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80章:闲时【二合一】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唰唰。”

    在一个小雪纷飞的早晨,在那白记客栈后院的一小块空地上,静女一如既往地练习着剑技,只见她挥动着手中的利剑,闪展腾挪,仿佛跃动于雪中的蝶。

    良久,气喘吁吁的她拄剑而立,长长吐出一口气。

    绑地过紧了么?闷地难受。

    她低下头,皱眉看了眼自己的胸前。

    她闭上眼睛,脑海中当即就浮现当年那次的惊险……

    那一晚,有陈祖的部下吴进作乱,她与她的少主,险些就被一名不入流的山贼所杀。

    这样的事,绝不容许再次发生!

    “唰!”

    一道寒光闪过,静女挥出利剑。

    那锋利的利刃,在破空声中划出一道弧线,精准地划过她凭空想象出来的敌人的咽喉。

    “漂亮的剑技,静女。”

    她的耳畔,传来了她少主赵虞的称赞声。

    她喜滋滋地一笑,但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因为那声音,只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称赞自己的。

    她的少主,这会儿还在睡觉呢。

    不过,应该差不多也该醒了……

    静女估摸着。

    想到这里,他向一旁走了几步,从地上拾起剑鞘,将手中的放回鞘中,旋即提着它从客栈的后门走了进去。

    顺着客栈的后门走入客栈,走道隔壁的隔壁便是厨房,待静女路过时,厨房内的对话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白婶,你再考虑考虑吧?那家小伙子可本事了,现如今在黄氏染坊的担任干事呢?”

    “哎呀,孙婆,我家姑娘岁数还小……”

    “十四不小了……今年定下这桩亲事,明年成婚,这不是刚刚好嘛。错过这次,谁晓得能否再找到合适的?真等到你家姑娘满了十五,你就该着急了……”

    “这……”

    那是这白记客栈的女主人,正在与前来说媒的妇人说话。

    ……

    驻步听了几句,静女忽然感觉有点心烦意乱,快步走过,沿着楼梯朝二楼而去。

    世间女子,十五岁结发,用笄贯之,称作及笄。

    这个岁数的女子,就意味着可以嫁人了。

    当然,这指的是一般情况,而正常情况,女子在十三岁、十四岁出嫁的比比皆是,待等十五岁时,估计都已初为人母了;真到等到十五岁、十六岁,那可就成了街坊口中的‘大姑娘’了——这可不是什么好词。

    一想到自己的岁数,静女不禁轻咬嘴唇。

    她……待过了今年,就十六岁了……

    莫慌、莫慌,我早已有了名分……

    静女暗自安慰着自己。

    的确,她早就有了名分,当年她在进乡侯府后不久,便由夫人周氏做主将她许给了其二子赵虞作为侍妾,也就是她如今侍奉的少主。

    可是至今为止,少主却还未碰过她,尽管他们二人一直以来都是同榻而眠。

    回到客栈内二人所居住的房间,静女正好看到赵虞起床,她连忙上前:“少主,我来服侍你更衣。”

    “嗯。”赵虞也不拒绝,虽然穿衣这种小事没必要静女搭手,但这几年下来他二人都已经习惯了。

    看到静女放下手中的剑,赵虞好奇问道:“你去后院练剑了?”

    “嗯。”

    静女点点头,说道:“师傅说过,习武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稍有松懈,技艺便大不如前。”

    她口中的师傅,其实指的就是黑虎寨的大统领陈陌。

    自当年那惊险的一夜过后,赵虞与静女便更加注重武艺的锻炼,当时他们有心想得到陈陌的教导,但很可惜,当时陈陌对赵虞有所成见,因此没有答应。

    直到赵虞取代杨通,又得到了陈陌的谅解,陈陌这才改变主意,决定教授赵虞与静女二人武艺。

    当然,虽然答应教授赵虞与静女二人武艺,但陈陌并没有收二人为徒,毕竟赵虞如今在黑虎寨的地位还要高过他,只不过,静女依旧称呼陈陌为师傅。

    自那以后,陈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考验赵虞与静女二人的武艺,相比较赵虞,静女的进步更是让那位陈大统领欣赏。

    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赵虞每日要思考的事实在太多了,无法像静女那般集中精神。

    这不,在听到静女的话后,赵虞当即就苦笑道:“啊……这段时间我都没空练剑,完了完了,静女,下次考验时,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静女抿嘴笑了下。

    虽然是同时开始练剑的,但少主已经不是她对手了呢……

    这样也好,这样她就可以保护他了。

    “这……”

    她故意露出为难的样子:“师傅说,倘若下次我能在十招内击落少主的剑,他可以让王统领教我几招……”

    赵虞睁大眼睛,小声说道:“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谁让少主偷懒了呢?”她眨眨眼睛。

    “我哪有偷懒?”赵虞不满说道:“是我需要考虑的事太多了,抽不出空闲来……”

    “是是,少主最厉害了。”

    静女看似敷衍地回答,但心中却十分认可。

    她看地很清楚,尽管黑虎寨与兄弟会,如今有陈陌、郭达、陈才、马弘等头目各司其职,但真正制定方向的,却是她面前的这位少主。

    夹在南阳郡与颍川郡之间,左有南阳将军王尚德,右有颍川郡守李旻,而现如今,又多了一个出身相当了不得的叶县县令杨定,黑虎众在这种情况下夹缝生存,毫不夸张地说,她眼前的这位少主,才是最辛苦、最操劳的那一个。

    只是,少主这段时间思考的都是大事,几时才能想想与她的‘小事’呢?

    她……再过不到一个月,就要十六岁了呀。

    忽然间,静女心底涌出一股莫名的情愫,旋即,她从背后轻轻搂住了他。

    “……”

    在静女的感触下,赵虞的身体一下子绷紧,旋即又慢慢放松。

    “静女?”赵虞略带疑问的声音响起。

    “少主,我……”

    静女欲言又止。

    从背后抱他,并不能看到他的眼睛,因此就不会心慌……按理来说是这样,但遗憾的是,静女的心口还是砰砰直跳。

    少主,静女已经快十六岁了,静女想成为少主的女人,像夫人对乡侯那样……

    倘若少主允许的话,静女还愿意为少主诞子……

    ……啊,说不出口。

    羞于启齿的静女,气鼓鼓地贴在赵虞的背部。

    良久,待心情平复一些后,她这才缓缓松开赵虞,待后者转过头,神色惊疑地看着时,她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那般,若无其事地询问:“今日,少主有何打算呢?”

    “……”

    赵虞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静女。

    看来必须做点什么了。

    暗暗想罢,他微笑着对静女说道:“明年开春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了,我总算能抽空想想你我的事……”

    “我与少主……的事?”

    不知为何,静女忽然有些莫名的慌乱,右手不自觉地虚按在胸口,目光飘忽地退了一步。

    “对啊。”赵虞点点头,说道:“趁着最近空闲,咱们寻一处宅子搬进去住怎么样?”

    “少主的意思是,搬出这里?少主不是说喜欢住在这白记客栈么?”静女纳闷地问道。

    赵虞点点头说道:“我是说过,这白记客栈烧的菜很好,我很喜欢,但……这里总归没有‘家’的气氛。”

    说到这里,他再次看向静女,笑着问道:“怎么样,你跟我寻一个住处,就只有你我二人。”

    家……么?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静女脸颊微微有些发红。

    她偷偷看了一眼赵虞,点点头轻声说道:“嗯。”

    以赵虞如今的势力,想要在县城内购置一处宅邸,这完全不算什么,更别说赵虞的打算仅仅只是一处普通的民宅。

    为了避免不相干的人打搅,赵虞这次既没有通过黑虎义舍的马弘,也没有通过兄弟会的陈才,而是与静女一起在城内寻找——当然了,尽管如此,还是少不了他身边黑虎众帮着打听消息。

    只不过两日工夫,赵虞与静女二人便在城东一条名为桃木巷的街巷里,找到了一处合适的民宅。

    那座民宅占地不大,仅有一间主屋与一间厨房,

    主屋大致可分三间,进门是客堂,朝东是主卧,朝西则是偏屋,可以说是非常小的格局,但对于赵虞与静女二人来说,完全足够了。

    “虽然有点脏乱,但只要打扫一下,应该还是很不错的……”

    在领着赵虞参观了一番后,静女兴致勃勃地说道。

    此时,几名黑虎众也与当地的里正谈妥了价格,跟着牛横来到了主屋。

    在屋内的桌旁坐下,牛横不解地说道:“阿虎,你要这种小宅子做什么?”

    赵虞笑着说道:“当前我等两大威胁,一是明年的叛军,二就是新任的叶县县令杨定,但这两者无论想做什么,估计都要等到明年开春后了,趁着这段时间,我想歇一歇。”

    “哦。”

    牛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旋即皱着眉头打量屋内,再次抱怨道:“就算你想抽暇歇一歇,也不用住在这种小宅子里吧?你们住东房,我住西房,那弟兄们们怎么办?”

    从旁,几名黑虎众也是一脸困惑,不解地看着赵虞。

    见这帮人还没明白,赵虞摇了摇头说道:“只有我与阿静住这里,你们回白记客栈去住,包括牛大哥。”

    “诶?”牛横愣了愣,旋即稍有的严肃道:“阿虎,莫要说笑,俺怎能放心让你俩留在这里?万一出了什么差池,不提郭达,俺也不会放心。”

    赵虞笑了笑说道:“牛大哥可以放心,这附近的街坊可不知我是谁。更何况,城内的风吹草动又瞒不过兄弟会的耳目,牛大哥就放心吧。”

    牛横还要说些什么,此时静女走到他面前,微笑着说道:“牛大哥放心,我会保护好少主的。时候也不早了,牛大哥你们先回客栈去吧……”

    “时候不早?”

    牛横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屋外的日光。

    这不是才正午么?

    回头再一看静女那双逐渐变得冰冷的眸子,牛横本能地感觉到了什么,缩了缩脖子,讪讪说道:“呃,确实是不早了,那……那我明天再来看你们。”

    说罢,他带着那群识趣的黑虎众,逃也似地离开了。

    看着这群人离去的背影,赵虞微微摇了摇头,旋即松气道:“总算是……清闲了。”

    “嗯。”

    静女微微颔首,眼中的眸色也恢复了正常。

    她轻声询问道:“少主,接下来做什么呢?”

    赵虞想了想,说道:“先去街上购置些被褥用物吧,然后去买点菜,回来后先打扫一下屋子,其余日常所需,咱们明日再去。”

    “嗯。”静女点点头。

    记下了家的位置,赵虞与静女便上了街。

    没走出多远,静女就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瞧了一眼。

    不出她所料,牛横以及那几名黑虎众,正远远地跟着他们。

    算了,只要不妨碍我与少主……

    静女心下暗暗想道。

    片刻后,赵虞与静女二人便在街上一间挂着‘兄弟合作店铺’字样匾额的店铺,买了一床崭新的被褥。

    远远看着二人抱着那一床被褥回家,有黑虎众小声问牛横道:“牛老大,咱们真的不上去搭把手么?”

    牛横环抱双臂,吸着气说道:“你没见阿静方才那眸子?你敢上去打搅,小心回头她把你脑袋锤进肚子里。”

    “不会吧?”

    几名黑虎众面面相觑。

    话虽如此,但还真没人敢上去打搅,毕竟只要不是瞎子,纵使隔地老远他们也能看到赵虞与静女脸上的笑容。

    在牛横与几名黑虎众的跟踪下,赵虞与静女抱着那床被褥回到家中,随后便又一起上街购了一些蔬菜。

    正如牛横等黑虎众们所看待的那样,期间二人有说有笑,气氛着实非常融洽,哪怕再不识趣的人也看得出来不应该上去打搅。

    半个时辰后,在城东的市集买了些蔬菜,赵虞与静女回到了家中,也就是那间小宅子。

    此时,他们开始打扫屋子,虽然辛苦是辛苦些,但却别有一番滋味。

    待简单打扫了一番后,天色已临近黄昏,于是二人来到厨房,开始做饭。

    由赵虞烧火,静女烧菜做饭。

    大概是曾经黑虎寨的伙房居住了大半年的关系,赵虞对于这些杂事亦不陌生,而静女就更不用多说了,一番忙碌过后,二人很快就烧制了几道家常小菜,然后又煮了些酒。

    片刻后,二人将菜端到主屋客堂的桌上,点上蜡烛,对面而坐。

    “噗嗤。”

    静女忽然笑了出声。

    “唔?”赵虞正给静女舀酒,忽然脸上露出几许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静女摇摇头,旋即感慨地说道:“只是忽然觉得,有些时候不曾像现在这样了……只有少主与我,且少主也可以暂时抛下那些烦恼……谢谢少主。”

    她双手接过赵虞递去的酒碗,低头抿了一口。

    “好喝。”

    她甜甜地说道。

    “是么?”赵虞亦喝了一口,不过他觉得倒是一般。

    此时,静女问赵虞道:“少主为何忽然决定与静女搬到这里居住呢?”

    “不好吗?”

    “不是不好,只是……只是我想知道原因……”

    “原因啊,大概就是我感觉将你冷落了吧。”赵虞看了一眼静女,带着几分歉意说道:“虽然你一直在我身边,但这段日子着实发生了太多的事,我始终无法静下心来……而明年,恐怕又是一个多事之秋,我想来想去,恐怕也就只有这段时间能空闲些。”

    “我明白……少主能想到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静女低头又喝了一口酒,待她再次抬头看向赵虞时,她的眸子仿佛要融化了般,柔情满满。

    而此时,赵虞亦在烛光下端详着面前的少女。

    五年前,静女只能说是一个可爱的小丫头,但现如今,她渐渐已经长开了,脸庞退去了几分青涩与稚嫩,慢慢地有了女人的柔美。

    尤其是那一双眸子,更是勾人心魄。

    大概是静女一直以来都在赵虞身边的关系吧,赵虞一直以来都忽略了静女的变化,直到最近他发现静女的举止越来越奇怪,他这才意识到,当年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不知怎得,屋内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有些旖旎。

    不止静女有些莫名的慌乱,下意识闪避赵虞的目光,只顾低着头喝酒,就连赵虞亦有些尴尬,右手端着酒碗喝着,左手挠挠头,不知该说什么。

    平心而论,静女对他的心意,赵虞很清楚,并且赵虞也不会有什么‘我只是把她当妹妹’这种混蛋想法,毕竟他俩的关系一开始就是明确的。

    阻隔在二人之间的,仅仅只有一层薄纸而已,可能一句话就能将其捅破。

    但话说回来,他二人真的是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晚睡在同一张床榻上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此想要捅破那层关系,还是蛮尴尬的。

    很快,那一小坛酒便见底了。

    在无声的尴尬与旖旎气氛下,二人默不作声地收拾了碗筷后,随后来到东房安歇。

    只见在那漆黑的屋内,赵虞与静女面对面躺着。

    忽然,赵虞伸手摸了摸静女发烫的脸庞。

    而静女,亦将身体贴在赵虞身上,用脸颊轻轻磨蹭着赵虞的手。

    “少主……”

    “唔?”

    “我想要做少主的女人……”

    “那就……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