要是被对方抓住机会,那保准就是被重创的结果,二百余名黑虎众能有四分之一活着逃回山寨都叫奇迹。

    “稳住!稳住!”

    大概是注意到麾下的黑虎众渐渐变得惊慌,陈陌一边稳定军心,一边下令道:“褚燕,率弟兄挡住侧翼来敌,莫使腹背受敌!”

    “是!”

    褚燕立刻来到侧翼,率领手下弟兄挡住了伯长曹伏的突袭。

    一方徐徐撤退、一方徐徐追击,厮杀的战场逐渐远离南阳军的营地。

    在指挥南阳军卒追击的同时,曲侯朱梁愈发感觉不对劲。

    这……他们真的是在跟一群山贼作战么?

    震撼归震撼,不过他并不着急,毕竟对面的黑虎贼人数不多,只要等侯武以及另外两名曲侯率领麾下军卒赶到,他们完全可以借助兵力上的优势将这群黑虎贼围杀殆尽。

    这些估计是黑虎贼的‘精锐’,只要杀光他们,攻破贼寨指日可待!

    朱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到‘精锐’这个词,但此刻的他,倒不排斥以这个词去称呼眼前那群黑虎贼。

    毕竟他眼前那群黑虎贼,进攻时异常凶猛,撤退时整齐有序,与其说是山贼,更像是一支……军队。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笑。

    一窝山贼竟有军队……想想就觉得神奇。

    然而就在他哂笑之时,忽然间,侧面响起了喊杀声,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东侧,旋即便愕然看到一群人趁着夜色的掩护杀向他们。

    为首一名贼子,长得非常魁梧,只见其手握一杆长矛飞奔而来,双脚踩着地面,甚至能隐约听到‘梆梆梆’的声响。

    “哈哈,牛将军牛横在此,鼠辈宵小速速离散!”

    伴随着一声畅笑,那莽汉率人冲入南阳军卒的侧翼,只见他奋力挥舞长矛,但听几声清晰的骨裂声,一名军卒竟被凌空挑起,旋即重重摔落在地,口吐鲜血,动弹不得。

    旋即,那莽夫左手一把抓住一名军卒的皮甲脖颈处,竟将那名军卒整个抡了起来,那名军卒骇然地惊叫着,被那莽汉当做兵器来回地甩,惊得附近的军卒连连后退。

    “哈哈,还给你们!”

    大笑着,那莽汉奋力将手中的军卒甩出,甩向不远处一群军卒,后者下意识想接住袍泽,却被那力道撞倒了一片。

    此时,那莽夫身后的黑虎贼们趁机杀了过来:“杀!”

    那莽汉标志性的大嗓门,还是很容易辨认的,哪怕不自报家门,陈陌也能辨认出来。

    牛横?他怎么……原来如此,是来接应的么?

    拄着手中长矛看向远处,陈陌脸上露出几许惊讶。

    我说这家伙一开始吵吵嚷嚷,后来怎么突然就没声了,原来……

    微微摇了摇头,他绷紧的脸庞稍见放松。

    在看了一眼面前的混乱局势后,他立刻对王庆大声喊道:“王庆,趁着对面混乱,反攻一阵!”

    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了王庆的回应:“你说晚了,老子已经在杀了!”

    仔细一瞧,王庆果然已经返身杀了回去。

    见此,陈陌颇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说呢,王庆那家伙虽然总是跟他对着干,但有些时候,还是蛮可靠的……

    那么……

    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陈陌一双虎目立刻就盯住了远处那名正在指挥军卒的曲侯,朱梁。

    在深吸一口气后,他面庞突然紧绷,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迅速窜出。

    “刘屠,跟上我!”

    大喊一声后,他朝着那朱梁径直杀去。

    期间遇到南阳军卒,他挥舞长矛击翻在地,不做过多理会。

    “老大!”

    听到陈陌的喊声,刘屠等人立刻紧跟而上。

    二十步!

    十步!

    五步!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陈陌便杀到了朱梁面前。

    有附近的军卒拖延不住陈陌,大声喊道:“曲侯,小心!”

    此时,朱梁正将注意力放在侧翼的牛横等人那边,正指挥军卒试图挡下侧翼的贼军攻势,却忽然听到一声‘小心’。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来,旋即便骇然看到一个身影在人群中跃起,手中的长矛径直向他刺来。

    什么?!

    朱梁下意识地伸手抽剑,举剑刺向来人。

    “噗——”

    锋利的长矛刺穿了朱梁的胸膛,他愕然的看向自己刺空的长剑,旋即转头看向身侧,看着那个居然敢当着这么多军卒孤身刺杀他的贼寇,轻盈落地。

    山……贼?哈!

    朱梁的脸上露出几许自嘲之色。

    “……”

    瞥了一眼朱梁,陈陌面无表情地甩臂抽出长矛,其力道将已逐渐失去力气的朱梁整个人都甩飞了出去,砸到好几名军卒。

    “曲侯!”

    诸军卒大惊,几人护住朱梁,其余愤怒地涌向陈陌,却见陈陌横抡一矛将其逼退,旋即长矛连点,眨眼间便有三名军卒被他刺穿胸膛,当场毙命。

    此等勇猛,着实惊呆了在场的军卒们。

    只见那陈陌用一双虎目冷峻地扫视着那些蠢蠢欲动的军卒,单手平举着长矛缓缓平移,那意思仿佛是在说:谁敢再来?!

    “老大!”

    此时,一身是血的刘屠终于率军赶到。

    反手拦在刘屠的身前,陈陌扫视了一眼面前的那些军卒,低声说道:“撤!”

    掩护着陈陌,刘屠等人缓缓后撤。

    在两名军卒扶着,瘫坐在地的朱梁咳出几口鲜血,喘着粗气看着陈陌等人徐徐后撤。

    黑虎贼……这些人根本不是山贼!!

    他一把抓住一名军卒的手臂,吃力地下令道:“叫曹伏……代我指……挥,能杀一个,是一……哇……”

    说到半截,他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曲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