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霍司爵温翔翔〕〔镜面管理局〕〔赘婿丹尊〕〔兰言之约〕〔三国从忽悠刘备开〕〔乡村小术士〕〔弃妻似锦〕〔所有人都知道你只〕〔军王龙首(九五之〕〔超级军工科学家〕〔王者战神江南林若〕〔调教玩家:谨慎NP〕〔全球进入大航海时〕〔从仙侠开始的文娱〕〔至尊小刁民〕〔在精灵世界搞基建〕〔末世之人族永不言〕〔一人之上清黄庭〕〔重生后我逃婚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赵氏虎子 第287章:初战【二合一】
    . ,最快更新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在叶县县尉高纯喊完话之后,叶县令杨定便下令尝试攻山,以叶县军、汝南县军、鲁阳县军三支分别进攻黑虎山的东南坡以及东坡与南坡,襄城县军与昆阳县军则作为援护。

    在叶县军打前锋的,正是杨定的家将魏驰,他代替叶县县尉高纯率领官兵攻入了山中,直奔那蛛网狭道。

    有关于蛛网狭道的事,今早马盖便透露过,因此魏驰也多藏了个心眼,率领官兵沿着山间小路缓缓向上,不敢莽撞。

    不多时,他的队伍便遇到了第一个岔路,那个岔路有两个岔口,一左一右。

    魏驰走上前,朝着左、右两条岔口瞅了瞅,遗憾的是未能看出什么端倪。

    待略一思忖后,他唤来一名捕头,指着左边那条岔路吩咐道:“带十几人向前探探路况,若是死路,立刻回来禀告;否则前行一里地,派人回来禀告。……小心黑虎贼伏击。”

    “是。”

    被吩咐的捕头知道这名年轻人是自家新任县令的家将,亦为心腹,自然不会抗命,待抱拳领命之后,便立刻带着十名县卒朝左边那条岔路而去。

    而与此同时,陈陌手下心腹刘屠,便领着许柏、王聘并其余一部分黑虎贼,扼守在上面的山道,居高临下俯视着下方的叶县官兵。

    一开始不做骚扰,等到官兵深入山中后再给予偷袭与伏击,这是黑虎众的战术。

    不多时,便有两名黑虎贼前来向刘屠禀告:“老大,官兵到第一个岔口了,统率官兵的是一个年轻人,他向朝西侧的那条岔口派了十几人去打探。”

    “咦?”

    刘屠愣了愣,似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皱着眉头问道:“只向朝西的岔路派了试探的人马?”

    从旁,许柏也看出了几分端倪,低声对刘屠说道:“老大,官兵似乎知道蛛网狭道的秘密啊?”

    “怎么说?”刘屠转头看向许柏。

    见此,许柏便解释道:“第一个岔口总共只有两条岔路,其中一条是生路,一条是死路,那带兵的人知道这一点,因此他只派人打探其中一条,假若西侧那条路是死路,那么朝东的那条自然是生路。……老大,这个人很聪明啊。”

    听许柏这一解释,刘屠恍然大悟,当即开口夸赞许柏有见地。

    几句夸赞,自然不至于让许柏沾沾自喜,他只是想取得刘屠的信任而已。

    不过待看了一眼山下后,许柏心底也有些嘀咕。

    他与王聘是打入黑虎贼的奸细,然而眼下,叶县县令杨定却率五县官兵前来围剿黑虎贼,在这种情况下,他与王聘又该何去何从?

    不经意间,许柏与王聘交换了一个眼神。

    王聘趁人不注意压低声音对他说道:“看县军的行动再做打算。”

    他口中的县军,指的显然就是昆阳县军。

    听到同伴的话,许柏点了点头。

    片刻后,魏驰率领的叶县官兵陆续突破前几个岔路,深入了山中。

    见此,刘屠活动了一下脖子的关节,招呼一旁的黑虎众道:“弟兄们,准备伏击,给对面一个好看!”

    在一干黑虎众嘿嘿坏笑之际,许柏忍不住又与王聘交换了一个眼色。

    不得不说,他俩此刻心里着实有些没底。

    在刘屠的率领下,一群人藏身在一片矮小的灌木丛后,窥视着下方的山道。

    不多时,魏驰便率领着叶县官兵徐徐上山而来。

    等到这群进入合适的伏击点后,刘屠大吼一声:“动手!”

    话音刚落,他身旁的黑虎众们便纷纷站起,手持弩具朝着下方的山道射击,包括许柏与王聘——只不过他俩故意射偏了。

    区区几十名黑虎众的齐射,谈不上箭如雨下,但着实也让下方山道上叶县官兵吓了一跳。

    好在率队的魏驰反应很快,只见他立刻举盾,口中喊道:“莫要慌!举盾挡下便是。”

    在他的提醒或者指挥下,众叶县官兵纷纷将手中的盾牌平举于头顶,此举大大削弱了刘屠等黑虎众的偷袭。

    甚至于,魏驰还指挥着叶县官兵做出反击:“一半人举盾保护他人,一半人反击!”

    在他的指挥下,山道上有一半的叶县官兵躲在那些高举盾牌的同泽后,只有在瞄准射击时才露出半个身体,然后就立刻又缩回同泽的保护之下。

    很聪明啊……

    许柏在山上看得眼睛一亮,心下暗暗称赞那魏驰的指挥。

    尽管他并不认得魏驰,但魏驰从容且有效的指挥,着实令他吊起的心稍稍缓了缓——若有选择的余地,他自然也不想伤害底下的官兵,哪怕他暂时还不清楚对方究竟是哪个县的。

    而就在这时,许柏忽然感觉有人猛地拽了他一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看到几支箭矢嗖嗖地从他面前掠过——若非被人跩了一把,这会儿十有八九就中箭了。

    “搞什么鬼?不想活命了?”跩了许柏一把的那名黑虎众恼怒地骂道。

    “呃……谢、谢了。”

    带着几许古怪的表情,他向那名黑虎众做出了感谢。

    那名黑虎众愣了一下,旋即咧嘴说道:“就知道你俩没什么经验,老大叫我看着点你俩,不过你们两个小子自己也要当心咯,莫要发呆了……”

    许柏点点头,旋即看向正举着一把弩朝下方射击的刘屠。

    他并不意外刘屠吩咐其他弟兄关照他与王聘,毕竟他与王聘这段时间的表现,使得刘屠对他俩越发赏识,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

    “噗。”

    一名黑虎众中箭了,运气不好的他,被下方叶县官兵反击射出的箭矢射中了脖子,捂着伤口倒了下来。

    “阿水!”

    几名黑虎众大惊失色,包括许柏、王聘在内,纷纷聚拢到那名黑虎众身旁。

    此时,那名叫做阿水的黑虎众已经说不出话来,一只手捂着中箭的脖子,一只手就近抓住了许柏的手,一遍口吐鲜血,一边流露出了恐惧之色。

    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遗憾的是,他艰难说出口的那些声音,在场众人都没有听懂。

    仅片刻后,这名黑虎众就咽了气,双目无神,头也歪到了一旁。

    见此,围在旁边的众人忽然就沉默了,直到不远处的刘屠带着怒意喊他们:“都围在那里做什么?来杀官兵!”

    在刘屠的催促下,一名黑虎贼伸手将同伴阿水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合上,低声说了一句,大概是类似‘会为你报仇’这样的话。

    唯独许柏还蹲在尸体旁,因为那名已变成尸体的黑虎众阿水的手,依旧死死地拽着他。

    此时的许柏,心情不禁有些沉重。

    理性告诉他,他不必为了一名黑虎贼的死而感到悲伤,因为这些都是死不足惜的山贼,每个人都背负着几条人命,手上沾满了他人鲜血。

    然而他依旧有些难以释怀:虽说这些人虽然都是恶徒,但毕竟是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并且对他们也多有照顾。

    “许柏!”

    “来、来了。”

    将被尸体抓住的手使劲抽出来,许柏站起身来,捡起一旁的弩具回到刘屠等人身边。

    期间,他与王聘对视了一眼。

    许柏看得出来,王聘也有些不知所措。

    “射击!射击!”

    “反击!”

    在刘屠与魏驰二人的指挥下,几十名黑虎众与数百名叶县官兵对射。

    尽管黑虎众占据高度,占据优势,甚至于,每个人身上穿戴的皮甲,可以很大程度上保护他们,让他们保住性命,但即便如此,面对叶县官兵强力的反击,还是难免有人中箭。

    就连刘屠,左肩与右臂也都各自中了一箭,只不过这名悍寇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愈发凶狠。

    眼瞅着伤员越来越多,甚至已经出现了两三名被射中要害的倒霉鬼,许柏的心情无法言喻。

    虽然理性告诉他,这些黑虎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得越多越好,但……

    咬咬牙,他上前拽住了刘屠的手臂,提醒道:“老大,应该撤了!”

    一股巨力袭来,刘屠当即甩开了他的手,面色不渝地怒视着他,冷冷说道:“给我闭嘴,射箭!”

    不知怎得,许柏亦来了火,怒道:“老大,咱们已经暴露了,像这样与官兵对射,根本不算伏击,他们人多,咱们人少,几十人射箭,怎么比得过几百人?你想让弟兄们都白白死去么?……”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刘屠一把抓住皮甲拽到了面前,后者那张愤怒的面孔,近在咫尺。

    然而许柏却没有畏惧,指着从旁说道:“你看看弟兄们!冷静点,老大,撤到下一个伏击点,咱们重新来过!”

    “……”

    听许柏这么一说,刘屠这才转头看向四周。

    此时他才发现,非但有将近一半左右的弟兄身上都中了箭,甚至还出现了个别的死者,而最糟糕的是,下方山道上的叶县官兵其反击太过于凌厉,以至于许多人都被对方反击的弩箭射地不敢露头。

    “啪。”

    刘屠将许柏推开了两步远,旋即,他深深看了一眼后者,这才闷闷地下令道:“带上尸体,撤!到下一个伏击处!”

    见刘屠临走前沉着脸深深看了眼自己,许柏暗自苦笑。

    他好不容易才博得刘屠的好感与赏识,估计这一下全完了。

    他也说不清为何要劝阻刘屠,明明可以袖手旁观……

    就在他暗自苦笑之际,从旁走来一名黑虎众,拍拍他肩膀说道:“别担心,刘屠老大那脾气,事后他给他弄一碗酒来他就气消了……”

    说罢,这名黑虎众又再次拍了拍许柏的手臂,在欲言又止了一番后,点点头说道:“……给弟兄们搭把手。”

    许柏点点头,上前扶着一名伤势较重的黑虎众,一行人很快就往山上撤离。

    片刻后,他们便撤到了下一个伏击点。

    下一个伏击点,亦有一群黑虎众把守。

    待瞧见刘屠等人撤往此处,这些人纷纷围了上来。

    此时,刘屠从轻伤的黑虎众当中随便挑出几人,让他们搀扶着重伤的弟兄,或背着那几具尸体,率先返回山寨,然后,他又吩咐其余人尽快处理伤势。

    大多数人的伤势都不严重,因为有皮甲保护,充其量就是箭矢射穿皮甲钻入了皮肉,短时间内纵使不处理,也不至于会危及性命。

    比如刘屠,他就没有处理伤势,脚踩着一块石头俯视着底下的山道。

    看得出来他心情不佳,因此也没人敢上前搭话,包括许柏与王聘二人。

    不多时,有负责瞭望山下动静的黑虎众前来禀告:“官兵快到此处了。”

    听到这话,刘屠立刻召集原本在歇整的众人,低声下令道:“准备伏击官兵,待官兵经过咱们眼皮底下,使劲射他娘的!”

    一干黑虎众皆神色严肃,旋即在刘屠的示意下,躲藏到了山道旁的灌木丛后,从灌木丛的缝隙窥视下方山道。

    一会儿工夫,那群举着盾牌的叶县官兵,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见此,刘屠压低声音下令道:“准备……”

    因为离刘屠比较近,许柏听到了前者的话,立刻就将弩对准了一名叶县官兵的脖子。

    犹豫一下,他故意稍稍偏了偏,将准心对准山道外,就像在上一个伏击点那般,看似在瞄准下方山道上的官兵,但实际射出的箭矢却会偏离山道,彻彻底底的射空。

    此时,许柏的身边忽然有人低声提醒众同伴:“都别急,瞄准一点,给弟兄们报仇!”

    报仇……么?

    许柏的目光,看向自己托着弩具的左手,脑海中浮现那名被他们称作阿水的黑虎贼临死前拽着他左手痛苦死去的模样。

    「许哥,你厉害,能跟大统领过招,寨里可找不出几人来。……嘿嘿,教我两手呗?」

    「许哥,这是属于我的那份酒,我给你了,你就教我两手呗?……刘老大?刘老大不行,每次都被大统领用巧力打翻在地,大统领好几次说过他,说他只靠蛮力,要他多用用心思……」

    「许哥……」

    ……

    脑海中闪过这段日子在黑虎寨与这群山贼相处的种种,闪过与那名叫做阿水的年轻黑虎贼相处的种种,许柏手中弩具,其瞄准的目标逐渐从山道外转向山道内,对准了其中一名叶县官兵。

    ……又不是昆阳的官兵。

    他在心底自言自语道。

    就在这时,刘屠见下方山道上的叶县官兵已进入埋伏点,当即大声喝道:“放箭!”

    听到这命令,许柏仅仅只有一瞬的犹豫,旋即便扣下了弩具的扳机。

    “嗖!”

    一支利箭从许柏的弩具激射而出,准确无误地命中了一名叶县官兵的脖子。

    这一幕,许柏看得清清楚楚,可怜那名叶县官兵还吃力地举着盾牌,试图抵挡黑虎贼的冷箭。

    “中了!”许柏沉声说道。

    “……”

    此时王聘就在不远处,冷不丁听到许柏的话,他颇有些难以置信地转头看了一眼许柏。

    可能是有所感应,许柏亦转头看向王聘,与后者四目交接,旋即,许柏移开了视线。

    见此,王聘就明白了:他的同伴许柏,真的攻击了下方山道上的官兵。

    至于原因……王聘也明白。

    管他呢!这些人又不知我俩是混入黑虎贼的内应,想来也不会对咱俩手下留情……

    想到这里,王聘迅速换上了弩矢,旋即瞄准一名叶县官兵扣下扳机,只听嗖地一声,他射出的利箭刁钻地穿过层层盾牌,精准地命中了一名叶县官兵的面颊。

    从箭矢射入的角度来看,王聘判定那人肯定是活不成了。

    还行,还没手生。

    抛开了诸般杂念,王聘带着几许自得,稍稍笑了一下。

    有一说一,许柏与王聘二人,作为混迹十年的游侠,个人实力确实相当扎实且全面,就连南阳军的军卒都未必能有他们的实力,尤其是像眼下这种仅仅几十步的距离,想要命中目标,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之前只不过是故意放水罢了,而眼下一旦开了杀戒,底下的叶县官兵立刻就倒了霉。

    短短片刻工夫,许柏与王聘二人便各自猎杀了五六名叶县官兵,准地让二人身旁的黑虎众只能仰望。

    当然,底下的叶县官兵也不会白白挨打,在遭到伏击后,那些官兵立刻就在魏驰的指挥下做出反击。

    而此刻,许柏亦凑到刘屠身边,说出他的想法:“老大,可以学底下的官兵,让一部分弟兄举起盾牌挡在面前,如此其余弟兄就能安心射箭……”

    “……好!”

    刘屠看了几眼许柏,觉得他的主意不差,立刻就下达了命令。

    许柏的这个主意,大大降低了黑虎众的伤亡,也使得专心射箭的那部分黑虎众可以毫无顾虑地放手施为。

    一时间,双方的伤亡人数就拉开了。

    见此情况,魏驰意识到他麾下的叶县官兵很难再攀登上去了,果断下令:“撤!撤!”

    在他的指挥下,一干叶县官兵高举着盾牌,搀扶伤员,背起尸体,如退潮般迅速撤下来。

    面对叶县官兵的撤离,尽管刘屠很想趁机掩杀一阵,但奈何陈陌对他有令在先。

    他带着几许无奈与惋惜下令道:“大统领有命,不必追击。”

    听到这话,一干黑虎众们便原地坐了下来,或处理伤口,或相视而笑。

    “区区一群官兵,也敢来讨伐我黑虎寨!”

    当一名黑虎众带着几分骄傲,不屑地说出这话时,其余黑虎众哈哈大笑。

    唯独许柏与王聘二人没有笑,站在上方山道的灌木丛旁,目视着下方山道,看着那东一滩、西一滩的鲜血,相视无语。

    方才,他们射杀了好几名前来围剿的官兵。

    但不知为何,尽管觉得自己的行为并不合适,但他们却没有太多的愧疚或者后悔。

    此时,刘屠的声音传到了许柏的耳中:“许柏,过来帮我处理一下伤势,我背上也中了一箭……痛死老子了。”

    “哦。”

    许柏应了一声,越过那一群正在为击退官兵而欢喜的黑虎众,走到了刘屠身边。

    期间,或有坐在地上歇息的黑虎众,抬手拍拍他的大腿,甚至是恶作剧般拍他的屁股,但皆是代表着亲近与善意。

    ……大概,我也是一名黑虎贼了。

    许柏暗暗自嘲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