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七夜林初雪〕〔元世界:异度空间〕〔我转职成了黑暗道〕〔成为传奇选手从穿〕〔王的女人谁敢动〕〔强化医生〕〔武装魔女〕〔从一条鱼开始进化〕〔大明皇长孙〕〔武唐仙〕〔黄荆〕〔从冷宫皇子开始无〕〔金丝雀重生后被宠〕〔儒道神尊〕〔都市妖孽狂婿〕〔从史前的超神开始〕〔从湾鳄开始进化〕〔木叶中的体术专家〕〔网游我能掌握各系〕〔狂妃嫁到,帝尊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85章:回寨主持【二合一】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解散!”

    黑虎主寨内,随着大统领陈陌的一道命令,接受操练的新人们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但此时这些人还不敢怎么着,直到陈陌走远,这帮人这才唉声抱怨起来。

    “一群没出息的家伙。”

    不远处,刘屠带着几个黑虎众坐在聚义堂外的木质外廊上,带着几分轻蔑看向远处那帮人。

    此时在他身边的几名黑虎众中,许柏、王聘二人赫然在列。

    身为混入黑虎寨的奸细,许柏、王聘打入黑虎寨已经有段时日了,因二人个人实力扎实,他们很快就通过了陈陌的考核,被接纳为一名真正的寨众,并且,还得到了刘屠的青睐,成为了后者的小弟。

    要知道刘屠可是陈陌的心腹,而陈陌则是黑虎寨的核心头目之一,许柏与王聘二人一致认为,取得刘屠的信任有助于他们刺探黑虎贼首领周虎的讯息。

    但遗憾的是,从去年十月末混入黑虎寨起,他们至今都还没见过那个神秘的周虎。

    黑虎寨……日渐壮大了。

    就当刘屠等人嘲笑那帮正唉声叹气的新人时,许柏与王聘暗中对视一眼,眼眸中流露出几分忧虑。

    去年十月末,当他二人乔装打扮混入黑虎寨时,黑虎寨当时约有五、六百人左右,刨除寨内的妇孺,可作为战斗力的寨众大概接近五百人左右。

    然而在此之后,黑虎寨的人数就出现了一次暴涨,时不时就有人来投奔山寨,少则三五人,多则十几人,以至于在冬去春来的短短两三个月内,黑虎寨的人数就已暴涨至了接近千人。

    当时对此感到惊疑的许柏、王聘二人,私底下询问了刘屠,这才得知新来投奔的人,大多都是汝南、襄城那块的——黑虎贼,终于跨县对汝南、襄城二县出手了!

    不妙啊……

    许柏、王聘二人忧心忡忡。

    因为二人感觉,日渐强大的黑虎寨,已经逐渐不是昆阳县单凭一县之力就能剿灭的了,昆阳县的县卒总共才多少人?不到山寨如今人数的一半,这还谈什么剿贼?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点忧虑以外,许柏、王聘二人亦发现了一桩事,那就是,黑虎贼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寨内既有拥护大首领周虎的人,也有心怀二意的。

    比如说‘应山九贼’之一的刘黑目。

    当然,这件事是许柏、王聘二人听刘屠说的,他二人并非与那刘黑目接触过,因为刘屠不允许他们随意接触那个人。

    这……姑且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在得知这件事后,许柏、王聘二人便暗中关注着那个刘黑目,看看能否挑起此人与周虎的不合,使黑虎寨陷入内乱,以便日后助昆阳县衙里应外合,将其铲除。

    此时,在寨内空地上接受操练的那些新人们,渐渐地也都散了。

    没好戏看了,刘屠也就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对众人说了句:“走了,看看今日运气如何。”

    他打算带着手底下的人去巡山了,顺便看看能否在山中打到什么猎物。

    眼下正值冬去春来,山里不乏有冬眠了一个季的野兽饥肠辘辘地外出觅食,正好带人去打猎,倘若运气好的话,可以作为晚上的下酒菜。

    许柏、王聘二人依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准备跟着刘屠到山中巡逻。

    不得不说,此时他们也有点迷茫了。

    明明他二人是刺探黑虎贼的首领周虎才混入黑虎寨的,结果那周虎一个冬天竟没有在山寨里出现过,还得二人白白在山寨里苦守了几个月。

    当然了,说是说苦守,但其实倒也不算苦,毕竟他俩运气好,一上山就撞到了刘屠这个寨里地位不低的小头目,再加上他二人个人实力也扎实,因此很快就被山寨里的老人们接纳,反观与他们同期投奔山寨的人,有些人甚至至今还在接受陈陌的操练。

    说实话,许柏、王聘对此还是蛮得意的。

    至于在山寨里的生活,怎么说呢,很多时候许柏、王聘二人都有些怀疑他们是来到了一处山村,而不是一座山贼窝,除非是寨里那帮人有时为了抢酒喝而大打出手的时候。

    顺便一提,按照寨规,内斗是要接受处罚的,视情节轻重负责从山下的河溪里挑水,灌满伙房外的那些大缸,非常辛苦。

    带着许柏、王聘等人往山寨走,忽然见,刘屠看到迎面有一队人走来。

    为首一人,个人不高,披着灰色的斗篷,脸上带着一块虎面面具。

    见此,刘屠立刻停下脚步,并伸手示意身后众人让开道路。

    许柏、王聘二人此时还未注意到对面有人走来,见此不解问道:“老大,怎么了?”

    刘屠低声说道:“是大首领,大首领来了。”

    !!

    许柏、王聘二人心神剧震,隐隐有几分激动。

    黑虎贼首领周虎?!

    苦守了那么久,终于能见到那位见首不见尾的黑虎贼首领了?

    按捺着心中的激动,许柏、王聘二人当即看向迎面而来的那群人,一眼就看到了身材最魁梧的牛横。

    ……唔,不对,这应该是‘牛将军’牛横,周虎的话……

    暗自嘀咕着,许柏的目光从那牛横身上转移到队伍最前头的那个人,那个带着面具的矮个子。

    ……

    ……

    不约而同地,许柏、王聘二人对视了一眼,眼眸中浮现几许……失望?

    虽然此前有种种传闻,称黑虎贼的首领周虎是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但他们真没想到这个传闻居然是真的。

    凶名在外的黑虎贼首领周虎,竟然真的一个其貌不扬……好吧,其实他们并没有看到对方的面容,但对方的身高,着实令他们有些失望。

    就在他们暗自失望之际,刘屠已抱拳与来人打了招呼:“大首领。”

    而此时,带着面具、个子矮小的男人……赵虞,也早已看到了刘屠几人,他闻言停下脚步,朝着刘屠走近,口中笑着说道:“干嘛呢,刘屠?”

    赵虞与刘屠之间,还是蛮随和的,毕竟刘屠从某种意义上,还是赵虞与静女的‘引路人’——当年赵虞、静女走投无路,恰巧碰到在许乡抢掠的陈陌、刘屠一行人,当时正是刘屠将二人带到了陈陌面前。

    也正是这个原因,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刘屠对赵虞十分具有敌意,原因自然是因为赵虞当时为了达到目的而投奔了杨通,让刘屠感觉遭到了背叛。

    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在误会解开后,刘屠自然而然也成为了拥护赵虞的寨众之一。

    听赵虞问起,刘屠咧着嘴笑道:“没啥事,准备到山中巡视看看,顺便看看能否抓几头野兽作为下酒菜……”

    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回头朝着许柏、王聘二人努努嘴:“许柏、王聘,你二人不是一直想见大首领么?怎么还傻站着?”

    这个……唉!

    许柏、王聘二人暗暗叫苦。

    他们倒没有怀疑刘屠故意陷害他们,一来刘屠这个人有勇无谋,没啥心机,二来刘屠又不知道他们是昆阳县衙的奸细——倘若知道,依刘屠的脾气,早把他们一刀剁了,哪有空陪他们废话。

    可见,刘屠还是好意居多,谁让许柏、王聘二人初上山时,曾表示是听说了‘黑虎贼首领周虎’的威名而前来投奔呢?

    然而这份好意,许柏、王聘二人却无福消受,吓得面色都有些发白。

    怎么办?在暴露前,冒死杀了这周虎么?

    许柏、王聘二人对视一眼。

    大概是注意到了二人的异常,刘屠皱着眉头问道:“你俩干嘛呢?”

    就在这时,赵虞发话了。

    他抬手示意刘屠稍安勿躁,旋即目视着许柏二人,笑着说道:“许柏、王聘……是寨里新来的弟兄么?”

    “啊。”刘屠点点头说道:“是去年十月末时投奔山寨的,实力不错,很快就通过了陈老大……呃,大统领的考核,现在这两人跟着我。”

    说着,他皱着眉头示意许柏、王聘二人:“还傻站着?”

    见此,许柏、王聘二人没有办法,只能抱拳行礼:“见过大首领!”

    见礼之余,他们心中暗暗祈祷,祈祷上苍保佑,眼前这个黑虎贼首领千万别把他们认出来,否则,他们恐怕要死无葬身之地。

    恐怕二人万万也没有想到,他们面前的这位黑虎贼首领,早已把他们认出来了。

    只见他笑着说道:“都是寨里的弟兄,不必如此多礼……”

    没认出来?

    许柏、王聘心中顿喜。

    然而就在这时,却见面前那人低声念了他们的名字,嘀咕道:“许柏、王聘?唔……”

    !!

    许柏、王聘二人的心一下子就吊了起来,惊得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而就在这时,却见赵虞又摇摇头:“唔,你俩的名字取得好啊。”

    “……”

    许柏、王聘吓得冷汗都直冒,直到听到这话,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感情对面这位只是觉得他俩的名字取得好。

    然而就在他们放松之际,面前这位忽然冷不丁又嘀咕道:“等等,我是不是见过你二人?”

    许柏、王聘吓得面色愈白,就当他们结结巴巴想要解释时,他们忽然听到一声嗤笑。

    众人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赵虞身边同样带着面具的静女。

    女人?

    许柏、王聘一时间没反应来。

    倘若他俩没有听错的话,方才那一声嗤笑,正是这个同样带着虎面面具的女人传出来的。

    而就在这时,他们面前那位黑虎贼首领伸手拍了拍许柏的肩膀,笑着说道:“哈哈,对于自己人,我总是忍不住想开个玩笑。好好跟着刘屠,我相信你二人都是有才能的人,日后定能成为我寨里的栋梁。”

    这算是……混过去了?

    许柏暗自松了口气,连连点头之余,亦偷偷看了一眼赵虞。

    此时他忽然看到,在那块虎面面具之下,对方那双眼睛正颇有深意地看着他。

    为何能肯定是颇有深意呢?

    因为在看到对方的眼神时,许柏忽然有种莫名的心慌,同时感觉背后亦凉飕飕的,仿佛自己的秘密被对方一眼看穿。

    但这位黑虎贼首领却毫无另外的表示,拍拍他肩膀和善地说了句:“好好干,我看好你俩。”

    看着对方一行人离去的背影,许柏、王聘二人面面相觑。

    这……那周虎到底识没识破他俩?

    从旁,刘屠不满地说道:“你俩刚才搞什么鬼?鬼鬼祟祟的……好在大首领不怪罪。”

    许柏连忙解释道:“突然见到大首领,我俩有些惊住了,老大莫怪……”

    旁边王聘亦想办法转移话题:“老大,你跟大首领很熟么?”

    这话恰巧说中刘屠心中得意之处,刘屠立刻就淡忘了对二人的不满,一脸得意嘿嘿怪笑:“那当然了,我可是……算了,这件事你俩不用知道,走了。”

    “……是。”

    许柏、王聘二人无语地对视一眼。

    你说这刘屠有勇无谋吧,他嘴巴还挺严,真该死!

    那周虎……到底可曾识破我二人?

    回头看了一眼那位黑虎贼首领离去的方向,许柏、王聘二人心下着实有些忐忑。

    事实上,赵虞当然已认出了他二人,因此才故意逗逗这二人。

    静女早看出来了。

    待回到二人的住处后,静女摘下脸上的面具,抿着嘴说道:“少主真坏,故意耍他们。”

    赵虞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说道:“这两人假意投奔山寨,本就是不怀好意,我逗逗他们怎么了?”

    大概是因为已经捅穿了那层关系,似赵虞这般亲昵的举动,倒也不至于再让静女感到羞涩,她只是鼓起脸,故意表现出对遭到亵玩的反抗——尽管事实上那只是欲拒还迎罢了。

    “不要引诱我,还有正事呢。”赵虞半开玩笑地说道。

    静女小声啐了一口,面红耳赤地说道:“我哪有……引诱什么的……”

    与静女说笑了几句,赵虞立刻吩咐从旁几名黑虎众道:“请寨丞过来。”

    “是!”

    两名黑虎众抱拳而去。

    不多时,郭达便闻讯而来,待瞧见赵虞与静女二人,当即便抱拳祝贺:“恭喜,恭喜。”

    原来,郭达也已经得知去年入冬到今年开春,赵虞、静女撇开旁人,在昆阳县的一处民宅同居的事。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都到了该发生关系的岁数,郭达可不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我去看看宁娘。”

    听到郭达那略带几分调侃的话,静女顿时面色一红,丢下一句话就跑了出去。

    小妮子还是面皮薄。

    相比之下,赵虞就脸厚多了,朝着郭达伸手做讨要状:“喜礼呢?”

    郭达忍俊不禁,连连点头说道:“回头我去准备。”

    一番玩笑之后,二人谈起了正事。

    郭达率先开口道:“方才我得到消息,五县官兵已至山下,正在准备驻扎之事……”

    赵虞点点头,问道:“寨里准备地如何?”

    郭达回答道:“自从前些日子收到你派人送来的消息,我就跟褚角、陈陌、王庆他们商量了一下,安排了一下防守的事宜,截止今日,寨里已经准备了许多檑木、滚石,留待守山使用。”

    “寨里的气氛如何?”赵虞又问道。

    “寨里老的弟兄,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只是那些新来的,难免有所恐惧。”摸了摸下巴,郭达皱着眉头又补充道:“这几日,或有新人趁机逃离,王庆、褚燕二人都抓了几个,分别以违反寨规而做出了仗责的处罚。当然这只是个别,大多数新人虽然惶恐,但仍在观望局势,终归我黑虎寨也曾历经三次官兵围剿,虽然官兵势大,但倒也不至于望风而逃。”

    “唔。”

    赵虞点了点头,旋即宽慰道:“五县围剿,看似危机重重,但事实上,这次比上回要轻松多了……那二千二百名五县人马,鲁阳与昆阳就占七百人,还有襄城县尉邹布的五百人……事先我与黄绍谈过,黄绍表示他与那邹布有几分交情,他想办法以昆叶共济会的名义,去尝试与邹布沟通,我也不强求他说服那邹布撤兵,只要那邹布稍微缓缓,莫弄到鱼死网破的局面,我也就知足了。”

    “唔。”郭达亦点了点头。

    正如赵虞所言,他也觉得此次五县官兵也仅仅只是表面上声势浩大而已。

    看似二千二百名官兵,官兵人数创下了近年来围剿他黑虎寨的新高,但实际上,昆阳县尉马盖的二百人与鲁阳县尉丁武的五百人其实不用太过警惕,就连襄城县尉邹布,也未必是不能沟通,真正坚定讨贼的,恐怕就只有汝南县尉黄贲麾下的五百人,以及杨定、高纯麾下的五百人——加起来区区千人而已,相比他黑虎寨如今可作为战斗力的寨众,也多不了多少。

    “……但也莫要大意。”

    赵虞接着又说道:“那杨定乃太师王婴的门徒,与王尚德同属王氏一党,再者我前几日听荀异称,就连颍川郡守李旻,不知为何也要卖那杨定的面子,且对杨定许下承诺,必要时派遣援军。因此,我等也不可掉以轻心,因为那杨定随时都能请来数倍于我等的军队……”

    “是啊,这才是最麻烦的。”

    郭达叹了口气,旋即问赵虞道:“阿虎,这次你打算怎么打?”

    他是赵虞的心腹之一,赵虞自然不会对他有所隐瞒,闻言沉声说道:“拖!……拖到叛军大规模反攻,介时,别说颍川郡里,恐怕王尚德都自顾不暇,自然无法给杨定派遣援军。等到那时,倘若那杨定还不识趣,咱们就端掉他!……但在此之前,咱们还是以守待攻,尽量莫要损失太多的弟兄,否则他日叛军攻来,咱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嗯。”

    郭达重重点了点头。

    旋即,赵虞在聚义堂召开了会议,与陈陌、王庆、褚角、刘黑目等人商议了一下,向寨里的众头目下达了‘固守’的指示。

    原因很简单,首先不想刺激杨定请来南阳或颍川郡里的援军;其次,他不想因为这场仗,使得他黑虎寨与诸县官兵发生严重的内耗,以至于便宜了即将到来的叛乱军。

    就像他对荀异、刘毗、马盖等人所承诺的,昆阳县是他黑虎寨的地盘,那是绝对不会容许外来势力染指的,包括叛乱军。

    赵虞与南阳渠使张翟的约定,也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临近黄昏时,忽然有黑虎众来报,称山下官兵的营寨建地差不多了,这让赵虞感到十分惊讶,立刻走出山寨,站在山寨外的空地上眺望山下。

    此时他才惊讶地发现,那杨定还真的建了五个营寨。

    只见山下那五个营呈‘w’字状分布,从西往东分别是昆阳县军、鲁阳县军、叶县军、汝南县军与襄城县军。

    与赵虞一同窥视山下军营的王庆嘲笑道:“这帮蠢材,竟然分兵筑营,就不怕我等各个击破么?”

    “……”赵虞一言不发。

    在他看来,杨定这呈‘w’状的五营分布,着实有点意思。

    这样的布局,他黑虎寨几乎是不可能偷袭到鲁阳县军与汝南县军的,因为这两支县军在后侧,充其量只能偷袭前侧的三个营寨。

    然而这三个营寨,恰恰就是马盖的昆阳县军,杨定的叶县军,与邹布的襄城县军——你说打谁吧?

    大概率肯定是打杨定的叶县军吧?

    毕竟叶县军是这次的主力与中坚。

    然而,这却是一个陷阱:一旦他黑虎众偷袭叶县军,叶县军往后一撤,介时只要他黑虎众不退,被叶县军诱敌深入,或者退地慢了,立刻就会被包抄过来的其余四县官兵团团包围。

    有点意思……但我就是不接你抛出的饵,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赵虞暗自冷笑着。

    趁远道而来的官兵立足不稳,趁机下山袭击官兵的营寨,这固然是他黑虎寨比较常用的计策,但也未必是一定要用。

    反正他黑虎寨现如今有了蛛网狭道,官兵无法在短时间内攻上山,赵虞又何必冒那个风险?

    连接两日,杨定按兵不动,而黑虎寨亦毫无异动。

    咦?

    久久等不到黑虎寨派人夜袭的杨定,终于感觉情况与他预测的发生了出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国啤(秦东)〕〔十方武圣〕〔贞观三百年〕〔斗罗之双枪绝世〕〔玉如墨谢怀瑾彭今〕〔献祭之主〕〔诡异世界签到可太〕〔大隋说书人〕〔主宰江山〕〔我有一口黄金棺〕〔都市修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