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再现〕〔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带着星际农场重生〕〔穿成年代文里的极〕〔我有两个SSS天赋〕〔斗罗:这一世,谁〕〔重生归来:我喝了〕〔全球进入大航海时〕〔穿书后我被白切黑〕〔论从天才到大能〕〔开局极限斗罗,我〕〔我用闲书成圣人〕〔美食博主穿成宅斗〕〔媚色无双〕〔钓系美人的攻略游〕〔止渴〕〔两对家分化成o后[〕〔咸鱼女主她每天都〕〔不可能恋人[娱乐圈〕〔傻了吧,爷会变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71章:交涉【二合一】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

    ————以下正文————

    “周首领何不顺应大势,早做决断?”

    在赵虞的屋内,张翟意气奋发地正色道。

    看着此人面上神色,赵虞使了个拖字决,微笑着说道:“张渠使所言……不无道理,然此事事关重大,且容周某考虑一番。这样吧,今日咱们姑且就谈到这,毕竟时候也不早了,周某已命寨里准备了上好的酒菜,为张渠使诸位接风洗尘,张渠使何不暂时放下肩头之重担,好好放松片刻,待等明日,你我再做详谈。”

    “唔……”

    张翟思忖了一下,微笑着点了点头,拱手道:“那就恕我等多有叨扰了。”

    “哪里哪里。”

    赵虞站起身来,转身叮嘱褚燕道:“褚燕,麻烦你替张渠使几位安排住宿,不可怠慢。”

    “是,首领。”

    褚燕点了点头,几步走到张翟几人身边,抬手请道:“张渠使,请。”

    “多谢。”

    张翟朝着赵虞拱了拱手,旋即便领着何璆几人暂时离开了。

    待张翟等人离开后不久,郭达、褚角二人便闻讯而来,向赵虞询问此番见面的结果。

    赵虞摘下面具,抬手示意二人入座,旋即皱着眉头说道:“那张翟,有意拉拢我等投奔义军。”

    听到这话,郭达率先问道:“那张翟,莫非在叛乱军中身份不低么?”

    赵虞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我未曾来得及询问,不过据我猜测,既然他自称‘南阳渠使’,想必在叛乱军中地位不低……”

    “这样……”

    郭达点点头,待低着头沉思了片刻后,问赵虞道:“阿虎,那你怎么看?”

    赵虞哭笑不得地说道:“我以为郭达大哥能给我什么建议。”

    郭达尴尬地笑了笑,说道:“阿虎你就莫要笑话我了,你让负责做什么事,我倒还能胜任,你让我提什么建议,你可难为我了,更何况我对这叛乱军一无所知,当初还是听你说的……”他摊了摊手,又说道:“我唯一的建议就是轻易莫要许下什么承诺,毕竟他们是造反的叛乱军,一沾上‘造反’二字,那就是株连九族的不赦之罪。”

    “呵呵。”

    褚角在旁捋着胡须笑道:“寨丞此言,话糙理不糙。”

    赵虞亦笑了笑,旋即点头说道:“正如郭达大哥所言,我也不想跟造反的叛乱军牵扯上什么关系,但……不可否认叛乱军有能力为我等引开王尚德的注意力。”

    褚角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问道:“首领指的是山下那些南阳军么?”

    “唔。”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关于如何处置山下那支南阳军,这几日赵虞一直在犹豫。

    别看那支南阳军的兵力依旧远远胜过他黑虎寨,但赵虞事实上是有机会令其全军覆没的——只要他将战事拖到冬季,然后与昆阳县令刘毗、县尉马盖合谋,断了那支南阳军的粮草便是。

    任何军队只要被断了粮草,都必然会陷入崩溃,哪怕是南阳军亦不例外。

    但问题是,他不敢那么做,因为他怕彻底得罪王尚德,惹来后者的报复。

    而现如今,事情出现了转机,荆楚叛军居然派人来联络他,试图拉拢他加入义军,这就让赵虞立刻就想到了他曾经想过的一条计策——即利用荆楚叛军对南阳郡施压,使王尚德无暇关注他黑虎寨。

    可问题是,荆楚叛军肯这么做么?

    他搓了搓手,感慨地说道:“现在想来,假冒叛军的名义在南阳郡传播流言,这恐怕是一招坏棋。……虽然我也不知他张翟所言是否属实,但据他所说,为了配合荆楚叛军对南阳郡的反攻,他原本正打算与一群义士袭击南阳军的军屯田,没想到却因我等假冒其名义而提前引起了南阳军的警觉。”

    见赵虞有自责之意,郭达当即维护开导道:“阿虎,这你就莫要自责了,你又不是天上的神仙,哪可能事先得知这些事?”

    褚角亦开口道:“寨丞所言极是。况且,若没有咱们假冒其行踪,咱们也不可能与荆楚叛军搭上线……我觉得,能与荆楚叛军搭上线,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倘若能利用他们与南阳军‘二虎相争’,那就最好不过了……当然,最好咱们莫要承诺加入义军,就像寨丞所言,一旦沾上‘造反’二字,那就再没有回头路了。”

    “唔。”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张翟等人也已被褚燕领到了一座干净的屋子。

    在离开前,褚燕抱拳说道:“张渠使与诸位且在此稍作歇息,待酒宴开始,褚某再来。”

    “有劳右统领。”

    张翟笑着抱了抱拳。

    待褚燕离开后,何璆几人立刻检查了屋里屋外,待确认周围并无黑虎贼的暗哨后,何璆这才对张翟说道:“渠使,我观那周虎,似乎并不愿加入我义军,与其在此花精力说服此人,还不如返回南阳。”

    “诶。”

    张翟抬了抬手,显然他并不认同何璆的观点。

    他正色说道:“这个周虎,我势在必得。”

    顿了顿,他解释道:“我曾见过不少山贼、草寇,他们也大多占山为王,视当地官府如无物,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最终人神共愤,为官府所清剿,为万民所唾弃……呵,区区一伙山贼,又如何斗得过晋国的郡县?倘若县里无能为力,郡里必然会出面。……但周虎手下的黑虎贼,却不同于我所见过的那些山贼。你等在昆阳县城也看到了、听到了,县内有多少不利于兄弟会的谣言?都说兄弟会的背后是黑虎贼,可是呢,南阳军的纪荣由于查封了与兄弟会有关的义舍以及工坊,就险些引起了昆阳百姓的暴动,可见兄弟会在昆阳人心中已根深蒂固,倘若我能说服周虎投奔义军,不止黑虎贼会加入我等,昆阳县的百姓,也会接纳我等。……明白了么?得到周虎,就意味着可以得到昆阳县的民心!”

    “原来如此……”

    何璆几人思忖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张翟所言句句在理。

    “可是,那周虎并不愿加入我军啊。”何璆问道。

    “不急。”张翟捋着胡须说道:“我等且安心在这里住上几日,慢慢摸索那周虎的性格喜好……更何况,他还有有求于我义军。”

    “咦?”

    何璆惊讶问道:“渠使怎么知道那周虎有求于我义军?”

    只见张翟捋着胡须笑道:“你忘了,那曾假借我义军的名义在南阳郡散播流言,他为何要那么做?无非就是想引开王尚德的注意力罢了,而我义军,却有能力帮他引开王尚德的注意!……恐怕也正是如此,那周虎才不好当面回绝我,怕将我惹恼。”

    听到这话,何璆等人纷纷称赞:“渠使高见!”

    几人正在屋内聊着,忽然,站在窗口监视屋外动静的一名义士忽然压低声音提醒道:“有人来了。”

    见此,张翟几人立刻停止谈话。

    仅仅几息之后,屋外便传来了叩门声。

    何璆将门打开,却见屋外立着方才离去的褚燕,后者抱拳说道:“张渠使,诸位,首领命我请诸位赴宴。”

    “有劳右统领了。”

    张翟不做推辞,立刻带着何璆几人,跟随褚燕前往宴会的地点。

    黑虎寨的大宴,大多都设在聚义堂,这次也不例外。

    当看到‘聚义堂’那块明晃晃的匾额时,张翟、何璆等人皆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或有一名义士小声嘀咕:“这群山贼竟也知义?”

    可能是听到了此人的小声嘀咕,褚燕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前者,神色有些不快。

    见此,张翟立刻打圆场道:“聚义堂,这名气起得好啊。……不知这横匾上的字,是何人所书?”

    顾忌张翟的身份,虽然褚燕心中有些不快,但还是做出了回答:“字是大首领所书,匾是工匠照着字所刻。”

    周虎?

    张翟愣了愣,抬头又看了看那块匾额上的字,脸上露出几许诧异。

    “张渠使,请。”

    “请。”

    在褚燕的带领下,张翟等人迈步走入了聚义堂。

    此时在聚义堂内,依旧带着虎面面具的赵虞,早已领着山寨内一干众头目们恭候着,瞧见张翟走入聚义堂内,赵虞站起身来,拱手请道:“张渠使,请入席。”

    随着赵虞的起身,等候在堂内的诸位头目亦站起身来,哪怕是王庆,也带着不情不愿的神色站了起来。

    “多谢多谢。”

    张翟拱手道谢,随后在赵虞的指引下,来到了东侧首席的席位坐下。

    他的下首处,即是郭达。

    至于何璆等四名义士,赵虞也替他们准备了坐席,就在张翟身后,设了两张案席。

    不得不说,虽然张翟、何璆很满意于黑虎寨给他们的待遇,但看着一群印象中的草莽山贼规规矩矩地恪守礼数,安安静静坐在案席,总感觉怪怪的。

    好在这些黑虎贼已经给了他太多奇怪的感觉,张翟索性也见怪不怪了。

    待张翟等人入席后,赵虞立刻吩咐人送上酒菜。

    待酒菜奉上之后,他抬手指着张翟向众人介绍道:“诸位弟兄,这位乃是荆楚义军的张渠使。”

    旋即,他又向张翟介绍众头目们:“张渠使,坐在你下首的,乃是我山寨的寨丞,郭达,总管寨内大小事务;他的下首,乃副寨丞褚角……”

    寨丞?

    张翟按捺着心中的惊诧,与郭达、褚角二人拱手行礼。

    旋即,赵虞又介绍了坐在张翟对过那一排的陈陌、王庆、褚燕、牛横、刘黑目五人,张翟亦陆续抱拳行礼。

    行礼之余,他亦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一伙山贼当中,居然也有类似‘文官’、‘武官’的区分,且各司其职。

    就在张翟暗自感到诧异之时,坐在他下手的郭达便开始向他套话:“张渠使莫怪,听张渠使自称‘南阳渠使’,却不知渠使在义军中是个什么职位?”

    张翟当然知道郭达这是在向他套话,套问有关于他义军的情报,不过他并不在意,他笑着解释道:“在我义军之中,每个郡设有一名‘渠帅’、一名‘渠使’,渠帅主要负责率领义军与暴晋的军队作战;而渠使则主要负责传播我安平道的道义,吸纳信徒,鼓舞百姓勇于反抗暴晋。偶尔也有身兼‘渠帅’与‘渠使’两者的个例……”

    听着张翟的解释,赵虞越听越感觉熟悉,他忍不住问道:“张渠使的解释,让周某想到了曾经汉国末时的‘黄巾军’……相传汉末时,朝堂昏暗、民生凋敝,有巨鹿人张角创建‘太平道’,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随后组织百万义军对抗朝廷……”

    咦?

    张翟惊讶地看向赵虞,笑道:“周首领竟也得知数百年前的那件事?”

    “侥幸听说过罢了。”赵虞笑了笑,等着张翟的回覆。

    “这可真是……”

    在赵虞的目视下,张翟苦笑着摇了摇头,旋即,他正色说道:“既然周首领知道此事,张翟便也不再隐瞒。不错,我安平道即是继承了数百年前的太平道……”

    继承?

    赵虞瞥了一眼张翟。

    张翟自然不会猜到赵虞面具下的表情,自顾自讲述着他安平道的理念:“我安平道,乃继承太平道而生,亦奉黄天为至上之神,志在推翻暴晋,消除天下之不公,使万民得以解脱……”

    说着,他讲述了一段他安平道的教义。

    怎么说呢,总的来说听上去还不错,但看着张翟神色间流露的几许狂热,赵虞就不想跟这件事牵扯上。

    毕竟太平道亦是一支宗教,但凡跟宗教牵扯上的事,都会变得很麻烦。

    想到这里,赵虞立刻向郭达、褚角二人使了个颜色。

    郭达、褚角二人会意,趁张翟说完一段的机会,纷纷向其敬酒,总算是打断了张翟的传教。

    当晚宴席结束后,赵虞回到了自己的屋内,枕着双手躺在床榻上思忖着。

    平心而论,对于张翟所信奉的安平道,亦或是发生在数百年前汉末的太平道,赵虞本身倒没有什么成见——毕竟无论哪个,都距离他太远了,因此他没有什么感觉。

    他单纯以最实际的角度来权衡,即加入义军,对于他黑虎众来说究竟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

    加入义军有好处么?

    有!

    别的不说,至少义军可以帮他分担来自王尚德的压力。

    那么,有坏处么?

    当然也有!

    就像郭达所说的,一旦跟造反的叛乱军牵扯上,那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要知道,山贼还不算是罪无可赦,除非是那种罪大恶极的,否则历朝历代推行大赦天下的宽政时,山贼也有机会得到赦免。

    但反贼则不同,历朝历代对待反贼的态度就只有一个:杀!

    两者的情节轻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正因为如此,赵虞一点也不想跟叛乱军扯上什么关系,否则一旦走漏消息,那就不是地方官府派官兵来围剿了,而是直接出动军队。

    可话说回来,虽然不想跟叛乱军牵扯上什么关系,但赵虞又希望荆楚的叛乱军能够帮他吸引王尚德的注意……

    没错,他就是想白嫖荆楚叛军!

    但遗憾的是,对方未必肯让他白嫖。

    因此赵虞思索着,看看能否在那个张翟身上想想办法,毕竟据那张翟自称,他在义军中的地位着实不低。

    次日,就当赵虞起来没过多久,屋外便传来了一名山贼的通报:“首领,张渠使求见。”

    可真够急的……

    嘀咕一声,赵虞戴上了那块虎面面具,沉声说道:“有请。”

    片刻后,便将张翟独自一人迈步走进屋内。

    待双方相互见礼后,张翟笑着问道:“不知周首领考虑地如何了?”

    看着张翟脸上的笑容,赵虞心中微动,忽然婉言拒绝道:“贵道致力于消除天下不公、还天下太平的信念,周某深感敬佩,但周某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惜名怕死,并无诸位义公那般大无畏的德行,恕周某不敢答应。”

    张翟正要开口,却见赵虞又说道:“当然,虽说周某不敢答应投奔义军,但周某敬佩诸位义士的壮举,愿意在尽我方所能的情况下,互帮互助。”

    尽我方所能?互帮互助?

    张翟琢磨着赵虞的话,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笑意。

    他略带调侃地笑问道:“怎么个互帮互助呢?是我义军,先帮周首领引开南阳军的注意力么?”

    赵虞当然听得出张翟话中的调侃与淡淡的嘲讽,但他不以为意,笑着说道:“张渠使能那样做,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严格来说,那也不算是义军帮了我等……周某记得张渠使昨日提过,张渠使身赴南阳郡,是为了配合荆楚义军对南阳郡的反攻,想来就算没有我黑虎众这档子事,贵方还是会反攻南阳郡……当然了,话虽如此,但周某还是愿意领这个情。”

    “哈哈哈哈——”

    张翟哈哈大笑。

    他见过没脸没皮的,却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

    可话是这么说,他倒也无法反驳什么,毕竟对方所说句句在理。

    想了想,他玩笑似地说道:“说句玩笑话,周首领莫要见怪。……周首领就这么笃定我义军肯定会反攻南阳郡么?万一我义军按兵不动呢?”

    赵虞不动声色,笑着说道:“那就错失了良机。……贵方的江东大将赵璋,一举击溃陈门五虎之一的江夏将军韩晫,此事必然极其鼓舞了贵军的士气,我想荆楚义军反攻南阳郡,肯定也是受到了江东那边的影响。……仅仅只是为了与周某怄气,却错失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连周某也为贵方感到可惜呢。”

    “……”

    张翟脸上的笑容徐徐收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赵虞。

    此刻他不禁有些后悔昨日向对方透露了那些情报,因为对方说的没错,他荆楚义军准备对南阳郡展开反攻,就是因为受到了江东义军的鼓舞。

    他确实可以拿取消反攻南阳郡来要挟眼前这位黑虎贼的首领,强迫对方加入他义军,但代价……

    太大!

    想到这里,张翟点点头,语气莫名地说道:“周首领,不愧是周首领。……张某原以为耍些手段拉首领加入我义军,却不曾想首领眼界之广……”

    一听对方语气,赵虞就知道对方有些不痛快,为了防止张翟怄气弄得双方不欢而散,他亦放低姿态,拱手说道:“渠使莫怪,周某只是一介凡夫俗子,似天下大多芸芸众生那般,趋吉避害,虽然敬重贵军义士的高义,但也怕惹祸上身,终归我等身处于晋国治下的郡县,而并非义军治下的郡县……倘若有朝一日贵军攻至昆阳一带,那周某自当率众投奔义军。”

    “……”

    深深看了一眼赵虞,张翟皱着眉头思忖着。

    见此,赵虞哪里会不知张翟正在权衡利弊。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名山贼走入屋内禀告道:“首领,南阳军攻山了!”

    来得好!

    赵虞微微一愣,旋即心下暗喜,他当即对张翟说道:“张渠使,不如暂时就谈到这,等山寨击退了南阳军再说……”

    就像赵虞所猜测的那般,张翟微笑着说道:“倘若不介意的话,张某能否旁观战事。”

    “当然。”

    于是乎,赵虞便带着张翟来到了主寨外的那片空地,居高临下眺望山下。

    当日,南阳军对黑虎寨下方的东坡、南坡、东南坡,发起了三路进攻,甚至于进攻东南坡蛛网狭道的那部分军队,还带上了大多用来攻城的长梯。

    但由于兵力分散,并且黑虎寨一方已经提前在险要处准备好了檑木、滚石等陷阱,山下的南阳军尝试进攻了几次,但都被黑虎众给击退了。

    期间,张翟清楚看到了黑虎贼那不亚于正规军几分的战斗力,暗暗称奇。

    暗暗称奇之余,他亦不禁想道:这股黑虎贼如此悍勇,他日或许可作为一支奇兵。

    想到这里,他转头对赵虞说道:“义军可以帮首领牵制南阳军,令其无法旁顾,不过就像首领所说的,贵寨欠义军一个人情。……倘若日后首领信守承诺,率领寨众投奔我义军,那么人情就当不曾存在过;否则,介时首领要还义军这个人情,如何?”

    “当然。”

    赵虞一口答应下来,旋即深深瞥了一眼张翟。

    ……偿还人情,其价值居然与我率黑虎众投奔叛军相等么?由此可见这个人情不好还呐……看来我也得早做打算,免得日后陷入被动,为叛军肆意拿捏……

    他心下暗暗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恃宠〕〔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大佬穿进虐文后〕〔玉如墨谢怀瑾彭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